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30章攔截

第330章攔截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8-30 10:41 | 本章字數:3354

納金樓樓主的千金春宜靜,今晚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在夢的前半截里,追求了自己一個多月的那個叫做陳定遠的傢伙,將她扶進一家小客棧,哺了她好幾口果汁。這個男人雖然不討人厭,但她可沒打算真的跟他交往,於是很想喝斥他好大的膽子,可是她的身體越來越綿軟、越來越火熱。她撲倒在陳定遠懷中,被他扶上了床,上下其手。

他帶著奇怪的笑意對她進行了侵犯,雖然沒有走到最後一步,可是他的手像是有魔力,能在她身上引爆一波又一波的歡愉,她記得最後一波歡愉來臨的時候,他在自己耳邊說了幾句話,隨後她的神識就陷入一片空白之中。

而在夢的下半截,陳定遠不見了,她不知道他何時離開。但房門重新打開了,有個白衣男子走了進來。她勉力睜眼看去,這人長得比陳定遠還要俊,他聞了聞桌上盛果汁的瓶子,又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仔細察看。

她春大小姐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輕浮地端詳過?她很想喚他放手,可是身上的熱意捲土重來,又酥又癢,她忍不住輕喘了幾口氣,看著男子的眼神就帶上了幾分嫵媚。眼前的白衣男子挑起了眉,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似乎沉吟了一會兒,才輕輕上了榻,為她輕解羅衫。

接下去,她體會到了撕裂般的痛楚,但在強力的藥效幫助下很快轉成了無上的歡喜。這種極致的快樂比陳定遠施加在她身上的指法,還要強烈許多。她不記得時間過去了多久,但她被折磨到精筋力盡才昏昏睡去。

當她悠悠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夢裡客棧的小房間中。身上蓋著薄被,桌邊倚著一個少年郎,在清晨的陽光中更顯眉目俊朗,比陳定遠那廝氣質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他笑了,露出了一口白牙:「你醒了?」

春宜靜反射性地捂緊了被子,然後才發現自己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痛,尤其小腹酸脹不堪。這一驚之下非同小可,纖掌一拍,原本掉在衣堆中如蛇一樣的軟劍頓時抖得筆直。被她馭著直取白衣男子。

對方伸掌,像拍蒼蠅一樣拍飛了軟劍,皺眉道:「姑娘,請聽我一言?」不等她叱聲,接著道,「我姓端木,名彥,乃西漸觀觀主第三代首座弟子。昨晚就住在隔壁,聽到這屋中有奇怪的響動,趕來一看。發現有人給你下了藥物,正欲行不軌。那人被我撞破好事,飛快逃跑了。我想救你的,可是你身上這藥力太強勁,我不得已……」說到後面。聲音低了下去,面上也似是一紅。

他所說的,和她夢中所見相仿,看來那不是夢。春宜靜呆怔了很久,眼中酸澀流淚。端木彥苦笑了一聲道:「話已說完。昨晚我亦有錯,毀了姑娘的清白。你若不解氣,現在便可斬我兩劍了。」

春宜靜抬眼看他。只覺得這男子越看越俊。他既敢報出家門,想必是有底氣的。西漸觀離此不遠,名氣也大,她只需讓納金樓去查,就能查到他的底細。她自小在這民風開放的沙漠之城長大,對貞潔也並不那麼重視。既是被他取了,那也就取了吧,當下垂首不語。端木彥走上兩步,摟著她軟語溫存,這小小房間里一時又有些情動之聲。

過了很久。端木彥才走出這個小房間,黑髮和白衣都有些凌亂,眼中卻清明一片。

「陳定發出求救訊號後就消失了,這女子的記憶里又沒什麼特別之處。」他自言自語道,「倒是昨日下午的記憶有一段空白。有人用特殊的手法抹去了……這段時間內,發生過什麼事?」

原來陳定這人雖然術法低微,但見機得快,昨日塗盡闖進來時,他在被擊暈之前就已經將求救訊號暗暗送了出去。端木彥趕來時,此地人去樓空,只布下一個結界,裡面是個昏迷不醒的女子。他認得這個女子,正是陳定的目標春宜靜。

既然陳定莫名失蹤了,那麼就由他來完成下面的事好了。

身後穿來開門聲。春宜靜穿戴整齊,走出了房門,望向他的眼神含羞帶怯。

他轉頭,沖著她微微一笑,伸臂將她攬在懷裡:「那個敢給你下|葯的小賊,我一定會追查到底!」

她恨恨道:「我要回去拜託爹爹,追緝於他!」

他奇道:「你爹爹?」

「不錯。」春宜靜咬唇道,「我爹是納金樓樓主,此事他必要給我討個公道。」

端木彥讚歎一聲:「納金樓之名,整個西北可聞。我可有幸見識一下?」

春宜靜瞥了他一眼,也不知想到什麼,面上微紅笑道:「這有什麼不可以的?且隨我來便是。」

端木彥奇道:「你貿貿然帶我去,就不怕我心懷惡意?」

春宜靜捂嘴樂道:「這世上,沒人能在納金樓里撒野,我有什麼不放心的?」說罷,也不管他一臉若有所思,拉著他就走了。

====

這一晚,月不明,但星很稀,四下里黑沉沉的。

十五歲的拉吉是被阿娘從睡夢中搖醒的。她揉了揉眼,昏暗的光線下,依稀能看到阿娘臉上淚光閃閃:「我兒,快跑。村人要抓你去祭湖神!」

祭湖神!祭給湖神的活祭品,從來沒有再浮起來過,拉吉頓時一激靈,清醒了。

村子裡人來人往,往常和善的大叔大嬸們舉著火把,將這個巨大的村落照得四處剔透通明。不過拉吉從自家的草屋陰影里矮身走過,摸黑躲進了林子里。

過不多時,村長在幾個彪形大漢的拱衛下,氣勢洶洶地殺進了她們的草屋,將阿娘從屋子裡提了出來,厲聲喝道:「拉吉呢,你藏到哪裡去了?」

村人將阿娘圍在中間,群情激憤。阿娘渾身抖得厲害,卻對村長道:「我女兒還那麼小,什麼錯也沒有犯,請饒了他一命罷。」

村長還沒說話,擋在他身前的壯男就怒道:「她得罪了湖神,現在湖神已經降罪下來。你老實交她出來平息湖神怒火,否則全村人都得給她陪葬!」

這話引爆了群眾的情緒,村人的議論之聲立刻變大了。拉吉躲在林子里,看到有人朝阿娘的額頭丟了一塊石子,一縷鮮血順著她的面頰流了下來。

扔石頭那小子,前兩天還挨過她揍呢。拉吉很想衝上前去,將那個小屁娃抽兩記耳光再揍一頓,但她只是握緊了拳頭,轉身邁步跑走了。阿娘要她逃,她就一定得逃。

村中有孩子眼尖,看到林中有人影閃動,於是大叫道:「林子里有人,一定是拉吉!」頓時,火把排成的長龍沖了過來。

拉吉發力疾奔。她是山裡長大的孩子,這一放開了腿奔跑,很快就將追兵甩在了身後。

深夜的山林不寂靜,遠處經常傳來狼嘯熊嗥。她不過是個十五的孤身女孩,離開了生養的村莊又有哪裡可以投奔?她清晰地知道,坎布那裡,已經不能去了。

這一路狂奔,就過了兩個時辰。她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遠,但他知道村人沒有放過她,因為每當她停下來摘個野果、喝口溪水的時候,遠處就會有火把出現,像催命的鬼火。村中也有獵人,他們能追蹤熊狼虎豹,也就能追蹤一個女孩。

再往前,就是大山深處了。拉吉猶豫地看了遠處的森林,那裡籠罩在一片黑暗中,透著陰冷和不祥的氣息。從小,孩子們就被教育,要離這片原始森林遠一些。

可是她沒有回頭路。拉吉寧可被野獸吃掉,她有預感,若被村人抓住,後果會更凄慘。

眼看著身後的人聲越來越近,她咬了咬牙,往前挪動開始有些沉重的腳步。

跑著,跑著。這片陰暗的林子里好生寂靜,一個活物都沒看到,連她最害怕的狼群和熊瞎子,都不曾出現。

或許,她能在這片叢林中躲個幾天,等風頭過去了再偷偷回去尋阿娘?

她這樣想著,腳步就有些慢了下來,也不再惶惶然了。可是這大西部的深夜裡,寒氣十足。白天午後還有三十多度,到了夜裡就只剩零上幾度了,她狂奔到這裡又出了一身汗,現在速度放緩下來,被冷風一吹就腦袋發脹,腳上也像開始灌鉛般,更加沉重了。

晚飯那一碗紅薯稀粥提供的能量,早在一路疾奔中消耗殆盡了。她這一路又慌又餓,體力也所剩無幾,拉吉知道自己該找個地方過夜了,否則堅持不到白天就會病倒。

可是她正思忖間,前方的密林突然搖晃起來。

隨著一聲震天的怒吼,一個龐大的黑影裹挾著腥風從林中躥了出來。

好大的野豬!拉吉長這麼大還從未見過這麼大塊頭的野豬,就連村中最好的獵人曾經打到過的野豬,也最多只有這龐然大物的五分之一!

這頭烏黑的大野豬光是肩高就超過了八尺,渾身鬃毛硬如鋼針,小山般龐大的身形使它在每一次落地時,都引發地面的重重一顫。它奔跑時肌肉糾結虯勁,高高賁起,那一身膘肉看起來至少有兩千來斤。RP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