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39章密議

第339章密議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02 09:38 | 本章字數:3368

「好找,這裡哪一戶不是豪門廣院?偏你這小樓一枝獨秀,想看不著都不行。」寧小閑斜睨了他一眼,「以汨羅大人出入都要有香車怒馬的排場,真是很難令人相信您居然會住在這麼清幽的地方。」她本以為要在這豪宅堆里找出最豪華的一棟,才是汨羅的住處。

對她言語中的淡淡譏諷,汨羅不以為意,反而笑道:「這的確不是我喜歡的格調,而是家母的住所。她老人家去繁就簡,又喜安靜,父親大人就在馳明城中為她置辦了這樣一棟小院。」

寧小閑腳步一頓:「我,我一會兒能見到令堂?」這狐狸精領她來看母親做甚?

汨羅眼中笑意一閃,似是很滿意她的緊張,口中卻輕嘆一聲道:「你想見也見不著的。她老人家數百年前就仙去了。」寧小閑哂哂地道了個歉,又聽他接下去道,「人類的壽命本就不長,她偏還只活了四十多歲。」

她驚得紅唇微分,怔忡道:「什麼?」汨羅的母親竟然是人類!換言之,他和寧羽一樣是半妖,或者,曾經是半妖!這個不可一視、討厭人類的妖孽,也曾經是半妖!

這一小段路,汨羅和她基本是並肩而行,早能聞到她身上芳馨的玫瑰花露香氣。他化為小狐狸在烏馱城養傷時,成天便能聞到這樣的淡雅清香,此刻憶起往事,心裡頓生柔軟,又看她吃驚得合不攏嘴,這表情似乎只有當她還是凡人女子時才流露過,後面幾次相遇,她都是從容不迫且自信的,鮮少再露出這樣小兒女般的表情。

他的眼力太好,此刻不禁注意到她紅唇里的那幾分濕濡,自個兒嘴裡就有些發乾,只好輕咳一聲掩飾道:「嗯,我的母親是人類。她曾是整個西南部最有名的美人,被我父親選回來之後,沒兩年就生下了我。她……故去之後,這裡就成了我到馳明城巡視時的落腳之處。後來我換血為純妖,這個城市就是父親送我的成人禮。」

奉天府果然財大氣粗,送給他的禮物居然是整整一座城市。不過她注意到他說的是「選」,而不是「娶」,奉天府的府主大人,並沒將他的娘親以妻禮娶之。這段故事裡,又包含了多少不為人知的悲怨和苦痛?

「對不起,我不知道。」她有些惴惴不安,「我不該提起這個,徒惹你傷心。」

汨羅紅眸微暗,顯出一絲愁緒,卻擺手道:「何過之有?她都故去數百年了,我當時還小,連她的面貌都記不清,又怎還會傷心?」

若不傷心,你住在娘親的院子里做甚,還不是為了睹物思人?她心下嘀咕,沒想到這傢伙也是個有心肝的人,難道以前一直都錯看他了?

七仔卻悄悄傳音給長天道:「這隻狐妖為何要和女主人說這些?」

長天冷冷道:「女人都是心軟的,他揭起自己的軟弱之處,反而易博同情。」他若有所思,「這一招,當真不錯哪。」

汨羅看她咬著下唇頗有悔意,知道她被自己打動了,此刻該見好就收,於是笑道:「你若喜歡,在馳明城期間這小樓暫借你住上幾天如何?」

她奇道:「怎麼好意思我住進來,趕你出去?」

他很想說那就不要趕他出去了,一起住在這裡得了。但她一定不肯,所以他只好道:「我在馳明城城北另有辦公的官邸,大小城務都要在那裡處理,這兒不過是個懷舊的住處罷了。」

她笑著搖了搖頭:「算啦,我想多近風土人情,還是找個最大最豪華的客棧住一住就好。」她有神魔獄在手,對住處渾不在意。再說她和這狐妖有熟到那份地步嗎?

汨羅也不多勸,莞爾道:「由你。」

說話間,兩人已經踏入了一棟精舍,立在一旁的侍女趕緊上前行了個禮,沖她伸出雙手來。

「這是演的哪一出?」她不確定道。侍女不敢這樣大膽,必是汨羅的授意。

「我這裡的雀舌茶雖好,卻不及你的靈茶。」他笑嘻嘻道,「烏馱城一別之後,再也不曾嘗到,你取些來讓我解解饞清清腸胃,一會兒我請你到外頭用飯……這樓中沒備廚師。」

她無奈地自儲物戒中取出兩包靈茶,遞給了侍女。不一會兒功夫,滿室皆香。

「這樣的好茶,你將它收得不見天日,豈非是暴殄天物?」汨羅品了一口,嘖嘖讚歎道,「不如將它拿出來,你我合作售賣?」

這傢伙也很有商業頭腦嘛。她白了他一眼:「利潤三七分就行,我七你三。我出茶葉,你負責售出。」

他愕了一會兒才道:「寧姑娘才肯分我三成,忒狠了。行銷各地殊是不易,這是要我血本無歸么?」

她聳了聳肩道:「不肯就算了。」她的心也不誠,畢竟息壤的產量有限,她還要種植其他靈草,不可能光種茶葉啊。

汨羅笑了笑,未再多提。他本意只是試探,靈茶雖好,對他而言也不過是錦上添花,可有可無。他感興趣的,是這女子當日如何能趕在廣成宮封山之前先逃了出去。結果寧小閑趕在他開口之前,已先悵惘道:「廣成宮封山十日,你們聽了不少道講吧?」

「不錯。南宮掌門先講了一個時辰,隨後是朝雲宗的白擎白掌門。他老人家那一次佈道才叫偷懶,大伙兒都在觀講台眼巴巴地等著。他來了之後,先是大半天不發一言,居然凌空辟出一劍就飄然而去。」

寧小閑聽他說得有趣,先是捂嘴一笑,然後若有所思:「這是以劍達意,不講自明?」

「聰明!」汨羅贊了她一聲,「朝雲宗的劍道重靈、重悟,只留給有緣人。看明白他這一劍劍意的人,也是心有靈犀,不足為外人道也。足見白掌門這一劍的高明。後來又有大宗大派的領袖人物上去講道,十日之內,確是獲益良多。」

她聽得一陣羨慕:「這樣的機緣,我居然錯過了。」

汨羅深深看了她一眼:「寧姑娘另有機緣,也未必就比留在廣成宮內的人差了。」

寧小閑心中一跳,暗道莫非這傢伙又發現了什麼?她想了想,最後還是問道:「封山結束之後,都發生了什麼事?」陰九幽出逃,按理說現在不該如此風平浪靜才是。

「南宮掌門派去天嵐別院借法器的人空手而返,為了辨認出無影之妖,廣成宮應該也想了不少法子,但都未能奏效。」汨羅輕嘆道,「南宮真又在天劫中身化飛灰,掌門之位由風聞伯繼承,如今派內有些動蕩。」他頓了一頓,突然道,「那十日過完後,廣成宮依言打開了封山大陣,與會宗派各自散去。我聽說權十方返回朝雲宗之後,就要再度閉關苦修,短期內不會出來了。」

權十方對她的情意那麼明顯嗎,讓汨羅一眼就看出來了?她轉移話題道:「可有逃出來的那兩個妖怪的線索?」

汨羅見她不願聊及權十方,唇邊的笑意加深了:「有。其一為上古神獸白虎,我所了解到的他的行蹤,是進入了北部的巨型礦山之後就不知所蹤。白虎應該會在那裡採集庚金之氣,短時間內不會復出。」

「另一個嘛……」他輕輕啜了口茶,「可能是上古妖人。我翻閱了中古時期的資訊,目前還不十分確定他的身份,但他的行蹤和擅使的神通都十分詭秘。這人逃出鎮壓之後還留在廣成宮裡,必有所圖。」

這下連長天都有些佩服他了。汨羅雖然還不知道陰九幽的真正身份,但能作出如此判斷,顯見心思縝密。寧小閑沉吟了很久,才向左右看了一眼。汨羅會意,將侍女都差遣了出去,又揮手布下了結界,才道:「有甚體己話兒要說?」

「對於無影之妖,你所懷疑的身份可是陰九幽?」她像是沒聽懂他話中的親昵,一開口就是語出驚人,這卻是和長天商量好的。汨羅肯定已有所懷疑,不若將此事告知於他。奉天府實力強勁,汨羅又是個慣於刺探他人秘密的傢伙,對這樣的威脅不可能置之不理。

果然汨羅面上神色不變,瞳孔卻是緊縮了一下,臉上的笑意也慢慢斂去了:「你怎麼知道?」

寧小閑疲憊地嘆了口氣:「你別管我是怎麼知道的啦,正好將手中的情報共享一下吧。」隨後將她所知道的陰九幽之事挑能說的說來,當然也隱瞞了寒噬魚之事,以及長天和陰九幽的糾葛。

聽完她的述說,以汨羅的城府,都忍不住站起來,來回走動了好幾趟,這才轉頭道:「你是說,那分光鏡現在在你手裡?」他如今對她的性格也略曉一二,知道她沒必要騙他。

「不錯。」寧小閑道,「我也試過了,確實管用,可以照見魂魄的本來面目。」見他雙目灼灼,心中一動道,「你可是拿它有用?」

「不錯!」汨羅眼中寒光一閃,鄭重道,「將分光鏡借我數月,我有大用!後必重謝之。」

「重謝就不必了。」她很爽快地取出分光鏡,遞了過去。反正有塗盡在身畔,他也能照見魂魄的本來面貌,這鏡子留在她身邊用處不大,「我只向你打聽兩件事。」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