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43章疫變

第343章疫變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04 10:05 | 本章字數:3290

汨羅抬起頭時,面色已經恢復如常,沖著她舉杯一笑道:「她未必會死,端看她日後有沒有用了。虧得有你,否則我聞得她的蝶粉聞慣了,怕是要中圈套。嗯,前些日子還有人想送她進我府中,這賬可以好好算一算。」他妖力深厚,異香未必對他有用。不過,這種事誰能說得准呢?

寧小閑同情地看著他,心底其實更同情這隻小蝶妖:「這是誰下的圈套,你知道么?」

汨羅啜了一口酒:「等我回去先列個名單,再細細排除罷?」

她翻了個白眼。奉天府二公子的位置果然不好坐,時時刻刻都有人想給他下套子、使絆子。汨羅表面上光鮮,日子卻不如普通人想像的那麼好過。

「唉,這下子又欠了你一個人情,我該怎麼償還?」他以手支頤,斜斜地瞟著她,「以身相許如何?」這個角度,他的狐狸眼甚是勾人。

這傢伙的城府可真深,她撇了撇嘴:「許給我家做工么?太折煞我了,讓堂堂奉天府的二公子給我家打柴燒水、洗衣掃地,這怎麼好意思?」

他拿那對血紅色的眸子望著她,懶洋洋道:「做什麼都行。」言下是一語雙關。

想起這大少爺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人,連烤魚都不會,還打柴燒水?她想像著汨羅做雜務的模樣,哧地一聲笑了出來。於是二公子的這一記秋波,又沒有被她接收到。

汨羅搖了搖頭,發現自己真是不了解她在想什麼。幸好此時菜肴已經流水價地呈上來了。

水澤苑每晚的菜式都不同,而且不給客人自點的機會,都是由廚房自行決後端上來的,連同那個每晚只接五十席的規定,令人感覺到十分傲嬌。寧小閑卻知道,這是店家打響招牌的方式之一,而且她雖沒看到菜肴的價格,卻也知道不僅便宜,反而可能標了個令人乍舌的價格。這麼一限定,有身份有身家的貴客,就會覺得在這裡吃飯議事倍兒有面子。

看到菜肴時,她才覺得自己還是小覷了馳明城這個西塞江南的奢華程度。呈上來的菜品一律用金色盤碗端上來,三人前後共用了十二道菜,每道菜的份量都堪稱精緻,並且一人一份,免了玉箸打架的煩惱。

寧小閑現在吃飯已極挑剔,卻不得不承認這裡的東西,味道確實不錯。

每一道菜品端上來之後,都有俏麗女郎站在一旁介紹,服務態度不知道有多好。這裡的招牌菜,據說是大廚子秘制的「靈酒飛梭」,其實就是醉蟹。馳、明兩河中盛產一種形如飛梭的河蟹,游泳速度比一般魚類還快,漁人只有設了陷阱才能捕到。這蟹的味道與眾不同,用三十年份以上的美酒生腌最好吃。

此時正值九月末,正是稻香蟹肥之時,飛梭也飽滿得紅膏滿殼。水澤苑的大廚只用膏肉最厚的雌蟹,用來腌蟹的酒居然是靈米采釀下來的好酒,一罐據說都要賣到四百靈石。她只能嘗出用來腌蟹的還有陳皮、話梅和花椒,剩下的材料就是廚子的私人秘方了,這樣封壇腌上整整二十天之後,才能開蓋宴客。

廚子又考慮到,坐在這裡用餐的人身份都非同小可,不能像山野鄙夫那樣吮著手指頭剝蟹吃蟹,所以這飛梭的食法很簡單,從一邊的梭角上開個口子,撮唇一吸,裡面的蟹肉脂膏就全數吸出,一點不剩。其味道之醇香、肥厚、清爽、鮮辣,實在不足以向外人道也。

她一連吃了兩隻仍覺得猶余未盡,心裡只想著要趕緊將自家的靈酒釀出來,再從這兩條河裡多撈些蟹回神魔獄作種,以後就有源源不絕的醉蟹可以吃啦!

她很少飲酒,而靈酒的效力又強過一般的人間美酒,她啜完了蟹,兩腮微微泛起了紅暈,於俏麗中平添了兩分嬌羞。汨羅看在眼裡,心中微癢,借著喝酒的動作掩蓋過去,只問:「再來一盤?」

她搖了搖頭:「不了。少食滋味多。」

汨羅舉杯祝酒道:「可口否?」這句話卻是向著塗盡說的。

「富含靈氣,尚可。」他一向言簡意賅。

「果然是銷金窟該有的品質。」她拿起杯子回敬,輕輕抿了一口,發現這酒中味醇且甜,微含靈氣,多飲則心曠神怡。汨羅道:「我料你不喜飲酒。這是水澤苑自釀的女兒酒,以靈米靈果釀成,倒像是果酒,很受女修喜歡。」

她停箸不食,轉動著手中的杯子:「酒過三巡,汨羅公子總該告訴我,邀請我來馳明城的原因了吧?」

汨羅眨了眨眼,深情道:「我想你了。」

她頓時覺得背上立起一片雞皮痱子,忍不住微怒道:「談正事!」

「這便不算正事了?好吧,好吧。」他見她圓瞪了杏眼,趕緊舉起雙手,「廣成宮觀禮事件過去不久,南贍部洲上就有瘟疫橫行,你可知此事?」

「早有耳聞,日前更是在杏黃村親眼目睹。」

汨羅嘆了口氣,揮手驅散了所有人,才微沉下臉色:「我昨日上午接到消息,第一批染疫的患者已開始死去。」

寧小閑驚道:「什麼!死了多少人?」瘟疫蔓延開來,怎可能不死人,只是這噩耗來得也太快了些。

坐在一旁的塗盡也動容了。

「七萬多人。這數字時刻增長,我們談話期間,至少又有數百人死去。」汨羅淡淡道,「其他病患的病情也在加重,我手下已留意到,但凡是沒有接受丹藥醫治的病人,均會死去。」

她頓時覺得口中有些發乾:「也就是說,這染疫的數十萬人,最後都難逃一死。」

「不錯。更糟糕的消息是,第一批疫者剛死,旋又傳來了有人陸續染疫的消息。」汨羅坐直了身子,「這些新患者身上的病情,發作得比原來的人竟要快得多。到今天中午為止,新病人的病情已經進展到高熱狀態,這才過了不到一天。要知道,第一批染病的人,從患病到出現癥狀,大概需要兩天左右。」

「也就是說,病毒的發作時間縮短了?」寧小閑蹙眉。病毒這種東西,確實是會進化、變異的,但這樣的變異速度……不科學。她暗自苦笑一聲,在這個世界上,不科學的地方多了去啦。

「不錯。第一批死者在死去之前,形銷骨立,皮膚變得青紫。現在還活著的病患,很多也都出現了這樣的癥狀,恐怕,他們也熬不過多久了。」

「死者的身體內,是不是精氣血被全部抽干,有的心臟里還能找到這個?」她從懷中取出裝了瘟種的瓶子,先施放了結界,然後將綠色光球倒出來。

瘟種一得了自由,立刻活潑起來,判斷到這屋內沒有能夠附身的對象,立刻就要往外沖,卻又被結界擋住,衝撞不得出。

汨羅伸手一指,瘟種就被一股力道拽了回來,落在桌面上:「不錯,我們取出了大概數十枚這樣的種子。也只有拔除了這類種子之後,疫病才不會繼續蔓延。」

「瘟疫是從并州開始爆發的。我們找到了它的起源地,那也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小村落。全村的人早已死得一個不剩,線索一度中斷。後來才在這村子附近發現了一些異常。」

「我手下的人,在村落附近的叢林里,找到了一處地下宮殿的入口。這入口像是最近才被打開,經過探索,地宮相當古老,算起來也有上萬年的歷史,裡面陰冷潮濕,但空無一物,遺留下的瘴氣很濃,應該是有什麼東西被取出來了。」他補充了一句,「地宮是從外面被打開的。」

「此外,宮殿附近的地面被挖得乾乾淨淨,有什麼植物被連根拔起,一株不剩。附近村子沒有活人,我們也不知道那種植物的模樣,但想來與地宮中的東西有所牽連。後來我接到的情報里,又出現了許多林地之間突然之間出現了黃土坑的情況,終於有人指認是開著紫花的植物。」

「是這個吧?」寧小閑取出那株苦苦苗放在桌上,「杏黃村人管它叫做苦苦苗,花和莖能吃,根繫上的小豆子臭不可聞。為什麼會有人沿途去挖這種植物?」

接著,她就將杏黃村的所見所聞,細述了一遍。

汨羅一邊端詳那顆苦苦苗,面上笑意越來越淡,最後冷然道:「難怪最近各宗派門下,都偶有弟子門徒失蹤的消息傳來,原來是被人抓去培養這個……瘟種了。奉天府并州分部也走丟了兩隻小妖,時間正好是一個多月前,與瘟疫爆發的時間相符。」他眼中爆出一縷紅光,「這人,真是該死。」

他可以不把凡人的性命放在心上,但奉天府的威嚴豈容挑釁?再說,誰不想要那數十萬功德?

「依你所述,這種草長在至陰之地,那麼出現在地宮附近也不奇怪了。我的手下進入時,明明還是八月末的天氣,那裡頭卻陰寒刺骨,冷得像隆冬時節,凡人進去根本抵受不住。」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