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53章二次狙擊

第353章二次狙擊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09 09:17 | 本章字數:3354

這個世界的多數女性,無論是人類還是女妖,都仰慕強者、跟從強者。這也是汨羅不在她面前避諱使用這些陰謀手段的原因,原本在他想來,令她見識到了他的過人之處,這個姑娘終會漸漸傾心於他。

可是這一回,他從她眼中看到的不是欽佩,而是出奇的憤怒和不贊同。

看來,他對待她的方式也有必要調整一下了。

這時,有個手下走到他身邊,低聲道:「公子,算算時間,那頭差不多了。」

汨羅從思忖中抬起頭來,眯了眯眼:「走,好戲還在後頭。」

====

瘟妖像一陣風,快速地穿行於林中。

它感到自己很倒霉。第一批染上瘟疫之人雖然正在死去,但吸飽了凡人精血的瘟種卻只能停留在原地,等待它回去收取。這世界自有取衡之道,它雖然可以在全大陸範圍內散布可怕的瘟疫,引發億萬人恐慌,但在將瘟種拿回來之前,它可半點力量也補充不到。現在的瘟妖,比剛剛脫出封印時還要虛弱,因為它還花費了巨大的能量去製造瘟種。

被關押了一萬年,它早已虛弱不堪,好不容易等到第一批果實可以擷取了,這群人偏偏在這個時候找上了自己。

時機掐得真准。看來自己的小愛好,被這幫人知道了。

如果自己手裡握有幾枚飽滿的瘟種,如果自己能稍微恢復一點力量,它一定能讓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知道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陽光突然在極短的時間內散去了,林地上空烏雲密布,然後很快下起了雨。

瘟妖起先並未在意。這林子很密,雨水一時也澆不濕地面。誰知雨勢越來越大,最後化作傾盆大雨,像是有人嘩啦啦從天上不停地倒水下來。

雨滴終於落到它身上了,瘟妖頓時覺出了不對。這雨水滴在它身上,竟能發出嗤地一聲輕響,隨後就是鑽心的疼痛!

水勢無孔不入,再密的枝葉也擋不了多久。就這麼一會兒功夫,雨水叮叮咚咚自樹蔭縫隙中傾瀉而下,對瘟妖來說,這不啻於凌遲酷刑,下雨像下刀子似的,將它綠煙似的身體澆得千瘡百孔。

它只好停了下來,就近找了一張看起來最寬大的樹葉,將綠煙重新蜷成了小球,委委屈屈地躲到葉子底下去。

它如何不曉得有人正使計對付它?只是這帶著凈化之力的雨水砸在身上,實在太痛了。它迫切地需要緩一口氣。

雨水終於暫時澆不著它了。

瘟妖鬆了口氣,腹中正在瘋狂咒罵,就看到了左前方有一個獵戶打扮的凡人男子快步而行,從它棲身的葉下經過,對它的存在毫無所覺。

瘟妖直勾勾地盯著他,它本能地想追。它的綠煙之體容易受傷害,這副軀殼看起來不錯。可是剛才汨羅的手下就是這樣給它下套的,現在再看到人類就暗暗啐了一聲道:「難道以為我還會上當?」艾怨地盯了那個獵戶一眼,將自己縮得更小。

眼看這場雨沒有停下來的趨勢,瘟妖鼓起勇氣,向前衝去。它也不笨,這樣針對它的降雨只可能是局部性的,只要脫離了這一範圍,立刻就安全了。

只要飛到官道上,能遇到一兩個旅人,它的苦日子就結束了。可是它餘下的力量,也只夠再奪舍一、兩個人了。它畢竟不是陰九幽那樣的變態,能毫不費力地佔據別人的軀殼。每強行控制一個新宿主,它都要耗費巨大的力氣。

不過設局在此等它的人,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地讓它跑掉。它才聽到前方傳來一聲輕咦,樹後方就轉出來一名身著淺青色錦衣的男子,長眉俊目,面上帶著幾分倨傲地笑道:「聖水的味道,比起陽明神針如何?汨羅也當真沒用,果然留不下你。」他一露面,瘟妖就發現前後左右都出現了不少人。看來,自己又掉進了包圍圈。

瘟妖直直衝著錦衣男子衝去,沒有停下來。要命的雨還在下,它在這裡每多停留一秒,就要多承受一秒的巨大傷害。它不知道,在南贍部洲的西部,有當地人供奉一種神奇的聖樹被稱為「准菩提」,在居所附近栽種准菩提樹,能辟邪消疾,除瘴祛厄。這錦衣男子手下去尋到了年代最久遠的一顆准菩提樹,將樹汁提取出來,幾經淬鍊,於行雲布雨時加入其中,釀成了這帶有凈化之力的瓢潑大雨。

其實他們還留了其他後手,比如剛才匆匆而行的那個獵戶,就是誘使瘟妖上身的活餌。只要它附上身去,錦衣男子就有辦法令它動彈不得,可惜瘟妖已經吃過一個大虧了,斷然不會再上這個惡當。

瘟妖也知道這裡仍然要速戰速決,否則追擊它的兩伙人要是合在一起了,那自己就真的再也走不脫。身處帶有凈化之力的雨水之中,它再不敢像上一次在結界里那樣放出瘟疫之霧。首都人民都知道,瓢潑大雨絕對是霧啊、霾啊、煙啊之類的剋星。對瘟妖來說,化成煙霧的面積太大,挨澆得太疼了。

說話的這人看起來像是首領,它依舊是朝他而去。飛到半途中形體快速拉長,變成了一個不到兩尺高的女童,大眼小口,紅唇白膚,看起來還有三分可愛,伸出一雙幼嫩的小手就去抓錦衣男子的面門。

對方看起來不慌不忙,仍然含笑站在原地,看起來風度儀態都好得沒話說。待這雙小手離他還有三尺之遠,打橫里閃出一柄銀晃晃的長劍,朝她五指削了過來。

瘟妖不屑地撇了撇嘴。現在它凝出了形體,這撇嘴的表情就做得特別生動,不過下一刻它就疼得尖嘯了一聲:這柄長劍居然真的剁下了她的五指!要知道瘟妖現在這副形體是以煙霧凝成的,金鐵之器剁上去都不應該有任何反應才對,有誰聽過煙霧能被剁斷?可是這柄劍居然能夠!

雖然原本明如秋水的長劍也被瘟妖手上的腐蝕之力蝕出了銹跡,但被它斬落的五指居然滾到了地面上,過了很久才重新變回煙霧,裊裊奔回了本體上,但顏色卻又淡了很多。

瘟妖一副孩兒臉上露出怨毒之色,尖叫道:「固化術!這劍上竟然加持了固化術!你們和他既然是一夥的,怎麼敢出手對付我?」

錦衣男子面上也頭一次露出了愕然:「你竟然認得這是固化術,難道……」話音未落,打了個響指,身形急速後退,四周的人反而包抄過來,手裡執著的不是武器,而是一截截竹筒。

剛才陽明金針已令瘟妖對筒狀物有了懼怕,現在見他們手裡執著這東西,頓時覺得ju花一緊,大怒伸手,喀嚓兩聲折斷了正前方兩個人的頸骨,卻見剩下的這些傢伙打開塞子,將裡面淡青色的汁液往自己身上潑。這些執筒之人的神通不見得如何厲害,但要馭著竹筒里的液體擊中被大家圍在正中央的目標,卻顯然沒什麼難度。

寧小閑趕到時,看到的正是這一幕。她藉助斂息術隱去了自己的行蹤,加上此時雨水淋漓,場中混亂一片……沒人注意她的到來。

這綠色汁液一挨上身,瘟妖頓時發出一陣陣尖銳的慘叫,喊得比剛才如姬的聲音還要凄厲,凝成實體的童軀立刻被灼出幾個大洞,站在前方的人甚至可以通過孔洞看到瘟妖后面的人。

不消說,竹筒里盛著的,是經過了提純的准菩提樹汁液。這玩意兒稀釋成雨水之後對瘟妖都有巨大殺傷力,更何況是這樣的原液?當下它的身形都有些模糊了,幾乎要定不住這副孩童之軀。瘟妖怒極,不顧天上的雨還在對自己造成損害,厲嘯連連,將這些手執竹筒的傢伙又殺掉了三個,剩下四個身上都帶了傷。

這些人雖然事先也服用了避瘴避瘟藥物,卻禁不住這個病原體的欺身強攻,傷口上頓時長出了綠色的癬疥,癢得不可開交,有人忍不住伸手撓了撓,這些蘚疥頓時被抓破,流出了濃綠色的膿液,沾到其他部位的健康皮膚,頓時又傳染了下去。

寧小閑看得色變,奇道:「天上的雨水不是有凈化之力么,怎麼對這癬芥無效?」

長天淡淡道:「有效的,只是瘟毒初發時太過猛烈,這雨水中的凈化之力又被分散了,這些人只要撐得過六十息就能被凈去,可惜,他們道行不夠。」

這四個人果然很快於慘呼聲中慢慢躺倒在地,最後整個人都變成了綠色,一動不動了,最後現出了原形,乃是豹妖一隻,熊妖兩隻,還有一隻獾妖。

錦衣男子終於微微色變,又往後退了兩步。兩個高冠白袍、長得一模一樣的老人從樹後走了出來,擋在他面前。

「想要以多打少?沒那麼容易!」瘟妖被打出了火氣,嘿嘿笑了兩聲,也學錦衣男子那樣打了個響指,「起!」

它要喚什麼起?眾人心頭正在疑惑,卻見到原本已經倒地、再無聲息的四隻妖怪重新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喉底發出嗬嗬的響動,突然朝著眾人撲了過去!

看過《生化危機》的寧小閑表示,尼瑪,這不就是異界版的喪屍么?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