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71章隱流的真相

第371章隱流的真相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18 09:33 | 本章字數:3270

隱流卻靜悄悄地,連寧小閑都不得不佩服這個妖宗的秩序之好,妖眾素質之高,居然到現在連一聲驚呼都不曾發出,然而任誰都有感覺到密林中的蠢蠢欲動,似乎有暗流正在緩緩起伏,妖氣橫溢。林中宮殿中驀地通體透亮,顯然是兩次地震驚動了隱流的核心層,不斷有靈禽在密林和大殿中往來傳訊。

不知道殿中都發出了什麼指令,寧小閑冷眼旁觀,嘴角勾起一個不易察覺的弧度。由於震得厲害,她早就隨仙匪一起落到了地面上。這一次地震也只持續了幾息就停止了,隨後就是長時間的安靜。

隱流的駐地卻忙碌起來,直到將近子時,進出林中宮殿的妖怪們數量才有所減少。在此期間,青鸞還沒忘了劃撥專人來陪護他們,名義上是照顧貴賓,實際卻是行監視之職,惟恐他們亂跑。此時,仙匪們已經被安排到另一處居所,這裡的屋子倒是建在地面上了,卻方便了她。

寧小閑對戶外的雜亂充耳不聞,只是安靜地調息。過了半個時辰,這個山谷才漸漸平靜下來,叢林重新恢復了靜謐。

她繼續做功課,直到長天喚了她一聲:「可以了。」這個時候,隱流的多數成員應該又開始對月吞吐光華了。

她又獨佔了一個房間。有了先前經驗,她重新將鱗片按壓到地上,灌入了神力……

地震又開始了!

這回的烈度,至少也和上一次相當,巴蛇山脈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此刻,再遲鈍的人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隱流再度如同一台精密的機器那樣運轉起來,只是她仍然察覺到林中有鋒銳的目光緊緊盯著自己這一群人。

看來,這擾動的力度還不夠大呢。等這一次地震結束之後,她重新回到屋子裡,表面上繼續調息,實際卻是和長天、窮奇侃大山去了。

一個時辰後。地震再度來襲……

然後是丑時末,然後是寅時初……

這一個晚上,居然地震了不下六次!整個巴蛇山脈都沸騰了。

最誇張的是最後一次地震,巴蛇大概是翻身翻得狠了。她同時聽到好幾個方向傳來了地面被撕裂的巨大爆破聲,其聲響之大,讓她想起了在輪迴台中目睹的那一次地裂。想必,這附近的地面也被狠狠撕開了幾個大口子,拉出了深不見底的鴻溝。她靈敏的耳力還聽到森林中傳來大量樹木斷折、崩毀的聲響,若能再加上點什麼岩漿奔流、天火流星墜落,就是好一派末日降臨的景象。

這種情況下,地面上不適合站人了,仙匪們都馭器飛了進來,不過為了保持對隱流的敬意。只飛到了離地面七、八米高度。

這回災情嚴重了。終於在林中宮殿傳出了一道訊令之後,密林中的哨兵被大量調離,只留了兩、三人堅守崗位。被折騰了五、六回,哪怕妖眾們道行深厚,也有些吃不消。寧小閑靜靜地等了好一會兒。終於等來了青鸞。

她面有倦色。兩位首領都不在,隱流駐地中目前職銜最高的是兩名副官,她帶著大伙兒忙了一晚上,此刻也有些疲憊了。她在仙匪面前只匆匆地露了一下面,安撫了幾句,就匆匆走了。

寧小閑卻知道,青鸞是疑心自己這夥人和巴蛇山脈的地震有些關聯。趕來檢查了,否則為何早不地震、晚不地震,偏偏在仙匪到來之後,才發生了這些異常狀況?不過她自然是什麼也查不出來,任她想像力再豐富,也猜不到這一切都出自巴蛇本人之手。

她用來作怪的鱗片。自然是長天拿出來的了。這是覆在巴蛇心口上的鱗片,最是堅硬也最是「貼心」,她用上長天所授的口訣,將自己的神力灌注進去之後,就能將長天的氣息傳到了巴蛇沉睡的地方。

原本這事兒只能由長天自己來做。可是。誰讓她周身流淌的神力,也源自長天呢?

巴蛇之力,默認禁止巴蛇山脈之內一切遁術的施用,然而卻禁不住這樣的波動傳出去——事實上,當年長天自己也常常這樣召喚真身。只是寧小閑的道行太過淺薄,巴蛇真身又沉睡得太深,只能接收到極微弱的訊號,還不足以將它從沉眠之地喚過來。

這一點點,也就足夠了。巴蛇雖然平時無知無覺,但來自自己靈魂深處的熟悉感,卻讓它情不自禁地擺動了幾下身形。

地震就是這樣引發的。嚴格來說,是寧小閑和長天兩人,聯手作弄了巴蛇真身,從而把隱流駐地攪得雞犬不寧。不過對於這一點,她心裡可沒有什麼愧疚感,因為隱流原本就是長天一手建立的。

隱流,原本是長天手中的一柄利劍,陪他歷經血火,征戰上古。

在許多古老宗派的卷宗中,這都不是什麼秘密。在開赴巴蛇山脈之前,長天才將隱流的真相告訴了寧小閑。

俗話說,一個好漢也要三個幫。長天本身再強大,在上古那樣大妖橫行的時代也做不到睥睨宇內無敵手,因此擁有一支嫡系的軍隊是必須的。莫說是他,當年白虎手下也有數量超過了十萬的大妖軍團。

上古之戰是以妖族的慘勝而告終的,隱流也元氣大傷。在長天被封入神魔獄之前,他命令隱流全體撤回巴蛇山脈蟄伏起來,一方面守衛巴蛇真身,一方面養精蓄銳,等待再次復出的機會。

這許多年過去了,隱流變成了一個妖宗,但內部的建制卻沒有變。它從本質上並不是一個寬鬆的宗派,而是一支軍隊。所以它與外界基本隔絕開來,所以巴蛇山脈里的每一個妖怪,都過著嚴格而自律的生活,因為它們是士兵,得不到長天的赦令就一輩子也不能解甲歸田的士兵。

隱流的性質,決定了妖兵們不需要、也不能與外界接觸太多。外面的花花世界,不屬於他們。莫說是這裡了,就是在華夏,你幾時見過能征善戰的大軍是駐守在鬧市區當中的?

令寧小閑覺得不解的是,長天都離開了三萬多年,又要如何保證這支隊伍的忠誠度?何況天道的守衡法則會令大妖們的生育能力一直很低,要是隱流的妖兵們長久地蟄伏在巴蛇山中,這支隊伍又要如何補充新血,保持至少十萬之眾以上的陣容?

當她提出這兩個疑問時,長天在她額上親了好幾記以示獎勵。這丫頭長大了,也聰慧了。

他活的時間太長,早已深刻明白人心易變,言語上的約束太不靠譜。尤其在漫長的時間面前,一切都可能被碾成齏粉,包括忠誠、熱血和承諾這幾種東西。即使是現代人所稱道的制度建設,也會在時間的腐蝕中慢慢地變形、靡爛。沒有他的親身制裁,沒有神獸的威嚴,這支隊伍會慢慢地脫離他的初衷和掌控,甚至最後湮沒在時間的長河裡。

所以他採用的,根本不是常規的手段。這一切,又要落在東方星宿賦予他的能力——乙木生長之力上頭。

他娓娓談起,眼中閃著冰寒的光芒。「巴蛇的真身回到山脈中沉睡下去,乙木之力無時不刻地逸散出來,而隱流就駐守在這裡,日夜沉浸在乙木之力的洗禮之中。東方七宿的能力,能使長久沐浴在此的妖怪同樣獲得生長之力,修為進展更快、身軀更加龐大、更加矯健,壽命也至少能夠延長一倍。」

「有些妖怪本身的壽命已經很長,可以達到令人類難以想像的數千年,這樣再延長一倍,就有更多的時間去衝擊更高境界,因為眾所周知,許多妖怪的修為都由時間堆砌起來,他們活得越長久,修為越精深。」

她插口:「如此說來,巴蛇山脈豈非是所有妖怪羨慕的風水寶地,為何這裡還保持著最原始的面貌,隱流的人數也沒有暴漲?」

長天笑了,露出的一口白牙帶出幾分森然:「凡事必有利弊,世上哪能這般只佔盡了好處?」

「乙木生長之力雖然可以給妖怪諸般好處,然而長期浸淫在這種力量當中的妖怪,心志會不知不覺地被其所奪,對它的依賴性也會越來越大,而對於散發乙木之力的巴蛇自然言聽計從。只消在巴蛇山脈中居住一個月,妖怪此生就再也不能脫離。」

她明白了。汲取乙木之力對於妖怪來說,就像吸食毒|品。只是毒|癮可以戒掉,乙木之力卻會奪走妖怪的心神,使它再也得不到自由,死生不復由己,除非長天解除了對他們的束縛。

在這個奇妙的世界,大能們有很多辦法獲取部下的絕對忠誠,比如陰九幽自創的心盟血誓之法,比如汨羅的同心蠱毒。長天只是巧用了上天賦予的禮物。

這樣的結果,便是隱流里原本的老兵不僅此生都不能背叛長天,也不能離開巴蛇山脈,即便外出,也會由於靈魂深處的呼喚而儘快返回;同時,乙木生長之力也吸引了新的妖怪前來巴蛇山脈,加入隱流。RO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