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83章第一次殺戮

第383章第一次殺戮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23 15:34 | 本章字數:3300

更討厭的是,噬妖藤肉球天然懼火,雖然已經向琉璃金的體質轉化,可還是抵不住熔岩的高溫。它只試了一次,就哇哇叫著縮了回來,藤刺的尖端被燒得焦黑。

只有當它再一次進階之後,才能應對這樣的高溫。

寧小閑的衣服也不能。在打鬥中,她的外衣被嚴重燒毀,露出了裡面的藤甲和雪白粉嫩的肩膀。火獅愣了一下,突然舐著唇笑道:「哈哈,我原來還怕爽到一半時,你變回木樁子!原來你不是藤妖!」

她冷冷一笑,眼裡浮出殺機。這傢伙揭了她的底,那就是自尋死路。

她也沒什麼耐性陪他周旋下去了,腳底一發力,直衝它面門而去。火獅沒想到這小人兒敢從正面進攻,獰笑一聲,抬起前爪拍了過去。獅妖的力量原本就磅礴無倫,它這一記爪擊中又含了火毒,擊中對手之後可以將對手炮製成燒肉餅了。

寧小閑幾乎是硬吃了這一記攻擊。獅子巨爪掠過時,她抱頭縮成球狀,隨後翻手抓住它的巨爪,中途變了個方向,如同被擊飛的乒乓球,並且方向是直奔它眼睛去的。她本身的速度就快如閃電,再有了獅力的加成,火獅連她身形都未能辨出,就感覺到眼眶一冷、一痛,匕首已是直直捅了進來。

火獅身長超過一丈半,寧小閑的身形顯得尤為嬌小,獠牙更是形同玩具。這全力的一擊,她只覺得獅子的眼珠像個被戳破的氣球,發出了「啵」的一聲脆響。陡然升高的眼壓,將這隻倒霉的眼珠子壓爆在巨大的顱內,玻璃液、鮮血和其他粘粘稠稠的東西濺到她手臂上。

她不管不顧,在獅子的驚天慘嚎中繼續前送,將整隻胳膊都深深陷進了對手的眼窩當中!這火獅受此劇創居然還沒有死,巨爪往她背上狂拍怒斬,每一下都用盡了吃奶的勁兒。她既然擺出了這同歸於盡的架式,那就是將背部都賣給了對手。不過令火獅怎麼也想不明白的是,身前的這小人兒卻像是什麼事兒也沒有,只是鬆開了匕首,屈指一彈!

這一擊由內而外,戮神指發出的指芒輕輕鬆鬆打穿了它的頭顱,連它的神魂都一併擊傷。火獅如中雷亟,一聲不吭地倒下了。

她喘息著站了起來,一身狼藉,腰間的龜甲發出淡淡的紅光。自剛才撲向巨獅起,她就啟動了龜甲防禦,只要自身神力不見底,這獅子的攻擊就會被龜甲吸收掉。就這兔起鶻落的幾下功夫,身上的神力就被扣掉了五分之二,可見巨獅臨死前的掙扎,力氣實在大得驚人。

隱流里隨便一個傢伙,就能逼出她的底牌,這裡果然卧虎藏龍。

戰鬥的興奮過去之後,她坐在椅子上,開始感覺到胸口煩悶欲嘔,臉色煞白了很久。這一路上,因她而死的人不少了,光是上天梯秘境關閉時,死去的人都有好幾百個。可說到親手殺人,這還是頭一遭。

第一次動手殺人,誰的感覺都不會太好,她沒當場吐出來,已經算是心志堅強了。長天也沒有出聲安慰——踏上仙途的,哪一個到最後不是滿手血腥?她需要自行適應。

遠處有個黑影與她遙遙相對,她知道那是黑狼。火獅打破了結界之後,兩人戰鬥的聲響肯定瞞不過耳目靈敏的鄰居。眼見戰鬥結束,黑狼站在自己的地盤邊界上,向她點了點頭,隨後很快消失在叢林中。

這裡的人真奇怪,素未謀面的想加害自己,打過一架的反倒要來幫忙。並且她也不明白自己最近怎麼了,按理說要對付這獅妖有的是辦法,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選擇這麼激越的搏命方式,似乎自從進入這巴蛇山脈之後,暴力傾向越發嚴重了。

她作了幾個深呼吸,站起來重新放置了結界,又給自己全身施放了一個清潔術,才將損毀的衣物換去,然後把這頭巨大的戰利品拖進神魔獄。窮奇看到獅妖的屍體時,吃吃笑道:「就這麼點兒大小,還好意思出來當遛鳥俠。」

她才轉移自己注意力道:「都說色|狼、色|狼,結果住在隔壁的這頭狼一點兒也不色,反倒是獅子不懷好意,這是什麼道理?」

丹爐窮奇笑得猥瑣無比:「原來女主人你不知道!獅子才是陰獸,一天能夠交|配五十多次!這頭獅子在這裡估計給憋狠了。長天大人座下原本有一頭藏青獅王,每天要御女八十六……」

她板著臉,趕緊打斷:「別說了,我不想聽!」嘖嘖,八十六次,牛!

她將殺死獅妖一事上報。隱流只派人來詳細問了經過,住在隔壁的黑狼還替她作了證,此時她才知道,這隻獅子就好惹事生非,她這塊地盤原來的主人是一頭鹿妖,就是被這頭獅子給吞掉了,這才空出了住所。隱流查證清楚之後,也沒處罰她,甚至沒來要走獅妖的屍體。畢竟很多妖怪有爭鬥後吞掉對手的本能。兩天後,她就換了一個新鄰居。

看來,隱流對於妖眾的管理並不甚嚴格。

塗盡迅速適應了這裡的生活,每天都不知道幹什麼去了。而七仔無疑對女主人更加眷戀,基本上每天都會飛來找她。寧小閑注意到,青鸞來尋她聊過一回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常常能見到七仔的緣故,後面隔三岔五就來尋她聊天說話。這樣一來二去,兩個女子的關係迅速拉近,尤其當青鸞看到寧小閑拿出來的首飾。

她在山中久住,外出的次數很少,全身上下不過兩支釵子,幾副鐲子,哪裡有寧小閑的家當多?尤其她將自己的首飾都倒到床上,供青鸞把玩時,這隻青鳥的眼中都發出了艷羨的綠光,摸摸這個,摸摸那個,抓住一副赤金盤螭巊珞圈,抓住一對鑲紅寶石菱花紋絲耳墜,再也捨不得放手了。

無論是人是妖,只要是雌性,大概都抗拒不了閃亮美麗飾品的吸引力。可憐青鸞堂堂隱流大頭領的副官,平日都埋頭於工作,此時才發現自己竟然對這些東西愛不釋手。寧小閑也不藏私,乾脆從儲物袋中再取出幾套新衣裳塞給了她:「都穿戴起來讓我看看。」

青鸞從屏風後面轉出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換了一套海天霞色連衫。都說「女要俏,一身孝」,意思是女子穿著白衣,銀裝素裹才最是高貴典雅。這種衣服近似大明宮裝,似白微紅,雅中微艷,色彩清新明快,襯得這隻禽妖越發體型輕盈。寧小閑揀起幾副首飾幫她戴上,撥開青鸞後頸上的秀髮時,七仔正好站在寧小閑肩上,幾縷青絲拂過它的面頰,帶著一縷清香。

小白鳥嘴裡原本嚼著的草根,頓時無聲無息地掉落。

所謂紅fen贈佳人,這幾樣首飾一戴上去,立刻就有畫龍點睛的效果。青鸞望著鏡中的自己,微紅著臉,更顯嬌美俏麗。寧小閑注意到,她先不動聲色地望了立在床頭的七仔一眼,見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眼中微微浮起羞色。

「有戲。」寧小閑笑嘻嘻地拍了拍手,傳音給長天道,「看來再過不久,咱們七仔就可以將這小青鳥拐跑了。」

「本是一家人。從隱流里找個女妖,如何能算拐跑?」他一語雙關,聽得寧小閑面色微紅。

這接下來,青鸞每隔兩、三天都會過來尋她,哪怕只說一會兒話。寧小閑心中有譜,有時托稱自己太忙,然後在青鸞面上浮起失望之色的同時,將七仔推了出去:「我沒空,讓七仔陪你一會兒吧。」七仔拉不下面子,還要傲嬌一番,卻被她不耐煩地捉起來直接塞到了青鸞手上。

青鸞下意識地握緊,然後不自覺地撫了撫小白鳥頭上的一根呆毛,這樣形同調|戲的動作做出來之後,她連手指都僵住了,不知如何是好。七仔被這樣撫著,頓覺男性尊嚴受到了很大挑戰,待要掙脫開怒叱幾聲,看著她紅艷艷的俏面卻是什麼話也說不出口,腿上力氣也沒了,居然老老實實地蹲在她掌心,一聲不吭。多虧鳥兒的雙頰被羽毛覆蓋,否則他都覺得自己的臉是紅的。

寧小閑的確很忙。先是老相識滄龍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她的住處,某天她到河邊散步的時候,這傢伙從水裡鑽出來嚇了她一大跳。

有了這頭水中交通工具,她在短時間裡將巴蛇山脈的大型水域都遊了個遍,這才知道自長天離開之後,森林中又多出了兩條巨型河流,這樣一共是七條大河、十六大湖泊、七十七處瀑布,地下徑流無數,最大一條河流的徑流量都趕得上南美的亞馬孫河的兩倍之多了。若是當時抄捷徑的話,抵達巴蛇真身所在還能再節省不少時間。

果然資訊就是力量啊。

既然已是隱流的一員,擁有了身份令牌,到處走動也無妨了。她在感嘆中又多次穿過無人能抵達的巴蛇山脈的山腹深處,去檢查了巴蛇的真身,得到的結論和當日一模一樣——除了長天的身外化身之外,沒有收服它的辦法。這事兒雖然沮喪,卻更堅定了她得到南明離火劍的決心。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