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87章變生肘腋

第387章變生肘腋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25 10:12 | 本章字數:3304

神魔獄中,窮奇一蹦三尺高:「怎麼可能!長天大人的辦法是沒有任何破綻的,沒人能夠破去生長之力的詛咒!」它無意中一口道破了長天布在這裡的生長之力的真面目——詛咒。

塗盡眼中,則是慢慢露出了殺機。橫豎現在知情的也就三個人,不如抓來殺了,一了百了。這破解之法如此有價值,灰衣人敝帚自珍,肯定不會傳得滿天下都知道。他已經想好了,將這灰衣人抓來拷問,順藤摸瓜,將剩下的知情人都殺了便是。

七仔和他同行已久,也讀懂了他的心意,立刻沖著他連連搖頭。其他人不管,可是青鸞最近和他廝混得很熟,他怎麼捨得這麼千嬌百媚的一隻漂亮禽妖殞落在塗盡手裡?可是當他轉頭求助地望向寧小閑的時候,心卻一下子涼到了谷底。

這個一向和善的女主人面容平靜得很,哪有一絲焦急不安的模樣?只是這份平靜就像是她早已做好了決定,絕不容許任何人動搖和質疑。

寧小閑看了他一眼。

這一眼中的冰冷和殺氣,令七仔突然明白了她的心意。雖然平時好說話,可是寧小閑還是有底限的,這就是長天的安危和利益。觸到了這條底限的人,無論是誰,她必然要千方百計地去殺滅,陰九幽如是,青鸞如是,這個灰衣人也如是。

青鸞本身沒有錯,作為一個嚮往自由的妖怪,她想得到脫離巴蛇山脈的辦法乃是合情合理的。可是她的作法與寧小閑的利益相悖,所以只要她得償所願,寧小閑就一定不會冒著這個秘密曝光的危險放過她。

七仔張了張口,最後卻只得傳音道:「莫殺她,只將她困在神魔獄裡,好么?」

別人還未說話,窮奇就不滿道:「爭鬥當中,刀劍無眼,誰能保證一定就能生擒她?你這是要女主人在動手時束手束腳么?」

七仔緊緊閉著嘴,一字不吭,渾身的羽毛卻是漲大了起來。其實他也知道窮奇說得沒錯,高手相爭風險萬分,心裡若先有了顧忌,動起手來說不定反而容易受傷。可是他這幾日和青鸞相處,說心裡對這個漂亮的禽妖沒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

幸好此時長天出聲道:「安靜!先看看這人拿出的辦法是什麼。」他的聲音自有一股鎮定人心的力量,頓時將眾人煩亂的心事都壓了下去。

青鸞深呼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才開口道:「你要什麼?」對方不會千里迢迢跑來這裡當雷鋒,白做好事,必定有求於己。

果然這人笑道:「青鸞姑娘真是個明白人。我拿這天大的秘密,只換一樣最不起眼的東西——龍象果種子。」

青鸞的呼吸都頓了一頓,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要這東西做什麼?」

「您說笑了,這種果子還有別的用途么?」

「五日之後就是武較會,沒有多餘的成熟果子可以給你。」青鸞想了想,居然很乾脆道,「只要種子?那倒可以!」

神魔獄裡的窮奇跳了起來,怒道:「這個吃裡扒外的小賤人!」隨後就是「咚」地一聲傳來,也不知長天拿什麼東西砸倒了它,一邊淡淡道:「稍安勿躁。」

灰衣人端木彥嘿嘿一笑:「我這辦法肯定會教給您的,您也要拿出誠意來。我聽說隱流裡面,只有青鸞姑娘深諳龍象果的種植之法,那位研究出種法的高人,一夜之間就暴斃了呢,所以這秘法連兩位門主都不曉得呢。這法子,我也要一併拿走!」

青鸞終於變色道:「你怎會對龍象果之事如此了解,誰告訴你的?」龍象果是遠古奇物,種植之法雖然傳了下來,但形同虛設,因為這種果樹,是要用怪獸猰貐之血來澆灌,方能成活、結果,而猰貐在兩千年前就絕了種,龍象果也跟著成為千古絕唱。

偏偏在十五年前,隱流當中有一位藥師,某日不小心將另一種血液倒在了僅存的龍象果種子上,結果竟然成功地催發出了嫩芽!這位藥師欣喜若狂,接著試驗了許多種妖獸的鮮血,均以失敗告終,這才知道種子嬌氣得很,認定的食譜非常有限。

這無心插柳之舉是整個隱流的福音,可惜的是藥師不幸暴斃,藥方子落在了主管丹房和葯園的青鸞的手中,最後她又遵從隱流雙首領之一的鳩摩的命令,將這份藥方默記之後燒掉了。

所以,現在全宗派上下,也只有她一個人知道種植龍象果的秘法。可是隱流是如此封閉的妖宗,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副門主,是如何獲得這個知情者只有寥寥幾人的秘密?

「這不重要吧?」端木彥嘿嘿笑道,「關鍵是這交易划算得很,幾粒龍象果種子和種植秘法,就能換來終身自由。並且你還可以用這法子再去救出隱流里的朋友,從此天高任鳥飛的滋味,像您這樣的禽妖能夠拒絕?」

「不能!」青鸞的回答,令端木彥笑逐顏開,但她緊接著厲聲道,「所以我要兩樣通吃!你這蠢物,居然站在這座森林之內和我談條件?」

這裡是巴蛇山脈,整座森林都聽從隱流號令。有林衛相助,放倒眼前這人應該不成問題。

她接連發了好幾個指令出去。

然後?

然後過了好久,端木彥站在原地笑得越發燦爛了,而青鸞卻沉下了臉——對於她的指令,林衛竟然毫無反應。這隻有一種可能!她是隱流門主的副官,在這片森林中能令林衛不聽命於她的,只有兩個人!

果然,林中此時緩步踱出了第三個身影。此人一身藍袍,高顴厚唇,眉間皺成了川字,隨隨便便往那兒一站就有不怒自威的氣度。他既已露了身形,也就放開自己氣息,渾身妖力頓時澎湃得有若實質。寧小閑和他隔了十來丈遠,都感覺到在這等威勢之下呼吸艱難。

青鸞喉嚨上下動了動,才澀聲道:「琅琊大人?」

端木彥詰詰笑道:「這是你敬酒不吃,偏要吃罰酒!」聽到這句話,一直站在青鸞身邊木訥發獃的繆檀,眼中光芒一閃,突然對著她悍然出手!

他五指上都戴著指套,像縮小了好幾倍的匕首,尖利黝黑,顯見得是黑背鷹的爪子煉成的本命法寶,但是現在上頭還有閃動著淡淡的綠光,估計是端木彥事先給他塗上了劇毒。繆檀的修為,原本也就是萬象中期左右的水準,和青鸞根本不能相提並論。但他這一下卻像是凝聚了全身的精氣神,帶著一種慘烈的一往無前之意,似乎這一擊就是劃破天空的流星,是只噴吐一夜芳華的曇香!

蒼鷹撲兔,遞出爪子的那一瞬間迅猛絕倫,因為撲得太早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撲得太晚則是以每小時數百公里的速度砸到地上,身殞翅折,所以這一剎那的角度、力道、時機,都要判斷得精準無比。繆檀出手,無疑比任何一隻蒼鷹的動作更快、更狠、更准,也更加致命!

青鸞站在他身畔,原本還是防著他的,誰知道他被這來路不明的灰衣人救走之後,有沒有動過什麼手腳?可是琅琊的出現分散了她的注意力,她這一扭頭,繆檀立刻暴起發難!

青鸞身上頓時有青、藍、紫、黃四色光芒閃動。禽妖都以術法神通見長,像七仔這樣悍不畏死地衝上去和人干架的畢竟是極少數,算上罡氣,她的護身法盾至少有四重之多,繆檀的攻擊立刻將之全部引發,煞是好看。

不過這幾層護盾並沒有阻住繆檀的進攻。黑背鷹的天賦技能只有一項——單點突破,無視對手的護身法盾!

所以這四色光芒才剛剛乍起,緊接著就像肥皂泡一樣幻滅了。青鸞此時也已反應過來,可是她的行動畢竟不如野獸那般靈敏,才剛剛後撤,繆檀的尖銳指套已經刺出,從她肋下狠狠扎了進去,齊柄而沒!

這一下劇痛,頓時令青鸞放聲慘呼!

繆檀的指套長約一指,青鸞現在又是人形態,這一下攻擊除了戳出五個血洞、撕裂肌肉、打斷了兩根肋骨之外,還一舉使她的脾臟、肝臟和膽囊都破裂開來。這樣可怕的痛楚非人類能夠忍受,即使她是只大妖怪,自愈能力極強,卻不代表她的痛覺神經就比人類更不敏感。

何況這武器上還附了劇毒?只聽端木彥笑道:「這毒物滋味如何?不比血沸更差吧?費了不少功夫求來妖靈散,只要你身上還有妖力,它就能一點點蠶食掉。」

青鸞花容變色,再也站立不住,踉蹌後退了幾步靠到大樹上,又緩緩滑坐了下來。

她被擊傷那一瞬,七仔全身肌肉一緊,忍不住就要衝上前去將她護在身後。可是他才運起勁道,就發現自己渾身上下如受封縛,半點也不能動彈!

卻是長天早有預判,動用心盟血誓的力量,封住了他所有的動作,連吐氣開聲都辦不到。隨後他耳邊就聽到神君大人淡漠的聲音:「急什麼,這場戲還遠遠沒完。」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