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89章橫插一腳

第389章橫插一腳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26 09:24 | 本章字數:3400

琅琊臉上露出了幾分悵惘和痛苦,但隨即就道:「你以為我沒想過這些?我早已做了周全的安排,只待飲葯重生之後,就將過去的記憶溫習一遍即可。我還是我,這點絕不會改變!」

他雖說得中氣十足、霸氣側漏,但在場之人都知道,閱讀一個人的記憶,和身臨其境根本是兩碼子事。琅琊如此做法,不過是脫離巴蛇山脈的心思過於急切,才抓住了魔鬼遞出的橄欖枝而已。

此事想必一直令他搖擺不定,琅琊瞪了端木彥一眼,瘟怒道:「你還不將她帶走?」在劇毒的侵蝕下,青鸞此時只剩下轉動眼珠的力氣,哪還有能力自爆元神?端木彥笑了笑,正要命令繆檀上前抱起她,眼前突然又是異變橫生,一個清脆的聲音喊道:

「慢著!」

這一下變故橫生,但端木彥居然只挑了挑眉,而琅琊神色不變。

林中走出了一個年輕女子,肩上停著一隻小白鳥。

這自然就是寧小閑了。

此時長天正在她耳邊暴怒道:「臭丫頭,不作就不會死,你跑出來做什麼?!」

眼前這兩人,哪一個都不是好對付的,哪怕她動用了請神術,礙於她的體質所限,自己也沒把握同時對付兩大高手。這小丫頭居然就這樣正大光明地走出去了?寧小閑御神錄389

她活膩歪了?

他的怒吼震攝心魄,寧小閑強忍住掏耳朵的衝動。她肩上的七仔振翅飛到青鸞身邊,俯身去處理她的傷勢。

青鸞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迷迷糊糊中感覺到身邊有人,正欲伸手推開,七仔在她耳邊輕輕道:「是我。放鬆些,我給你拔毒上藥。」也顧不得避嫌,伸手到她肋下,幫她將斷骨接上。

她抓住七仔的手,忍不住一緊。就聽這小白鳥傳音給自己道:「我有一葯,服用後傷勢立復,神容煥發,但事後要昏迷多日。並減十多年壽命。你敢用不?」

青鸞笑了,漫不在乎道:「死亦何苦?拿來。」隨即口中被塞入一枚藥丸,入口即化,藥力迅速行遍全身。

此時,場中只聽琅琊毫不意外道:「你們終於捨得出來了?我不曾見過你們,是新入宗的?」聽他言下之意,竟是早知他們潛伏在側。

「不錯,我才入宗二十多日。」她忍不住苦笑道,「門主,我們確實自認斂息的功夫不錯。卻不知是怎生被您發現的?」他們三個的斂息術都得自長天,功法上應該不存在問題。

結果琅琊的回答大出所有人意料:「你們確實好本事,我也不曾發現。只是你們忘了這是哪兒?這是巴蛇森林,每一株樹木都是林衛的耳目。任何人在這裡都無所匿形!他們自然會將任何風吹草動都報告給我。」他傲然道,「別說是我。青鸞也早就發現了你們。只是她不想連累你們,始終沒把你們喊出來。」

斂息術畢竟不是隱身術,他們的行動不可能瞞過每一株樹木。她望了一眼青鸞,果然看到禽妖臉上微微的苦澀之意,似在責怪她為什麼要出來。

琅琊淡淡一笑:「我已給你答疑解惑了,你現在準備好受死了么?」他不知道這小姑娘為什麼主動跳出來,也不想知道。數千年漫長的光陰。已經教會了他不再好奇。

「哪怕您是隱流門主,也不能隨意剝奪無辜門徒的性命!」她很傻很天真地義正嚴辭,看到琅琊面色陰冷下來,才接著道,「再說,我怎麼忍心看著我堂堂隱流的門主。受這等宵小所騙?!」

宵小?騙子?原本站在一邊看戲的端木彥,收起了悠閑的笑容:「小姑娘可莫信口雌黃,我哪裡騙人了?莫非你以為迷魂湯之說,不足以服人?」琅琊不動聲色地看了他一眼,目光閃動。

「非也。非也。」她連連搖頭,「關於迷魂湯能解乙木之力這一段,你說得一字不差。」

「那你……」

「迷魂湯這東西,存世量不過只有大半碗了。」寧小閑深吸一口氣,大聲道,「琅琊門主,無論他向您承諾過什麼,那都是假的!因為,真正的迷魂湯,就在我手裡!」寧小閑御神錄389

一陣秋風吹過。風卷落葉的聲音,在突然變得靜謐的場地中尤顯刺耳。

神魔獄內外的所有人,在這瞬間全部石化。

真正的迷魂湯,就在我手裡!在我手裡!這句話就像山谷迴音,一遍又一遍回蕩在眾人耳邊。

長天忍不住道:「丫頭,你……」

「哈哈哈——」他話未說完,端木彥突然嘿嘿兩聲,隨後放聲大笑起來,笑得腰都彎了下去,彷彿聽到了這世上最好笑之事。

他用力屏住了呼吸才勉強止住笑意:「你,你說,迷魂湯在你手裡?」

「對啊。」她看也不看他,望向琅琊的眼裡寫滿了真誠,「既然他自稱手裡也有這迷魂湯,不如我倆都拿出來,對照一下,真假立現。門主以為如何呢?」

端木彥頓時像被打了一拳,再也笑不出,作色道:「這……我沒帶出來。」這句話,他是一字一字咬牙迸出來的。他先前就告訴過琅琊,自己將迷魂湯收藏在安全之處,待套問出了龍象果的種植秘法再移交給他,否則這人身具仙人之力,自己未必是他對手。哪知憑空跳出個寧小閑,這個提議,結結實實地打在他的軟肋上。

琅琊望向端木彥的眼神,立刻冰冷得猶如十二月的寒風。

看這兩人的神情,她心裡就有譜了,善解人意道:「端木先生可是現在不方便拿出來?那麼門主總是見過的吧?」

琅琊目光微閃,心裡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口中老實答道:「見過,黃色,如氣如水。」

她自懷中掏出一支琉璃瓶,沖著大家晃了晃道:「可是這般模樣?」瓶子是透明的,眾人凝神看去,這瓶中所裝之物,色作濁黃,一會兒如液體般沉積濃稠,一會兒又化作暈黃色的氣體,攀附在瓶壁上,望之即生不祥之感。

琅琊當日遠遠地從端木彥手中看過一眼,清清楚楚地記得便是這個模樣,此刻終於掩不住自己的喜色道:「你手中果真有迷魂湯!」極快地瞥了端木彥一眼,看到他一副錯愕的神情,心中更是大定。這個姓端木的傢伙來歷不明,卻用繆檀證實了迷魂湯的效果。自己若非迫不得已,也不想同他做這個交易。眼下這個小姑娘手裡就有,那是最好不過了,畢竟她身在隱流之中,是自己人。

端木彥卻從他眼裡接收到了呼之欲出的殺機,突然冷笑道:「神似有什麼用?不過是瓶贗品,誰仿冒不出來?」目光閃動,往前走了兩步。

寧小閑立刻躲到了琅琊身後,大聲道:「你想殺人滅口?」

琅琊沒有說話,也沒有挪動身形,只是冷冷望了端木彥一眼,渾身氣勢外放,顯然默許了她拿自己當擋箭牌。

現在所有人人的眼光又回到寧小閑身上,只見她成竹在胸,聳了聳肩接著道:「真金不怕火煉。但這要怎麼驗證呢?端木先生用繆檀做實驗,可是過了兩個月才試出藥效給門主看呢。」她說的也是大實話,迷魂湯的藥效,至少也要等隱流的妖怪脫離巴蛇山脈一個月之後,才能試驗得出。這倉促之間,上哪裡找個現成的實驗品?

眼看端木彥嘴角掛起冷笑又要說話,她搶先說道:「再說了,門主。無論他的迷魂湯是真是假,您和他的交易,也不能夠完成!」她知道自己手裡的葯難以辨認真假,這是個大漏洞,所以現在要做的事,是將琅琊的注意力轉移出去。

果然那兩人齊齊望了過來,差點異口同聲道:「為什麼?」

看來端木彥的心已經亂了,那麼,重頭戲也該來了。她指住端木彥,一字一句道:「因為他就是陰九幽的分身之一,也是神君大人的生死仇敵!作為隱流的一員,您若與巴蛇神獸的大敵私作交易,形同背叛!而巴蛇的乙木生長之力,是絕不容許隱流中人背叛於它!」

不錯,塗儘早已看出,眼前的這個西漸觀觀主的弟子,丰神如玉的端木彥,其實也是陰九幽的分身之一!

這句話才是真正的深水炸彈,炸得琅琊耳中嗡嗡作響,心裡只迴響著一句話:「糟了,上了這個丫頭的惡當!」

原本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他的行徑不過是為了脫離巴蛇山脈而已,所謂不知者不罪嘛;可是現在寧小閑一口道破端木彥就是陰九幽,深深烙在他魂魄中的乙木印記,無論如何也不會允許他和巴蛇的仇人繼續交易!這就像一個司機載著劫匪去搶銀行,如果能證明他事先並不知情,法庭判決時還可能從輕發落;但若抓到他是明知而故犯,那麼至少也判個從犯之罪,要和劫匪們一起去蹲大牢。

有心和無心,知情與不知情,在這特殊的時刻成為涇渭之間的分水嶺!乙木之力對每個隱流的妖怪來說都有如嚴父,平時慈愛照顧有加,可絕不容許忤逆和背叛!

ps:

9月25日

粉紅票致謝:夢魘1981、顧璇、呵呵哩啦、襲龍衣

打賞致謝:無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