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391章筆落驚風雨!

第391章筆落驚風雨!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09-27 10:19 | 本章字數:3271

琅琊釋放出來的這個名為「星河倒懸」的領域,效果非常奇特,居然是令人感覺到天地倒懸!生活在這片大陸的人,從生下來開始就是頭上腳下地生活、修行,日復一日地習以為常了,還不覺得如何,驟然變成了頭下腳上,身子脫離了地面,直往領域邊緣掉了下去,那種惶恐無助的感覺,真是用言語難以言表。

端木彥也不能例外,突然遇到這樣手足無措之事,淡定的面容上終於露出了訝色,連出劍都劈歪了出去。琅琊是這領域的主人,自然不受影響,此刻佔據了地利之便,一直套在手腕上的細小金輪才飛了出去,直取端木彥面門。這輪子離手之後就變為了臉盆大小,分為里外兩層圓環,呈反方向高速運轉,金輪上嵌有瑩白如玉的鋒銳尖牙,一旦掛上了敵人的肉身,當真可以將肉一片一片削下來!

這輪子是琅琊的本命法寶,原本就甚是兇殘,卻沒有這樣變態,後來被他送去了千金堂改造為巧器,才變成了這副模樣。被他這樣隨手打出來,似是破開了時空,從洪荒里撲出來一頭上古的猛獸,牛身、闊口、尾如團扇,身覆鱗鬣。輪未至,霸厲狠絕的氣勢已如刀鋒般撲面撲來,修為稍差一些的,被這樣的氣勢直接絞成肉泥都不稀奇。所謂「以勢殺人」,也不如是如此了。

端木彥也識得厲害,從懷裡掏出一尊玉造的猙獰雕像扔了過來。雕像見風即長,變成了兩丈多高的三面、六眼、六臂的一尊蛇頭人身傀儡,每隻手上都拿著一把武器,如斧、錘、釺、劍等等,然後迎上了琅琊的金輪,行動進退之間,章法儼然。

此時就看出了琅琊的厲害,這尊蛇頭人身傀儡哪裡是金輪的對手,抵抗了幾息之後,終於被絞成了漫天飄飄揚揚的碎末。

可是它為端木彥爭取了寶貴的時間,也算是完成了使命。這人的戰鬥本能也實在厲害,就這麼幾個呼吸的功夫,居然就已經開始適應了「星河倒懸」的規則,能與敵人游鬥起來。不過這個時候,他卻是面帶冷笑,從懷裡掏出了一支毛筆。

這支筆只有三寸長,小巧可愛,筆身像是敷了金粉,在陽光下有點點金芒閃耀。毫毛則是淡淡的灰色,不似羊毫也不像狼毫,賣相十分之好,一拿出來空氣中就響起了古怪的梵唱之音,像是有無數鬼神正在連聲低吟。在場之人的耳力都很好,當能聽到這些聲音反覆唱述的只有一句話:

「言必行,行必果!」

琅琊的瞳孔突然緊縮,連行雲流水般的身形都停頓了一瞬,因為他已經看到了這支金筆的筆身上,赫然刻著三個古篆大字:「驚風雨」!

隱流十萬妖眾的首領,久經沙場的琅琊,怎會沒有聽過這支的名稱?

端木彥面上露出了一絲獰笑,眼角的餘光瞄了瞄遠處的青鸞和寧小閑,復又將重心放在了面前的琅琊身上,咬破舌尖,噴出一口色帶淡金的精血。這血液凝在空氣中並不散去,而是盡數染到了金筆的筆尖毫毛上,頓時整支筆上下皆為金色,煞是好看。

端木彥這口精血噴出來之後,人立刻萎頓了不少,連鬢角都爬上了幾抹白絲。不過他哪裡管得了這許多,執筆抬腕,就在空氣中揮灑起來。每划過一筆,空氣中就留下金色的痕迹。

提著毛筆寫個字能費多大的勁兒?就是六歲的孩童,在家長相授之下,一天寫上百個字也不成問題。可是修為精深的端木彥明明寫的只有一個字,手上卻像壓負著千鈞之力,每一筆、每一划,都似要拼盡全身的力道才能完成一樣。待這個字寫完,他更像是要虛脫一般,身形都搖搖欲墜,卻是毫不戀戰地轉過了身,亡命奔逃。

不過此時,空氣中已經出現了一個金光閃閃、凶威赫赫的大字:

「醢」!

「醢」這個字,代表的是一種古代的酷刑,乃是以活人的慘嚎為佐樂,將他細細地剁成肉泥。在華夏而言,相傳這種刑罰是由商紂王所創,用以對付九侯,孔子的得意門生子路最後也是這種死法。

這個字一出現,天地間立刻傳出了陣陣悲泣哀嚎之聲,正是從古到今死於這種酷刑的冤魂發出的驚恐尖鳴,方圓二十丈之內的天空頓時變得一片通紅,所謂殘陽如血,也不外乎是這樣的色澤。

琅琊面色凝重,握緊了手中的金輪,因為他也被籠罩在這片血色的範圍之中。方才他不是不想打斷端木彥,只是這等妖法在施行的時候,端木彥的身體都進入了虛空之中,形同虛無,任何人也無法打斷他的摹寫。眼下這個金字突然解體,化作了飛舞的金砂,細如髮絲、矯若金蛇,細細密密地朝著他撲了過來。

在這一剎那,他似乎都聽到了冥神張開了大口,正在沖他冷冷而笑。他活了好幾千年,歷經大小戰役不知凡幾,近數百年更是罕逢敵手,眼下心中生起的警兆,卻是無比強烈,似乎他也無能為力,似乎下一刻就要俯首受死一樣。這對堂堂隱流首領來說,是何等羞辱之事?!

在這一剎那,他明知或許無效,但手裡已經打出了七、八道法訣,周身光芒閃動,更是有重重護盾支起,將他嚴密地護在中心。隨後,琅琊重重地呼了一口氣,手裡抓住一件東西。

醢字化成的金蛇迎面撲來,視他打出去的攻擊如無物,也同樣無視他周身的護盾,一頭扎進了他的身體之中。

天空中的青鸞剛剛施完神通,見狀驚呼了一聲:「門主!」

她雖不知端木彥用出來的是什麼神通,然而但凡是長眼睛的人,都看得出這金蛇入體絕對不是什麼好事。琅琊雖然勾結了外人,但平時對她不薄,在妖眾心中又向來是高高在上、無所不能的仙人形象,此刻見他承受了邪氣到極點的攻擊,忍不住還是大驚失色。

金蛇一撲入,琅琊的眼睛頓時閉起,臉色一白,旋即又睜了開來。

他一言不發地攤開左手,只見掌心裡坐著一個木雕的小人偶,刻工十分精湛,寥寥幾刀就刻出了髮飾、面貌,衣袂,連眼角的痣也不曾漏過,可謂形貌神兼備,只是材質不明,木料上像是裹著厚厚的血絲,越發襯得這個小人偶格外詭異,並且人偶表面粗糙,就連拋光打磨都不曾。

青鸞何等目力,一眼就看出這小人偶的面貌,與琅琊竟然完全一樣!

在她眼皮子底下,這個小人偶突然七竅流血,隨後身上的每一處竅穴都有鮮血汩汩而出,形貌頓時可怖極了,好好一個巧奪天工的木雕變成了巫毒怨偶一樣。她猜想那大概是木料里暗含的血絲爆裂了。

隨後,鮮血凝固了。血色的天空也還原成了青天白日。

又有一陣清風吹過,小人偶瞬間變成了傾頹的沙堆,再也看不出本來面貌,細不可見的木屑漫天飛舞,拂過了琅琊鐵青的臉色。

渡過了天劫的仙人,竟然被這小子逼得沒有還手之力。若是他沒有替身人偶這樣壓箱底的法器,現在說不定得有多慘!

說到底,還是端木彥所用的法器太好。這支金色的小筆,名字就叫做「驚風雨」,乃是用上古巨妖「言獸」的腦內橫骨煉製而成的法器,其等階少說也在「天」級下品以上。它沒有任何攻擊力,但用它寫出來的字,卻有一個霸道至極的效果,那就是梵音反覆吟唱的「言必行,行必果」——

用它書寫或者畫出來的,一定會成真!

文字剛剛在這世上誕生時,代表了道之所載,每一個字都具有感天震地的能力,謂之「言靈」。昔者倉頡造字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就是這種能力的體現。「驚風雨」的能力,就是令所書者成真。端木彥對著琅琊書寫了這個醢字,就是要言靈將這個大敵斬成肉醬。

這真正是「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的無上寫照。

他所動用的,乃是天地之力,是天要爾亡,爾不得不亡的大願力。琅琊即便是修成了仙人,也不能以一己之力對抗天地之威,所以他的術法、神通對於言靈通通無效。

當然,要私自挪用天地之力,花費的代價也不是一般的大,至少要施術者一半的血肉生命來祭天。端木彥情知自己絕不可能是渡劫仙人的對手,當機立斷付出了三分之二的生命力,才能請得出這一個能夠對付仙人的字來。他是修仙有成之人,生命力何等強大,至少也是普通人的千倍,可是只書了這一個字,就幾乎精竭血枯。幸好這副軀殼乃是「借」來的,陰九幽的魂魄分身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而琅琊本人,也真的相當於是死過一次了。

他所利用的,就是手中的小人偶。這個人偶是他花了巨大的代價才弄到手裡,可替自己一死,看這小人偶爆裂成木屑的模樣,是當被「醢」成了肉泥狀。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