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14章責難

第414章責難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06 10:13 | 本章字數:3244

?

所有仙植園的專職丹師,此刻都在園內。救災一待結束,鶴長老立刻點名三位丹師留下,救治血梧桐。其他人一概奔赴林中宮殿候命,中途不得在其他任何地方逗留,否則,殺無赦!

倒掉的六間暖房裡,有四株嬌貴植物已經死掉,而血梧桐因為離得較遠,只受到了爆炸的餘波,並且被泥土打翻了而已。可是它原本就那麼脆弱,就像肝癌晚期患者突然身處濃煙滾滾的火場,儘管被及時拖出來救治,但能否揀回一條命,最後還要問過天意。

她離開前的最後一眼,看到血梧桐果然還是活著的,只是這般苟延殘喘,也不知能活多久。

回到林中宮殿,她才知道爆炸聲一響起,鳩摩立刻就下達了封鎖巴蛇山脈全境的命令。從那一刻起,誰也不能擅出隱流駐地一步,而外頭的人想要進來,更是絕無可能。這樣的爆炸絕非偶然,始作俑者一旦被查出來,就要承受隱流這個龐然大物的雷霆怒火!

仙植園的丹師撤離之後,仙植園就驅逐出所有人,隨後由荊棘堂接手,開始盤查事故現場。現在,隱流高層已經全部集中到林中宮殿,等待荊棘堂的報告。

趁著這會兒功夫,她開始打量林中宮殿內部。這裡是第二層大廳,面積很空曠,將近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廳堂內,除了前頭有些座椅之外,只在牆角擺設了琉璃大缸,奇特的香味從那裡面傳了出來,對她來說反倒有些熟悉。她仔細嗅了嗅,識得這是曾在龍龜腹中聞過的鮫人油膏,燃之可長明。

說來慚愧,她在巴蛇山脈住了一個月,卻連這裡也沒有進來過。想到這兒,她心裡無端地生出一股怒氣,埋怨自己的小心翼翼。長天敏感地察覺到她心態的變化,問道:「怎麼了?」

她如實說了,長天笑道:「你有這樣的想法,即是很好。如今你也是返虛期的修為,又有百萬巨力護身。莫說別處,單只在這巴蛇森林中,能威脅到你的人便已不多。既有強者的修為,便應有強者的心態方能匹配。我輩修仙應恣意縱橫、順應本心。你原來小心慣了,此後要慢慢放開才好。」

寧小閑和眾丹師在這裡枯等了三個時辰左右,在此期間,一個進出的外人也未見到,只有面目森冷的荊棘堂守衛一瞬不瞬地盯住他們。仙植園的專職丹師自來備受尊敬,此時就有人不服氣道:「這是什麼眼神,把我們當內奸探子么?」

大家默然地看著這缺心眼兒的傢伙,心道:可不就是把我們先看管起來,仙植園爆炸,嫌疑最大的當然是我們這些頻繁進出園中的丹師了,還能有別人不成?此時是非常關頭,眾人心頭都是沉甸甸地,大家都知道作為東家的隱流手段有些狠辣,現在也沒有哪個服用過腦殘片的丹師會傻到去和荊棘堂的守衛頂嘴。

寧小閑卻是趁這段時間和長天、窮奇反覆推演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塗盡和七仔如今住得離她太遠,事發後又不能進入園內,因此並沒和她在一起。

又過了好一會兒,上頭才傳來指令,荊棘堂守衛將眾丹師「護送」到了第四層。林中宮殿一共有五層,這一層的空間小了很多,布局也十分精細,衍生出這宮殿的巨樹,用金色而光滑的氣根在牆上織成了美妙的圖案,這裡連圓柱上嵌著的彩燈都是夜明珠為芯子做成的,不間斷地釋放著柔和的光暈。

不過,現在在這裡的所有人,面色都談不上柔和,以至於空氣中瀰漫著緊張、肅殺的氛圍。他們到來的時候,正好聽到鶴長老拿到了統計後的災情,由於距離事發只有短短的四個時辰,所以這份統計也是很粗略,只提到了爆炸造成暖房倒塌六間,貴重草藥倒伏六千多株,其中三千多株被救活,兩千多株雖然斷了氣,但還能收集起來製成藥用,而一千多株是徹底完蛋,要麼燒成了灰,要麼年份太短根本還無法入葯,其中有很多稀有藥物平常成熟時還矯情地非金器玉器不可摘取,現在遭此大劫,那是直接被碾斷了生機。

這樣的損失,已經不能單純地用靈石來統計,因為燒毀的藥草當中,有十來株的年份已經達到了六千多年,比隱流里多數人都活得久。像息壤這樣的神土畢竟存世太少,仙植園裡這些草藥,當真是一歲一歲長出來的年份。

最糟糕的是,六間暖房裡的極貴重草藥,有四味已經徹底死去,而血梧桐還掙扎在生死線上,雖然派了最好的丹師護理,現下也是岌岌可危,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斷氣。

眾丹師聽得心頭直滴血,隱流高層人人面如寒霜。

隨後就是荊棘堂專門負責察驗現場的人上前彙報情況:

「蟾先生堅決認為,在他的值守下,今晚根本沒有外人進入過園區。不過由於爆炸後園內過於凌亂,人亦太多,無法察驗他的說法。」他所說的「人亦太多」,即是指眾丹師入內搶救草藥了,鶴長老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只作不知。

「……爆炸的地點選取得很好,正埋在能造成很大損失的四處重點,可見這人對仙植園的布局瞭若指掌,內奸的可能性很大。」這話一說出來,場中眾人的眼神就在仙植園眾丹師身上徘徊個不停了。

鳩摩皺眉道:「到底是什麼物件引起的爆炸?」

就有人呈上來一盤證物,裡面放著好幾片透明的事物,和寧小閑在妖童子血肉中發現的東西相差無幾。「應該就是這種東西。堂內見識最豐富的兄弟都不認得,只能推斷它還完整時裝盛著某種積液,可以被人為地觸動,從而引發爆炸。從這東西判斷,它的原形,應該是有這麼大的。」這人伸出尾指,比划了一下。

鶴長老搖頭道:「你的意思是,當時這姦細就在園內將它們引爆?這怎麼可能,園內的巡守幾乎便是無懈可擊!蟾先生也說過,今晚無人進入園區!」

這人冷冰冰道:「您也說了,『幾乎』無懈可擊!」他將「幾乎」二字咬得極重,竟是一點面子也不給他。

鶴長老自然感覺尊嚴受到了挑戰,怒道:「你……」

鳩摩不耐煩地揮揮手道:「不要吵了。這東西需要有人去點爆的么?那麼徹查當時不在住所的丹師和妖童子,平時只有這兩類人可以自由進出仙植園。」無論是丹師還是妖童子,進出仙植園也需要經過專人記錄時間。原本入園制度極其嚴格,只是太平了幾千年,園裡的規矩也慢慢鬆懈下來。

當下就有人領命,來查驗眾丹師晚上的活動。像寧小閑等人的小心謹慎終於有了回報,因為爆炸剛剛發生之後,她就出了門,同幾位丹師聯袂趕來仙植園,光是人證就有好幾個,足可以證明事發時她在居處。可是有幾個倒霉蛋卻由於始終是單獨行動,無人可以替他們作證,因此在一番盤驗過後被拉出了人群,準備暫時收押。

他們在隱流待的時日已久,很清楚這個宗派對待嫌犯的手段,臉色忍不住都發白了。此刻卻聽丹師當中有個清脆的女子聲音道:「且慢。」

在這壓抑的斗方之室之內,這一聲清喝實在太突兀,突兀到連上來拉人的護衛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聽這個聲音接著道:「……爆炸物中另有蹊蹺,幾位丹師未必就是嫌犯。」語氣十分沉穩,顯然心中自有分寸。

丹師們自動分開,將說話者敞在眾人眼中。這人自然就是寧小閑了。鳩摩目光轉動,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見她面色平靜若水,不曾為自己的注視而惶急不安,心裡不由得好奇,又有幾分不快。她本已有渡劫期的修為,自當上這隱流的門主之後,身上威嚴日益漸長,群妖見到她,眼中都會不自覺地露出畏縮之色。可是眼前這女子泰然自若的模樣,卻好似要與她平起平坐一般。更令她厭惡的是,這個女人的眼神,令她想起了另一個人來,那個她深深討厭的人。「你是……?」

這門主,也恁地高傲了,前幾日還在授獎儀式上見過的,轉眼就忘了?長天早就告訴寧小閑,鳩摩已經是渡劫前期的修為了,只不過還未等來天劫而已。這樣的大能記憶力自然超群,她望著寧小閑的目光茫然,只能說她明根本沒打算記住手下的這麼一個小小妖怪。

寧小閑在心裡冷笑一聲,正想開口,鳩摩身邊的青鸞卻上前一步,在她耳邊低語了兩句。鳩摩這才恍然道:「哦,解去了瘟疫的人,就是你么?你的話是什麼意思,荊棘堂抓錯了人?」她聲音懶洋洋地,尾聲上挑,帶有幾分輕慢。

一句話就將荊棘堂推到了她的對立面去,作報告那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善了。是這位女門主的無意之舉?可是身居高位之人,哪有不通人情之理?RS

,無彈窗閱讀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