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17章變故

第417章變故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07 10:05 | 本章字數:3311

她這般承坦自己殺了端木彥,令公輸昭的眉心輕微一跳,像是沒發現她的再一次試探,而沉吟道:「這個條件,應該的。就以地陰信使來交換消息吧。」

地陰信使即是地陰童子的升級版。公輸昭家大業大,自然用得起這玩意兒。

「第三個條件:我想取得千金堂巧器的優先購買權。」

這個神之轉折讓公輸昭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才回過味來:「你,居然跟我談生意?」

「不錯。」她侃侃而談,「千金堂的巧器天下聞名,誰不想要?既站在了近水樓台上,若不去撈月豈非太傻?」面前這傢伙可是千金堂堂主啊,傳說中閃亮亮的搖錢樹。她逮著了機會,怎能不使勁兒搖?

「既入了隱流,此生都不能在外停留太久,你哪裡來的靈石購買巧器?」千金堂出品的貨色,動輒以百萬靈石為單位,這個困守在巴蛇山脈中的小女妖,哪來那麼多錢?

她笑眯眯道:「這就是我的事了。千金堂要是推出了新貨色,麻煩告知我一聲,能不能買得起,您自然會知道的。我只要個優先知情權,不過分吧?」她很早就知道了裝備的重要性,她自己這一身行頭就價值上千萬靈石。千金堂的巧器要麼匪夷所思,要麼威力巨大,她怎可能放過?

他上下瞅了她好幾眼,像是來了興趣,最後才道:「不過分。」

「我的條件都提完了。」她快言快語道,「對了,如果你不覺得麻煩的話,能否告訴我,你這趟來到隱流,真正是想做什麼呢?」

「做什麼?」公輸昭奇道,「我就是來打聽端木彥之事,還能來做什麼?」

「端木彥之事到現在才過去了多少天,你就已經到了。可見你本來就是往這個方向來的。」寧小閑笑了笑,「算啦,我不多問了。公輸先生,願今後合作愉快!」

他點了點頭,遞給她一個儲物袋,然後目送這個小姑娘很淑女地行了個禮,轉身離開。而在她的身影沉入黑暗之前,她突然頓住了腳步道:「對啦,忘了告訴你,千金堂沙漠之城分舵的分光鏡是我拿走的。不過目前它在奉天府二公子汨羅手中,如果你想要,只能去找他拿回來了。」

公輸昭目光微微一凝,隨後笑了笑,不置可否。

第二日,她聽到千金堂堂主已經離開了巴蛇山脈的消息。

=======

「這群直娘賊,竟然把老夫都綁在這森林裡,也不想想我若是真干下這事兒了,還能留在這裡等著隱流來抓?腦子這麼蠢,活該被人炸了仙植園!」正有一人,坐在寧小閑的小樓里破口大罵。罵聲遠遠地傳了出去,也不知有多少妖怪聽到,卻半點兒迴響也無。

儘管千金堂的堂主已經保證,買走爆破蠱的絕不是隱流中人,但隱流在接下來的幾天中仍然沒有放鬆對丹師和妖童子的監管。並且有一個人也跟著倒了霉——丹道大師徐弄幽。

三天前龍象果樹觀禮上的賓客中,只有他留了下來,幫助隱流改造兩張古丹方,結果宗內竟然出了這種事,他作為一個外人,嫌疑自然比寧小閑還大。可是人的名兒,樹的影兒,徐弄幽于丹道得享大名,隱流又以出產靈藥著稱於世。在沒徹底查清楚之前,隱流對他弗敢有一指加身,卻也不能就這樣任他離去。

所以,徐弄幽現在相當於被軟禁在巴蛇森林裡了。幸好隱流對他很寬鬆,只要他老人家足不出森林、不入仙植園,隨他想做甚都行。他老人家想來想去,這個丫頭做得一手好菜,脾性也對他的胃口,還是厚著臉皮跑到寧小閑這裡來嘮吃嘮喝。

寧小閑也不阻他喝罵,只笑嘻嘻地坐在一邊聽著,直到他罵得口渴了,才端過茶水道:「來,潤潤嗓子。」徐弄幽接過靈茶汲了一口,滿意地眯起了眼、吁了口氣道:「要是隱流這幫榆木腦袋,能像你這麼機靈變通就好了。」

寧小閑吃了顆櫻桃,又往七仔變成的小白鳥口中放了顆堅果,才懶懶道:「會有那麼一天的。」

聽者有意。徐弄幽暗暗瞟了她一眼,從懷裡掏出一張丹方道:「這是經過我改良的還魂引藥方,你看一看罷。」

她喜出望外,也不矯情,一把接了過來,仔細端詳半天驚道:「竟能將副作用由減壽十五年減至八年?徐老,您可真是個人才!」

「我是人才還需要你誇?」他沒好氣道,「小姑娘這兩天又是燒飯又是端茶地格外孝敬,就是希望我趕緊將這張方子拿出來吧?我可是舍了隱流的兩張古方不管,先揣摩了還魂引!」

她也不反駁,笑著謝過了,見他雙眼瞪著自己閃閃發亮,只好從懷裡再掏出兩張丹方道:「這還有兩張方子,送給您看看吧,作用都有些奇特。」

「『挽情』?這名字真奇特。」徐弄幽審視了幾眼,驚訝道,「這……這是媚|香?」

「不錯。」她點了點頭,「我得過一株老桂樹的汁液,天然未稀釋的時候是極其濃烈的媚|香,連修仙者都不免著了道兒。可是稀釋了二十倍之後,就只有輕微的助興作用了。除了讓互有好感的男女面紅耳赤、更添情濃之外,沒有別的壞處。並且這藥物奇就奇在,只有情動之後,方能奏效。我加了些輔助藥物之後,其效更增。」

徐弄幽愕了半晌,方才失笑道:「敢拿媚|香的方子給我看的,世上也許只有你一人了吧?好吧,好吧,我研究研究。」

寧小閑卻正色道:「葯無好壞,只看用途。這挽情香用得好,說不定世上又多出不少佳偶。」年家寨的老桂樹,媚|香存貨還多得很,她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將「挽情」開發出來,交給駢州錢莊來售賣。畢竟情|趣用品這種東西聽起來雖然不上檯面,但每年的交易額數字驚人到神仙也會心動。

若說看到「挽情」的丹方還啼笑皆非,徐弄幽拿起第二張丹方的時候,臉色大變。

「這等邪門外道的延壽丹方子,你居然也弄到了!」

「去年,我在困龍雪山擊殺一名用凡人性命煉製延壽丹修士,這是繳來的藥方子。」她誠懇道,「您老喜歡收集丹方,我就將這一副雙手奉上。落到您手上,總比流入其他人手裡更好。」

徐弄幽拿著這方子愛不釋手,到屋外繞了好幾圈,她聽到老頭子口中暗自咕噥,一會兒是「曠世奇葯」,一會兒是「傷天害理」,仿若得了癔症,不由得一笑。徐弄幽在她這裡住了兩天,幸好隱流分配給專職丹師的小樓足足有三層,她將光線最好的一間房讓給了他,也幸好這老頭年紀足夠大,外表看起來也蒼老,否則長天的飛醋還不知道要吃多少壇。

就是如此,她也不好在徐弄幽的感知範圍內跑進神魔獄裡去,所以長天這兩日也表示,非常不開心!

就在這幾人悠哉游哉,躲進小樓成一統的時候,隱流內部暗流洶湧,外頭更是攪翻了天。原因很簡單,一向避世不出的隱流,居然向前幾日派出使者前來觀禮的幾大宗門表示:將當日上門的使者都老實地給俺們送回來!

憑心而論,這事若讓寧小閑來做,她只會讓人暗中將那幾個使者綁回來細審,卻絕不會鬧出這麼大動靜。隱流里的意見也分為兩派,琅琊一派和她的觀點相同,因為隱流之中就有主暗殺、刺探的薔薇堂;而鳩摩一派則堅持要「下通牒」,理由是這般綁架了兩三人之後,其他宗派還是會得到消息,與其到時候被人詬病,不如一開始就正大光明。幾經協商之後,鳩摩的意見佔了上風,所以最後隱流還是按照她的想法來執行。

隱流向來封閉,仙植園被炸一事過了好幾天都不曾外傳,可是這口訊一發到各大宗派手裡,就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憑心而論,隱流這個妖宗名氣雖大,但很少跑出巴蛇山脈欺負人,它的手段一直只是個傳說,所以這麼自大的、自我感覺良好的口訊一傳出去,原本和它交好的幾個宗派紛紛都變了臉色,將信使給趕了出來。

開什麼玩笑,堂堂開山立派的仙宗,居然保不住自己的一個門人?傳出去,這宗派離垮台也不遠了,是以這面子是死也要牢牢佔住的。隱流卻哪裡會管他們的苦衷,這個妖宗一向強橫慣了,既然你不交人,好,那我便殺上門親自去提!

在鶴長老的建議下,隱流第一個開刀的對象,就是離得最近、反對聲音最大的明月宗。這個小門派建立不過六百年,人數只有八千人左右,以煉器制符立身,從未見識過隱流的手段。

當日清晨,巴蛇森林上空閃過無數流虹,七百多名隱流妖眾在林中宮殿集結,隨後乘坐一架龐大無匹的飛梭直奔明月宗而去。這種浮空梭已經在南贍部洲絕跡了近萬年,也只有隱流和奉天府等寥寥幾個大宗還留存有少量幾隻,多數宗派的載人法器最多只能容納數十人而已。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