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21章在其位,謀其政

第421章在其位,謀其政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09 09:35 | 本章字數:3261

「什麼?」她今晚說出這兩個字的頻率大大增加啊。這樣不好,顯得自己很淺薄。

「在其位,謀其政。你若坐到他那個位置去,就會明白他的想法。」他的語氣很悠然,「他確有幾分相信鳩摩打算對付他,所以這指認儘管很荒謬,卻戳中了他的心事。經過了最近這一連串事件,琅琊就會想,是不是當日他和端木彥交易之事,被你或者青鸞給傳到鳩摩耳中了。畢竟青鸞當日被他出賣給了陰九幽的分身,雖說最後性命無礙,但對他自是懷恨在心,將他的秘密告訴鳩摩再正常不過了。嗯,你告訴七仔,讓青鸞最近離琅琊遠一些,最好能說動她跟我們一起離開巴蛇山脈。」

「你也知道,隱流一直是多首領制,如果他要脫離巴蛇山脈的話,鳩摩終於有機會獨攬大權。這是前面在任的門主始終無法做到之事。然而琅琊就算能自由進出巴蛇山脈,也壓根兒沒打算放棄隱流主門的權力。他之前想弄來迷魂湯的時候,肯定就已經想好了後手,能最大限度地保證宛若新生的自己儘快熟悉原有的身份,重新做回隱流的門主。此時你跳出來,說有更好的辦法,他當然更高興了,對門主大權更不會輕易放手。」

她不解道:「假設鳩摩知道琅琊打算服用迷魂湯,她為何不待那時再奪權?畢竟剛喝過迷魂湯的人神魂一片空白,她藉此時行事,豈非穩妥得多?」

「夜長則夢多。並且從你們多日來收集到的情報來看,鳩摩這女人貪婪刻薄。和她共事了數百年的琅琊自然更加了解她的品性,若說她等不及了,琅琊也不會懷疑。」長天見她還是不解,笑道,「還是聽不明白嗯?那麼我問你,你曾說過,華夏古國有些皇帝明明只有一個獨生子,待他歸天之後太子必定要頂替他成為新皇。」

她點了點頭。

「那麼,為什麼太子還要發動政變奪權呢?」長天道,「可不就是惟恐夜長夢多,急不可耐?權力這種東西,嘗過其中滋味的人就再也不想放手。琅琊自然會想,鳩摩也防著他,認定他不可能毫無後著,所以趁此機會削弱他的勢力,弄臭他的名聲。與其等他妥當布置完畢,不如自己搶先出手。再說,一個女人什麼瘋狂的事做不出來?」

這話指責面太廣,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這事情聽起來荒謬得很,卻不是不可能。」長天笑道,「但琅琊的到來至少說明了一件事——這一系列事件的幕後黑手,另有其人。」

「那人攪起這麼多風雨,想要對付的就是鳩摩。就連安排天涯海閣長老做這項指控,其實也不過是做給琅琊看的。」

她忍不住道:「難道琅琊看不出來?」

「看得出。」他輕輕一笑,「看得出又怎樣?只要激起他一點點懷疑,這個疑問就會像種子一樣種在他心間,讓他不得不想。並且由於最近這一系列事件發生之後,琅琊都持冷眼旁觀的態度,所以鳩摩很可能會更覺得他是始作俑者。」

這些破事兒果然是彎彎繞繞,她還是安靜地當一個……仙植園長算了。她斜眼睨著他:「我怎麼覺得隱流陷入了戰事,你倒是毫不心疼呢?每天都有妖兵死傷。我說,這妖宗當真是你一手拉扯起來的?」

「當真。」他一本正經,「這點兒小事,對隱流來說不算什麼。它安逸了太久,正該活動活動筋骨,免得從裡到外都朽掉了!」

等她慢悠悠走到仙植園的時候,已經又過去了小半天。月兒如圓盤高懸空中,山風清冷,夜梟在叢林中長鳴,令人毛骨悚然。這樣的月夜,真是適合狼人出沒啊。她長嘆了口氣,下意識地將身上的袍子抓緊了些,這才發現自己居然還保留著凡人的動作和習慣,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回頭去看徐弄幽,他面上果然露出了訝色:一個女藤妖,怎麼會覺得冷?

偏又在這細節上露出馬腳。她暗暗鄙視了自己一次,這才抬腿進了仙植園。

從遭遇爆炸之後,仙植園基本恢復了原貌,但總歸是大傷元氣,園中的草木就不如原本旺盛,看得她這個愛花愛草之人一陣黯然神傷。這裡的警戒力量也加強了,她剛過了蟾先生那一關,就有護衛上前問明了來意,又反覆驗看了她的銘牌,這才將她帶了進去。

血梧桐早就不種在原來的暖房裡,而是被移種到園中的一處偏房當中。此時正有七、八個丹師圍著它團團轉,鶴長老也在其中。血梧桐出事之後,他基本都沒合過眼,雖說道行精深,身體也有些吃不消了。

她只看了一眼,就明白血梧桐為什麼傷而不死,能夠強拖一口氣撐到現在。

當日爆炸,好死不死炸傷了它的主根,現在只剩一層表皮勉強將軀幹和根部相連。若換了其他靈木,大不了玩個嫁接。可是這東西金貴到極點,幾乎是輕輕一碰就要死掉了,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移動到這裡來的。

目睹血梧桐享受的待遇,她就要感嘆隱流的丹師,果然是神通廣大。血梧桐現在並不種在土裡,而是趴在淡紅色的液體之中。這液體看著有些透明,偶爾冒出一兩個泡泡來。偌大的隱流果然也是有天才丹師存在,這種和現代培養基液一般無二的養護方式,居然已經被研創出來。

並且通過鶴長老的解說,她才知道這淡紅色的濃液,乃是深海海王鯨腦中的鯨珠研化後,提煉出來的生命精華。海王鯨是身長百丈的海中巨怪,壽命最長能近萬年,其鯨珠內蘊含的龐大生機,是普通人類的數萬倍。就這麼一小罐生命精華,拿到外頭去都是論滴出售,一滴就值好幾萬靈石。

而她面前有這麼大一瓶……隱流還真是財大氣粗。不過這東西是海中的珍品,住在森林裡的妖宗是怎麼弄到的?她強捺下心中的好奇,對鶴長老道:「情況惡化到什麼地步了?」

鶴長老的白眉最近都快長到一塊兒去了:「生機將斷而未斷,營養輸送全靠那一層薄薄的樹皮。血梧桐本身生長能力太弱,哪怕有了海王鯨的生命濃液也是一樣。若非這是在巴蛇森林裡,恐怕它早已夭折。唉,下此狠手的人,太過了,太過了!」

還有一線生機?那便好辦得多。

「這兩日還有人嘗試救治么?」

「前日還有兩名門徒沖著仙植園園主的位銜而來,但是無功而返。」鶴長老搖了搖頭,「這兩天是半個人影都沒了,唉!」

「既然如此,就容我一試吧。」她不再客套,上前仔細端詳小樹。這幾天,她已經和長天反覆研究過救治之法,得出的結論是,就算能治好它,恐怕自己也要大出血。所以她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先從隱流手裡狠狠地敲一大筆竹杠。

「我先試看看能不能將它的壽命再延長一點兒時間。」寧小閑思忖了一下,招手喚人過來,「去找一隻豪豬妖,要他身上一粗一細兩根刺,至少要有縫衣針那麼長。嗯,現在、馬上、立刻就要!」

她居然要豪豬妖的刺?在場丹師聽說她要出手救治,早已圍過來觀看,耳聽她提出這麼奇怪的要求,都面面相覷。此時此刻,只要她能為血梧桐出一分力,就是要天上的星星,鶴長老也要想辦法弄個梯子上去摘,何況是兩根小小的毫豬刺?他不耐煩道:「你也聽到她的要求了?快去辦!」

被她招手喚來的那人愣了愣,不敢怠慢,一路小跑走了,哪有半點妖修的風度?

不到一刻鐘,那人便迴轉來,手裡果然捏著兩根粗細長度不均的硬刺,斷角很不平整,顯然是硬生生掰斷的。寧小閑接了過來看了看,取出匕首將毫豬刺的頂部削平,隨後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個水囊,裝了滿滿一囊淡紅色的生命精華,塞緊。

然後,她又取出一截備好的地蘇藤。這種藤條的嫩枝柔韌、細長,並且是中空的。更妙的是,這種藤條一遇火就會緊縮起來。她將一粗一細兩截毫豬刺都塞進藤條里,然後掌中驅動神火輕輕烘烤,藤條立刻收縮,將豪豬刺緊緊地箍住。

她滿意地笑了笑,將粗刺扎進了水囊中,然後拿起了另一根刺。鶴長老已經看出了她的意圖,呼吸都忍不住加重了,哪知這姑娘抬眼沖他笑了笑道:「長老,讓一讓,您擋著光了。」鶴長老果真往後一讓,這才想起修仙者目光如炬,能夠暗中視物,哪裡需要這點兒光線?

這丫頭片子,到了這等重要關頭還有心思開玩笑!鶴長老腹中暗暗罵了一聲,又有些佩服她的神經粗壯。

她拿著另一根硬刺,仔細觀察著血梧桐,似是在尋找下針的部位。眾人的目光隨著她手中的豪豬刺左右移動,都悄悄咽了一下口水。

她看了半天,終於尋到了一處枝幹,再不猶豫,伸手扎了進去!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