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26章戰局逆轉

第426章戰局逆轉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11 16:34 | 本章字數:3297

目前兩邊都處於停戰期,卓爾秀下的第一個指令,卻是命令廣成宮的弟子潛入巴蛇山脈,捉來十幾個妖怪,然後割了頭顱送回給隱流。

這樣赤果果的挑釁,立刻激起了隱流上上下下的怒火。

廣成宮的駐地,卻離巴蛇山脈有兩千里之遠,並且選址在紅雲台地的一片文袤平坦的原野上,若是到了夜裡,可以欣賞到「星垂平野闊」的壯麗美景。這樣的地點,一是不怕隱流倏忽來去的神兵突襲,二是幾乎沒有草木,連灌木叢都是稀稀拉拉的,令擅馭植物的許多妖物束手無策。

由鳩摩一系主導的前幾次進攻,就像浪濤拍打在礁石上,被瓦解得粉碎。隱流的妖兵雖然勇猛,但這個宗派已經數千年沒有戰事了,總要為自己的疏懶付出代價。

前線的消息傳回來的時候,寧小閑正在仙植園中種下第一株靈茶的幼苗。這東西一直被她視作搖錢樹,可是佔用息壤的靈力來種植,未免過於可惜了。現在她背靠隱流,又與汨羅達成了停斗協議,沒理由不將靈茶的經濟價值開發出來。眾丹師也在一旁觀看,嘖嘖稱奇道:「原來園長手裡還藏著這樣的好東西。」

年老成精的鶴長老當然更明白靈茶的出現意味著什麼。巴蛇山脈雖然盛產各類天材地寶,但這些東西都講究年份,即使有巴蛇生長之力的催發,要養大了賣錢也得有好長一段時間。而靈茶卻是經濟作物,成熟期短、效用高,普適度大,幾乎所有修仙者都有需求,這玩意兒的市場前景,簡直不要太驚人。

幾年前,他也隱隱聽說了南贍部洲南部有靈茶問世的消息,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隱流也一直不曾深入了解,只知道奉天府也介入了爭奪之中。現在看來,最後的贏家,卻是身邊這個看起來形單影隻的小藤妖。

仙植園只栽種金貴的植物,所以鶴長老已經著人到園子外頭另選高山,再開闢田地種植靈茶。有林衛出手,這墾荒的過程簡直快得驚人,只要一聲命下,樹木、灌木、林地,都紛紛讓道,只用了半個時辰左右,數百頃土地就讓了出來。

眾人正站在邊上瞧熱鬧,前線的戰報發了過來。妖軍頻頻失利的消息,立刻令每人心頭都壓上一塊大石。

神魔獄中,長天道:「你亦明白廣成宮為何往這裡增兵?」

「明白。大概是要借著李建明失蹤的消息為由,問責隱流,順便在這裡再挑起戰火。」她暗暗嘆了一口氣,「不是為了收走戰死的魂魄,就是為了給自己的分身報仇。看來,陰九幽的真身至少也混入了廣成宮的高層里去,不然若南宮掌門仍然健在,斷斷是作不出這個決策。」

「不錯。」長天道,「隱流也安逸了太久,幾萬年都不曾經歷過像樣的戰鬥。正好借著陰九幽的手,將他們好好磨鍊一番。這一次隱流和西北聯盟在紅雲台地的戰鬥,簡直要令人笑掉大牙。那裡算是什麼戰略要地了,有什麼攻打的必要?鳩摩手下這幾個蠢貨,居然只為了出口氣,就把大量兵員性命浪費在這裡,若換了在上古時期,那都要被拖下去問斬。」

她忍不住道:「吃了這麼多次敗仗,隱流可損失了兩千多名妖兵,你不心疼么?」

「之前的小打小鬧只不過助長隱流目中無人的氣焰罷了,這接下來的戰役,才是見真章的時候。」他淡淡道,「慈不掌兵。只要能夠真正將它重新打磨成三萬年前那支神兵,哪怕只剩十萬人,我都覺得很滿意。」

像是在印證他的話,在接下來的兩個月里,隱流都是敗多勝少。紅雲台地那一片戰場乎變成了絞肉機,兩方都投入了大量兵力絞殺個不停。最慘烈的一役,隱流付出了六千餘名妖兵的性命。不過隱流妖兵的單體戰力太強,西北聯盟也不好受,死傷者逾萬人。嚴格來說,兩邊都不曾討了好去,只是對隱流而言,被西北聯盟取走了這麼多部屬的性命,實在是奇恥大辱。

經過了這麼幾場戰鬥,隱流的弱點就暴露在有心人眼裡了,那就是妖怪們的戰鬥力雖然驚人,但是身上的法器實在太差!隱流經年累月封閉在巴蛇山脈中,而眾所周知,金氣重的地方長不出草木,而草木旺盛的地方又沒有富礦,所以這片山脈幾乎是不產出礦石的。隱流長久地沒有經歷戰事了,所以妖兵們連一套完整的護身妖甲都備不齊!

反觀西北聯盟的修士陣隊,一投入戰鬥,身上即是五光十色閃個不停,都是護身法器在生效。尤其是廣成宮和仙瑤宗的軍容,那護甲、那盾戒,那制工精良的武器……幾乎是從頭武裝到了P眼兒里,足以讓隱流妖兵口水流個不停。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人類的身體相對孱弱,仙派和妖宗之間又常常爆發爭鬥,所以仙派會給長年投入戰線之中的修士配備靈甲以保護肉身。只是這樣的裝備畢竟比較稀有,很難做到人手一套。

寧小閑直到此時還留在山中,而沒有依照與琅琊的十日約定,乃是因為塗盡和七仔,都被徵召到前線去了!而她作為丹師,有免上戰場的權利。何況她此時任仙植園園長,手裡有了一定權力,就連琅琊都不能再像原來那樣隨意對她下令。

長天說得沒錯,男人在戰場中果然成長得最快。經歷了戰火的洗禮,連七仔這樣小混混性格的妖怪,也彷彿是脫胎換骨一般地沉穩起來。若說他以往的性子還有些孤僻,如今雙眼中閃動的光芒,卻彷彿是暗室中縱橫的劍氣。女子對這樣的眼神最沒有抵抗力,所以每役後回來,青鸞都和他廝混得火熱。

而塗盡卻沒有多大變化。他吸收了陰九幽長達數萬年的記憶,這樣的陣仗不知道見過多少,眼神卻是越發幽冷了,用長天的話來說,塗盡和陰九幽,已經越來越相似。而他吞噬了端木彥的魂魄之後,修為已經進入大乘中期,離後期還有一小段距離。

到了這時,隱流在損失了超過一萬五千人的死傷之後,也吸取慘重教訓開始回撤了,而不在紅雲台地跟人玩陣地戰。琅琊命令所有人撤回巴蛇森林內,重新休整一番。西北聯盟待要追來,卻被林衛控制的森林狠狠教訓了一通,只深入了數百里就放棄了。

至此,戰局進入一個很微妙的境地,即有巴蛇山脈為後盾,西北聯盟無法攻入。卓爾秀記取了原先的教訓,絕不在森林門口與隱流過招,只是隔三差五就命人過來用神通喝罵一通,然後扭頭就跑。隱流中人卻也覺得難受得很,因為這幫傢伙一直在自己的門戶外頭逡巡著,像是聞到了血腥味兒的鯊魚。一向高傲的隱流,哪裡有過這等被人堵著打的憋屈經歷?西北聯盟一天不被血洗,這濃厚的恥辱感就一天天地累積起來。

這樣累積下去的結果,就是怨忿終於在內部爆發,對鳩摩的質疑之聲,一日高過一日。這其中雖不排除幕後黑手的推波助瀾,但她的決策屢屢失誤,卻早已是暴露在所有人眼中了。更糟糕的是,這幾次戰役基本都由鳩摩一系的妖將領兵,而琅琊基本是沉默著派人助陣,所以主要責任也是由她承擔。

對門主出言不遜,在戰時可以就地斬首。鳩摩命令手下全力鎮壓,抓了七、八十個抱怨得最厲害的當眾殺了,卻沒有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應,妖兵中的反抗情緒反而越鎮越厲害。到得最後,都有人暗地裡諷罵於她,巴不得她快些倒政。

「這個女人修為雖然不低,卻沒有馭下之才,她那幾個手下都未盡全力。」這是長天對鳩摩的點評,「如果我沒猜錯,琅琊現在或許和這幕後之人也達成了某種協議,才會在隱流對外戰鬥的時候拖她後腿。」

這裡便要說到隱流的特殊之處。除了遵從長天的吩咐實行雙首領制之外,其頭領的位置由挑戰而得,並非上一任首領指派。因此每一任首領基本都是隱流中武力最突出之人。鳩摩坐上這個位置,靠的卻不是她的修為,而是其體質中的獨特劇毒。

所以,現在許多妖眾看待鳩摩的眼神就尤為不善,巴不得有人跳出來,將她取而代之。

這一日深夜,鶴長老完成了手裡的工作,慢慢地往居所走去。前方打仗,巴蛇山脈腹地的後勤工作就堆積如山,新園長才剛剛上任不久,許多事情還是要倚重他這樣精明得力的老人。寧小閑已經很努力了,但在仙植園的工作仍顯稚嫩,遠不能和他這樣有著數百年豐富經驗的老鳥相比。

所以,多數細而繁雜的事情還是落到了他身上,最近這些天,他都要熬到月落星稀的時候才能回去。多虧他有道行在身,不像凡人老叟那般衰疲,否則哪裡吃得消?

鶴長老向來喜靜,他的庭院座落在半山腰上,附近幾乎沒有鄰居。和寧小閑一樣,院落里也不安置侍女,他喜歡凡事親力親為。不過這樣的後果,就是他每次回到居所,房子里都是靜悄悄地……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