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27章毫無來由的襲擊

第427章毫無來由的襲擊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12 09:52 | 本章字數:3341

鶴長老很享受這樣的靜謐,所以幾乎是剛踏入家門,就體會到與平時不同之處。

比如說,他原本在宅院中設置了結界,又比如說,他利用宅院內外的庭台水榭、通幽曲徑還設置了兩個陣法,那可絕不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措施。可是現在,似是都已經被人破去。

鶴長老面色沉了下來,身形如鶴飛入宅內,飄過迴廊、穿過小院,閃進了自己的房中,在床角某處一按,牆壁悄然裂開。

裡面是另一處小小的斗室,面積不過數丈,他站在外頭已經能將裡頭的事物一覽無餘。

哪怕有心理準備,他的眼角還是忍不住一抽,因為這個小間里稱不上空蕩,有床有幾、有桌有椅,以鶴長老的品位,這些東西的質量都當真不錯,可惜唯獨少了人,少了一個住在這裡少說超過了兩個月的人!

這個人現在對他來說很重要。以鶴長老的修養,驟然遇此變故,心中都是一片冰冷,忍不住怔忡起來。

他平時是個心細如髮的人,這裡又是他酣卧之處,按理說這兒的任何一處異常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可惜他此刻心如亂麻,於是就未注意到卧室的桌上有一隻小小的杯子,裡面的液體卻是暗黑的色澤。趁著他背對著桌子發獃的這會兒功夫,杯子里的黑色液體突然流動起來,順著杯沿作出了一個「滑」的動作,仿若靈蛇一般游到了桌面上,再順著桌角蜿蜒而下,伏進了桌下的陰影里。

鶴長老還是一動未動,既不轉身,也未挪步。

這團黑色液體似是往後縮了一縮,瞄準了鶴長老的頸部,突然往前一竄!這個動作若被人看到,包準會想起毒蛇發動攻擊之前,那盤踞隱忍,將發而未發的一瞬間!

它雖然沒有骨架,但這一躍卻是既快又輕,並且沒有帶起任何的破空之聲,讓人想起輕盈的跳蚤。更詭異的是,這團液體撲到一半的時候就飛速地化出了形狀,先是一個大腦袋,後是軀幹、四肢,最重要的是,還化出了他手中尖細而銳利的一支長劍。

這竟是一個小小的、不足三尺高的侏儒,頭大身體小,渾身都呈黑色,最奇特的乃是他的面部,沒有鼻子、沒有嘴、沒有眼睛——竟是什麼也沒有,平滑得如同一張白板,讓人一看就從心底淌出一股子涼氣。

對於人類來說,一張面孔長得再丑、再猙獰、再猥瑣,雖說是嚇人,但畢竟還是有五官的,看久了也就能慢慢習慣。然而這個黑色液體形成的人,那張面孔簡直是只會在最驚悚的噩夢裡出現。

他手裡的那一柄漆黑的劍,也細小得如同十歲小孩的玩具,長度絕對不會超過一尺。可是拿在這樣一個主人手裡,卻充滿了惡意和陰險,讓人聯想起一句話:「黃蜂尾上針、青蛇口中牙」,這東西扎進了皮膚之後,又會造成怎樣可怕的後果?

這個沒有臉的人當然知道,他已經用這一招完成過無數任務。拜其天賦所賜,這柄黑劍專破各種護身法器,在他出擊前,幾乎沒有人能用神識發現黑色液體的存在;而在他出手之後,又有許多人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命喪黃泉。

對著目前的這個目標,他也是竭盡了全力。

鶴長老突然轉過了頭。

人類的頭部,最多只能往左右兩側各轉九十度。然而鶴長老這一轉頭,卻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向,直接將腦袋轉到了後方,正對著偷襲者,瞬也不瞬地盯住它。

看著雖然嚇人,但鳥類的頸骨,靈活程度原本就非人類能比。

他活過的年歲悠久,知道應付這樣的襲殺,只要一閉眼就全都結束了,因此任這毒針似的細劍刺來,他臉上也未動容,而是快速抬起了手——

「當」地一聲脆響,無臉之人的毒針,被鶴長老不知何時執在手裡的一柄雁翎刀給輕輕格開了,這一記外盪看起來輕鬆寫意,像是仙鶴向外輕輕撩起了翅膀,卻將凌厲的攻勢化解於無形。這柄雁翎刀的刀身微弧,色澤偏黑,也不見金屬的光亮質感,乃是鶴長老用他的真身長喙煉成的本命法器。

他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有空轉過身驚訝道:「無面,怎會是你?!」

被稱為「無面」的無臉妖怪不答,撲上來繼續糾纏,劍尖始終不離鶴長老的要害。鶴長老皺著眉,和他鬥了多時,居然未落下風。若有其他禽妖在此,恐怕要驚掉了下巴——看起來一向老實巴交的鶴長老,居然身手如此矯健,和這刺客纏鬥了這麼久,居然還遊刃有餘。

鶴長老仍不死心,怒道:「可是鳩摩讓你來的?為何她要派你來對付我?!」

無面終於開了口,聲音低沉喑啞,像悶在面罩里:「你受死即可,我們辦事從不問原因!」

鶴長老怒極反笑:「好,好,你若有本事,就將我的性命拿走!」便這一會兒說話的功夫,兩人又電光石火般地互攻了近百次。鶴長老從未覺得,戰鬥是這麼憋屈的一件事。他身材高大近七尺,而無面的高度還不到他的大腿,在幾次突襲要害失利之後,這個戰鬥經驗豐富的刺客乾脆放棄原來的打算,改攻他的下盤。鶴長老頓時感覺到壓力大增——無論是誰,一個勁兒地俯身彎腰戰鬥,都會覺得很難受的。

鶴長老幾次三番往窗口的位置挪移,都被無面死命攔了下來。他很清楚,對手可是一隻老鶴,若是讓他趁機從窗戶逃了出去,誰還能在戶外逮住一隻飛翔在天的禽妖?更重要的是,身為鳩摩手中最出色的刺客之一,他的出手本身就是忌諱,若是鶴長老有命活到明天早晨,那麼整個隱流都要再一次為醜聞所震動,而鳩摩在宗派中的地位,也會更加搖搖欲墜。

他如何能讓主上陷入這樣被動的狀態?

而鶴長老卻覺得煩躁無倫。眼前這個侏儒手裡拿著的細劍,於他來說不啻於一根細針,可是他哪裡敢讓這根針蹭破自己一點油皮?身為隱流的核心之一,他可是知道,無面手中的黑劍上所喂的毒,正是來自於鳩摩的真身毒鳳凰!那樣可怕的劇毒,連鳩摩自己都沒有解藥。

然而無面的攻擊卻越發兇悍凌厲了。他的打法很簡單,便是以攻代守,一副以命搏命的方式,可是他本身修為極高,鶴長老更不想和他以命換命哪,所以突然向後一躍,隨後他原本站立的地方突然被蒼白色的火焰所籠罩。

他這後躍十分奇特,像是有人揪住他的領子突然往後一拉,鶴長老偌大的身子就像個牽線木偶一樣斜斜向後飛出。無面雖然寡言,此時卻也忍不住低呼一聲:「一心二用!」鶴長老在隱流里待了這麼多年,誰也不知道他居然有一心二用的本事,一邊和無面纏鬥,一邊安放了本命真火來偷襲他。單是這份心性,也真是相當可怕了。

鶴長老也是丹道大拿,他用來煉丹的神火不僅位階很高,並且操控入微。無面不慎踏前一步,就掉進了火焰的陷阱。若以五行相剋原理來說,強火克金,無面的真身乃是一種十分奇特的液態金屬,所以驟然遇到這種比凡火要強大千倍的本命真火,立刻像燃燒了許久的蠟燭一樣開始熔化,連那張沒有五官的臉,也開始滴墜黑色的液體。

鶴長老知道,若無意外,這場戰鬥應該是他勝了。然而無面的名氣在隱流的一個小小圈子裡亦是很大,這個奇特的生命是鳩摩的愛將,也不知道曾為她掃平了多少前途上的礙障,所以他還是謹慎地朝窗戶又靠近了一點兒。

今晚月華如水,格外明亮,可惜鶴長老回家的時候就已經是半夜了,此刻的月光晦暗不明,只有當他站近了窗口,月兒才能將他的影子長長地拖在地上。誰家影子不是從一出生開始就緊跟著主人?鶴長老此時若是察覺得出異樣就怪了。

所以,他也沒看到自己拖在地上的影子,詭異地抬起了兩隻手,一把扼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鶴長老口中快速念出了幾個音節,正要催動本命真火將無面燒毀,可是最後兩個音節卻卡在嗓子眼兒里,無論如何吐不出來了。這法訣自然胎死腹中,他反而被神通的反噬之力激得肺腑震蕩,一口老血從喉嚨里湧出來,然後他才發現,嘴巴也張不開了,只能任鮮血從嘴角一滴一滴淌了出來。

臨到此時,鶴長老如何不知道自己終究還是中了敵人的暗算?可是他至此都不清楚,對手用了什麼方法,能令他渾身一下子動彈不得。

沒有了他的法訣驅動,無面身上熊熊燃燒的真火很快就熄滅了。他液體狀的身體被燒得變了形,在地上熔成了一灘黑水。可是沒過多久,這灘黑水重新顫抖著流動起來,隨後向上拱起,重新化出了軀幹、腦袋和四肢,當然,還有那張標誌性的沒五官也沒有表情的面孔。

鶴長老額上青筋突突直跳,瞳孔收縮。無面看在眼裡,似是明白了他心裡的想法,嘎聲道:「你猜得沒錯,真火根本不是我的剋星,那只是鳩摩大人故意放出來的說法。」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