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33章戰局的轉機

第433章戰局的轉機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15 10:11 | 本章字數:3277

----水雲話匣子---

10月18日-20日,連續3天每日三更求粉紅票!

-------------------

從這一點上來說,這老貨的動機很不純良,大概許久之前就有篡位自許的念頭了。最重要的是,鳩摩安給他的謠言並沒有實質性的證據,這位女門主也是囂張慣了,忘了謠言這種東西如果找不出人證物證來支撐的話,也只不過是蒼白無力的文字遊戲而已,和鶴長老放出來的有理有據的大規模殺傷性指責不可同日而語。

到了這步田地,鳩摩也不敢再派人行刺鶴長老和李建明了。開玩笑,有多少人的眼睛盯著,別說她派人下黑手了,現在這兩位老兄就是意外遭受了人身傷害,大伙兒都會把這筆賬算到她頭上。

其實,如果讓寧小閑與她易地而處,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顧任何人的非議,先將鶴長老殺了再說,以免夜長夢多。民心這樣東西,完全可以事後慢慢彌補嘛。

況且,看樣子老天也不願意幫著鳩摩。隱流兩大高層打口水仗打得不亦樂乎的時候,西北聯軍又發動了攻擊,這一回他們的舉動真正惹毛了隱流。

西北聯軍這一回的武器是火。巴蛇森林其實是不怕火的。別說有隱流的手段維繫,就是普通森林也有自己的御火機制,否則秋冬季一把野火燒起來,難道數十萬頃森林就會付之一炬?這事情在歷史上可從未發生過。巴蛇森林是隱流的老巢,類似於敵人採用火攻戰術這種事情,更是被推演了無數遍,做足了防禦機制。巴蛇森林疆域雖然廣袤,但幾乎是每時每刻都有無數林衛在森林邊緣巡邏,以林木為自己的耳目,將這片森林變成人類禁區。

不過卓爾秀還是想出了對付巴蛇森林的辦法,呃,局部的。聽到這消息時,寧小閑正在吃午飯。

「什麼,這世界上真有芭蕉扇?!」她驚得雞腿都掉在茶几上。姐雖然往西走,但這特么不是西遊記好么?!長天不滿地敲了敲桌子:「大姑娘家,矜持些好么?」

「什麼是芭蕉扇?」剛下戰場的七仔和青鸞結伴而來,一身白羽被炙得灰黑,還燒壞了好幾根翎毛。青鸞的面色也很難看。

經過青鸞解說,寧小閑才明白,卓爾秀拿出來的法器不是西遊記里那柄神通廣大的芭蕉扇,而喚作神風扇。通常來說,一名修仙者的本命真火數量極有限,除了丹師能夠馭出更多的真火之外,修仙者能放出來對敵的本命真火一般不會對同等境界的人或妖造成太大困擾,這也使得本命真火的用途多半是煉丹、煉器、刑訊而非對敵,拿來放火燒林這種事更是不要妄想了。只有如青鸞這樣天生有御火神通的妖怪,才能燒毀部分森林。

而巴蛇森林根本不畏普通的火燒。

神風扇只是一柄地階下品的法器,其作風只有一項:喝令火借風勢。這其中的「火」,也包括了真火。直白地說,令修仙者在林中縱火,然後拿出這扇子使命地扇,就能卷出巨風,幫助火勢不斷擴大。不過卓爾秀不知道從哪裡弄來這把扇子,品階雖不高,但對上森林來說,效用卻是非凡。

當然,巴蛇森林太過廣袤,裡面還安排了其他神通機關,神風扇就是扇到損破也不可能將這座橫跨了數個大州的森林全部燒光。卓爾秀的動作,其實就是往隱流臉上摑耳光了。原本在森林裡龜縮不出,還能自我解嘲說是不與西北聯軍一般見識,如今人家都欺上門來放火燒山了,再沒動作那可就要被世人笑掉大牙。

歷來傲慢的隱流,怎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鳩摩又發兵,和西北聯軍狠狠幹了幾架。不過後者也很狡猾,一見隱流出山,立刻縮回紅雲台地數千里之外,一待隱流回山,立刻又上前騷擾,深得「敵進我退,敵疲我擾」的要義。這樣反覆幾次,鳩摩也不得不發兵追了過去,否則再折騰幾次,士氣都要被耗乾淨了。可想而知,戰鬥的結果對隱流來說,不怎麼美妙。

幸好,一直磨蹭不作為的琅琊,這回也接應了她一次。所以隱流這一仗敗得不算太難看。到了這個時候,明眼人也已經看出鳩摩的團隊實在沒有什麼軍事才能,所以先前因為停戰而一度中止的抱怨情緒再次開始蔓延,並且愈演愈烈。

迫於壓力,鳩摩也不得不找來李建明,要求他返回宗派澄清事實,令廣成宮退兵。可是她的親衛在護送,或者說押解李建明的過程中,把人弄丟了!眾目睽睽之下,李建明從鶴長老的保護下走了出來,然後跟著鳩摩的親衛前往林中宮殿時莫名失蹤,這該讓隱流中人如何發散性思維呢?畢竟這裡可是隱流,除了巴蛇翻身這種不可抗拒的力量之外,還沒有什麼是不能被掌控在手裡的。而一個大活人轉眼間在隱流腹地消失不見,這絕對需要能夠說服大眾的理由。

鳩摩手裡,並沒有這樣的理由。所以大伙兒自行腦補,李建明或許是被人暗中作掉了?

當然,這事兒是鶴長老來央求寧小閑辦的,天下也許只有她能利用神魔獄使李建明在隱流之中人間蒸發。再說她也不想將李建明交還給廣成宮——他這一去就是羊入虎口、魚入鯊穴,不可能再活著回來了。

這消息傳出去,鳩摩的威望掉到了谷底,於是鶴長老知道,自己苦等多時的機會終於到來。

他以長老的身份,向琅琊提出了領兵的要求。依照隱流的規矩,長老是沒有領兵的權力,不過琅琊這回居然同意了,劃撥給他七千人馬,並且這七千人都是實實在在的精兵,沒有摻半點水分。

嗅覺靈敏的人,這時便察覺出了鶴長老和琅琊之間隱隱存在某種聯繫了。最早了解到這種關係的,自然是寧小閑和長天。她當時問鶴長老:「你是如何說動琅琊幫你對付鳩摩的?」若是於己無益,哪怕琅琊對鳩摩沒好感,也不可能伸手相助鶴長老。

「我爬上門主寶座後,會將如今由鳩摩掌管的薔薇堂和兼濟堂讓給他。」鶴長老笑眯眯道,一副老奸巨滑。

她聽完也不得不佩服這老傢伙的算盤打得賊精。薔薇堂專管暗殺,兼濟堂則是兵馬調度的中樞,這兩個堂若割給了琅琊,後者勢力大增,又怎麼會不答應?至於鶴長老,他慷他人之慨的時候並不心疼,而他掌權的時候更不會——只要長天大人脫困而出,這整個隱流都要收回股掌之中,還能少得了這兩個堂口么?

根據寧小閑給出的建議,鶴長老攥著七千人馬居然兵分三路,分頭去襲擊西北聯軍中的三個小型仙派的駐地。對方不防隱流突然轉變了行事風格,所以鶴長老的隊伍勢如破竹地突入,打了人家一個措手不及。

這一次行動,可就讓西北聯軍炸鍋了。誰也不想前方打仗的時候,後方大本營起火啊。不可否認隱流的行軍速度比起西北聯軍要快出好幾倍,現在切換回一開始的閃電游擊戰術,西北聯軍又要頭疼了。至於他們在巴蛇森林的挑釁行為,隱流並未派出妖兵,而是採用了另一種戰鬥方式:但凡有人來燒毀山林,林衛就會臨時點化樹木,變為熊熊燃燒的大火球撲向始作俑者。依靠強大的生長之力,被燒壞的林地,只需要一年時間就能修補如初,因此隱流並不擔憂。

隱流的戰鬥至此重新遇到了轉機。接到前線消息的時候,鳩摩狠狠地將座邊的龍紋香爐一扔,砸在面前跪伏的堂主頭上,豐滿的胸膛起伏不停:「廢物!打了兩個月,連四場勝利都沒撈著。鶴老頭一帶兵,怎麼就前線大捷了?我養你們何用!」

這個倒霉蛋不敢運妖力抵擋,香爐砸上去,咣當一聲脆響。他沉默地等到鳩摩發完了火,重新坐了下來,這才道:「鶴長老手下新收了幾員妖將,是從奉天府大公子手下逃跑過來的,原來都曾經上過北方前線,和北方的宗派作戰過……」

鳩摩冷笑道:「你們倒是能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我手下怎就沒有這樣的人才?」

這人不敢多說,過了一會兒才道:「您要我們查的事兒已經有了眉目。鶴長老這些年來拉攏人心,薔薇堂、荊棘堂、清鳴堂內都有他的人了。長老席裡面,和他走得近的長老也有五個之多。」

鳩摩面上變色道:「這麼多人?」面上怒色收斂,想了想道,「將人頭都認好。這場仗一打完,須先下手為強。」

===

戰局又僵持了半個多月。隱流堅持將這樣的小股游擊戰術進行到底,西北聯軍的大部隊在外頭,宗派里就較空虛,每每被隱流逮個正著;而若是他們喚回在外駐守的修士軍團,西北聯軍駐紮紅雲台地的人數一下子銳減,隱流就派出大部隊迎頭痛擊。

幾次三番這樣過招,雙方都覺得很累。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