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37章一枚XX引發的血案

第437章一枚XX引發的血案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17 11:59 | 本章字數:3314

眾人還未進入隱流駐地,就有一隻鷂子自巴蛇森林裡飛了出來,停在眾人面前,隨後口吐人言:「鶴長老,你外出時宗內發生變故,鳩摩手下逮走了二十來個兄弟。」

鶴長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寧小閑也呆怔了一下,傳音道:「不能吧?誰來告訴我,那女人並不是真的這麼二!」鶴長老代表整個隱流出去和西北聯盟談判的時候,鳩摩居然在宗派內動他的人,這簡直就是要激起嘩變的節奏啊。相比其他妖宗,隱流的確唯首領是瞻,但那是在通常情況下。這裡的妖怪以悍勇血性著稱,鳩摩自西北開戰以來的表現,很難能夠服眾,如今再行此事,恐怕是自刨牆根。

在她印象里,鳩摩器量小些、性情差些,不是個合格的指揮者,卻絕對不蠢啊。

七仔不明所以,長天則沉默著沒有吱聲,這樣的沉默,讓她頓感毛骨悚然,像是有一股看不見的寒氣,從神魔獄中釋放出來。

鶴長老卻是喜不自勝。這段時間以來他的手下指揮戰役屢見勝績,加上這一回談判成功,他在隱流當中的聲望即會更盛。此消彼長,他企盼多年的時機已經成熟,正愁沒有理由和鳩摩發生正面衝突,這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過來。

細問之下,才知道這居然是個偶然事件點燃了導火索。

今天早晨,鳩摩手下的清鳴堂里,有個小妖到仙植園來領取本月的用度。在戰時,丹藥是緊俏的大項,按例每個妖怪每月能領一枚行功丸,這種藥丸能夠幫助妖怪吸納月華時氣機更加流暢,效率更高。雖然不是什麼昂貴藥物,但偏巧輪到他的時候,負責發放的丹師就告訴他:發完了。

這時有個熊妖走到他邊上,也要領這行功丸,結果丹師從柜子里取出一隻錦囊交給他,聞這氣味,正是小妖極熟悉的藥丸。正巧他和這隻熊妖不僅認得,平時還有些過節。隱流的制度,決定了這個宗派的妖眾之間矛盾糾葛甚多。

在自己的對頭面前丟臉,小妖當即就不幹了:「我先來的,憑什麼他後到的能領到藥丸,我就不能?」

仙植園的多數丹師都是鶴長老手下,這名丹師也不例外,知曉他是鳩摩手下的妖兵,於是瞅他一眼陰陽怪氣道:「人家這些天與西北聯軍作戰。宗內有規定,戰時一切物資向兵士傾斜,敞開供給。」這熊妖隸屬於琅琊劃撥給鶴長老的妖兵團,這些天春風得意,不知道受到多少宗內羨慕的眼光。

小妖怒道:「這兩個月,我亦隨軍行動,怎就不能領?」

還不等丹師開口,熊妖已經朝地上啐了一口道:「你們那叫打仗?叫作出去丟臉還差不多。」

新仇舊恨一起來,這一句話就引爆了火藥桶。小妖當即一蹦三尺高,一拳照著熊妖眼眶直去。他的力量並不甚強壯,但脾氣卻不小。熊妖如何能吃了這個虧?當即獰笑著要動手,丹師冷冷道:「要打就出去打,別在這兒。」

在仙植園範圍內私自鬥毆,不問對錯一律要處死。這丹師說得難聽,實則是在幫這熊妖,否則他就是贏了,後面也免不了一死。

兩隻紅了眼的妖怪在空地上打架,引來眾多唯恐天下不亂的圍觀者。按理說這一幕每天都要在隱流上演不知道多少場,可問題是這兩隻妖怪對罵時所說出來的話,相當於指名道姓帶著鳩摩和鶴長老罵個不停,所以當熊妖最終將這小妖給打得筋斷骨碎而亡的時候,荊棘堂也以「妄議主上」的名義將他逮了回去。

這一下,許多人就不幹了。和西北聯軍開戰到現在,隱流內部支持鶴長老的呼聲越來越高,在有心人的推動下,還有不少妖宗私底下紛紛計較隱流該換個門主了。熊妖被荊棘堂帶走,鶴長老的部屬們就夾在妖眾當中,開始向荊棘堂發難,詰問為何普通鬥毆死傷自負,而熊妖不過殺個小妖就要被鎯鐺入獄。

有挺老鶴這一派的,自然也就有聲援鳩摩的,當下兩伙人唁唁相對,很快到了劍拔弩張的態勢。也不知道誰先動的手,反正仙植園外隨後引發了一場大混戰,參與鬥毆者超過了三百多人。

這事兒隨後就上報到兩位門主那裡去了。琅琊今日不在府內,而鳩摩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躲在自己的庭院里沒有出現。兩位門主都沒有作出指示,底下的人只好自行其是。

荊棘堂和清鳴堂的成員趕到現場的時候,挺鶴派的聲勢更大,所以能夠站立到最後的人也就更多。看這局面,明顯是他們贏了,荊棘堂二話不說,將帶頭打得最狠的幾個傢伙給上了鎖力枷,要拖回堂內大牢關押起來。這倒不是說他們心存偏袒,而是鳩摩派的傢伙們多半倒在地上,要待治好了傷才能再行細問。

然而這種作法頓時給人執法不公的印象。憑什麼被帶走的,都是支持鶴長老的人?短短几個時辰之內,整個隱流腹地都像颳起了一陣輿論風暴,更有衝動的妖眾攔在荊棘堂的執法衛面前,不讓他們通行。

隨後?隨後就見了血。在荊棘堂這等暴力機構面前,尋常妖眾的戰鬥力還是不夠看的,然而他們執法愈粗暴,妖眾的反彈情緒就愈高昂。好不容易將手上的囚徒扔進大牢,就有人登門問責了。這一回荊棘堂也不得不重視起來,因為來者是最近這一個月來的常勝兵團校尉赤必虎,也是鶴長老的得力幹將。

軍隊行事,向來雷厲風行,加上赤必虎是鶴長老心腹,深知他的心意,恨不得將這事再鬧大些,於是態度強硬地要求荊棘堂放人。一個執法機構若是被人鬧上門來就要自拆檯面,乖乖聽命放人,那從此就是威信掃地,哪怕這回點子有些扎手,所以荊棘堂也是梗著脖子、憋著一口火氣:「不放!」

赤必虎正等著這句話呢,聞言大手一揮,常勝兵團抬腿就上來堵門。他們並不圍堵整個荊棘堂,也不限制別人進出,就是杵在門口充當門神、站著不走了。這裡是隱流腹地,每日辦事經過這裡的妖眾不知凡幾,大家都目瞪口呆地望著這奇景,然後四處打聽發生了什麼事。

巴蛇森林幅員遼闊,這幾個時辰內發生的事情怎能在短時間內傳遍隱流?所以多數人還是見著這一幕驚訝得不行,找人一問才知道平靜的生活中居然平添了這許多八卦談資……

待到鳩摩從庭院里姍姍而出時,事態已經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她問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知道自己這一回不僅無辜而且不理虧,可是群情激憤的情況下,她若是讓荊棘堂秉公執法,恐怕就要引發嘩變了;但是若當場放人,那自己此番威信掃地。並且這事兒還拖不得,不能等遠方談判結束後再讓鶴長老回來找她磋談,否則就是變相承認了鶴長老在宗內的地位不低於她!

她召集了一干手下商議半天,也沒有什麼好辦法,最後鳩摩作出了決定,以「勸誡」為名,將那二十餘名暴*分子繼續留在荊棘堂中,對外宣稱這幫人不是被關押,而是因為目無主上、妨礙執法等理由,須接受荊棘堂的訓誡滿三十六個時辰,之後就會被放出。

同一件事,被冠以不同的名義,就會產生不同的後果。鳩摩找了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出來,就連赤必虎也說不出什麼來。門主要訓誡門徒,放在一般仙派妖宗來說都是再正常不過之事,有什麼阻攔的理由?

眼看此事處理得當,就要這麼過去,鳩摩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的時候,風波再起。

關在荊棘堂里的肇事熊妖,突然暴斃!

並且這個消息也在第一時間傳了出來,幾乎鳩摩接訊的同時,荊棘堂外許多妖眾也聽到了這個風聲。剛剛平息的爭端,又像火上加了把油,轟然一聲炸開。

據說鳩摩當時面上泛白,胸口起伏個不停,一道勁氣打出砸爛了議事廳的大門,這才咬牙下令徹查。她並不笨,第一時間猜出了荊棘堂里必有鶴長老的內應,在牢里弄死了熊妖,又把消息傳了出去——你不是只「勸誡」么?為什麼牢里會死人?光這一點,就能將她苦心營造出的名目,毀得一乾二淨。

最重要的是,她沒時間了,鶴長老隨時都會回來。然而此時放出牢里的人也已經晚了,只會讓妖眾看待她的眼神更加輕蔑。

就在這時,因為議和進行得很順利,鶴長老一行回返了。

「你是說,這事兒發生過後,鳩摩關在自己的庭院里沒有出來?」鶴長老敏感地抓住了重點。

鷂子道:「正是!聽說陳情的人去找了兩次,都被她的侍女轟了出來,說主上不適,晚些再行通報。」

「不適?」鶴長老笑得老臉如菊|花舒展,「她當然會不適了……想必當時她還以為只是普通的尋釁鬧事。這受傷的時機,來得也真討巧啊!」

這又是好幾個意外撞在一塊兒的結果,也是鶴長老最想看到的結果。對他來說,最終一戰,已經到來。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