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60章他鄉遇故交

第460章他鄉遇故交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27 08:59 | 本章字數:3359

他扇了兩下翅膀,居然沒能掙脫出來,倒將這禁錮掙得鬆動了。這時劫匪中有人突然自腰間取出一隻酒葫蘆灌了一大口,然後對準七仔噴了出去。酒液變成了酒霧揮灑而出,沾濕了七仔的羽毛時,他突然發現自己能動了。

「天降甘霖。」長天開口念出了這神通的名字。這手神通要練成十分不易,但施展出來,卻可以解除身上大部分的負面狀態,如滯、暈、遲、凝等等。

寧小閑卻覺得那人的葫蘆,似曾相識。「在哪見過?」

天空不是她的主場,她沒有追上去。可是就這麼一遲滯的功夫,這艘特製的玉舟也已經飛遠,光七仔一個人,即使能追上又有何用?所以長天沉聲將他喚了回來。

慶忌身上的血沸特效,在遠開獠牙太遠之後會很快消失,但傷口要持續數日才會不再流血,繼而結痂、痊癒。慶忌臨去前最後望了她一眼,眸中閃動著奇特的光芒。那種眼神,她看不懂。

「死變態,流淌七天吧,讓你好好享受女人來大姨媽的滋味!」她在心底暗暗詛咒。

此時正好有人來到她身邊,笑吟吟地喊了一聲:「寧小閑!」

……她現在這麼有名氣了么?走到哪裡都有人認識啊!

寧小閑轉過身去,眼前站著一個黑衣人,身材婀娜,顯然是個女子。她身後之人雙手環腰,個子很高、寬肩削腰,看起來有幾分蕭索,應該是男人——廢話,女人長這身板兒嫁得出去么?更別說他腰間還掛著那個眼熟的葫蘆。

「你是?」她最近閱人無數,光憑聲音實在認不出來。

「臭丫頭,你的日子過得舒坦啊,連我都不認得了!」這女人多說幾字,就泄露出沙啞性感的底音。

寧小閑雙眼一亮:「是你!」只覺得一股喜悅油然而生,忍不住張開雙臂撲了上去,將她緊緊抱住。

人生四大樂事,她好歹碰上一條了——他鄉遇故知。

女子背後那人臂膀一動,旋又壓了下去。

女子也伸臂抱住了她,好一會兒才鬆開,取下自己面巾道:「你怎麼會在這裡?」這句話也是寧小閑想問的。她上下看了看寧小閑,又補問一句,「還有了這麼一身厲害的神通?」她有一雙貓兒般碧綠深邃的眼睛,五官若浮雕般深刻,嘴唇微顯豐厚,笑起來尤為性感。

這正是寧小閑的老熟人,許久不見的朝雲宗胡火兒。長天突然道:「這女子進步倒快,已經進入了化神中期。」

「等會兒再說。」寧小閑向她身後探頭探腦,這個身形看起來有幾分熟悉的男人莫非是……「你好眼熟呢,你是我猜測的那個傢伙么?」

高個黑衣人眼裡儲滿笑意,也揭開了自己的面巾,露出一張隨性不羈的面孔,一雙黑逡逡如深潭的眼睛。這是她的另一個熟人,曾經贈給她救命玉玦的澹臺翊。說起來,他還有恩於她呢。

「寧小閑,好久不見。」他的聲音,還是帶著兩分淡淡的滄桑。

澹臺翊不是一直躲著胡火兒么,現在怎麼會堂而皇之地站在一起,莫非是?她轉了轉眼珠子,正想回話,身後卻傳來了第二個喚她的聲音:「寧小閑!」這聲音卻是聽熟了的。

這世界明明比地球要大上十倍不止,為何她總能遇到這些認識的傢伙?她撇了撇嘴,轉頭道:「傅首領,好久不見啊。」

不須來人解下面巾,她就知道這傢伙是傅雲長。結果這傢伙接下來直指她的痛處:「你方才怎地和慶忌站在一起,被他所制了?」他眼尖,混戰中一眼瞄到慶忌將她攔腰抱下馬車的情形,只是那時青甲衛護得嚴實,他湊不近跟前去。

這傢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寧小閑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突然感覺耳朵和脖子上似乎又出現了那種被舐過的粘膩感,不禁打了個冷顫。

「我說,這兒不是適合說話的地方吧?咱先轉移了陣地行不?」這四下里一片狼藉,橫七豎八地躺著幾十具屍首,裡面還有十幾具是肢體殘缺不全的,空氣中瀰漫著深厚的血腥氣,實在不是一個適合閑聊的場所啊。

眼見幾人開聲,剛剛從屍首上扒拉完財物的劫匪們靠了上來,有些人還在微微喘著氣,顯然殺戮的興奮感還沒有過去。相比之下,隱衛們就鎮定得多了,他們悄無聲息地走到寧小閑身後,靜若磐石。這份殺人如無物的風範,令場中其他人反覆打量了他們好幾眼。

傅雲長的面色最是奇異,因為他已經認出這些目光冰冷的傢伙,身上具有的隱流妖怪的獨特氣質,心中不禁一凜:這女子,居然在隱流那等古怪地方也混得風生水起。

一名隱衛上前一步,手裡提著一個人道:「寧大人,這人如何處理?」

被他提在手裡的傢伙正是擷艷使鍾離皓。慶忌自己離開時都狼狽萬分,青甲衛哪裡還顧得上他?此刻他也知道大勢已去,正垂頭喪氣地站在眾人面前,不敢吭聲,再無這兩日來的頤指氣使。

若按寧小閑原來的計劃,是要一刀殺了這傢伙,然後扔進神魔獄裡當肥料。畢竟他修為太低,佔用一間牢房都嫌浪費。她撫了撫下巴,還沒開聲,胡火兒已經道:「小閑,這傢伙能交給我們處置么?我們和他還有一筆賬要算。」

她既開了口,寧小閑哪有不允之理?當下劫匪就將鍾離皓提了過去,順便將使女們都從青銅大車裡帶了出來,清點人數。

方才這一場戰鬥雖然激烈,但使女們都縮在青銅大車裡沒有動彈,倒是毫髮未傷,只有兩、三人藉機逃走了,所以車隊里還剩下三十來名瑟瑟發抖的美麗少女。她們從車上走出來後,看到場中如修羅地獄一般屍身橫斜的可怖場景,有些兒膽氣的還驚得面無人色,多數人扶著身邊的樹木吐得不可收拾,或者直接就暈了過去。

呼連敏敏走下來後也是駭得面無人色,但此刻卻比其他女子顯得堅強,只是嬌軀搖搖欲墜罷了。

再漂亮的人兒,吐出來的東西一樣有酸腐味道,飄飄蕩蕩地給整片戰場染上了第二種可怕的氣味。寧小閑苦笑了一聲道:「這裡是真呆不下去了。傅首領、火兒姐,你們先把大家帶走吧,指個方向給我。我將這裡收拾善後,即去找你們匯合。」

殺人容易,打掃戰場這種事卻麻煩得要死,她自然自告奮勇,當然沒人會跟她搶這差事。何況剛才劫匪們也將屍首上的值錢東西,比如青甲衛的一身青甲扒拉下來,洗劫個乾淨。所以劫匪們倒是很痛快地將使女們重新送上馬車,驅著大車飛一樣地往前疾馳。

寧小閑留在原地,直到他們的背影消失不見了,這才回頭吩咐隱衛:「動手。」

她不需要讓大家挖坑埋屍,也不需要毀屍滅跡,息壤能夠吞噬一切。當下隱衛紛紛動手,將所有屍體都堆到她面前,由她收進了神魔獄。

隱衛們下手狠辣,他們不需要戰俘,所以現場沒有傷者。

「有道是塵歸塵,土歸土。兄弟們,既然只剩臭皮囊一具,與其爛在地里,不如便宜息壤吧。」她暗暗禱告兩句,所以一刻鐘之後,現場只余滿地鮮血,屍首卻是一具也不見了。無論是采艷團的護衛還是青甲軍的妖怪,息壤都是來者不拒的。

她卻不擔心鳴水宗回頭去找呼連部落的麻煩,因為采艷團離開部落之後,鍾離皓每隔半天都要往宗里發個訊息。鳴水宗就算髮現這支團隊全軍覆沒了,也只會以為又像過去那樣半道兒遇上了劫匪,卻不知道其間發生過多少曲折之事。

此間事畢,她喚上隱衛離開,可是走到半路上,長天突然道:「遇上一件趣事兒,你先進來。」

她依言進了神魔獄,卻是這裡出了件希罕事——要扔進息壤的眾多屍體里,突然有一具乍屍了。

這傢伙居然詐死,並且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瞞過了隱衛的感知,本想著被埋了或者等這幫殺人魔王走掉以後再爬起來溜走,哪知道這幫人卻將屍體帶入了一個奇異的空間裡面。他偷偷睜開眼看的時候,眼前一片芳菲滿園,赤橙紅綠紫,只在夢裡見過的奇花異草隨著微風輕輕搖擺,長勢極旺盛,引來蜂蝶飛舞,好幾棵成了精的人蔘和雪芝娃娃在草藥地里瘋跑。

豐美的田園旁邊,靜靜佇立著兩棟小木屋,屋前的迴廊上有一具精緻的搖椅,還釘著一架鞦韆,風起的時候,它會在檐下風鈴的響動中微擺。

這本該是夢幻般的田園景象,可是這人只覺得兩股戰戰、小腹一緊,幾乎要嚇得尿出來。原因很簡單——他剛剛才看清,面前的這片土壤居然呈現透明的深紫色,並且,會動。

被扔進來的屍體堆在土壤上,他運氣好,被疊在上面了,於是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P股底下的幾具屍體,無聲無息地被蠕動的泥土包了進去,然後……然後就不見了。

一具、兩具、三具……無論是人還是妖怪,這些屍首都在瞬間被分解得渣也不剩下。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