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63章冤孽啊

第463章冤孽啊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28 10:47 | 本章字數:3301

「呼連部落誕下的女嬰,雙胞胎的機率的確很高。」胡火兒道,「如果單是這樣也就罷了,畢竟人類女子的壽命不長,青春更短,不過十年左右,就是長得再美貌,那些男人也要考慮花大價錢買回去值不值得。畢竟女妖的容貌能夠持續更長時間。」

寧小閑點了點頭。這世上女子修仙,比男人更多了一個強大無比的動機:希望借著境界的提升,令自己青春常駐、容顏不老。

胡火兒苦笑道:「可是呼連部落卻有一樣要命的特質。族中流傳下來一個傳說:呼連家的先祖,在很早以前也是修仙界的大能,曾親手斬落過一隻作惡四方的大妖怪,然而一時失察。對方臨死前,將全部精血神魂都凝成了詛咒,施加在呼連家的先祖身上。」

「這個詛咒的內容,便是要呼連家世世代代的女子,都擁有美麗的外表,並且芳華長駐,能享有長達四十年的青春美貌!」

詛咒?讓女人不僅美貌,而且容顏不老?寧小閑呆住了,若說這是詛咒,那麼華夏會有多少女人哭著喊著想要?若有這項詛咒傍身,何必去打什麼玻尿酸針、做什麼緊膚理療、抹什麼原液精華霜來對抗衰老?

胡火兒看她面色已知她心中所想,伸出水蔥般的手指點了點她腦袋道:「你想想,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來說,這真是好事?」

寧小閑低眉想了想,明白了,也嘆了口氣。

是呵,往深了去想,這的確是惡毒至極的詛咒。這片大陸上強者為尊,強者也擁有一切,像呼連部落的女子這般美貌,這般異稟,哪有男子會不動心?呼連部落起先也繁盛過幾代,後來族中又有許多女子嫁與強者為妻,換得了對家族的蔭庇。

可惜時光能夠湮滅一切。好景不長,南贍部洲戰亂頻至,那些強者紛紛殞落之後,呼連家族失去了保護傘,而它盛產美女的名氣,卻已經廣為流傳了,無數狼一樣的目光投射過來。這種情況下,呼連家族還能有什麼好下場?

它原本在南贍部洲繁衍生息,結果被迫背井離鄉,往人煙稀少的西部遷徒,結果最後還是逃不過捕奴團的掌心,一代又一代雙胞胎被捕去,馴為艷奴,送到強者手中,而這一次是作為貨品的身份。時至今日,這個家族的雙胞胎美女在各大發賣會上,仍然是很搶手的拍品。在「呼連部族盛產雙胞胎美女」的名聲背後,掩藏著一個家族的血淚史。

這樣看來,那隻妖怪臨死前發出的詛咒,果然是惡毒的,它令呼連家的女兒世代為娼為奴。這也是南贍部洲上,許多弱小者命運的縮影。

空有美貌,卻沒有與之相匹配的武力,只能招致更深沉的不幸。

聽到這裡,寧小閑也忍不住嘆息一聲,為這些千姿百媚的女子下場而難過。

只聽胡火兒接著道:「他們要將我丟上車的時候,正好澹臺和他的師妹執行師門任務路過這裡,見到地面上發生殺人搶劫的兇案,四處血跡斑斑,於是降下來察看情況。結果,你也猜到了,他們將這些兇手都殺了,把我和其他女孩子救了出來。」

她陷入回憶中,嘴角噙著溫柔的笑:「當時的澹臺翊可沒有現在這樣不修邊幅。那一日,他青玉環束髮,穿一身淡青色的勁裝,是個英挺俊秀的少年郎。他筆直地站在我前方,擋住那幫兇手的視線。殺人之前,他先將我放到了一邊,又令我閉上眼,囑我不要看。我便知道,他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我的確緊緊閉著眼,不看也不吱聲,直到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胡火兒慢慢道,「那時,他劍上還染著血,可是他的眼睛很亮,還含著笑意,風兒吹動他的長髮。我……我那時就喜歡上了他。可惜他已經有心上人了,就是與他共同浴血奮戰的師妹。他們站在一起,形同一雙璧人。」

「後來,我被測出是罕見的雷靈根體質。清虛門沒有相應的功法,澹臺翊就帶我去了朝雲宗。我運氣很好,師傅當年一見到我,就將我收為關門弟子。澹臺隨後就和師妹離開了,我心裡挂念著他,卻也知道惟有修成神通,我和他的距離才有可能拉近,所以練起功來格外刻苦。」

寧小閑咬唇不語。胡火兒當時的心態,她最能理解,因為她自己這樣發奮修行,不也是為了縮小鴻溝,以期有朝一日能夠站在心愛的男子身邊么?

「就這樣過去了十年時間,我躲在深山裡苦修,連他一面都不曾再見,澹臺的影子在我心裡卻越來越清晰。那時我就知道,這輩子我也不可能將他從我心底趕跑啦。可是他有愛人了,同樣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麼有臉去橫刀奪她所愛?」

「又過了幾年。有一日,師傅突然告訴我,澹臺的師妹,他的青梅竹馬,在一次外出執行任務時,死去了。那一刻……那一刻,我只有兩分難過,替他難過,剩下的八分,卻是想要放聲大笑的狂喜!我想,老天垂憐,我終於有了機會。」

「可是後來再見到澹臺的時候,他已經完全變了一副模樣,日日酗酒、放浪形骸,再也不是我心目中那個英氣勃勃的少年了,就連聽到我自報姓名,也沒有想起來我是誰。可他是澹臺翊啊,無論他變成了什麼樣子,我都喜歡。」

「他俊俏的時候,很好,我很喜歡;他落魄的模樣,我瞅在眼裡,也……也心疼得很。只要能陪在他身邊,我怎樣都覺得開心。」胡火兒臉上透出紅暈,然後又慢慢轉白,「可惜,我想盡了一切辦法去親近他,向他表明心跡,但任何努力都是徒勞的。他始終是連正眼都,都不願瞧我一下。被我纏得煩了,就四處躲藏,像你在茶城看到的那樣。」

她突然抱住了寧小閑,大哭道:「從頭到尾,他心裡都放不下那個死掉的師妹,就是不願意喜歡我!閑妹妹,我當真無計可施了,你教教我要怎麼辦才好?」

她心頭積鬱已久,這一路上好不容易逮到個人來傾訴,然而越哭心頭就越是疼痛,順勢便趴在寧小閑肩頭,嚶嚶難以自已。寧小閑覺出她環抱著自己使出的力量大得嚇人,換了呼連敏敏被她抱住,恐怕腰肢都被她折斷了。堂堂化神期修士,卻連最基本的力道都掌握不好了,可見胡火兒的心神已是一團混亂。

以她的容貌、修為和師門,這世上想要攀附她的俊俏男兒數不勝數,可是她偏偏選了最不容易到手的那一個。唉,孽緣哪,寧小閑學老和尚輕嘆一口氣,也有些心酸,忍不住伸手輕輕撫了撫懷中人波浪般的秀髮,以作安慰。

便在此時,寧小閑心頭驀地一動,伸手一招,馬車的車窗就打開了,外頭的風雪一下子呼嘯捲入。而伴隨著風雪一起進來的,還有澹臺翊深邃黝黑的目光。

這個男人,原來一直注視著這裡。

為了保暖,青銅大車的車窗造得很小,但已經足夠讓澹臺看清車內的情況了。他看到了胡火兒伏在女伴肩上,看到她心碎欲絕的表情,看到晶瑩的淚水順著光潔的面頰流下,看到寧小閑手撫她的秀髮輕輕安慰,也看到了她嬌軀的微微顫抖。

那一瞬間,他的眼神凝住了,彷彿被磁石吸牢。寧小閑覺得,自己從他眼裡看到了一些莫名而深沉的心緒,然而下一秒他就轉過頭去,繼續目無表情地直視前方,高大挺拔的身形在風雪的包裹中,透出了那麼一點兒孤寂的味道。

這是個很內斂、意志很堅定的男人呢。寧小閑心想,隨後放下了窗帘。

胡火兒沉浸在自己的憂愁中,默默地又流了很久的淚,這才抬起頭來,居然沒覺察她剛才打開過窗戶。

「閑妹妹。其實啟程來大西北之前,我就已經想好啦。」胡火兒輕輕拉著寧小閑的手,「旅程結束之前,他要是還對我無動於衷的話。我……我就放棄他了,從此再不,再不糾纏於他。」

她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一點一點呼了出來,最後才笑道:「我累啦。」

看著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兒一邊流淚,一邊笑著說「我累了」,寧小閑發覺,自己又心軟了。她轉了轉眼珠子,從懷中掏出手絹替胡火兒揩淚,同時低聲道:「先別忙著作決定,我要問你幾件事。」

「第一,你確定他沒有其他心上人?」

胡火兒不知她是何意,但仍斬釘截鐵道:「沒有。千真萬確!這些年,也有其他女子向他示好,但他同樣是拒絕了。」

「很好。那麼第二,你確定他對你無情?」

胡火兒苦笑道:「我不確定。他什麼也不肯跟我說,可是他站在我身邊的時候,我總覺得,總覺得他有時也會看著我,但是等我轉頭時,他都盯著別處。」

男人要是肯直視你的目光,那心裡才真沒有你呢。寧小閑心想,旋又問道:「我曾告訴過你,對他疏遠些兒,你試過沒?」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