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64章澹臺

第464章澹臺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0-29 09:28 | 本章字數:3289

「試過的,我曾有數月不去見他,但再相逢時,他神色也是淡淡地;有男子追求我的時候,我也略作了些回應。」胡火兒咬唇道,「可是澹臺偶爾見著了,卻什麼反應也沒有呢。」

寧小閑忍不住笑了。到底是女人,天性就是擅長演戲的,下意識地想讓澹臺吃吃醋,只是看起來沒有成功呢。「你的姿容出眾,現在我們身後的這支隊伍里,可有男子追求於你?」

「有。」胡火兒伸手攏了攏秀髮。不涉及澹臺翊的話,她立刻就恢復了大大方方的性格,「後頭有個男子叫做徐良玉,是洗劍閣閣主的小公子,這一趟西北遇上之後,他是自己跟過來的,一路上也多次表明心跡。」

「你對他可假過辭色?」

「這個,只敷衍過幾句。」成天跟在澹臺翊身邊,若不是徐良玉的反應,她還以為自己的容貌已經不再吸引人了呢。

「澹臺知道他追求你?」

「自然是知道的。」胡火兒有些沮喪,「但他什麼表示也沒有。」

「火兒姐姐。」寧小閑雙手扳住這美女肩膀,正色道,「既是如此,我們便請徐良玉來試一試澹臺詡這個人,到底有沒有心吧。」

「怎麼試?」胡火兒奇道,「徐良玉又怎麼會幫我這個忙?」她和寧小閑從頭到尾相處的時日雖然不長,卻知道這個姑娘的鬼主意很多,自己常常不知不覺地就被她牽著走了。

寧小閑笑得有兩分邪氣:「我相信徐公子會同意的,我一向很有說服力。澹臺詡若有心,我便想法子撮合你倆;可他若對你當真無意,那麼你二人有緣卻無份,你該放手時,便要放手了。」

最後這句話,說得胡火兒眼裡又有晶瑩閃動。不過她努力眨了幾下,將淚水眨了回去道:「好,若他真是鐵心石腸,我自會放手。現在我要怎麼做?」

「最後一個問題:澹臺是個有責任感的傢伙么?」

結果胡火兒很肯定地點了點頭:「如果他沒有,我就不知道誰還能有了。」

寧小閑滿意地笑了笑,傳音給她輕輕說了一會兒。胡火兒聽了幾句,面色就紅得跟火燒似的,饒是她性格大方爽朗,遠沒有一般女子的扭捏,此刻也吃驚道:「這樣,這樣真的可以?」

寧小閑嘿嘿道:「依山人妙計而行,你自能如願以償。一句話吧,你做還是不做?」

終於還是勇悍的天性佔了上風,胡火兒銀牙一咬:「我做!」

兩人又商量了一會兒,車隊卻停了下來。

六足巨馬的腳程不慢,趕了兩個時辰的路,現在已經離戰鬥的地點很遠,劫匪看樣子對這一帶亦很熟悉,找了個小山坳停下來。這裡地形像個Z字形的拐角,大隊人馬拉進去,三方都是高聳的石壁,擋住了呼嘯來去的北風,只有一面受風,頓感安靜得多。即使是修士們,從四面八方襲來的風雪裡走進來之後,也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傅雲長吩咐幾個眼疾手快的,飛到石壁頂上去望風,其他人將青銅大車一輛接一輛地堵在外面。車身高達一丈有餘,這一堵起入口,被圍在小小山坳里的人就少受許多風寒。

當下就有人拾薪作起火堆,並伐了巨木推倒在地,作為歇腳的椅凳。修士作這些事,不過分秒功夫罷了,火光映得人臉紅紅地,一直暖到心裡去,這個營地頓時有了生氣。

倒不是大家不想接著趕路,而是被救的使女們面色發白,疲憊欲死,她們上半夜已經受了混戰的驚嚇,又趕了一個多時辰的路,身體狀況實在不適合再前進了。等到其他采艷團發現鍾離皓的隊伍失蹤,至少也是明日上午的事了,到時劫匪們早已逃之夭夭,所以時間上遠沒有那麼緊迫。

當然,車外的雪中世界太冷,女子們最多是包裹得全身嚴實之後,出來走上兩趟就要返回的,哪能像修仙者那般久坐。

方才寧小閑已經問起胡火兒的打算,現在從隱衛當中招來竇二推薦給她道:「這人是西北線路上的人精,你若要安排使女今後的落腳之處,他可以從旁協助。」依胡火兒的性子,她最迫切的就是救出族中女胞,對於她們今後的安置也只有個模糊的構想,於是和竇二聊了起來,方知這傢伙看著修為雖低,出謀劃策的本事卻不錯。

趁著這會兒閑功夫,寧小閑正色對澹臺翊道了個謝:「若無你贈送的保命玉玦,我早已橫死,也走不到今日這大西北來了。」她這次道謝當真是誠心誠意。澹臺翊當日所贈的玉玦,沒過多久就在岩城地下的水道里,從滄龍口中救了她一命,免去她被攔腰咬成兩截的命運。

這樣的恩情,她牢記在心。所以作為回報,她要送他一個美嬌娘,嗯,就是這樣。幾天以後,澹臺你不要太感謝我才好。心裡這樣想,她臉上的笑容越發真誠了。

澹臺聞言笑道:「小事爾,莫要往心裡去。不過兩年未見,你的修為竟如此精進,當真令我刮目相看。」說完又去提他的葫蘆,結果仰脖半天,沒喝到一滴酒。

空了。

她嚇了一跳。方才自己不是才送過酒給他,這麼一會兒功夫就喝光了?寧小閑丟過一個酒囊給他:「喏,嘗嘗這一種酒,也是我自釀的。」若不是有一身修為,這傢伙早就醉死在缸里了吧?

澹臺立刻眉開眼笑,從一個懶散的修士變成了酒鬼:「你居然有空釀酒。」將酒囊里的液體都倒入葫蘆里,汲了一口,閉目回味半天,這才贊道,「好酒!我走遍天下,以前從未嘗過這種味道。」

她微笑不語。這個世界的酒水種類繁多,但最常見的還是米酒、果酒和白酒。澹臺翊這樣積年的酒鬼,當然喜歡的是白酒那種辛辣滄桑的口感了。她下午遞給他的是果酒,雖然香甜卻不禁喝,也不十分對他的胃口。然而現在再拿出來的這一囊子酒,卻是她效仿白蘭地的做法釀成的。這種酒在地球上風靡全世界,自然有它獨特的口感,兼之是用葡萄酒蒸餾釀造的,酒精度極高,甚至遇水而可燃。寧小閑還借鑒了冰酒的做法,令其別有一番風味。雖說釀好之後就拿出來飲,少了儲藏的久遠之味,但對付澹臺翊卻已經足夠。

真正的酒鬼,都是喜歡喝烈性酒的。這酒咽下去不久,澹臺翊即感覺到腹內帶起一陣暖氣,可見度數是極烈的,偏偏口感柔和香醇,絕不像一般白酒刮喉,越喝越是順口,於是忍不住又贊了一聲「好酒」。

她聳了聳肩,起身要走,耳邊突然響起澹臺翊的傳音:「你若不急著離開,便多陪陪她。」

這個「她」是誰,兩人都心知肚明。她輕哼一聲回道:「莫推卸責任,你我都知道她更喜歡誰陪著。」

澹臺翊不說話了,她轉身看去的時候,只見這人懶洋洋地往後一靠,倚在樹榦上。她心中一動想到,澹臺翊這人看起來隨性不羈,對著旁人都沒甚架子,只有當胡火兒靠近他的時候,他才會變成一塊油鹽不進的大木頭。

其實,這何嘗不說明,胡火兒對他而言,也是特殊的?女子心細,她早已發現這一次再相見,澹臺翊的下巴颳得乾乾淨淨,連一星半點兒胡碴子都沒有,喝酒的時候也注意了很多,酒液再不像以前一樣會打濕領口了,雖然還是坐沒坐相,但他的衣服卻都是乾淨整潔的……大概胡火兒與他搭行了一路,已經習慣了這些,但寧小閑看在眼裡,卻覺得胡火兒所說的澹臺翊對她沒有任何反應,恐怕也未必吧?

哼,矯情的男人。寧小閑暗暗鄙視一聲,轉身走回車內,吩咐七仔望風,然後借著車子的掩護踏進了神魔獄。

長天正臭著一張臉。方才她封閉了魔眼,他只能聽到兩個女子的嘻笑和說話,卻看不到任何景象,心裡很不爽。

「又生什麼氣呢,怪我封閉了魔眼?你很想看胡火兒,對不對?」

長天不理她。

她故意嘆了口氣,臉上落寞:「她長得辣么漂亮,身材也當真不錯。天底下能抗拒那般美女的男子,大概也只有像澹臺翊這樣的怪胎了吧?」

他瞥了她一眼。這小妮子,越裝越過火了。他從鼻子里哼了一聲道:「漂亮?上古時期,比她更美麗的女子,我也不曾少見。」

雖然知道他說的是事實,寧小閑心裡突然骨碌骨碌地冒酸水兒,像吃了沒熟透的青橘子,於是恍然大悟道:「說的是!我怎麼忘了,神君大人閱|女無數,連九天仙女都見過,當然看不上這等小陣仗。」她驀地想起,他過去數萬年的歷史對她來說都是空白,他有過多少女人呢?這問題她不是沒想過,只是通常有意識地迴避而已。比起過往,她更重視當下。

長天看著她的臉色晴轉多雲,卻不接她的話茬子,只勾了勾手指,平淡道:「過來。」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