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81章感情和條件

第481章感情和條件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1-06 09:37 | 本章字數:3268

雕刻之人的功夫極好,寥寥幾刀就刻出了她眼角的狡詰、唇邊的笑意,靈動中透著倔強,機敏里還有幾分溫柔,又有點點媚意從眼波中流出。她懷中的白狐,也沒人會認錯,因為那懶洋洋的神態,那眯起來的雙眼,活脫脫就是汨羅!

「這是……我?」她有過這樣漂亮的時候么,還是說,在汨羅心中,她就是這副模樣的?她伸手要去撫這隻小小的玉雕,卻又驟然縮了回來,對自己搖了搖頭。

窮奇在神魔獄裡不服道:「不過就是個小雕像么,女主人何至於感動至斯?您若喜歡,長天大人可以將歧黃山的整面山壁都雕出您的模樣來……」歧黃山是巴蛇山脈里的一座山峰。隨後咣當一聲刺耳的脆響,卻是長天一把抓起窮奇,將他摔擲到黑石壁上。

長天的心情,顯然極其暴躁。她打了個寒噤,在鳩摩同情的神色下邁進了神魔獄裡。倒不是她不願意讓鳩摩治療,而是長天與她的神力同源,於療傷起來有事半功倍之效。

眼看她的身影消失,鳩摩隨手在車子周圍布了個結界,閉目養神等待起來。只是此刻腦海中浮起的,卻是一張討厭的面孔,她蹙了蹙眉,搖頭將這身影從自己心裡趕走。

寧小閑沒來由地有些害怕,不過長天只是默不作聲地將她輕輕攬入懷裡,解了她的胸衣,摸索著她胸前的傷處。她的確斷了兩根胸骨,其中一截的尖端已經扎入肺里,針刺稻草人所帶的奇怪陰邪之力也使這裡的創傷進一步加劇,幾乎將她肺部攪壞了一半,多虧她幾乎不用呼吸,否則這傷便很難醫治了,而其他臟腑也受了不同程度的震蕩。她受了這樣的傷還能繼續追擊慶忌,已說明忍耐力驚人。

「忍一忍,馬上就好。」長天啞聲道,花了好大功夫才將斷骨引導歸位。這個過程對她來說並不愉快,她靠在他溫暖的懷中,疼得低低地哼了兩聲。這兩聲輕鳴和小貓叫喚似地,撩得他心裡痒痒地,忍不住想到接骨時手掌不可避免地觸到她胸前的那兩團滑膩,平時它們的口感有多好,又是如何在他掌下變幻形狀,忍不住心裡一盪,氣就消了大半。

療傷要緊,他按住她渾圓的肩頭,將神力渡了過去,慢慢熨平她的肺腑內傷。寧小閑閉著眼,卻還能感覺到他在凝視著她,周圍的空氣都像要燃燒起來。

過了好半天,她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注視了,睜開眼正想說些什麼,長天卻將額頭抵住她腦門兒,閉起眼,低聲道:「不要喜歡上別人。」聲音中居然有淡淡的懇求。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他居然會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她驚得怔住了,半晌都沒有吱聲。

他這輩子都沒求過人,若非見汨羅鐵了心要追求她,斷不會如此低三下四,可她也太不給面子!長天蹙眉,對她的反應很不滿,悶悶地又說了一遍:「不許喜歡上別人!」

霸道的、命令式的語氣,這才是她熟悉的長天嘛。她忍不住笑了,見他向來冷厲的面龐上居然帶了幾分孩子氣的委屈,像是心愛的玩具要被人搶跑,原本硬朗的線條柔和下來,竟似有了幾分撒嬌的味道,那雙漂亮的眼眸中波色瀲灧,像清晨散落在海面上的細碎陽光,美人讓人如痴如醉。

呵,這個男人啊,總是讓她心疼到骨子裡去。寧小閑抬腕環住他脖子將他拉低,隨後在他高挺的鼻子上咬了一口道:「那就得看你開出的條件能不能吸引我了。」

「小奸商,居然跟我談條件。」是她先招惹他的。長天立刻咬著她的唇開始反攻,「你想要什麼?」

他的舌頭很好吃也很靈活,她費力地啃咬著,唇間傳來的絲滑感覺令她覺得腦子悶燒成一鍋漿糊,快要不能思考了。「我想想……我想想……唔……把你的手拿來,這是趁人之危!」

她費力地抓住了他不斷往下滑的手掌,結果運力觸到傷處,疼得輕哼了一聲。長天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撫了撫她的秀髮道:「……抱歉。」

她喘息了幾下,才道:「條件就是,你今後心裡也只能有我一個,不得有其他女人!」

他輕笑一聲,很乾脆道:「好!」女人這麼麻煩,讓他成天勞心勞力地,有一個也就夠了。

她想了想,補充道:「也不許有別的男人!」

長天的臉黑了,從牙縫裡擠出字道:「寧小閑!」

「我很認真的!」她來自一個基腐滿滿的世界,深知男男之間也可以很有愛,「我不想以後跟男人進行這種不公平的競爭啊!你得正面回答我。」她家長天長得這麼俊這麼men,天知道以後會不會有男人來跟她搶,這也必須先打好預防針。

女人果然好麻煩。他深吸了兩口氣才壓住心頭的怒氣,哽聲道:「好,我答應你。」他的一世英名啊……

「還有,不許再神神秘秘地瞞著我那麼多事!」她又不是無感,早覺得這人心裡藏著許多大秘密不肯告訴她。比如陰九幽的往事,她每次提問,他才會說出一點點,跟擠牙膏似的。這人是他仇敵啊,為啥還替人家遮遮掩掩?

「……好。」

「還有,不許成天強迫我!」

他奇道:「強迫你什麼?」

她立刻臉紅了:「就是……就是……親熱的時候……」

「那可不成!再說我們也不曾成天親熱。」他一口回絕。開玩笑,這是他的樂趣之所在,也是應該享有的福利,他可絕不會讓步。伸指放入她口中,堵住她要說出的話,他在她臉上印下無數綿軟的細吻,吻得她又有些迷糊,然後趁機一棰定音,「就這麼定了!」

結果她走出神魔獄的時候面若桃花。這還是長天顧忌著她得出來見人,否則還要多留幾個紅印子。鳩摩強忍住笑,這副模樣走出去,大家都會懷疑她對女主人做了什麼,豈知她是替神君大人背了黑鍋呀。

寧小閑也知道自己的樣子太惹人遐思,只好催動法訣行了幾個周天,這才將臉上的紅潮消下去一大半。這麼嚴重的骨傷和內傷是不能夠馬上癒合的,以她強悍的體質,也還要將養三、四天才成。鳩摩扶她在車上的軟榻靠坐好,自己轉去了前方駕車,慢慢駛到眾人身邊。

打開車門,許多對眼睛就望了過來。汨羅先望了望她現在的坐姿,又看了看案上那尊小玉雕,笑而不語。那玉雕被轉了個方向,背朝著車門外,顯然她是看到了。

她略感尷尬,先開口道:「您二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汨羅道:「慶忌殺了我幾個手下,截走了重要情報,我必須趕來處理。我是跟蹤著他一路而來的,倒不知道會在這裡遇上你。」這話令她想起隨著采艷團遇到慶忌一行的時候,他們的確是剛剛殺了人,連劍上的血都是熱氣騰騰的。

只聽他正色道:「寧小閑,你替我解決了心腹大患,我無以為報。我x後執掌奉天府,你若有請,我必出兵相勤三次。」

他輕嘆著接道,「我知道你要回大雪山,有心與你同行。不過現在抓著了慶忌,我卻得馬上啟程回去了。」把妹有的是機會,抓到大對頭卻得趕緊處理,免得夜長夢多。他雖喜歡寧小閑,但事情的輕重緩急,卻是分得極清楚。

她聞言鬆了一口氣,一半是因為看來在這男人心目中,權力依然是排在感情前面,令她心中愧疚感稍減,另一半原因,則是汨羅給她造成的壓力與日俱增。大概這表情過於明顯,汨羅眯起眼,似笑非笑道:「你就這麼不待見我?」他心中有些不快,隨後便對自己道,她對他有反應,總比什麼感覺也沒有來得強。

最好的回答就是不回答,她輕咳了一聲,轉頭向公輸昭道:「您呢?」

「我卻是特地來找你的。」公輸昭苦笑一聲道,「你要前往大雪山,我且與你同行,路上慢慢再說吧。」

她點了點頭,讓鳩摩扶自己下車,汨羅卻抬手制止了她:「這車就留給你養傷吧。我另有代步之法。」寧小閑的身家如今頗為豐厚,對送授這等贈物也不會覺得抹不開臉,當下也不再堅持。

汨羅揮手召來巨鷹,令部下將慶忌押了上去,這才轉頭對她道,「待我料理完手中事務,再來尋你。」他說這話時,慣有的笑容都收了起來,語氣竟是少有的堅定。

他的追求之意再明顯不過,公輸昭看了他幾眼,若有所思。寧小閑張了張口,還是傳音給汨羅道:「放棄吧,你我不可能……我已有意中人。」這話說得很自作多情,似乎汨羅非她不可,換了平時她不會拒絕得這樣生硬。可是現在她既已答應了長天,就不能再對別的男人動心。

從此劃清了界限吧。這個花樣美男該歸金滿意金大小姐,不會是她的。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