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493章愧疚

第493章愧疚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1-11 09:43 | 本章字數:3302

神仙是來大雪山找東西的。他偶爾聽說阿泰麗雅盛產雪娃娃,尤其以西北雪嶺上最常見,年份也最好,於是要來這裡碰碰運氣。他在自己的門派里位銜也不高,不過師門任務中發布了對於雪娃娃的重額懸賞,引得他十分意動。

修仙者深入了阿泰麗雅的西北內陸,終於發現了蒲氏部族的聚落區。他修為未必出類拔萃,但心思也甚細密,立刻就覺出凡人部落能夠深入雪山範圍內生活的詭異,所以停下來調查,也順便請當地人給他當嚮導,幫他抓些雪娃娃回去。

蒲老爹這一年只有九歲,雖然年紀幼小卻足夠聰明。他知道在這樣生活一成不變的部族裡,惟有突然到來的修仙者是個變數,能讓自己的生活改善的變數,而他已經吃夠了顛沛流離、寄人籬下之苦,所以還沒等大人們開口,就自告奮勇要帶修仙者上山抓捕雪娃娃。村裡的大人們不幹了,修仙者也嫌他年小體弱,想僱傭別人,哪知道蒲老爹卻冷笑道:「這蒲氏部落里,還有誰能像我一樣,夏不懼暑冬不畏寒,行走雪山如覆平地?」他說的倒是真話,族長帶他到山外的鎮子里去算過命,得出來的結論是蒲老爹的八字很硬,硬到連生病都很不容易。

蒲氏人的性子也比較直爽,眾人被他一問,居然答不上來。修仙者這才知道眼前的小孩子還是有幾分能耐的。

其實雪娃娃這種珍稀藥材,他還真的在雪山上見過。只是他年幼腿短力弱,撲捕不住罷了。但他記掛著日後要拿這玩意兒來換錢,所以很是仔細觀察過一段時間,對它的生活習性頗為了解。現在帶著這名修仙者上山,只不過是半個月功夫,就利用自己記下的心得幫他逮著了三隻雪娃娃,其中一隻年份超過了五百年,拿到外頭去賣,也是千金難求的好貨色。

修仙者自然要重重賞他。凡俗的金銀,又怎麼會放在他眼裡?這一晚在山中燒火飲酒的時候,蒲老爹喝到了修士所釀的美酒。他平時嘗到的無非是大戶家的酒水,還得是趁著沒人時偷進小廚房抿上兩口而已,哪裡喝過這樣的好酒?

他體質再強,也不過是個九歲的孩童,兩杯烈酒下肚,舌頭就大起來了,連自己爹娘姓甚都快要不記得。不過他事後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他居然借著酒勁,將心中的那個關於火鳥的大秘密跟修仙者說了,而起因不過是他說烏赤爾山是部族的神山,而修仙者卻嗤之以鼻道:「連山神也沒有的雪山,能算什麼神山?」

第二天早晨醒來,篝火盡滅,若非他體質特殊早已凍死在地上。修仙者不見了,蒲老爹發現自己身畔擺著兩根金條,五錠大銀。

這是神仙的厚賜。他沒有多想,將金銀好生收起,連蒲氏部族都沒有回去,直接邁步走向山外的縣鎮。他早已識盡世間冷暖,知道自己孤身一人回去,那些被他搶了生意的流痞們說不定會將他圍堵抓起,搜走這來之不易的金銀。

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走了出去,發現山外是另一個世界,在這裡,有錢就能換得一切。他憑著自己靈敏的第六感,從貨棧的小小學徒作起,又有修仙者的金銀為靠山,居然慢慢地靠著販賣皮草發了家。蒲氏部族原本就以狩獵見長,這些年裡他見過的皮貨不知道有多少,當真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步,所以干起這一行來得心應手。

二十年後,他終於攜帶嬌妻美眷衣錦還鄉,在蒲氏部族住最好的屋子、買賣最好的皮貨、吃最好的食物和美酒、圈裡養著最肥的綿羊,將當年欺負過他的人挨個兒再欺負回去。至此,誰還敢欺負他是個小乞丐,小佃戶出身?

當時他只覺得人生最快意之事,莫過於此。可是在蒲氏部落呆的時間越久,他的心裡就越是不安。直到族裡開始出現了那些異狀,他才明白心裡不該存有那僥倖的——無論在他夢裡飛翔的火鳥是什麼,那寶物應該也被當年的修仙者偷走了,所以神山才會開始發怒。

在他看來,山神要責怪的不是整個薄氏部族,而是他一個人而已。可是蒲老爹的命偏偏那麼硬,他正妻早死,後來娶了五房姨太太,生了四個兒子,兩個孫子。寧小閑抵達這裡看到的那個眼珠子骨碌碌轉的男孩,就是他的兩個孫子之一。

在全部落的人都為生育而發愁時,他這個惹怒了神山的罪魁禍首,卻坐擁鉅萬家產,安享天倫之樂,老天爺也真是愛開玩笑。然而隨著年歲漸長,他也失去了當年獨自闖蕩的勇氣,再也不敢對任何人坦承昔日犯下的過錯。濃厚的愧疚感在他心底慢慢沉澱下來,像是積年不化的惡果。

直到昨日,寧小閑一行飄然而至,帶來了山神老爺要毀滅整個蒲氏部落的消息。蒲老爹終於被滋生的心魔擊倒,陷入了驚癔之中。

聽完這段往事,寧小閑久久不能言語。

她和長天費盡苦心走到了最後一步,結果卻折在一個當年卑微至極的凡人孩童之手。這難道是該死的天意,難道是天道不允許長天復出?

她強壓下心底的情緒,冷靜道:「取走南明離火劍的修士,是哪個宗派之人,面貌上有什麼特殊之處?」

「老頭子不知道。對他來說,神仙就是神仙,神仙也只是神仙而已。」塗盡這話說得有些拗口,卻是事實,修仙者的世界,凡人如何能窺見?「至於面貌,已經過去了五十年,他記不清楚了。哪怕是魂修,也不可能將他已經遺忘的事重新翻出來查看。」

就是說,這線索又至此斷絕了?

正說話間,車輛停了下來。這支長途跋涉隊伍終於抵達了暫時的休息地。

寧小閑抬了抬手,往蒲老爹身上三處穴道打入銀針,隨後將一枚藥丸交給身邊人:「一個時辰後喂他吞服此葯,癔症自解。你們先去休息吧,我要一個人呆會兒。」

這三枚銀針甫一入體,蒲老爹眼中的驚恐之色立刻消散了不少,繃緊的身體也放鬆下來,眼皮子微耷,看起來昏昏欲睡。

眾人都離開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扶額站了起來,晃進神魔獄中。長天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說話了,她不放心,得進去瞅瞅。

現在看來,她的擔心果然有道理,因為底層很暗,居中坐著的那個身影雖然仍是穩若磐石,卻在不經意間流露出蕭索和黯然。窮奇不知道被他丟到哪裡去了。

長天一直閉著眼,直到她走到近前,才低聲道:「丫頭,我心中好難過。」

壁上的燈光照在他完美無暇的側面上,落下一片投影,居然脆弱得令她想哭。他身上的縛龍索蠕蠕而動,發出唏嗦的響聲,提醒她眼前的人正無時不刻忍受著琵琶骨被刺穿、神力被汲取的痛苦。然而她用盡了一切辦法,都不能將他救出來。

她真的無能為力了。

她惟一想做的事,就是倒在他懷中號啕大哭,可是她卻又不能這樣做。他才是那個最需要被安慰的人。

所以她強自收攝心神,伸出指尖,輕撫著長天的面龐,努力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淡定、更有說服力:「南明離火劍乃是神劍。這樣的寶物出世,必然不甘於平凡。我們接下來多方尋訪,必然能再尋得蛛絲馬跡!」

長天一動未動,沒有吭聲。

「南明離火劍已經問世五十年。你不是說過么,這種寶物非福緣深厚之人不能承受,否則就是誤主、害主。當年取走神劍那人,未必就是什麼大能,除非有逆天的運氣,不然就算他將這東西雪藏起來,冥冥中這寶物也會落在高人手裡。世界上庸庸碌碌之輩如恆河砂數,然而稱得上高人的,大概是千里挑一。」她笑了笑道,「要是若在高人手裡還好辦些,這選擇面驟然縮小了千倍。就算是朝雲宗的白擎掌門得了,是偷也好是搶也罷,我們都會想辦法弄到手。」

她像是越說越有幹勁:「我們明天就啟程返回隱流,讓鶴門主再撥劃一批妖怪到我手下做事。我打算以駢州錢莊為基礎成立商會,養蓄實力的同時打探南明離火劍的下落……」

「寧小閑。你還沒有死心么?」長天突然打斷了她的滔滔不絕,「我累了。」

他的聲音低沉嘶啞,帶著從未有過的頹廢和疲憊。她的心口突然疼得厲害,像心尖兒被人使勁兒揪住,用力一捏就捏出許多苦水來。她聽到自己古怪地笑了一聲道:「沒有。約定好的事就一定要完成,沒將你救出來之前,我可不會死心!」

長天長嘆一聲,拉著她的手放到自己胸膛上:「可是我累了,它都已經快跳不動了。」

她鼻中驟然一酸,眼眶就已發熱,臉上卻依舊掛著笑容:「少誑我了,還當我是初出清水村的小姑娘么?你的心臟本來就不愛運動,它十個時辰能跳一下就不錯了。」這個時候,她真寧可他是原來那樣高冷的模樣。RS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