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513章小赤佬

第513章小赤佬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1-19 09:41 | 本章字數:3293

她該不是回來之後,笨得被炸死在這裡了吧?不過他很冷靜地發現,這堆殘骸中沒有人類的屍骨,也沒有衣物的布料,她應該沒事吧,應該。

「我說,你這麼挑挑揀揀的,該不是來偷東西的吧?」

皇甫銘發誓,這絕對是他這輩子聽到的最清脆好聽的聲音!他嚯然轉過身,果然看到了那個大半夜都陪在他身邊的倩影。

這女人一定要像鬼一樣來去都沒有聲音嗎?不過這一回,她是靠在一隻巨大的白鳥身上。那鳥兒看起來,很神駿。

寧小閑也看到了他手裡拿著的東西:「眼力價不錯,這算盤還真是我樓里惟一值錢的玩意兒了。」

皇甫銘的心中突然湧起一陣喜悅。他大步向前沖了兩步,又強抑著停下來,昂頭道:「笑,笑話,本少爺只是過來看看你是不是還活著,有沒有笨到死在這裡。誰,誰稀罕拿你東西?」他沉著氣想說得慷慨激昂一點,怎奈喉頭有點發堵,他囂張跋扈的大少氣勢立刻發揮失常。

「是么。還給我,謝謝啦。」她伸出手掌。

「你方才誣衊我,這個就算是給我的補償了。」他捏緊象牙盤算,嗖地一下收進了儲物戒中。她的手好小,指尖纖細圓潤,然而就是這樣一隻手執著武器,昨晚護著他從重重包圍中殺出一條血路來。他也是個修士,卻在那驚滔駭浪般的交手當中,嚇得面色發青。果然不是一個層級的戰鬥啊,光是她和對方身上的釋放出來的威壓,就能令他窒息。

「……」當著主人的面行搶,的確不是偷竊,那叫搶劫!他家財都不知道有幾萬貫,居然稀罕一個小算盤。罷了,反正是西行路上她從哪個店裡買來的手工藝品,也不值幾個錢。

「回去吧,我還有不少事要做。」她蹲下腰,從廢墟中揀出一個本子來。呼,終於找到了,幸好沒破損得太厲害,「你昨晚也受了不少驚嚇,好好休息,今晚兩位門主大人還要宴請你們呢。」

她重新挽起了青絲,又換過了一套衣服,今日是一襲淡青色的襦裙,外罩銀色褙子,一身清爽。不過他還是從她眉間看到了幾分疲憊,想來昨晚對她來說並不好過。

「你的手臂,怎麼樣了?」他同樣注意到她無論走路還是取物,左臂一直軟軟地垂在身側。

「皮肉傷,無須擔憂。」那頭禽妖臨死前將全身血肉精華凝出了金羽,這才能擊破罡氣,洞穿了她的手臂。她的臂骨受損,否則以長天之能,轉眼就能治好皮肉之傷。

「抱歉,是我的錯。」他誠心誠意地道歉,這是昨晚為了護住他而受的傷,那隻死鳥原本瞄準的是他。

寧小閑噗哧一聲笑了:「少自作多情好么?他們要狙擊的人是我,你只是被殃及的池魚而已,說起來,要道歉的人是我才對。」伸手撫了撫他柔順的黑髮道,抬頭看了一眼,送他來的那頭林衛果然又不見了。這些傢伙雖然忠心,但腦筋一點兒也不靈活。不過這頭林衛能被這小傢伙賄賂,連忠心程度都要再打個問號才行了。

「乖,讓七仔載你回去吧,我這就走了。」不意皇甫銘突然掙紅了臉,怒道:「不要摸我的頭,我不是小孩子!」

「好,好,不摸。」這小少爺的脾氣真是難測,她笑著抬起手。一直不聲不響的七仔也開口道:「女主人,這樣不好吧。我的任務是守著你……」才回來兩天,女主人就被狙擊了,昨天居然沒有一個護衛陪在她身邊。長天大人為她治傷的時候大發雷霆,他今日敢擅離職守,一定會被大人的神火烤成雞翅膀吧?

「該處理的人,昨晚已經處理了,今日還有誰會來尋我晦氣?」寧小閑看了他一眼,「你只管送他回去就是。」向皇甫銘點了點頭,就要離開。

皇甫銘趕緊叫住她:「等一下!這地方毀了,你要搬去哪裡住?」

寧小閑笑嘻嘻道:「你猜?」也不答話,馭劍而去。開玩笑,要是被這小牛皮糖知道了新住處,再纏上來還得了?

七仔信步走到皇甫銘身邊。他現在原身的高度超過了一丈半,所以能夠居高臨下俯視這小豆丁道:「喂,抓著我的爪子,我帶你飛一程。」

寧小閑明明要他「載」自己一程,這頭妖怪居然敢陰奉陽違?皇甫銘眯起眼,突然露出天真的微笑道:「你是寧姐姐養的寵物,對不對?」

七仔瞬間炸了毛:「你說什麼?!」他可是一頭有尊嚴的大妖怪,怎可容一個人類小P孩這樣叫他?

「難道不是嗎?」皇甫銘眨了眨眼,「其他隱流里的妖怪,都叫她寧大人,說明是上下級關係,只有你喚她是女主人,說明是主僕關係。咦,難道你原本不是隱流里的人?」

這小子,好敏銳的觀察力。七仔愣了愣,又聽他道:「晚上又可以遇到寧姐姐了,真好。」這卻是提醒這隻大白鳥,晚上他還能遇到寧小閑,鳥兒若不載他,他晚上就要告狀。

七仔入世這麼久,這點兒暗示還是聽得懂的,當下忍住氣,鋼翅觸地,悶聲道:「上來吧!」

皇甫銘順著他的翅膀爬了上去,坐到羽背上,立感舒適。待到七仔迎風飛起的時候,那種平穩安全又拉風的感覺,實在很令他羨慕啊。他出身尊貴之家,怎麼就沒遇到這麼好的座騎。他終究還是孩子心性,忍不住問了句:「你的女主人,是怎麼收你為座騎的?」

那真是七仔心中一段血淚史。眼看這死小孩哪壺不開提哪壺,七仔眼珠子轉了轉才道:「是主人收服我的。」

皇甫銘奇道:「主人?你還有個主人?」

七仔得意洋洋道:「自然!沒有主人,哪裡會有女主人?」背上的小人兒突然沉默下去,七仔大感得意,接著道,「你對我家女主人懷了念想罷?」女主人總以為面前這小子不過是個十二三歲的小男孩,豈不知人類壽命短,很多男子只到十五、六歲就要娶妻,富家子弟甚至十五歲就會到紅倌坊開葷。

皇甫銘天真道:「什麼是念想?」

七仔冷哼了一聲:「女主人不開竅,你卻瞞不過我。小赤佬!我看你那對鬼眼亂轉,就知道心裡對我家女主人存了不幹凈的想法。老實告訴你吧,女主人已和我家大人互許了終身,對我們禽類來說,那就是交頸而鳴!你沒有半點機會,還是本份做個小孩子得了。」

皇甫銘轉了轉眼珠子道:「你家大人很厲害么?」

七仔傲然道:「當然了。我這輩子還從未聽過比他更厲害之人。」

「是權十方師兄么?」

七仔一呆道:「什麼?那是誰?」

不是權師兄!寧小閑另有心上人。她可真會招惹男人!皇甫銘的雙眼立刻暗了下來。可是後面無論他怎麼套問,七仔都不肯說出「大人」的名闈。

「哼,藏頭露尾,算什麼厲害的人?」

七仔皮笑肉不笑道:「等著吧。等他出現那一天,包準嚇得你尿褲子。」

終於飛到貴賓舍了。他一個鷂子翻身,將這臭小子從背上抓起來放至地面,拍拍翅膀轉身飛去找女主人了。

#####

寧小閑給自己在隱流腹地邊上重新找了一套空閑的樹樓。在新的園長府沒「長」好之前,她就先住在這裡了。

昨晚一下起雨,她就知道壞事了。所謂偷雨不偷雪,這場雨一下,若有人想對付她,一定會提早動手。

外事堂的前堂主披盧外強中乾,膽子很小,想污隱流的銀子還不夠膽,必有同謀。而披盧被抓起來之後,以荊棘堂刑詢的本事,不出十個時辰就會把所有東西都供出來。

所以披盧的同謀,一定要在這十個時辰內有所行動,否則在這誰也離不開的巴蛇森林裡就是坐以待斃。他想出來的辦法,即是差人到荊棘堂里弄死披盧,再將新上任的外事堂堂主寧小閑殺掉。只要這兩人死了,他的秘密就不會泄露,並且外事堂的權力,說不定繞了一圈還能回到自己人手裡。

當初鶴門主奪權之後,雖然使盡方法協調內部矛盾,但時間太短,暗中仍有波濤洶湧。寧小閑昨晚逮住的那隻黑鷹,供出來主事者是大統領之一,灣鱷首領鄂克多。她正奇怪這人跟自己有什麼矛盾,竟然調集了手下幾乎所有人馬過來追殺自己,甚至還用千金堂的巧器炸掉了自己的小樓,後來聽青鸞所述,才知道她當初在擂台上殺掉的那條灣鱷,竟是他的親侄兒,所以此番再對上寧小閑,那是公仇私恨一起來,爆發得尤為猛烈。

有了名字,那就好辦了。更好笑的是,這幫人居然打著的是替鳩摩復仇的旗號。鳩摩自戰敗之後就失蹤了,她原先的部下一時茫然所失,又被鶴門主的派系排擠到宗派邊緣,鄂克多一勾搭,兩邊就成奸了。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