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542章又見故人來

第542章又見故人來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2-02 15:15 | 本章字數:3337

她眼珠子一轉,已是有了計議,放出一道火牆暫時『逼』退兩人,口中突然急促地大聲念動口訣。

這口訣卻是深刻在每一個修仙者腦海之中的,一經響起,無面、寧小閑和皇甫銘都下意識地停頓了一下,暗道「不好」,寧小閑更是向無面下了命令:「拖著皇甫銘走遠,快!」

苦嫗所念動的,正是自爆元神的口訣。以她煉虛期的道行,若真自爆了,威力極其可觀,方圓數里之內都要受到震『盪』,他們離得這樣近,受的影響肯定最大。

無面立刻返身撲向皇甫銘,要將他急速拉離戰圈,就是寧小閑自己也忍不住退開了一段距離。真是可惜,剛才若是劃傷了苦嫗,現在只消發動獠牙的敗血特效,就可以硬生生將她的口訣打斷了。

然而就在這時,她突然看到了苦嫗嘴角勾起的笑容。

「這老太婆,要使詐?」這個念頭才起,站在林邊的苦嫗念訣聲音突然停頓住了。

自爆元神的仙訣只要念出了口,一經停頓或者中止即會對驅動者造成極大傷害。然而這傷害再大,也比不上丟掉小命呢。

果然趁著寧小閑這一失神的功夫,苦嫗「哇」地又吐出一口鮮血,顯然受到了法訣的反噬之力。但她臉上反而浮起獰笑,將拐杖往空中一丟,竟是要馭器而逃了!

強行中止自爆元神的法訣,會損傷施法者的神魂,不過苦嫗憑著這一記花招已經逃過了不少次劫難,此刻運用起來熟練無比,她強行壓住沉重的傷勢,就要躍上法器。這龍頭杖於她而言。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只需躍了上去,能追上她的人就少而又少了。寧小閑御神錄542

傷勢神馬的都是小事。只要有時間將養,慢慢總能養好的。她惡毒地瞄了眼前的人好幾眼。待她回了門派,必定要找人來一雪前恥!

她的算盤打得倒好,可惜她正要離地的一剎那間,雙腳突然間不聽使喚,居然像是被牢牢地釘在了地上,再移動不了分毫,上半身也驀地僵直,再不復先前的靈活。

出了什麼事?天下怎可能有這樣無賴的神通?

她心中又急又怒。只能眼睜睜看著寧小閑信步走了過來。

此時明月在。這一小片空地上,苦嫗的影子被長長地拉在地上,不為松濤樹影所遮掩。

得自博澤的控影之術,連當初的鶴長老都沒能逃脫,又何況是個煉虛期的人類修士?博澤這保命的天賦,到了寧小閑手裡,儘管縛影的時間和效果都遞減了,卻依舊是逆天的利器。

「功敗垂成的感覺,很不好受罷?真可惜啊,你有張良計。我也有過牆梯呢。」寧小閑立在她身邊,對著她目眥盡裂的神情,輕輕說道。

便在這時。天邊傳來一聲急促的呼喚:「刀下留人!」這個聲音是使上了神通的,一下子在數人耳中炸然響起,似近實遠,帶著幾分焦急。

遠處的皇甫銘也沖著寧小閑急急喊道:「有人來了!」千萬別猶豫啊!

她面前的苦嫗臉上,終於『露』出了狂喜,這是絕處逢生的神情。只要今日逃得了『性』命,日後此仇慢慢再報也不遲!種種報復之法頓時從她心頭流轉而過。

就在此時,她看到寧小閑紅唇輕揚,突然『露』出了一個笑容。隨後低低地說了兩個字。這兩字,她並沒有聽清。因為這姑娘手中一動,她只感覺到太陽『穴』一涼……

那一記長嘯響起時。寧小閑心念急轉,竟是毫不遲疑地將獠牙喂入了苦嫗的太陽『穴』,連人帶神魂都殺滅乾淨!這個角度入刺,連血都不會朝著她身上濺來,可謂十足乾淨。

苦嫗數度對她『露』出仇恨之『色』,顯然兩人結下的梁子已經不能輕了。她一定要趕在苦嫗的強援到來之前,將她殺掉,否則後患無窮!

後來者落地的時候,苦嫗失了生機的身體已經緩緩倒向地面,她眼睛睜得滾圓,臉上兀自凝著憤恨和難以置信的神情。

趕來的人沒料到自己那一聲急喚,反而令苦嫗提前送了命,當下就是一呆,怒道:「你……」眼前的背影突然有幾分眼熟,令他下面的話自動失語。寧小閑御神錄542

背對著他的那女子垂下手中的匕首,鮮血從慘白的匕身上緩緩淌了下來,一滴一滴落進了泥土中。兩個呼吸間,匕首上再無血跡。

他聽到這女子居然用他最最熟悉的聲音輕輕道:「權大哥,好久不見。」

她緩緩轉過身來。

今日正逢滿月,她一身緋紅。月華如水,灑在她的俏顏上,那是權十方思念中的容顏,卻又有些兒不同了。

她的下巴更尖了些,杏眼中已『露』出了懾人的風采。峨眉淡掃,睫『毛』卷翹,白晰的臉龐上,鍍上了淡淡的華貴和威嚴。明明就是熟悉得閉起眼也能勾勒出的一張面容,竟令他如霧中觀花,有看不真切的錯覺。

竟能在此時此地遇上她。他滿心的喜悅之中夾著淡淡的疑『惑』,一時之間,竟不知要作何反應。

寧小閑走近兩步,沖他『露』出一抹笑容,歡喜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權十方記得,她每次笑開,必然是鼻子先輕輕皺起,然後大眼睛半眯,用狡黠的眼神看人,或許還會再挑起一邊黛眉。她這個笑顏倒是如同他記憶中那般靈動,於是他立刻緩過氣來,想起地上還躺著一個死人,並且這人還是她親手所殺。

「寧姑娘,你……怎會取她『性』命?」記憶中,她並未有這般狠辣。

寧小閑才張開口,皇甫銘就撲了過來,一把摟著他的手臂喜道:「權師兄,你終於來了!這死老太婆差點殺了我!」

權十方早就看到了他,面上『露』出微笑,伸臂箍住他腦袋,把他往自己胳膊裡帶,這才道:「又來胡說。樂音宮素來與朝雲宗交好,苦嫗怎會要殺你?」

樂音宮?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寧小閑擰眉在記憶里搜索半天,才記起在廣成宮大典之上演奏忘憂曲的,不就是樂音宮的風鳴琴么?怪不得苦嫗第一下出手乃是音波攻擊,要不是自己和無面隨後纏得她抽不出手,都不曉得她還能拿出什麼古怪樂器來對付自己二人了。

這動作,他們平日里做了不知道多少遍。皇甫銘卻飛快地掃了一眼寧小閑,見她正望著自己,於是一下子從權十方手裡掙脫了,嚅嚅道:「真是……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用力咳了一聲才接著說,「我和姐姐騎著疵獸回來,這老太婆領著三人就在半道上伏擊了我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時,隨著權十方同來的人也走過來,紛紛和皇甫銘打招呼。她注意到,皇甫銘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只是面『露』微笑,卻基本不怎麼說話,與面對權十方時截然不同。聯想這小子之前發表過「龍交龍、鳳交鳳」之類的言論,她暗道莫非他將權十方也歸入了龍鳳行列?可是似乎沒聽說權十方身後有什麼雄厚背景呀。

權十方打斷了眾人和皇甫銘的閑聊:「將方才之事說完。」他的話音清朗平正,只不過陳述一句話,其他人就都安靜下來。

皇甫銘道:「今天寧姐姐到了王府內,大司承允我們外出玩耍。方才從西北碼頭返回都靈城,途中就遇到這四人,不知道是什麼身份,一上來就喊打喊殺。寧姐姐為了保護我,只好將他們都殺了。」他攤了攤手,「其他的,我就不曉得啦。」

他聲音清脆地一字一字說來,有條不。最要緊的是,他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他和寧小閑的確不知道這四人是什麼來路,直到權十方喝破他們是樂音宮門下,這四人也的確是一來就要喊打喊殺。除了他隱瞞下碼頭上發生的事之外。

權十方望向寧小閑,見她點了點頭,這才皺眉道:「你不知道他們為何半道截殺?」

皇甫銘聳了聳肩:「想殺我的人多了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不會逮到每個都還問一問原因。」

他這話說得輕描淡寫,卻沒有正面回答。誰也不知道他這時心中想的是:回頭要將處理一下渡口碼頭上的目擊者了。

寧小閑眉心一動,權十方則是輕輕嘆了口氣,語氣也和緩下來:「既如此,先將他們屍首帶回吧,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到了王府之後再議。這消息先瞞著,等師叔和鏡海王議定之後,再傳訊給樂音宮。」皇甫銘畢竟是朝雲宗門下弟子,權十方自然會偏向他。

他話音剛落,就有朝雲宗弟子去收取四人屍體。權十方向著寧小閑和皇甫銘各打量了一眼,心裡還是疑點重重。方才寧小閑應該聽到了他的長嘯,為何反而急匆匆地殺掉苦嫗呢?

寧小閑當時想的,自然便是「死無對證」這四個字了,然而此時看到權十方望向自己溫和的眼眸,心裡忍不住就有些愧疚。他還是那樣心若昭昭日月,她卻已經不知道干過多少次小人勾當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