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567章湮滅證據

第567章湮滅證據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2-12 09:01 | 本章字數:3332

他就一直保持著這般姿勢。稍頃,一直到最後一點火苗也被吸進了他的肚子里,才緊緊閉起了嘴,又忍不住打了個飽嗝。這是火獅的天賦食火之力,可以將敵人的火焰吸入腹中。不過這也僅限於等階不高的火力,若是他敢將長天或寧小閑的玄冥真火吸入腹中,那恐怕要被蝕爛得肚破腸斷。

但無論如何,這一手還是很出彩的,尤其火焰一熄滅,有人就驚道:「李家人怎麼樣了,這麼大的火……」這麼大的火還未見這家子人出現,恐怕是遭遇不測了。

李家在這一帶的名聲和人脈很好,當下就有不少人自發頂著濃煙往裡面鑽,想去尋他們的蹤影。可是眾人才進了李宅,都驚得瞪大了眼。

李家的垂花門已經被大火燒爛,連同整堵牆都塌了下來,露出了後院的場地。話說垂花門這種建築很是有趣,因其檐柱不落地,垂吊在屋檐下,稱為垂柱,其下有一垂珠,通常彩繪為花瓣的形式,故有此稱呼。這道門極有講究,它是外院與內宅的分水嶺,外院專以待客之用,而內院則是自家人生活起居的地方,外人一般不得隨便出入,這條規定就連自家的男僕都必須執行。人們常說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二門」即指此垂花門。

李老爺的家庭成分簡單,住在附近的左鄰右舍,就算和李家老爺關係再好,也不會跑到人家的內宅中去看女眷,當然也從來沒進過李宅的內院了,此刻見垂花門倒下,紛紛魚貫而入,去尋李家人的行蹤,結果——

李家的後宅,居然只有幾間小小的廂房,其他都被隔作了巨大的庫房!有好事的人數了數,這裡的庫房至少也有十餘間之多,此刻這些庫房大門洞開,看來火勢最開始就是從這裡蔓延開來,裡面的東西也被大火給燒得七七八八。

誰也沒想到,李家後宅居然是個隱秘的巨大倉庫!

人群中有不少修士,都是目光如炬之輩,一眼掃到庫房當中那些不曾被燒毀的東西,目光都像被磁石吸住,再也挪不開了。

海底金、天外隕鐵、赤精,還有形形色色的妖怪內丹、法器,燒得只剩半截的千年血芝、玉參……隨便拿兩樣出來,就能抵得上李老爺所有的家業了!這真是一個中等殷商的家中倉庫,所能藏匿的東西嗎?

眾人進入後院後,被這番景象給驚得怔住了,過了半晌才有人急急奔進那幾間廂房裡,大聲道:「李家子!」

這幾間廂房連屋頂都被燒塌了,裡面的人下場可想而知。寧小閑傳音給鳩摩道:「跟進去!」

鳩摩會意,緊跟著那幾人進了廂房,果然看到了兩大四小一共六具黑漆漆的屍體,隨後她順手施放了個結界,擋住了外界窺探的眼光。

這場大火雖然猛烈,但燃燒的時間不長,所以這幾名死者還是保持著生前的姿勢,屍體也沒有被長時間的高溫給燒得縮小了。進屋的人看到,其中五具屍體都歪倒在床邊,只有身材最高大的一具是俯趴在地上的。

有人就悲呼了一聲「李老爺」,伸手要去掀地上的屍體。鳩摩目光一閃,突然搶前一步,撲在李老爺烏黑的屍體上道:「李叔!」若是寧小閑在此,少不得還要哀哀哭幾句「你死得好慘」之類的話,再掉兩行寬麵條淚。可惜鳩摩做不出來這等事,只能幹巴巴地往那裡一杵。

她何等修為,這一撲瞬間就將那人推得一個踉蹌,倒退出兩丈之外。

這人怒目而視,鳩摩只作不見。她撲出的角度很有講究,乃是擋住了身後人的視線,隨後伸手在李老爺身上一撈,果然覺出死者手裡緊緊捏著一面令牌。她無暇細看,立刻將偷偷它收入了儲物戒之中,再抓著李老爺的屍身反覆晃動,看似是傷心欲絕,其實卻是檢查他身上衣物里有沒有其他物件。

她看得很清楚,床邊那幾人面色平和,五指大開,顯然是藏不住東西的,若有人要栽贓,只能藏在這李老爺身上,因此一進了房間就直撲這李老爺的屍身。

她這幾下動作迅捷無倫,又是渡劫前期的修為,想看清她的動作,這屋子裡的人根本辦不到。飛快地檢查了一遍之後,鳩摩就冷不丁將屍體翻了過來。頓時李老爺臨死前目眥盡裂的表情映入所有人眼裡,他臉部都被燒得變了形,偏又做出這種表情,大半夜裡看起來實在驚悚,兩個膽小的凡人忍不住倒退了一大步。

鳩摩關注的重點卻不在死人臉上。李老爺這俯趴的動作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他臨死前是要蓋住下方的什麼東西,果然當屍體翻過來的時候,她赫然看到地面上有幾道淺痕,看似是李老爺臨死前用指甲摳起了磚縫裡的灰寫下來的。

李老爺家境不錯,廂房裡用的是清一色的水磨方磚,磚磨得很平,磚縫也抹得很整齊,用的是相當牢固的洋白灰。可是李老爺死前想必怨念深重,連指甲也在磚縫裡摳斷了,才沾起了洋白灰寫字。

地上只有一個字:

寧!

這時有人已經覺出不對,伸手來扶鳩摩的肩膀疑道:「你是什麼人?」

鳩摩抽泣了兩聲,才撫著胸略略退開,給其他人騰出空間。她一哭起來,巨大的胸器就上下起伏,奪人眼球。問話那人一時看得呆了,待要再問,她已經蹣跚走了出去。而在這一帶甚有聲望的淮南子則擠了進來,告誡所有人:「退後!等督務局派仵作來!」

李家畢竟是凡人。內城之中,凡人之家若是遭了火盜之患,還是要走凡人的程序。

而鳩摩既然看到了那一個字的遺言,那一處地面上,自然是只餘一片模糊白灰,什麼也留不下。

鳩摩走出廂房還捂住臉,狀甚傷心,可是走到寧小閑身後的時候放下手,眼波明亮,面上哪有半滴淚痕?她輕輕前傾,從李老爺手中摳出來的那塊牌子,就已經遞到了寧小閑手中。

寧小閑撫了撫這塊牌子的紋路,面色一變,旋又笑道:「做得漂亮。」

鳩摩黛眉一揚,突然看到周圍的隱衛都轉頭瞧著她,眼神怪異。她先是一愕,隨後才驚覺:「我居然做出了這種事!」她可是堂堂渡劫前期的大妖怪,高傲的鳳之一族,換了在以前,打死她也做不出這等當人面假裝抽泣之事!哪知道跟著寧小閑不到一年時間,居然就能毫無心理負擔地放下架子,擺出這種作態?真是墮落了啊!

寧小閑哪知她心中所想。她摸了令牌的紋路,心中就止不住冷笑:「果然如此。」

這紋路再熟悉不過了,乃是寧遠堂的腰牌。她這暗中的對頭眼見她不上勾,不進李宅追索靈茶,於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乾脆殺了李家六口人,再栽贓嫁禍到她身上!

她早些時候若是轉頭走了,現在斷然要因為李老爺手中的寧記令牌和臨死前留下的字,背上這口黑鍋了!

寧小閑面上神色如常,腹中卻有一把怒火越燒越旺。自出道以來,就算和陰九幽的分身幾次交手,她也能全身而退,和其他各色人等打交道,更是佔盡了上風,何曾吃過這樣的大虧?

自家的靈茶下落不明,損失鉅萬,還差點被賊子反咬一口,污為殺人盜寶之徒。這樣光挨打不還手的羞辱,真真是她所不能忍受!

想著想著,她緊緊握拳,身上驀地升騰起一股暴戾而凌厲的氣勢來,令身邊的隱衛都不由自主地退開了小半步。

她暴怒了,而能夠安撫她的那人,目前恰好不在服務區。

七仔咽了一下口水,試著去拉她衣袖道:「女主人!」衣掌卻被她的罡氣彈開了。她這氣勢外放得忒狠,連淮南子等人都看了過來。

鳩摩皺眉,抬手拍了過來。她道行深厚,這一掌就輕輕壓到寧小閑的護身罡氣上,隨後她低聲一字一字道:「這裡是李宅!」

這幾個字,終於讓寧小閑突然醒悟到自己還在火災現場,廂房裡死了人,現場還有許多修仙者,在這裡失態絕對不是個好主意。

她眼中神光一閃而過,氣機頓時收起,她又變回了那個外表清秀無害的女子。

她的拳頭也慢慢鬆開,輕輕放在身側:「這幫人又不是不露破綻,我既能抓住一個,也就能抓住更多。時間還有兩天,還足以反擊!」

她在這院中又站了一小會兒。幸好督務局辦事效率很高,派出來的人很快趕到現場,先將庫房裡的東西都保護起來,再一一錄下目擊者的口供,其中也包括她的。在這個地方,她必須步步小心,不可落人口實,就連之前跟著劉雲峰到淮南子府上作客,也只有一樣目的:她雖然不知道要對付她的人準備了什麼後手,但有一點是清晰無誤的,即是她需要有人能為自己作證,證明對頭使出毒計的時候,她與證人在一起,她是清白的。

她又反覆地檢查了現場,確認再也沒有什麼對自己不利的證據,這才和淮南子、劉雲峰一起離開。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