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582章死訊

第582章死訊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2-19 09:26 | 本章字數:3321

寧小閑望著她離開的方向怔怔出神,心裡不知為什麼有些難過。長天還沒有回來,陪伴了她一年多的阿離又已經遠去,連鶴長老發來的訊息都說,塗盡還在隱流閉關未出。

她突然覺出了三冷清,兩分意興闌珊,這偌大的中京逛起來也覺得沒甚意思了。眾隱衛察顏觀色,知道她興緻不高,卻不知要怎麼出聲逗笑。他們妖力深厚、道行精純,卻不是伶俐的解語之人。

過不多時,寧小閑才返回了下榻的客棧,才喝了半碗店家煮好的肉桂南瓜牛奶羹,青鸞就急匆匆走了進來,在她耳邊低聲道:「長老,傍晚剛剛得了個重要消息:濟世樓的大小姐金滿意,今日午後被發覺曝屍荒野。」

寧小閑手中端著的白瓷碗頓住了。

青鸞見她不言不動,只是櫻口微張,似是受了驚嚇,忍不住又低低喚了一聲。

寧小閑這才回過神來,強壓下心頭思緒,急聲問道:「怎麼回事?細細說來!」

青鸞搖頭道:「聽說昨日就已經失蹤了,但是屍體今天午後才被發現曝在中京北郊的一戶農莊里,死的時候全身衣裝整齊、神態安詳,不似受過什麼苦……」

寧小閑突然打斷她道:「傷勢呢?致命傷在哪裡?」

「這個就不清楚了,據說沒發現什麼傷口。」青鸞看寧小閑面色不好,擔心道,「要不要我去督務局,找汨羅手下那錄事問一問細處?」

此話剛剛說完,寧小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瞪了她一眼道:「胡鬧!」

青鸞怔了一下,暗道去督務局找人問,怎麼就是胡鬧了?不過看寧小閑得知這個消息後神態有些不安。她也不敢多說。

她不曉得,寧小閑一聽到金滿意的死訊,心裡立刻就是一涼。第一個反應就是:「那事兒,東窗事發了。」

昔日她和皇甫銘在都靈城南的楓林谷看到的那一雙偷|情男女。其中的女子,就是金滿意。第一眼望見真相,她心裡五味摻雜,說不出到底是什麼滋味,直到前日金滿意找上門來,她才稍微了解了這個天之嬌女的心事。

金滿意有了心上人,這才一門兒心思打算悔婚。

世道多艱難,哪怕是豪門貴胄也有身不由己的時候。所以到了此時,她反倒不是那麼討厭金滿意了。

偏偏在此時,金滿意卻曝屍郊外。

有關於這個女子的私情,寧小閑誰也沒告訴,想來當日偷窺到此事的皇甫銘也不會對旁人提起。那麼,是誰殺了她,還用猜么?

寧小閑略一抬頭,看到青鸞正擔憂地盯著她,不由得笑道:「你先出去罷,我只是有些事情需要仔細想想。」

青鸞只好為她斟了杯清茶。輕輕離開了。

房內只剩下她一個人,寧小閑輕輕摩挲著青瓷杯口,自言自語道:「汨羅。你好狠。」

惟一有理由殺掉金滿意的,在她想來,只有汨羅了。如他這般驕傲的大妖怪,又是奉天府的府主,即使對金滿意沒有多少愛意,又怎能容忍未婚妻在外面偷|情,給自己戴綠帽子?

可是,只是偷人罷了,他大可退婚。犯得著殺人么?

寧小閑蹙眉,耳邊頓時響起金滿意的原話:「若是我開口請求。他,他不會同意的。我爹曾說過。濟世樓的勢力對汨羅來說很重要。」

如果濟世樓的支持對汨羅來說,真的很重要的話,那麼他絕不會輕易退婚,偏又不願忍受綠帽加身,那麼解決的辦法只剩下一個:殺人。

只要金滿意身死,濟世樓和奉天府的聯姻雖然無法完成,但原有的協議也還在,也算退而求其次了。即使雙方都不說,寧小閑也知道,以汨羅的本事,頂多再過半年左右就能牢牢穩固手裡的權力,屆時濟世樓的支持雖然寶貴,卻再不是不可或缺了。

可是,他和金滿意的婚事,偏偏就在三個月後。他怎能娶個不忠的妻子進門?

她低低嘆了口氣。怪不得,汨羅選擇了鏡海王府老太君的壽辰前去參加,想來是為了在眾人面前秀一秀和金滿意的恩愛相;怪不得,這四年一次的白玉京盛會,他反而未臨現場,大概要的是個不在場的證明——他人都遠在奉天府呢,濟世樓掌門人死了女兒也怪不到他頭上去。

回想起鏡海王府中,汨羅對這樁婚事的漫不經心,回想起老太君壽辰當天,他對金滿意露出的溫柔之色,寧小閑就覺得不寒而慄。那個時候,他就知道金滿意在外面偷人了吧?卻一直隱而不發,忍到了現在,才派人在中京殺掉了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

汨羅始終是汨羅,就算這兩年來對寧小閑態度極好,本性卻一直便是那個兇狠殘忍的大妖怪。

回想起汨羅在鏡海王府之中對她說過的話,寧小閑怔怔地出了一會兒神,直到客棧外頭傳來了喧嘩聲。

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寧小閑才剛站起,青鸞就已經大步走了進來,沉聲道:「濟世樓掌門金無患帶人來了,言語強硬,和兄弟們起了點爭執。」

濟世樓的掌門人?她想起鏡海王府老太君壽辰當日,站在金氏姐妹身邊那名黑髯文士金無患,眉頭立刻皺了起來:金無患難道知道了她和金滿意的會面?可是金滿意前日明明說過,金無患被外務拖住,要遲到兩天才會抵達中京,算起來也就是今日才趕來參加白玉京的發賣會,怎可能知曉前事?

隱隱地,她只覺得金無患此來不存善意,於是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道:「請他們進來罷。」

堂堂濟世樓的掌門,也沒打算帶人杵在門口讓圍觀群眾看戲,所以隱衛一放行,他也就隻身走了進來。

「寧長老。」他只微微頷首,面色鐵青。

這人剛剛經歷了喪女之痛,寧小閑倒是能理解他的心情,也低聲道:「金掌門,請坐、請節哀。」

她不說還罷了,講出這幾個字之後,金無患就低低嘆了一聲道:「寧長老,金某此來是想請你給我解惑:前日小女來找你,到底說過了什麼?」

聽出對方的問責之意,寧小閑不悅道:「金掌門這是登門問罪來了?」她在這中京之內就代表了隱流,怎可能任金無患這般質問?

金無患也知道自己著急了些,他緩緩坐下,平復了一下語氣道:「恕罪,金某方寸大亂,還請寧長老為我解疑。」

寧小閑神色淡然道:「金小姐前日的確來找過我,然而聽說金掌門今日方至中京,這消息卻是聽誰說道的?」

金無患沉吟了一下,也無心繞圈子,右掌已經取出了一張紙箋,平平向她射來道:「我兩個時辰前才到中京,就有人送來了這張紙。」

她接過來一看,白紙上只有寥寥幾個字:「金小姐遇害前所尋最後一人,為隱流長老寧小閑。」字裡行間,筆意凌厲張狂、張牙舞爪,像是書寫者胸中懷抱著無盡的怨恨、眥怒。

她立刻知道這是誰寫的了,因為後面的落款赫然是「天上居賀紫娟」,末尾一個鮮紅如血的印章,正是她的執事印鑒。金無患淡淡道:「我已經找天上居的人核實過了,這個印鑒是真的。所以,寧長老,請你告訴我罷,小女前日到底為何尋你,又和你說了什麼?你是見過她的最後一個外人。」

寧小閑闔起了眼,心中不知是氣怒還是佩服。

前一段時間由於靈茶事件,娟娘想必是派人監視她的行蹤,於是看到了金滿意來客棧尋她。娟娘臨死前剛剛接到了金滿意遇害身亡的消息,立刻就將這二者聯繫起來,向金無患發出了最後一封指向性極明確的遺言。

哪怕是死了,娟娘也還要實實在在地坑她一把。見著這張紙箋的時候,她耳邊幾乎都迴響起娟娘得意的笑聲。

娟娘自然不知道寧小閑心中的秘密,也許她只是不想讓這個仇人舒坦,想給她潑一盆髒水,然而這一手卻誤打誤撞地玩得實在漂亮。

寧小閑難道能對金無患據實相告,告訴他「你的女兒在外頭偷人了,奉天府又不想和濟世樓解除聯姻,所以汨羅殺了他」?死者長已矣,她何必要去毀人家女子的清白名聲?此事又牽涉到濟世樓、奉天府兩大勢力的關係,金無患哪裡會輕易信她?

退一步來說,金家女兒乾的好事被她這個外人知道了,恐怕她從此要成為金無患心裡的一根刺。

最關鍵的是,她就算知道此事是汨羅所辦,難道就能將他供出來?這一路上,包括在中京之中,汨羅對她的相助都是不遺餘力,若無他的勢力相助,靈茶失竊一事現在就該輪到她焦頭爛額了。現在這個大人情還沒還清,她能出言壞了他的計劃,讓他和濟世樓反目成仇么?

在這個世界遊歷越深,她就越明白正與邪、對與錯、是與非之間,哪裡有什麼涇渭分明的界限?是非對錯,不過是存乎一心耳。未完待續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