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583章娟娘的報復

第583章娟娘的報復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2-20 10:14 | 本章字數:3321

無論是金滿意還是汨羅,那般行事都有自己的原因,她也深深同情老來喪女的金無患,然而這還不足以令她將汨羅供出來。

她同樣知道,金無患也是個聰明人,因此她和金滿意的對話一個字也不能泄露出去,否則金無患單憑這幾句對話,就能推斷出兇手的真面目了。

所以她輕輕嘆了一口氣道:「金大小姐前日找上我,不過是兩件事,一來是求購一枚返顏丹,二來,也是想邀請我三個月後去參加她和汨羅的婚事罷了。」

金無患神色一凝道:「哦?願聞其詳。」

寧小閑道:「金掌門該知道,我送給鏡海王府老太君的壽禮中,有一枚便是返顏丹?」她看金無患點了點頭才接著道,「金小姐前日才抵達中京,就來尋我,想以二十萬靈石的價格購買一枚返顏丹。我原也好奇,她這般年輕貌美,返顏丹又要留給誰。聽她語氣,似是要送人之用。不過這丹藥的數量太過稀少,我已然婉拒了。」

「她也提起三個月後的婚事,順便送來了這個。」她伸手入懷,取出一份大紅色的描金請柬。這是她剛剛抵達中京時,汨羅差人送來的婚柬,此刻正好拿來騙人。

物是而人非。金無患看到這份婚柬,神智略有兩分恍惚,不過馬上便回過神來,正色道:「小女找你,便只有這兩件事?」

寧小閑聳了聳肩膀道:「給你寄這字條之人,沒說我們會面的時間長短么?不過是一刻鐘左右,能說多少話來?」她輕輕咳了一聲,「況且,你也知道,我和令媛的關係並不十分融洽,她也無意在我這裡久留……」

金無患看了她一眼。兩個女兒都不喜歡這位隱流長老,平日里沒少抱怨,他這個作父親的當然知道。可是女人之間的那點兒矛盾,也不足以讓她對金滿意下狠手啊,除非……

他又問了一次:「當真沒有別的了?」

寧小閑斬釘截鐵道:「再無其他!」

金無患站了起來,深深望了她一眼道:「好,金某信過寧長老,那不再叨擾,告辭!」隨後大步走了出去。

寧小閑將他送出了客棧門口,才返身慢慢走了回來。

七仔站在她身後,忍不住道:「這老頭子氣勢洶洶而來,難道以為是您殺了金滿意?」

「未必。」她搖了搖頭,「但他心底一定認為,我和金滿意的死脫不了干係,至少,我也會知道一部分內情。」她長長地出了口氣,金無患的登門太過突然,她倉促間也沒想起太好的借口。她方才說的話里,三分是真,七分是假,蓋因謊言里總要包含一部分事實,這才聽起來像真話。她不說金滿意想買返顏丹要送誰,便是讓金無患自行腦補了,因為她知道金無患的夫人修為並不精深,如今看來也是四十許人的模樣,她這般隱隱約約地一帶,反而比直說出來效果更好。

七仔道:「那麼,您已經說服了他?」

寧小閑輕輕咬唇:「不。金掌門決不會輕信他人言,就算我這樣說了,他也只會信我三分而已。換了我是他,也理應如此。畢竟,此事查無實據。」

「那……?」

她凝視著窗外被白雪壓彎的梅花枝頭,悶悶道:「無妨,他就是對我起疑,也奈何我不得,查無實據這四個字的意思,就是他再懷疑我也不能直接對我開戰。娟娘真是好手段,真是死了也想噁心我一把。」

她輕輕道:「七仔,這幾日我心裡頗不寧靜,總覺得似乎有要事要發生,卻始終沒有頭緒。」

七仔跟在她身後吶吶,不知要如何介面,只好撓了撓頭道:「這個,等長天大人回來了,就好啦。或許您就是太想他了。」

她輕輕嗯了一聲:「或許,但願。」

……

走出了大半里,金無患臉色仍然是青白一片。身後一群隨噤若寒蟬,他身邊的親信忍不住問道:「老爺,那寧長老可說了有用的線索?」濟世樓是仙派也是世家,和金無患走得近的親信,俱是稱呼他為「老爺」。

金無患冷笑道:「有用的線索,我看她的嫌疑就很大!」

這親信吃了一驚道:「您是說,她殺了大小姐?」

金無患緩緩搖頭:「未必。不過她說的話俱是輕描淡寫,恐怕從頭到尾都沒有幾個字是真的!嘿嘿,若說我家滿意找她買返顏丹,這理由倒也說得過去,她|娘親修為遠不如我,如今倒是需要這類靈丹。可是滿意若有此心,為何不在鏡海王府就問她購取,反而是早不買、晚不買,偏偏在遇害前才找上她?」

他長嘆一聲道:「反正滿意已經,已經去了,那場會面的內容再無第三個人知道,她如何添油加醋都沒人能跳出來作證。人嘴兩張皮,她愛怎說,便能怎說了。」

這親信眼中也隱見淚花:「這寧長老是大小姐出事前,所見的最後一人,事情必定沒有那麼簡單。」

金無患低哼道:「嗯,她若不是殺了滿意,就是知道些什麼內幕,替什麼人掩蓋包庇,這樣的行徑,我看得多了。」

「老爺,我倒是想起一事。」這親信悄聲道,「南贍部洲的靈茶,不都由隱流一家供應么?可是靈茶這種東西最早是在岩城問世的啊!我記得當時奉天府最早派出去追尋靈茶下落的,就是汨羅公子!這二者之間,莫非有什麼聯繫?」

金無患腳步頓時停住了。

被這麼一提醒,他心中念頭急轉如電,瞬間有許多線索都緊緊地聯繫在一起。

岩城首先拿出了靈茶種子、汨羅追查靈茶下落結果不了了之、隱流約莫在大半年前開始獨家壟斷靈茶的銷售,而寧小閑是隱流長老……他對自己這未來女婿也有幾分了解,知道他斷然不是半途而廢之人,那麼,是什麼原因讓他放棄了追查?

他在鏡海王府見到寧小閑時,就已經下令調查此女背景,結果得到的線索卻是模糊一片,她像是從隱流當中橫空出現的。通常情況下,人活於世總會落下許多蛛絲馬跡,有心人自可追查得到,除非……除非有人替她抹平了身後這許多事情。

而他認識的人當中,就有一個人可以輕輕鬆鬆地辦成這件事——汨羅!

奉天府的情報網強大無比,可以輕易打探別人家的秘辛。而反過來說,他要憑此抹去一個人的往事,豈非也是輕鬆加愉快?

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間,他終於從紛繁複雜的猜測中抓到了一條清晰無比的線頭,這就是:汨羅和寧小閑的關係,或許早就是非比尋常了。說不定,說不定兩人從岩城之後,就一直互通有無?

他立刻便又想到汨羅對金滿意那樣溫和卻又客氣的態度,想到金滿意對寧小閑的厭惡,心裡突然便有一把火熊熊燃燒:「莫不是,莫不是這兩人早就暗通款曲了,所以滿意對她才那般討厭?眼看汨羅大婚日期將近,這兩人又不想退了婚事,失了濟世樓對奉天府的支持,於是殺掉了我的女兒?!」

「若是如此,真是好算計啊,好算計!」

他胸口起伏不定,一股暴戾之氣盤旋不去。身為濟世樓的掌舵人,他的理智明明提醒他,這事兒如鏡花水月,只不過是個臆想,是個猜測,濟世樓橫行多年,也是樹敵無數,說不定是旁人下手暗算了他的女兒。

這些他都知道,都清楚,可是心裡萌發的這個念頭就像毒草一樣瘋長,讓他忍不住就要猜測、忍不住就要暴怒!

他那親信只提點了這麼一句,見到老爺眼中露出了駭人的精光,趕緊道:「老爺,請息怒!這不過是小人的揣度罷了,或許作不得真……」

金無患陰沉著臉道:「揣度得好,很好!」看了他一眼道,「下令,徹查寧小閑和汨羅的關係,我倒,這兩人的行蹤到底有多可疑!」頓了一頓,語氣轉悲,「你留下吧,讓老劉代你送小姐回去……回去她的娘親身邊。」話尾哽咽,幾乎吐不出字。

他是修為精深的大修士,老來能得兩女,已是極不容易,因此一向都將兩個女兒視若掌珠。在他看來,兩個寶貝女兒就是嬌縱了點又有什麼大不了,女兒家不就是應該嬌養的么?兇手如此陰毒,傷了他的寶貝女兒,那就是動了逆鱗,此仇不報,他誓不罷休!

親信躬身,應聲道:「是!」垂下去的雙眼裡,卻有光芒微微閃動。

#####

當天深夜,這親信才從外頭回來,默不聲響地鑽進了濟世樓在中京內城包下的客棧。

大約小半刻鐘後,兩封密報就放到了金無患的案頭上。

金無患拿起來看了兩眼,面色立刻就變了。

第一封密報上寫的是,前一段時間瘟疫肆虐南贍部洲,虧得寧小閑研製出了真正的解藥,這才活人無數。然而向整個大陸東部和南部傳播解藥方子的,卻是奉天府。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