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05章黃雀

第605章黃雀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2-29 09:29 | 本章字數:3273

對於寒瓊仙子,寧小閑已有準備。此刻見她手上的紅綾飛舞,正要去纏住甲騎傀儡,寧小閑袖中一動,噬妖藤肉球已經竄了出來,沖向寒瓊仙子。除了在阿泰麗雅雪山時,這還是肉球第一次獨立出擊,經過一年多來息壤的悉心養護,這個幸福的傢伙又晉級了兩階,一直是寧小閑居家旅行、殺人必備的好幫手。它被寧小閑甩出袖子的時候,模樣彷彿一隻圓溜溜的胡桃核,可是衝到寒瓊仙子面前的時候,卻是啪地一下子舒展開來,變出了樹妖的形態,十二條藤蔓穿透空氣,張牙舞爪地纏了上去。看它的模樣,就像是撲向獵物的章魚。

寒瓊仙子冷不防被嚇了一跳。大概女人對於觸手怪一類的生物總是從心理上就特別抵制的,她看到這東西的第一反應不是進攻,而是迅速後退,然後以紅綾出擊。哪知道這怪物雖然看起來是木系的妖怪,藤蔓卻硬過精金,她的紅綾雖然柔軟,但邊緣極其鋒利,切金斷玉都不在話下,此刻卻連這藤蔓的表皮都劃不破!隨後這陰險的東西還能釋出毒霧、炎爆,她不慎被劃破了皮膚,才發現這玩意兒竟然還能吸血!

寧小閑扔出這兩個傢伙之後,連頭都不回,已然沖向了女師叔,確切地說,是沖向了余英男,速度之快,幾乎在原地划出了一道殘影。這時金無患等兩人才知道,她先前與兩人交手,居然未盡全力。

寧小閑心底卻是明鏡兒一般:從迷龍毒霧漫開一直到現在,她身邊最大的助力始終不見。這人就是鳩摩!再加上方才霧中劫殺她的人手腳俐落、布局周密,顯然不像金無患所為。也就是說,這危機重重的地方還有第三方勢力正在垂涎她的性命。此時此刻,她惟一的機會只有儘快將南明離火劍搶到手中。重新佔據了主動,才能應付接下來的危險。

那女師叔被余英男帶得身體一傾,結果丟了右腿。正是又疼又怒,卻下意識地撐起了陣法結界。寧小閑的速度。她的眼力跟不上,然而結界卻是已經撐了起來,藍瑩瑩的光幕上偶爾有水波紋路泛過,看起來美麗又神秘。她專修守御一道,敵人又已經身受重傷,她有自信,這一次寧小閑再也打不破她的結界!

便在這時,女師叔突然看到了寧小閑嘴角勾起來的一絲冷笑。心中沒來由一寒:她為什麼要笑?她明明已是強弩之末,都攻不破我的防禦!

這個念頭還未轉完,她的胸口處突然一涼,竟然有一樣長而尖銳的東西從背心精準地戳進來,捅了個對穿!她難以置信地看著胸前突然「長」出來的一截長喙,隨後才是無窮無盡的劇痛蔓延開來。

她這才想起了,腳邊還趴著一隻巨大的禽妖,而妖怪這種生物的生命力,從來都不可小覷。

她突受重傷,身前的結界沒了支撐。頓時消散於無形。寧小閑撲到面前,獠牙揮過,已經將她的大好頭顱輕輕取下!這女人修為雖不厲害。但修習的神通難纏得很,她決不介意順手除了這個後患。

女師叔的腦袋在地面上骨碌碌轉了兩圈,凝結的目光卻是怨毒中帶著三分快意。

這一下事起突然,寒瓊仙子驚怒之極的尖叫頓時從身後傳了過來:「師妹!」

女師叔既死,站在其後的余英男就無人擋護了。這個小姑娘駭得小嘴微張,叫都叫不出來。師叔項口上的熱血噴出,濺了好幾滴掉進她口中。

寧小閑方才就是得了七仔的一聲傳音,才這樣義無反顧地往回沖。七仔受的傷勢的確很重,尤其神魂損傷過劇。幾乎連動彈之力也沒有。但他畢竟身軀龐大,只須將脖子抬起來。就夠得到女師叔的背心位置了。他攢了半天的力氣,終於這一下偷襲得手。

她無暇去看地上的七仔。伸出纖掌一抬,就去扣余英男的腕脈。這個小獵物的修為太低,被這麼一扣,必然沒有反抗之力。然而手才伸到一半,被金無患擊傷的肋下傷口處突然一涼,似有外物鑽入。她還未來得及以神力驅除,中庭穴內突然有一股氣機炸裂,那感覺就像有一顆小型手雷被埋在她身子裡面,此刻突然引爆了似的!

她的臟腑練得再強固,也經不住這樣由內而外的損傷!

寧小閑終於再也站不住,軟軟地倒了下去。七仔勉強抬起了長頸,抵住了她下滑的身體。

這一刻,她也感覺不到疼痛了,只知道腦中昏沉,四肢疲軟,外界的一切響動,似乎都延遲了好幾秒才進入她的眼中、耳中。難以形容的困意陣陣襲來,她還能感覺到生命力正隨著臟腑的大量出血而快速流失。直到此時,她才想起女師叔曾經扔在她護身罡氣上的那一根紅線。

金無患的青索劍曾扎破她的護身罡氣,紅線伺機而入,附在她的衣物上,反正她衣襟上也沾滿了鮮血,不會注意到這樣細微的一縷血跡……

紫郢劍劃破了她的肌膚,女師叔臨死前怨毒快意的眼神……

她不知道這玩意兒是怎麼製成的,但想來會爆炸。

她似乎都能聽到死神的呼吸聲了。這一次粗心,恐怕要弄丟南明離火劍了,並且連累七仔和鳩摩陪她共赴黃泉!

場中的霧氣終於散去。她耳中聽到了吳管事的聲音越來越近,也聽到了眾多守衛維持秩序的呼喝聲。

天上居的力量,終於趕到了,這裡的秩序即將恢復正常。

寧小閑甫然受了這樣的重傷,神思恍惚,那具甲騎傀儡就驟然失了動力,又變回小小的銀彈子,落到地上。金無患抽出手來,卻不管正與噬妖藤游斗的寒瓊仙子,只晃了幾下就掠到寧小閑身邊。

他一眼就能看出,這女子,怕是快要死了。

時間不多了。他用力捏住她的肩膀,咬牙切齒道:「說,我女兒怎麼死的?」

吳管事已經沖了上來,阻止他道:「放手,不可對我天上居的貴客如此!」

金無患哪裡理會?他狠狠搖晃了她幾下,直到有更多臟腑碎塊隨著鮮血從她嘴角汩汩流出,她才難以抑止地咳嗽兩聲,微微張口,輕輕念叨了幾個字。她的聲音太細太輕,又有吳管事從旁干擾,哪怕以他的耳力都聽不明白,只好湊近她嘴邊,急道:「再說,再說!」

她又輕輕念了一句,這一下,他終於聽清了:她說的哪裡是什麼人名,而是一句發音拗口古怪的辭咒!

這女人居然還有後手!

他突然從寧小閑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威脅,憑著這出生入死無數次練就的靈覺,他連思考的功夫都未有就拋下了她,緊急後退。

然而卻來不及了。

看著重傷瀕死,連半絲氣力都沒有的女子,居然一抬皓腕,以快逾閃電的速度將獠牙刺入了他的鳩尾穴!

這支武器上所附的敗血特性,立刻發作。金無患捂住鮮血狂涌的胸口,只感五內如焚,他痛得一個踉蹌,幾乎要慘呼出聲。

地上的寧小閑驀地睜眼。她眼中雖然寫滿了疲憊,但神光卻不曾消失,雙目更是異乎尋常地明亮,哪像個將死之人?

她的身體重傷瀕死,已經是半點氣力也無,哪怕意志再堅定,也果真是到了山窮水盡之境,無法勉強這具身軀再做什麼了。這種情況下,她惟一能動用的秘術只有一種——得自塗盡的燃魂之術!

皮囊與元神的關係,一般被視作水與舟的關係。舟之能行,賴因為有水托浮。所以修仙者一定也要將身軀修鍊得強韌無比,方好承裝自己的元神。然而魂修之道偏有一種秘術反其道行之,是能夠燃燒自己的元神,作為驅動身體運作起來的燃料。只是這樣顛覆性的舉動,必然是不能持久的,並且會對元神造成破壞性的損傷,即使是魂修要用出來,也只有在萬般無奈之下,也是要慎之又慎!

這是長天嚴禁她修習的秘法之一,只是她心中好奇,磨著塗盡非學到手不可。

趁著金無患後退之機,她單手在地上一撐,不曾直起身體,就這樣佝僂著背沖了出去!連番戰鬥下來,她的神力已經基本消耗殆盡,現在所用的,乃是身為凡人時學的輕身術,只是現在再施展出來,依然是輕靈迅快,卻透著一股子決絕之意!

她的目標,居然還是余英男!

天上居的守衛趕到了,噬妖藤肉球也停了手,寒瓊仙子早在第一時間就趕回了徒兒身邊,緊緊抱住了她肩頭。此刻見這女子重傷若此,仍是勢若下山猛虎一般向愛徒撲來,心中也徒然生起一股寒意:這女人瘋了!這南明離火劍再神奇,對她的吸引力難道就當真那麼大?!大到不惜以身殞命,也要奪到手裡?

她心念急轉,手上卻不會留情,尤其對方施辣手殺了和自己向來形影不離的師妹,這等喪親之痛乃是非報不可的。未完待續R655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