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06章陰九幽其人

第606章陰九幽其人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2-30 03:04 | 本章字數:3340

紅綾像被踩了尾巴一樣的毒蛇,噌地一下抬起、撲上前去!

寧小閑和她斗過幾回合,對她的神通已有了解,此刻又沒有金無患從旁干擾。她早將生死置之度外,心中空明無比,直到紅綾已經欺到面前、幾乎纏上了身,她才不閃不避,執著獠牙輕輕一擊,就精準地戳在了這條紅綾的「七寸」之上!紅綾看似柔軟,然而纏上了敵人之後,只要主人一個念頭,就能將對方勒爆成滿地血肉。可惜,它對上寧小閑,自始自終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寒瓊仙子的武器蜿蜒靈動,有若毒蛇。然而但凡是蛇就必然有七寸要害,於這軟綿綿的數尺紅綾來說,其要害就是時時變幻的氣機流轉控制之處,只有若寧小閑這樣苦修見微知著心法的,才能條分縷析地抓住這個唯一的漏洞。這一下挑刺,竟然將綾面挑出一個小洞來,整幅紅綾也跟著萎頓了下去,垂在地上有如死蛇,再無半點靈性。

她苦練了百年的紅綾之術,就這樣被破了?寒瓊仙子一時怔忡,難以置信,只覺得心頭一片晦暗無光,竟生起心灰意冷之感。

她這一個失神,寧小閑已經掠到了余英男跟前,目光在她身上一掃,後者無端端就感覺到了一陣刺骨的寒意,忍不住害怕道:「她想作什麼!」

她這念頭還未轉完,右腕上突然一涼,耳邊聽到寧小閑輕啞的低語:「對不起!」

隨後,椎心的疼痛從右腕炸開。她這才發現,對方竟然提起匕首,將南明離火劍連同她的右手一起切了下來!

寧小閑微微彎腰,就將余英男落下的右手牢牢接住了,連同神劍一起。

更重要的是,她沒有感覺到半點抵抗。

看來她原先的猜測沒錯,只要是執在余英男的「手裡」就行了,這柄神劍果真是有點兒……弱智的說。

南明離火劍,終於是她的了。吃了這麼多苦,連性命都貼了半條進去,這把神劍終於重入她掌控之中。

心頭才剛浮起由衷的喜悅,她立感身形睏乏,又有了站立不住的感覺。這是元神快要燃盡的前兆,她應該儘快返回——

她沒有能夠返回神魔獄。

因為她才剛剛抓住了南明離火劍,眼前就幽幽浮現出一道身影。

這決不是她失血過多看到的幻象。這個人的的確確是憑空出現在她眼前的,並且面龐看起來熟悉得很,圓潤的臉盤、嘴唇微厚、眼晴一笑起來就眯成線。正是這幾日來,每天都在白玉京內陪伴她的吳管事。

他正噙著笑看著她,手裡執著的也是她看慣了的武器——刺龍戟。還沒等她漸漸遲鈍的思維想明白,這把五萬餘斤重的武器,為什麼會被這名小小的管事單手握住,他已經提起長戟刺了過來。

她在華夏看過一個段子:山中和尚廟,小和尚問老和尚:您悟道前都做些什麼?老和尚說「打柴、做飯、吃飯」;那麼得道後呢?答曰:「仍是打柴、做飯、吃飯」。小和尚就迷惑了,那得不得道又有什麼區別?老和尚回答說:「那當然是有區別的,以前我打柴的時候會想著做飯;現在我打柴的時候,就只想著打柴了。」

自從踏上西行之路,她看過許多人出手,有花俏的、有簡潔的,有迅若奔雷的,有詭譎多變的,有浩氣蕩然的,有陰柔惡毒的。但從未有一人出手,能像吳管事這樣,樸實無華、規規矩矩,卻將一件事做到了極致,吃飯就是吃飯、睡覺就是睡覺,殺人就是殺人!

一戟刺出,就只是一戟刺出而已,乾脆俐落,心無旁騖,看起來甚至是平淡清寡如水,與這柄殺人如麻的重戟威名毫不相符。可是她眼睜睜地看著,才發現這桿長戟的速度居然已經遠遠超過了她的思維反應速度。

甚至在她下意識地要閃進神魔獄之前,戟尖就已經刺入了她的心口。

#####

寧小閑常常聽別人提起「椎心之痛」這個詞,她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親自嘗試這種滋味。

那種被撕裂的尖銳的疼痛,那種無奈和絕望,是用任何言語來形容都難以描繪其萬一。

吳管事這一戟,直直從她心口扎了進去,穿透單薄的身體,牢牢釘在了身後的牆面上。她不須動用神念察看,就知道戟尖扎透了她的心臟,戟尖旁邊半月形的鋒刃,則深深切入了她的胸腹。這柄兇悍武器上的「裂魂」特效也發揮了作用,因此她的神魂再一次遭受了重創,連她都能感覺到自己識海的乾涸。

我命休矣。她比任何時候都更清晰地意識到這一點。奇怪的是,她並不覺得害怕,只深深的不甘和焦急而已。

旁觀眾人眼見這一情形,俱都呆住,不知吳管事和她之間有何深仇大恨,要用如此殘酷的方式致人於死地。在許多人看來,這具曲線玲瓏的身軀被刺龍戟牢牢釘在牆上,彷彿是最最精美的蝴蝶標本。她的體質還要遠勝一般妖怪,生命力旺盛,即使心臟被釘穿,一時半刻都未能死去。此刻眾人看著這一幕,竟生出一種凄厲而哀婉的美感,不忍也不願移目。

而吳管事看待她的眼神卻是溫和的、欣喜的,甚至有幾分慈祥,像是正在看待自己最滿意的作品。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睛?紫羅蘭一般的色澤,比最漂亮的紫翡還要動人,比最剔透的水晶還要幽深,只須他看你一眼,就似千言萬語、諸般心事都能在頃刻間讓你領悟。

這是一雙會說話的眼睛。

就有天上居的守衛醒悟過來,急急衝上前道:「放下她!」

吳管事笑了笑,也不回頭,只將手輕輕一揮,這群人便撞在無形的力牆之上,幾乎是被倒彈回去。

他在周身設下了結界。

人群中,卞長老輕咳一聲道:「都退下吧。」

天上居的守衛既然不上前,旁人也樂得看看熱鬧。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第七層的水月鏡,今日這個樓層可真是一刻可不消停啊。

寧小閑緊緊盯著眼前的男子。她張開口,只能勉力吐出一個字:「陰……」

吳管事一手執戟,一手豎指按在自己唇上,輕輕地「噓」了一聲道:「是我,初次見面,寧長老果然令我刮目相看!」

他眼中璀燦的神光,令這張大眾臉上的笑容都顯出了詭異的妖艷:「真不愧是長天悉心教導的小寵物,你的表現很令我滿意呢。」

「你怎知道……是我?」寧小閑閉上眼喘息,只覺得心裡的苦水汩汩而流。她已經猜出了幕後黑手是誰,卻沒想到他會親自上陣,挖坑等她來跳。

他便是令長天屈辱地陷在神魔獄三萬餘年,令她踏上了漫漫西行路的元兇。

這一切一切的始作俑者,陰九幽。

原來在她始終關注他的同時,這個長天的死對頭也從來不曾放鬆過對她的警惕。

她的話問得有些沒頭沒腦,但陰九幽一聽便明白了,因此也笑得格外歡快:「我的分身是在巴蛇森林外面沒了的,公輸昭這個叛徒也總往那裡跑。奉天府的大公子慶忌兩回遇險,你這位憑空出現的隱流長老都在現場。若說我當時只是懷疑,見到妖顱之後,你以為我還認不出你?」

原來她在試探吳管事的時候,「吳管事」也在試探她。可是她想不明白:「那你還……助我殺掉,娟娘?」

她這一說,似乎是撓到了陰九幽的癢處了:「哈哈。這樣好玩的遊戲,我怎麼會錯過?實不相瞞,南明離火劍就是我從阿泰麗雅雪山帶走的,嗯,找那藏劍寶匣也花費了不少功夫。神劍在白玉京出現,也是我放入發賣會的。長天呀長天,你看,不須我大費周章去尋你,只消有此劍在手,你們便會自投羅網。」

「什麼狗屁天道!什麼命中注定!就算你是天道寵兒,落在我手裡一樣要把牢底坐穿!」他嗤笑一聲,微微俯身在她耳邊道:「呵,長天,這一局,你總該認輸了罷?別裝佯,我知道就算在那裡頭,你也是看得見、聽得著。」

這樣的語氣,像是老友之間的寒喧,卻哪裡是生死大敵的對話?她死死盯著陰九幽,看見他面上雖然帶著笑,眼底卻清晰無誤地寫著一種執拗,這才恍然:「是了,他不知道長天的元神此時並不在獄中。他一直以為,這是他和長天博弈的一局遊戲。」

陰九幽知道,這世上惟有南明離火劍能將長天從神魔獄中解放出來,因此他的分身便早她一步,去阿泰麗雅雪山取出了神劍;他從種種跡象推測寧小閑得到了神魔獄,所以將神劍投入白玉京發賣會,以作試探。她對這把神劍非同一般的渴望,志在必得的決心,加上她出身長天創立的隱流——陰九幽若還猜不出長天和她的關係,他也不配叫做陰九幽了。

可是他算計得再精明,畢竟還不曾化身天道,不知道他精心布下的局,只有寧小閑一個人跳了進去,而長天根本就不在!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