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07章長天歸來(求粉紅票,咳

第607章長天歸來(求粉紅票,咳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4-12-30 03:04 | 本章字數:3351

他一直便以為,在這一局巧計當中,在和長天的互弈之中,他是獲勝的一方。

寧小閑忍不住苦笑。這真是赤果果的陽謀,就算她知道陰九幽在這裡,就算她知道這裡布下了天羅地網,可是南明離火劍的吸引力超過一切,她還得心甘情願地往裡頭跳。從白玉京發賣會開始到現在,她自以為處處得計,哪知道身畔始終有一人將她的所作所為盡收眼底,暗中謀劃。

她明白了,他是要她和長天好好品味功虧一簣的滋味,在離成功最近,離幸福只差臨門一腳的時候,重新將他們推入絕望的深淵裡去。

非常之人自有非常之處,陰九幽的非常之處,大概就是心理極其變|態吧?

結界外突然有一人站了出來,生硬道:「撤了結界!無論你是誰,我有話要問她。」

這人自然就是金無患了。

陰九幽轉頭看著他,皺了皺眉,居然當真撤了結界放他進來。

金無患也知道時間寶貴,當下對「吳管事」理也不理,只盯住寧小閑道:「你既已難逃一死,何不在死前做一回好事,告訴我滿意是誰人所害,怎麼死的!」

寧小閑轉動眼眸望向他,金無患立刻緊張得繃緊身體。

她看了他一會兒,才將目光放回陰九幽身上,然後意味深長地笑了。

金無患微愕,神色很快變得猙獰。她這是指控面前的男子,乃是女兒慘死的罪魁禍首?

身後氣息的變化,陰九幽自然知道。他陰沉地撇了撇嘴道:「這麼老了,還被一個女娃娃在臨死前當槍使么?——你以為是誰將寧小閑和汨羅的關係,還有包廂號告訴你的?」

原來是他,而不是娟娘!

金無患和寧小閑同時恍然。

還未等金無患再說話,陰九幽已經重新在身邊布好了結界。他這結界也甚奇特,修士一旦想要突進,就會被吸走靈力,金無患試了兩次,都未能突入,反而損失了不少靈力,當下不敢再試。

他呆怔了一會兒,心中反而認定了:殺掉金滿意的兇手,汨羅必在其中!

寧小閑至死都不肯將他供出來。而這世間能讓女子如此死心塌地地護住一個人的理由,只有一個。

她對那人必已是愛到了情之深處、極處!

結界之中,陰九幽望著寧小閑幽幽道:「其實我心中一直想不明白。當年,到底是誰從我手中盜走了神魔獄?長天,你可為我解惑否?作為交換……嗯,我可以讓眼前這個小寵物死得乾脆一點兒。否則,我便將她的神魂抽出來,煉作人傀,然後天天折磨她,讓你每晚都聽著她的慘呼入睡,你看可好?嘿嘿,你都將獠牙給了她,看來你是挺喜歡她的。」

他目光在寧小閑面上一掃而過,又優雅地輕輕咳了一聲道:「時間不多了,我能等,她可等不了。她只能再活最多,嗯,我算一算……五十息?」

他笑得很開懷。可是話音剛落,他就看到寧小閑的嘴角居然也勾起了一抹微笑,在粉色血液的襯托下透著說不出的譏誚之意。

她低聲說了幾個字。

陰九幽將腦袋湊近了她道:「大聲些,我沒聽清。」

「我說……」她咳了好幾口血,才虛弱道,「你這幾天的媚眼,都……都拋給瞎子看了。」

「哦?願聞其詳。」他興緻勃勃地挑眉,完全顯不出半點怒氣。

她啞著嗓子笑了幾聲:「你以為你贏了他?呵呵,長天,長天他……根本不在家。」

陰九幽面上的笑容不由得一滯。不在家,這是什麼意思?

她瞪大了眼,似是要欣賞他此刻臉上的神情:「不懂么?就憑你,你這智商,也配當他的對手?他此刻,不……不在神魔獄裡。」

陰九幽終於不笑了。他的眼神飄忽了一下,這才死死盯著她,沉聲道:「他已經出來了?他在哪!」這女人此刻太脆弱,怕是一碰就死,否則他一定會讓她收回這句話。

若是長天已經掙脫出了神魔獄,以他高傲的性格,眼見自己的小寵物被他陰九幽百般折磨,怎會到現在還沒有動靜?退一步再說,沒有南明離火劍,他怎可能脫身而出?

可是這女人應該知道自己性命將盡。待她死後,神魔獄還是會重新落入他的掌控之中,再拿這些無聊的謊言來騙他,有意義么?

寧小閑靜靜地望著眼前這個從上古時期起就赫赫有名的魔人。也許是她此刻心地澄明,不過幾句話的功夫,她就從他的神色和話語中,看出了他對長天的深深忌憚。她的男人,哪怕時隔三萬年之久,哪怕是被鐐銬鎖在深獄之中,時時忍受神力被汲取的痛苦,也被人這樣害怕著、記掛著。

她是不是應該覺得很驕傲?

陰九幽沒有聽到她的回答,伸出兩指鉗住她的下巴捏緊,又問了一遍道:「長天到底在哪裡?」他這話說出來沒有半點威脅的意味,像是和鄰居閑聊說句「今兒天氣不錯」,可是寧小閑決不會懷疑,自己反抗他的下場並不僅僅是痛快一死那麼簡單。

不過,她還有什麼好怕的?她的身體已經損毀、血液已經流干,連燃起的元神都已到了油盡燈枯之境。在旁人看來,她的眼神早已慢慢渙散,不再靈動,神光也從她眼中逐漸褪去。妖修的生命力再頑強,畢竟也有一個限度,誰也無法超越。

偏偏她還要呢喃一句:「你知道,像你這樣的反派,為什麼最後一定會輸么?」

他對於「輸」這個字異常敏感,所以居然鬼使神差地追問了一句:「為什麼?」

寧小閑笑了,話語中竟然有無限松暢開懷:「因為,你的廢話實在太多了。你早該……殺了我的。長天,長天已經來了。」

就在方才那一剎那,冥冥中似乎有個聲音明白無誤地告訴她:他回來了。

長天,回來了。

這是屬於她和他之間的心血感應,萬萬不會出錯。

她慢慢仰起了頭,盯住了摘星樓宏偉的穹頂,就這樣一個輕微的動作,如今做起來已經倍感艱難。然而她卻感覺到,自己的呼吸重新輕盈了起來,氣力不知從何而來,源源不絕地注入了四肢百骸之中。

畢竟是她的長天呵,終於在最關鍵的時刻趕回來了。

這場戰鬥還未終結,我還沒死,我們也還沒有輸呢。她在心裡默默給自己打氣。原本她還在發愁,自己這副瀕亡之軀如何有力氣揮動南明離火劍,斬斷他身上的縛龍索?如今這個問題得到了完美的解決。

這真是極好,極好的。

看她面上突然重新煥出了神采,陰九幽沉下臉,目光下意識地開始左右游移。長天來了?在哪裡?最後,他終於順著寧小閑的目光往上看去。

第七層的天花板上,驀地鑽進來一道金光。這道光雖然還不到巴掌大小,卻是光芒四射、濃烈霸道,比夏天正午的驕陽還要耀眼,讓人無法不注意到它的到來。只有寧小閑心下好生歡喜:這道光的顏色,比她一年前所見還要精純濃烈,顯然這趟遊歷中,他的獲益非凡。

它連停歇都不曾,就直直往寧小閑的方向撲了過來。

陰九幽也看到了它。他的目力自然是極好的,一眼看出了金光當中裹挾著的小人正是長天的元神,當下微微一愕,看他的表情卻是簡直想要開懷大笑!

原來長天的肉身還不曾脫出神魔獄,只是不知用了什麼法子令元神出竅而已。他陰九幽是誰?是操縱魂魄的大拿,這般裸著元神而來,全無肉身保護,豈不是擺明了要任他拿捏?

時機拿捏得這般巧,自投羅網得這般妙,他都忍不住要感嘆自己的好運氣啊。若是長天的元神不在獄中,光折磨他的肉身又有何樂趣可言?

好極,好極了!

長天的元神自然也在第一時間看到了場中的局勢,看到了她的慘狀,面上露出了驚怒之極的神色,不須天道催促已經加快了腳步。

陰九幽長笑一聲,右手執戟,口中默念了兩句,隨後左手五指張開,形似散發淡淡紫光的龍爪,對準長天的元神抓了過去。這一下看起來就不再普通平常,而帶著一種無可避讓的陰譎詭秘,周身數丈之內的氣溫驟然降低,連結界外的修士都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這是發自心底的陰寒和敬畏。

他擅馭魂,這一手追魂奪魄的秘術,比起地府無常的勾魂鎖鏈還要兇狠惡毒,就是大活人的魂魄也會被他硬生生地抓出來,何況原本就沒有實體的元神?

元神飛速撲進,陰九幽的速度自然也不遑多讓,看起來就像長天的元神要自尋死路一般。可是陰九幽才要放心大膽地抓握上去的時候,卻分明地看到元神的臉龐上,掛著一絲屬於長天獨有的冷冽譏笑。

「到了這個境地,他居然還敢恥笑於我!」陰九幽腦海中念頭一閃而過,隨後更加用力地握了下去!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