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16章好事多磨(三更合一)

第616章好事多磨(三更合一) (1/4)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1-08 04:00 | 本章字數:9914

他長長地吁了口氣,只覺得身下嬌軀綿軟而有彈性,嬌嬌顫顫地只等待他的進攻。

「好么,小乖,好么?」他咬住她的耳垂嗞咂吮吸。

她被火熱的吻親得無法思考,迷迷糊糊中應了聲:「好。」

她吐出的這個字,便是最上等的情葯。

她能感覺到長天嘴角似是一勾,隨後就縮入被中不見。

心裡慌得很,長天卻不許她抬頭。看不見他的舉動,她只覺得更加刺激。

「啊……」只過了一小會兒,她渾身突然劇烈顫抖起來,螓首在枕上來回輕晃:「不要,不要……」

聲音嬌膩,如泣如哭,可惜那人鐵石心腸,連她微小的反抗也要無情鎮壓。

……

長天抽手,繚繞室內的輕微異響終於不復聽聞。再看懷中的小人兒,已經頭目森森,眼神渙散,只餘下喘息的力氣。

可以了。

他終於不再克制,將她修長光滑的雙腿輕輕分在身體兩側。

那炙熱滾燙之物刺在她腿心,她也只能情不自禁地收縮一下,嗚咽一聲,卻再也無力反抗。他已經精準地榨**所有精力,讓她綿軟了四肢,熔化了身體。

看到她哀求的眼神,長天壓住心火,在她耳畔絮絮低語:「別怕,只這一次疼些兒,以後便都很舒服了。」說罷,不再克制自己的欲|望,往前一壓,便要穿堂入巷。

在蓬門之外逡巡已久的巨獸終於要闖進來。她雖未親見,但這東西始終帶給她強大的壓迫感。此刻她卻奇異地不想反抗了,只閉上眼等著大禍臨頭。

「報……報告,白……虎神君來訪!」

便在此時,門外響起了一個顫抖的聲音。

守衛快哭出聲了。天還沒暗,長天大人就回來了,可想而知在逸仙居里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如今好事方酣,他這般出聲打擾,恐怕迎接自己的是雷霆震怒!

可是,若不盡職秉報,他怕自己死得更慘啊!大人辦事,一定不喜歡有觀眾圍觀的!

長天的身體,頓時一僵。

寧小閑似乎都能聽到他咯吱咯吱磨牙的聲音。

還未等他們來得及反應,一個清朗猖狂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似遠實近,彷彿就在耳邊:「蛇郎君,我披星戴月趕來找你,快快出來,好生接待!」

兩人都認出來了,這正是白虎的聲音。雖說他動用了神通將聲音傳入,但人的確就在不遠之外了。能直直闖到逸仙居外頭還行若無事的,也只有這同是四神獸之一的白虎神君了。

呼,呼,得救了。可她沒敢露出放鬆的神情,這還是她頭一次見到長天俊逸的面容變得極端兇狠,看起來都有三分猙獰。

「呯」,他重重一拳砸在床板上,震得她耳邊嗡嗡作響。

偏在這時,偏在這時!可他沒興趣讓人觀看活春|宮!

她驚得渾身一顫。長天埋頭在她秀髮里不言不動,過了好半晌,粗重的喘息聲才漸漸平復下去。

「乖乖等我回來。今日不許出門!」他在她唇上重重親了兩口,毫無芥蒂地光著身子走下床。她下意識地一閉眼再睜開,他的衣著已經穿戴整齊,那副好身板再度被隱藏在黑袍之下。

他身上的衣物是巴蛇蟒皮煉成,原本穿戴起來就是隨心所欲。

他打開房門,大步走了出去。

十餘丈外,傳來白虎的笑聲:「咦,怎麼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我該不會來得正是時候……啊喲,你作什麼!」

「滾過來受死!」聽到長天似是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她突然忍不住想笑。

接下來再未聽到長天說話,只有白虎大呼小叫,雪雪呼痛,聲音很快就去得遠了。

她撫了撫胸口,長長吁了一口氣,既是慶幸,又覺得身體深處仍在深深悸動,皮膚上似乎仍殘存著他手掌的溫度,熨熱得一直要暖到心裡去。

長天像是在她身子裡面放了顆火種,這一晚她都睡得很不踏實。

#####

鶴門主走進逸仙居的庭園時,看見的就是寧小閑斜倚在軟榻上,她的面色微微發紅,顯得氣色很好。

她笑嘻嘻地望著他道:「鶴門主,好久不見哪!」她醒來之後由於身體不便,長天只讓她面見幾個女妖,同時禁止其他異性前來會面,所以她這幾天連公蒼蠅都看不到一隻。

咳,這天寒地凍的,蒼蠅也的確不會出來送死。更何況長天先前已有指示,這裡要守衛森嚴得連蒼蠅也飛不進來。

鶴門主看到她,卻幾乎要涕淚交加了。

她醒來之前,神君大人像個會移動的大冰塊,身上就差掛個生人勿近的牌子;她醒來之後,隱流門內到處傳著主上的春天提前到來的傳言,長天大人的確也用和善了許多的面部神情,從側面印證了傳言的可信度,有一次朝會居然還破天荒微微一笑,看呆了好幾個女將。

可是,可是最近三天,他老人家給大家的感覺真是一會兒晴空萬里,一會兒冰雪漫天啊,根本無從捉摸。若像以前那般倒也罷了,習慣是個很可怕的東西,大家挨凍挨慣了也不覺得有啥,現在這般熬著,今天冰凍、明天火烤,再後一日兩重天算怎麼回事?臣真的做不到啊!

大伙兒思來想去,這事兒八成還得著落在女主人身上。所以今日寧小閑派人來請,他趁著神君大人不在宗內的好時機,火速趕來面見她。無論如何,要請她將大人安撫好了,他們這些做人手下的,真是難啊!

聽他一席哭訴,寧小閑噗嗤一笑,這才覺得心頭鬱氣稍出。

原來渾身燥熱、寢食難安的不止她一個人。知道他也不好過,她就舒服多了。

打住!她在心裡對自己說,現在時間寶貴,還是趕緊問吧。

她沉吟一會兒,才對鶴門主道:「自我沉睡之後,發生了多少事?」這般宏觀的問題,不宜問青鸞。只有鶴門主這般統籌全局的人,方看得清、說得明。

鶴門主白眉一掀。她這話問得很有技巧,不僅問的隱流,還旁敲了外部的局勢。看來這位女主人雖然猶處深閨之中,卻已經意識到外頭環境的變化,難怪大人中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