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619章賭約

619章賭約 (1/4)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1-11 01:46 | 本章字數:10110

「嗯,我倒是佩服你自墮火坑的勇氣,只不過——」寧小閑冷冷看著她,眼裡露出刀鋒般的光芒。她在西行路上殺人無算,身上戾氣驟然爆發,晏聆雪雖有修為在身,卻不過是長久處在閨中的女子,如何承受得了?當下駭得搖搖欲墜,還是記得自己不可在她面前丟人,這才咬牙努力站定,瓶兒服侍她已久,趕緊伸手扶住了她。

寧小閑周身氣勢只這麼一發作,就隨即收了起來,臉色也恢復正常,依舊笑眯眯道:「只不過我心眼兒極小,二女共侍一夫這種事是斷斷不能允的!再說天凌閣將這結盟視同買賣,還要強行搭售,惟有長天願意娶你了,天凌閣才肯繼續兩邊的交易。既然如此——」

她聳了叢肩:「我便自作主張罷:我家長天還真就不買了!小閣主你也還是擦亮了眼,再尋下一位買家吧!就憑你這般才藝雙全的美人兒,若肯再加一把勁兒,說不定下一任買家就能乖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了。」

她再不逗留,提起裙擺從七仔的鋼翅踏上背部。大白鳥清唳一聲,拔空而起,幾個呼吸之後就消失在眾人視野之中。

這處梅林里,似乎還回蕩著她清珠脆玉般的笑聲。立在當場的隱衛強忍笑意。寧大人的話聽起來婉轉,卻是將晏聆雪當成了勾欄里的窯姐兒,譏諷她才藝雙全、「出來賣」。

她堂堂天凌閣大小姐,竟被這女人諷得如此難聽!晏聆雪咽喉間一甜,面色卻變白了。瓶兒在一旁氣道:「這姓寧的不識好歹,小閣主切莫生氣……」

晏聆雪咬牙道:「她居然羞辱我,她居然敢羞辱我!若是,若是有朝一日——」

瓶兒大急,用力扯了一下她的袖子。晏聆雪突然回過神來,看到身邊的隱衛正用冰冷的眼神看著她,不禁醒悟過來,自己還站在人家的地盤上呢。

她拳頭緊緊握起,指甲都要刺入掌心,硬是將滿心的不甘、氣憤和羞惱都壓了下去。

「我便不信了,這隱流裡面,莫非只她一個作主么?走,明日啟程,先將此事回稟!」

#####

長天回來的時候,寧小閑倚在榻上,膝上蓋著錦被,正在翻閱青鸞送來的邊報。這幾年來,隱流會將發生在領地範圍內的大小事件彙編成冊,以作紀錄。歷史當中總是隱藏著蛛絲馬跡,她需要從中找出有用的資料。

弱萍為他開門的時候,一縷寒風也跟著溜進了屋內,拂動寧小閑額上青絲,她只作不見,繼續埋頭看卷,連長天走到她身邊都不曾抬眸。

隨後,一隻溫熱的手掌撫在秀髮上,輕輕揉捏了兩下,指法靈活。這是他原來為她講習神通時常常做的動作,她每次閉目享受,心中就充滿了孺慕之意。現在重又感受到這樣的溫暖,她臉卻是一下子紅了。這傢伙什麼意思,昨晚還是個需索無度的野獸,今日就要冒充回良師益友了么?

光想到這中間的巨大轉折,她突然心跳得好快,臉上也漸漸發熱。

呸,她又在胡思亂想什麼。寧小閑你腦迴路敢不敢正常點!

若說她方才是不想看他,現在則是不敢看他。她把頭壓得更低,一聲不吭。

這房裡的氣氛有些怪異。弱萍已經很有眼力價地溜了出去,順帶將門闔緊。

長天沒見著她的面部表情,卻能看出她連背影都是氣鼓鼓的。他也就這麼撫了兩下,就將她的青絲都撥到胸前,露出了白玉般的頸子來,修長的手指沿著美妙的曲線輕而慢地滑了下去。

她耳邊傳來略帶兩分低沉的聲音:「身體好些了沒?」

只這麼平平常常的一句話,從他嘴裡說出來,就透著無限的曖|昧之意,令人浮想連翩。

來了,一秒鐘變色狼!她剋制著脖子上傳來的麻癢之意,一把拍掉了他的手指,往榻里縮了縮道:「不要動手動腳。」

長天金眸一垂,也在榻上坐了下來。

這紅木榻並不寬,他身形高大,這麼一坐下來,寧小閑只覺得這個小小的空間頓時局促得很,被他的身影塞得滿滿。她心口堵得慌,一掀膝上的被子,就要跳下榻去。

長天哪裡會讓她跑掉?一舒長臂,就將她攔腰抱了回來,不比抓一桿稻草費多少功夫。他將她放在腿上,五指張開按住她小腹輕輕揉捏,令她緊貼著他:「不過出去小半天的功夫,怎地就變臉了?」

「放開。」她悶聲道,「我還有很多東西要看。」

他伸另一隻手,去揀起落在榻上的冊子看了兩眼:「你怎會要看這個?」語氣中卻有兩分瞭然。

「我把你和天凌閣的生意攪黃了,現在得想點辦法!」她嘟嘴,很不情願。

「哦,怎麼攪黃的?」懷中的嬌軀氣息不定,他低頭正好能看到她胸前的豐盈因為主人的氣憤而波瀾起伏,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馬。

她氣鼓鼓道:「你明知故問。」

他低笑一聲:「巴蛇真身雖然纏在你手上,但此刻不比在神魔獄中,我也不會時時分神觀望的。」

她知道他說的無錯,長天現在宗務繁忙,的確不像在神魔獄裡那樣清閑,可以時時運起神通觀望她。他每天都是傍晚之後才回來,像今天這樣中午即歸,想來是擔心她身體不適。

想到他的體貼,她心裡還是泛過一道淺淺的暖流,隨後就被她自己壓了下去。呸,她身體不適可不都是他的錯么!

她冷冷道:「哼,有人心儀你、愛慕你、非你不嫁,你會不知道?」剛說完,她就想給自己一記耳光,這話里好濃好濃的一股子醋味兒啊,還是陳釀。

他將下巴擱在她肩窩上,輕輕吮著她細白的耳垂道:「小乖,無須你明言,我也知道你心儀我、愛慕我、非我不嫁的,不過既已說出了口……」聲音中有無限笑意。

她噎住了,只覺得胸口堵得發慌,差點兒噴出一口老血,好半天才能擠出幾個字:「你,你!不,不是我……」

他嘆了口氣,不著痕迹地把手往上移動:「原來你不心儀我,也不愛慕我。」

論口才,她的確不是這狡猾的大妖怪對手。寧小閑重重喘了口氣,改換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