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24章療傷

第624章療傷 (1/3)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1-16 09:03 | 本章字數:6713

事實上,這令牌的用料是十分稀有的「星鐵」,與煉器師的最愛天隕金都出自天外隕鐵,只是顏色作純金,用途更大,許多神器在鑄造過程中都必須摻入,因此米粒大的一顆就價值三萬靈石。

製作這麼一整面令牌要耗去多少星鐵,能抵換多少靈石?這麼一換算,鏡海王府的人面色都有些變了。這世間最令人敬畏的力量,一曰權,二曰錢,從令牌去推斷其主人的身份,果然是隱流當中極尊貴的一位。

自隱流在大陸上挑起戰爭以來,這個原本隱世已久的宗派資料也開始被廣泛研究。鏡海王府中人,當然知道隱流當中使用的令牌分為六等,鐵木最次,金色為尊,只有幾位門主和傳說中那位撼天神君,才具備掌管金令的資格。有這枚金令在手,當真是可以調動千軍萬馬來相見的。

在隱流的地界內,他們可不認為有誰會傻到冒充隱流首領,挑|逗這個強大妖宗的底限。所以,這面金牌只可能是真的。

當先那名文士的面色不再輕鬆。修仙者對於力量的尊崇,其實和妖怪並沒什麼兩樣。他輕聲道:「未知是隱流之中哪位首領駕到?」

寧小閑望了長天一眼,見他面色淡然,知道他根本無所謂身份暴露與否,於是轉頭朗聲笑道:「撼天神君在此。」

她實在小看了這四個字的威力。

如晴天霹靂,如水入沸油,不單是這名文士,兩岸聽聞她話音之人,都不約而同退出了好幾步,臉上變色。身後往複不息的水流拍岸聲似乎也頓住了,那頭巨妖同樣呆若木雞,僵在了水中。

它居然和上古神**過手,還從他掌中逃得了性命!所以這是當了幾年水神時來運轉,得了上天保佑么?巨妖眼裡幾乎要飽含淚水,對老天爺感激涕零。

對面的文士,表情更是精彩得很,寧小閑津津有味地看著他的臉龐若調色盤那樣轉換,心下略訝:「原來長天的名聲重新又響徹南贍部洲了么?」

她畢竟沉睡了太久,不知道隱流這幾年展露出的滔天凶焰,當真是由一條又一條的人命渲染出來的。其他宗派撕殺,不過是為了地盤、為了利益,隱流出手,為的卻是取人性命和魂魄!而隱流的名頭,永遠會和一個人緊緊捆綁在一起,這就是上古神獸,撼天神君!

這名文士的鎮定功夫不錯,幾個呼吸之後就調整過來。他走上兩步,長長地鞠躬到底,恭恭敬敬道:「不知神君親至,姚文遠等唐突了,還望恕罪!」

長天淡淡道:「這頭妖怪,我能帶走了?」

姚文遠額上冒汗,苦笑道:「您老說哪裡話來?這頭妖怪您只管收走,我們、我們這就離開了。回了鏡海王府,府主大人若知道妖怪是被您收走了,想來也不會責怪我們的。」

長天唔了一聲道:「既如此,你們自去吧。」他很老了么?夜風吹過,送來身前那人兒淡淡的發香。立在她身邊,他無端就對「您老」這個稱呼由衷感冒,也就更不喜鏡海王府這幾人。

這頭巨妖對鏡海王府來說,有大用。可是撼天神君在此,鏡海王府再來多少人也一樣折在這裡,還不如乖覺一點,順水推舟地賣個人情算了。

說什麼滔滔罪孽,說什麼絕不輕饒。隱流不就是個妖怪窩么,雖不知道撼天神君為何要替這頭巨妖出面,但水中這傢伙被帶回巴蛇山脈,恐怕小日子從此過得滋潤無比,還談什麼受罰?他們追蹤了百萬里之遙,最後竟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就這樣兩手空空回去,指不定府主大人要如何降罪呢。他心中苦笑,口裡還不得不連應幾聲「是」,目光在佇立一側的寧小閑身上掃過,腦中終於有靈光一閃。

「您,您可是寧小閑寧長老?」他迭聲道。

這人看著她的眼神突然亮了。寧小閑眨了眨眼道:「我是。」對方這種如獲至寶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她很不習慣。

姚文遠欣喜道:「您氣色真好,莫不是身體大好了?若能得知您醒轉且康復的消息,我們少爺還不知道有多高興……」

他這話剛說出,寧小閑立刻覺得身後傳來了無形且濃厚的殺氣。她趕緊輕咳一下,淡淡道:「你們該走了。」縴手放在背後,輕輕握住了長天的手掌。

他的手很涼。

姚文遠被她這一打斷,面上一愣,隨後即警醒過來,再次行了一禮道:「我等告辭了。」輕輕揮了揮手,數十人重新隱入了黑暗之中,很快消失不見。

他失了這頭妖怪,卻給少爺帶回寧小閑康復的消息,多少也能將功補一點兒過罷?臨去前最後一眼,河邊那兩個人影在月下似乎重疊到一起,難分彼此。傳說中撼天神君極疼愛寧小閑,如今看來也非虛言,他離她的距離,始終不超過一尺。

他們甫一消失,長天就反握住她的手,轉頭面對河妖。他用的力氣不小,寧小閑覺得如遇虎鉗,顯然他心中忿懣。她聰明地不在這個時候觸他霉氣,也就乖乖任他抓握。

長天微一用勁,掌中的縴手就變作了棉軟一團,柔若無骨。這觸感好得讓他想再加幾分力氣,卻又怕捏疼了她。

他真想將她抓得更牢。

他垂眸,將這些思緒暫時驅出腦海,然後指著寧小閑對河怪道:「你先見一見她。」

河怪的目光,立刻落在她身上。他也是個有眼力價的人,長天和她站得很近,說明這女子在神君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因此他只草草打量了兩眼就移開目光,不敢多瞧:「這位是?」

長天挑眉:「你不知道?」

河怪的聲音聽起來很驚奇:「我怎麼……?我從來沒見過這位……姑娘。」他猶豫了一下,不知如何措詞。

長天薄唇一抿:「今日傍晚,她到你那水神廟中玩耍,印有水紋的簽子掉出來,正好落到她腳邊。」

「印有水紋的簽子?」河怪的聲音聽起來更怪異了,過了好半天,他才恍然大悟,「哦,你說的是水神簽!」

「……」寧小閑用力瞪著他,這傢伙能將自己甩簽領新娘的事兒忘個一乾二淨,也真是醉了。不過這也印證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