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27章夜遊神?(求粉紅票!)

第627章夜遊神?(求粉紅票!) (1/3)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1-19 09:46 | 本章字數:6661

踏上西行路後,她又哪來時間湊這種熱鬧?而在巴蛇森林裡……隱流的妖怪哪會有什麼過年的觀念,她一個人玩樂又有什麼意思?

這裡畢竟是劉嫗的廚房,寧小閑也沒有反客為主的打算,不過她手腳很快,劉嫗得她相助,料理晚飯的速度果然大有提升。家中難得肉類周全,寧小閑給出的銀子又多,所以劉嫗準備的食物就類似於白肉血腸、溜肉段等等,她是自家殺豬,血腸灌得十分飽滿,切開來色澤明艷,另有一番香腥味道。外頭還是冰天雪地,果蔬難覓,這老太婆原本想端出殺豬菜來款待兩位貴客,後來想想這一對兒青年男女錦衣玉食慣了,恐怕也吃不來這種食物。

寧小閑在華夏時只在南方生活,對這種類似於北方菜肴的食物碰得不多,此刻聞一聞味道,也自微笑。

廚房裡煙氣瀰漫,鍋里肥油滋滋作響,劉嫗突然低聲對她道:「看你家相公,怕是不好相與吧?」外間的男人雖然好看,人卻冷得和冰塊似的,這姑娘怕是沒少受氣。

這一下卻是說到她心坎裡頭去了。寧小閑用力點了點頭,磨著牙道:「脾氣古怪得要命,動不動就要打要罵!」

劉嫗感同身受,語帶兩分同情:「我家老頭子年輕時,脾氣也差,唉,那時我也沒少吃苦頭。」只是這位黑衣相公看起來並非常人,小姑娘若將一顆心全放他身上,想必要吃的苦比她多得多了。

兩人躲在廚房裡竊竊私語,端坐在廳內的長天下頜收緊,面色都有幾分無奈了。

這臭丫頭,是故意說給他聽的吧?

果然這一頓飯吃得默然無聲,長天不喜凡人飲食,只隨意動了幾箸,金眸時常落在她身上,若有所思,但寧小閑還是不拿正眼看他。只有曾老頭誇獎自己婆娘道:「今兒做出來的東西,居然大有水準!」

劉嫗笑罵道:「吃你的飯,多什麼嘴!這是寧姑娘幫我一把,不然今晚你倆要餓到前胸貼後背才有飯吃!」

夫妻二人談笑晏晏,也算是解了飯桌上的尷尬。

畢竟面對著兩個上了年紀的凡人,長天將氣息全部收斂,兩個老人也漸漸放開了。曾老頭還進屋拿了一罈子黃酒出來,寧小閑二人自然是不喝的,他也不介意,一個人自斟自飲,喝到酣處,笑嘻嘻道:「你們也算是運氣好,晚上棲在戈壁灘的這一頭了。對面有個鄔家屯,每到年後幾天就有夜遊神晃蕩,直到半年前更是可怕,倘是遇到人,還會順手傷了人命。」

「夜遊神?」寧小閑其實只嘗了幾口,就覺得腹中飽膩。她倒是好奇了,西行時走了數百萬里路,見過的夜遊神也沒幾個。雖說是「神」,但這是一種小頰赤肩的類人生物,晝伏而夜出,喜歡在夜裡遊盪捕食。但夜遊神一般不吃人,鄔家屯裡頭的莫非是變種?

劉嫗面色一緊,敲了一下曾老頭的後腦勺道:「你喝高了?這麼晦氣的事也是夜裡能談的?」民間有言,在夜裡談及鬼祟之物,是會引對方上門的。

曾老頭「呃」了一聲,賠笑道:「恕罪恕罪,人一老,就容易犯糊塗……」

話音未落,長天已經長身而起,對寧小閑道:「我吃好了。」轉身進了自己房間。

寧小閑也不理會他,只對曾老頭道:「鄔家屯的夜遊神,到底是怎麼回事?」

曾老頭唯唯喏喏,就是不敢再吱聲了,看來夜遊神在這一帶確是凶名昭著。寧小閑也不勉強他,帶開話題又談笑了一會兒,這才進了劉嫗為她收拾好的房間。

她和長天之間,只隔著一堵土牆,任誰輕輕一指都能戳破、推倒,可是那一頭靜悄悄地,宛若無人。她運了神力去聽牆角,只差將耳朵貼在土牆上,結果小半宿過去了,還是什麼也沒聽著,那邊兒沒有半點響動。

她莫名地有些難過。

這傢伙難道一進屋就直挺挺地躺著,連起來走動、喝水都未曾?她可是知道長天幾乎不需要睡眠的。

這般漫漫長夜,他能一動不動地睜眼到天亮?

好吧,對他來說,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畢竟是在神魔獄裡歷練過坐姿的人。

她可沒有這樣好的定力,在床上輾轉反側了許久。這屋子裡的木床不甚結實,翻個身都會吱嘎一聲,在沉靜的夜裡聽起來特別響亮,她只側過一次身就再也不敢動彈了。

越不敢動,就越想動,身上好癢嗯……

她忍不住就會想,這魂淡在做什麼,是不是也在想她?思來想去,心裡就有些兒恨恨的念頭,一時忘了當初要兩間房的人正是她。

腦海中也不知道轉過了多少亂七八糟的念頭,直到小半宿過去了,她終於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

#####

一雙溫熱的手將她攬入熟悉的懷中。

在他人卧榻之上,寧小閑睡得很淺,長天一碰著她的時候,她就醒了。

被他的氣息全部包圍時,她心裡湧現的第一反應不是慍怒,而有絲絲縷縷竊喜沁入心頭:他終於來找她了。

長天的手指輕柔,在她身上撩起陣陣麻癢。她忍著身上的反應,推著他悄聲道:「走開。」胸口處微涼,她這才發現他已經將她的小衣解開,伸手掬擠雪白的豐盈,隨後覆唇而上。

他的舌頭,真是該死地靈活。她長長地嘆息了一聲,才凝聲道:「長天,停下!」

他手上不停,低沉道:「小乖,你不是已經等我一晚上了?」

她瞪著他:「胡……胡說!」

「你不是一直在聽牆角么?」他輕易將她雙手控住,舉過頭頂,另一隻手技藝嫻熟,哪怕她掙扎不休,也能三下五除二就將她剝個乾淨。他越來越喜歡這項工作了,能將她白羊兒般的身子從束縛中解脫出來,也是一種享受。

她惱羞成怒道:「胡說!啊……」卻是被他親著了敏感處,情不自禁地低哼出聲。

「那你為何不展開結界?我記得你在野外一向最是警惕。」能親近她的感覺真棒。他溫柔啃噬著她的纖腰,滿意地感受身下這具嬌軀難以抑制的顫抖。

她被說中心事,立刻閉上嘴,伸腿去踢他。這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