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34章愛之則困之

第634章愛之則困之 (1/3)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1-26 09:42 | 本章字數:6707

大坑之前,依稀還有一條筆直的甬道,寧小閑再想多看一眼,畫面卻就此中斷了。

這是什麼意思,赤鬼山脈隱藏著一座地下建築?她將疑問的目光投向汨羅:「你的手下是如何將這東西送到你手裡的?不是說,地煞脈中動用不了神通?」攝下這些畫面卻不是什麼奇事,有許多便利的神通能將記憶中的片斷攫取出來。

她的思緒縝密,汨羅眼中都凝出一點讚賞之色:「派去了六人,只有這個人身受重傷後逃了出來。他的真身就是妖怪,和地底的怪物纏鬥了一段時間,慢慢遠離煞脈,也恢復了一點兒神通,才能動用秘法送回了這份玉簡,還有一張標明了地點的字條。不過他至今仍未返回,估計仍是在山中遇難。」

是那地底的怪物追了出來?

汨羅又道:「我已經問明,赤鬼山到松江城一帶,半年前發生過一次劇烈的地顫,玉簡中所見的巨縫,估計是那一次地顫的結果了,濃厚的煞氣,也是從這縫中逃逸出來,這才影響了赤鬼山的周遭地區。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她茫然地搖了搖頭。地縫的位置離她和長天借宿的小山村一定很遠,否則那隻鬼娃娃不會只染上一點點煞氣。話又說回來,煞氣只沾上一星半點就如此可怕了,那地縫周圍的生物,豈非窮凶極惡?偏偏修仙者到了這裡,也等同於凡人,怎能是人家對手?

「先前隱而不發,現在只裂開一個口子,就改變了整個周邊環境,這種煞氣的濃度還要遠遠超過普通的地煞脈,修仙者走得太近,不僅是修為被壓制,道深不夠精深的甚至都會當場攪動心魔,永遠迷失神智。我查過資料,這樣的地煞脈,中間還要加個『絕』字,稱為地煞絕脈。從紀錄來看,即使在上古時期都只發現過兩條,這件事,神君應該比我清楚得多。」

長天介面道:「時至今日,這兩條有史可查的地煞絕脈,都在濟世樓的勢力範圍內。」

那麼,這就是從前都未發現的第三條了?她腦中靈光一閃,似是想通了什麼,可是這縷靈思划過的速度太快,她還沒抓住就消失不見。

長天見她滿面迷思,眼中光華流轉,顯然大感興趣。她這模樣兒最是討喜,若無一個惹厭的汨羅坐在邊上,他真想將她抱進懷中親熱一番,不過此時想想也就罷了,長天輕咳一聲道:「這地煞絕脈的煞氣雖重,以前卻從未顯露,顯然是地下的建築將它鎮住了。若無這次地顫,恐怕絕脈和地下建築的秘密都能繼續保持下去。」

她一聽秘密這兩個字,眼中就發出了光,看在兩個男人眼中均感好笑。

汨羅紅唇微啟,笑道:「寧小閑,你當真想去?不過是逃逸而出的煞氣就能令修仙者失靈,那地底下的煞氣被積存了不知道多少年,妄入其中者,恐怕下場堪憂。」他直呼她姓名,卻不沾帶上長天,顯然還將她當作了自由之身。

她看了汨羅一眼,哼道:「那你此來為何,還不是要慫恿長天去一趟?豈不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她這話中的袒護之意十分明顯,汨羅神色都為之一僵,長天卻笑得甚為開懷。他的女人果然是向著他啊,讓這頭狐狸妒忌至死好了。

汨羅望了她一眼,眸中神色複雜難明,卻苦笑道:「神君的修為深不可測,若說這世上還有三人能在地煞絕脈中來去自如,他必是其中一個了。實不相瞞,若非在松江城中巧遇二位,我說不定要另想他法去探明的。」

「三人?」她更感興趣了,「除了長天,還有白虎是么?」

汨羅點了點頭。

「還有一人是誰?」重點在這裡,她真好奇。有誰能和長天、白虎相提並論呢?

「這等細枝末節,日後再說。」汨羅還未說話,長天已皺眉對他道,「此事我確有興趣,這就應下了,這兩日就會前往察探。」

汨羅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撼天神君向來是一諾千金,我放心得很,靜候佳音就是。」

場中一時沉默。正事兒已經談完,離午飯時間也遠得很,長天拿起桌上的茶碗,用青瓷蓋輕輕撇了一下茶水中的浮梗,喝了一口,這便是要送客的意思了,有眼力價兒的都會自行告辭。

汨羅果然站了起來,卻是莞爾一笑,望著寧小閑道:「寧姑娘,我與你已有三年未見,想私底下聊幾句,可否借一步說話?」竟然看也不看長天一眼。

他問的只是寧小閑,而不是長天的同意。

他竟然這樣大大方方地提了出來,要與寧小閑私下聊上幾句!

長天面色一沉,本想出聲相拒,可是目光掃到佳人身上,見她眨了眨眼,也是滿面惑色,不知怎地就想到曾老頭對他說過的話來。那一句拒絕的言辭在舌尖轉悠了半天,竟然縮了回去。

這是她要自行解決之事,他是不是不該越俎代庖?

所以當寧小閑轉頭看他的時候,長天居然伸掌按住她肩膀,握了一下,隨後從她身後走出去,廳內所有侍從也跟著魚貫而出。

他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門外,只有低醇的聲音傳入耳中:「儘快打發了他。」

儘管聲音當中有五分咬牙切齒,儘管仍是命令的語氣,但……他這是,許可了?寧小閑驚得瞪大了眼。

昨天他還撕碎了汨羅送她的清羽裳,順便獸性大發,今日竟然允許她和汨羅單獨說話兒?都說女人心海底針,怎麼她感覺長天的心思比女人還要難猜一萬倍啊一萬倍?

汨羅的面色卻微微一變,似是沒料到長天的反應。不過他隨即調整過來,走到她身邊溫聲道:「你何時醒來的?」

她也站了起來,認真答道:「臘八之後。」

汨羅見她背部挺得筆直,長頸微含,這是身體下意識的防備動作,顯然她並不習慣他如此靠近。他心中暗嘆一聲,口中卻道:「你莫怪我不肯犯險而找了神君,再有小半年我便要渡劫了,此時不敢節外生枝。」

她低低地「啊」了一聲。差點忘了汨羅修為已到渡劫前期,即將大圓滿。按理來說,此時他都應該在閉關,爭取熬過雷劫時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