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54章內宮到底在哪

第654章內宮到底在哪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2-12 08:26 | 本章字數:3301

袁厚仔細觀察了螭吻一會兒,見它的確再不動彈,於是放心潛入水中,往它腹下游去。

寧小閑奇道:「他在做什麼?」

長天瞬也不瞬地盯住他的舉動,凝思半天,才回道:「尋找與地宮有關的線索,比如說,入口。」以他的目力,自然能看到袁厚在魚腹下來回遊動,一會兒瞑思苦想,一會兒伸手比比劃劃,似是遇上了什麼難題。

入……?是她太邪惡了么,為什麼瞬間有了很可怕的聯想?她忍笑道:「螭吻塊頭這麼大,菊|花位置不該是很明顯么?」

「菊|花?」長天顯然將全副注意力都放在對方身上,重複了她的話一遍之後才恍然,頓時在她柔嫩的腮幫子上用力一捏,「你現在倒是什麼都敢說了?」

她嘟嘴道:「這人到底要找什麼入口?」

他目光一閃,臉色又恢復了冷漠:「自然是地宮下一處地方的入口了。方才螭吻出水,你在它腹上看到了什麼?」

「這大傢伙的腹部,似是被刻上了陣法,看上去顏色鮮艷得緊。」寧小閑奇道,「我從未見過線條這麼繁複的陣法呢,看得眼暈。」抓捕阿吉時,螭吻小半個身體躍出了水面,它肚腹上的異狀,就被寧小閑給看在了眼裡。不消說,這陣法既沒逃過她的法眼,長天自然也是瞧見了。

在長天眼中,袁厚已經乾脆停了下來,作埋首沉思狀,顯然露上了難題。這人一向顯得胸有成竹的模樣,此刻露出這種神情,可見遇上的麻煩不小。

他那裡悠哉游哉地,長天眼中金光閃動,卻是有些忍不住了,幾次都想踏出神魔獄,卻被她用力拉住了:「別出去,你不想知道他為什麼跑來地宮啦?」

「逮著了他一樣能逼問出來。」長天冷厲道。

寧小閑正色道:「這人嘴裡說出來的話,也不知有幾成真的,還不如坐觀其行。再說,我還真想知道這地宮的下一個入口在哪兒。」這傢伙,明顯知道的內幕比他們多,由他來開路最好不過。

正說話間,袁厚突然動了。

他的動作十分詭異,突然游到螭吻路邊,用力撬開一條縫,然後——

鑽了進去。

饒是寧小閑自認現在定力過人,也忍不住頭皮一麻。那樣一張恐怖大嘴在這半個時辰內先後吞掉了五個人類和無數條「牙巴拉」,這人居然還自動往裡頭湊!不過他自然不會去白白送死,所以寧小閑和長天互視了一眼,決定再仔細看看這人要整出什麼幺蛾子來。

二十息過去了。

五十息過去了。

……

袁厚始終沒有出來。

長天皺了皺眉,突然拉住她道:「走。」一步即踏出了神魔獄,隨後向湖中的螭吻走去。

他所到之處,湖水皆自動分開,露出兩人並排寬的一條湖底道路來。他攜著寧小閑的手,施施然走到螭吻腹下,隨後往上看去。

螭吻的身軀龐大,它的肚腹也極寬闊,可是這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畫著一套繁複的陣法,竟然連半絲兒空間空隙都沒有留下。這套陣法的線條又多又細,縱橫交錯,偏偏一絲不苟,初步估計數量都超過了十萬條,若用人眼凝視之,只消看上幾個呼吸就會頭暈、嘔吐。

若是往全局去看,這套陣法反倒很像人類身上分布的經脈、血管,似是每分每秒都在輸送著賴以維生的重要物質,連每一根線條看起來都像活的,充滿了蓬勃的生命力。然而劃畫這座陣法的顏料卻是鮮紅得有若血液,在水裡浸泡了這許多年也不曾褪色。

「這是失傳已久的『七十二門地煞聚靈陣』,用的顏料正是祭煉過的螭吻本身的精血。龍子的精血,總是特別好用的……」長天揉了揉額頭,「你對聚靈陣不陌生罷?各家仙派的洞天福地當中都會刻設大型的聚靈陣,引聚天地靈氣,加快修鍊速度。這聚靈陣就是脫胎於地煞聚靈陣。」

聽著好像很膩害的樣子,她眨了眨眼,用表情催促他接著往下說:「這種陣法原本是蠻族中的大能發明,用來聚攏煞氣。其效能和當今的聚靈陣不可同日而語。如今出現在這地宮之中,你能想到什麼?」

她微微噘嘴:「想來地煞絕脈的煞氣不外泄露,就是因為這地煞聚靈陣的緣故?」她看長天點了點頭,才接下去道:

「這陣法的確厲害……這處地宮到了地下湖的部分突然戛然而止,這本來就很不正常啊。按理來說,再走下去應該到核心部分才對,前方怎會一下子沒有了路?加上這地煞聚靈陣居然刻在螭吻的肚皮上……我猜它和地宮的核心部分有些關係?」

他瞬也不瞬地盯住陣法,蹙眉:「猜得不錯,接近真相。可惜我們手裡資料太少,否則現在就該明白這前因後果了。」

寧小閑截口道:「其實也不算少,至少方才那傢伙的確是鑽入螭吻嘴裡,再不出現,可見他找到入口了。也就是說,入口在這龍子的嘴裡?」

「從頭推算,若想這地宮長久安寧,賊人不能入內,光憑著機關、異獸是不夠的。能闖到這裡的人,基本上是不懼煞氣的了,那麼至少也是真仙以上的境界。即使算上這條龍子螭吻,它眼下如此虛弱,又能禦敵多久?所以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另闢蹊徑!」她眼中光芒四射,顯然心念急轉,「若是將內宮建在意想不到之地呢?」

長天露出思忖之色:「說下去。」

「地煞聚靈大陣原本應該刻在內宮的地面上,以源源不絕地吸聚煞氣。結果現在卻刻在了這頭螭吻的肚皮上。更重要的是,這數萬年來被吸聚的煞氣,都到哪裡去了?這頭螭吻身上的煞氣雖然濃厚,卻遠不到駭人的地步。」

「所以呢?」

「所以,雖然聽起來很古怪,但我猜,這頭螭吻的身軀應該就是……地宮內宮的所在之地!當年地宮的建造者逮到它之後,說不定改變了主意,決定將內宮藏在一個誰也尋不到的地方?」

這話說出來,連長天都揚了揚眉,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不過細想下去,卻又似乎極有道理。巨妖神獸將自己的真身煉成法器之舉,並不罕見哪,寧小閑見過的龜仙人,就將自己的真身煉成了毫無攻擊力的洞府以供龜縮享受安逸之用。既然如此,這地宮的修造者又為何不能將螭吻的身體,煉成另一座與洞府類似的地宮?

為何偏偏是螭吻,為何不是別的巨妖?要知道龍之第九子的天生異稟,就是張口吞水而不飽、不脹,顯然腹內另有乾坤。用寧小閑能理解的話來說,就是肚內另有奇異的空間。拿它來煉造內宮,豈非再合適不過了?

只不過,其他巨妖是自願之舉,螭吻則是被迫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肉體被加以改造。這其中的痛苦和羞辱,又是何等巨大?祭煉它的人,手段又是何等了得?

到底是什麼人,敢將龍子都抓來如此糟踏?二人想到這裡,心中都已隱隱有些明白。

這一著確是妙棋。即使有大能闖入地宮,在湖中尋覓內宮入口卻遍尋無果,最後大抵也會以為這是建到一半被拋棄的地下建築,只好怏怏而去吧?若是將這螭吻也殺掉,那就更妙了,地宮真正的秘密就從此永藏湖底!

越是規模巨大、恢宏無倫的地陵建築,無論建造者有多麼想將侵入者置於死地,但在修造時即使是機關算盡,卻也要留下來一線生機的,這才符合天道的衍生規則。這個規律實在妙不可言,否則將條條道路都堵死了,就是不給人活路,則此地真成死地,再無風水可言,子孫後代也絕不會再有半點氣運。

地宮建造者突發奇想,將內宮建在了螭吻的身體當中,有心人若猜測得到即可設法進入,的確也符合天道規則。可是螭吻若病弱而死,或者於他人之手被殺,同樣符合生物的生老病死之法則,更是何錯之有?它一死,這內層地宮的入口就從此關閉,再不復見於人世,裡頭的秘密也跟著享有一勞永逸的安寧了。

思慮及此,她和長天算是明白了,為何這頭螭吻受到了極度刻薄的待遇,除了要忍受日日煞氣侵體之苦,連食物都不能吃飽。原來這地宮的建造者原本就不想讓它活下去,才如此百般折磨。只不過龍子的生命力也實在頑強,被囚虐了這麼久,依然苟延殘喘。

那麼,下一個問題來了:如果內宮就藏在螭吻身體之中,那麼,要如何進入?

無庸置疑,這座地宮是蠻族所建。倘若螭吻的身體真被改造成了洞府,那麼能讓這座洞府開啟的指令是什麼?袁厚又是如何發現的?按照建造的理念,這座洞府必定能打開,但指令卻可以千變萬化。龜仙人的洞府,只要擁有主人氣息的物品就可以打開,那麼這座地宮的核心區域呢?

莫非要有蠻族血脈才可以?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