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63章怎麼辦?(為呵呵哩啦和

第663章怎麼辦?(為呵呵哩啦和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2-17 08:33 | 本章字數:3522

「三……竟然已經三萬多年了,怪不得時睡時醒,仍覺出時光漫長。」這影子的聲音先是一驚,隨後不勝唏噓,「現在輪到哪一任蠻王掌權,想必不是陰無殤或者主人的血脈了吧?」

陰九幽眼中露出了譏諷之色:「蠻王?呵,你可知何謂斗轉星移?如今的南贍部洲,是人族和妖族的天下,哪裡還有蠻人的立足之地?」

陽澤終於失聲道:「你,你說什麼,蠻族竟然衰微至此了?!」

「不是衰微,而是滅絕。」陰九幽盯著他,聲音中充斥著快意,一字一句道,「蠻族在三萬年前的上古之戰中落敗,被滅族了。時至今日,蠻族已被稱為上古魔族,哪怕身上還流存著蠻族的血脈,也沒有哪個人敢站出來說,自己就是蠻族後裔!」

影子形體都差點散開,過了好一會兒才重新凝起:「我蠻族五億人口,婦孺皆可為兵,竟是這樣說亡就亡的?!」原是那般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的種族!

陰九幽露齒笑道:「或許原本不該亡的,可惜有個任性的老頭子,將蠻族至寶力之魄和羿神弓埋在自己的寢陵里。你布下的陣法當真了得,明明大哥知道你將寶物藏在了這條不世出的地煞絕脈當中,可是這裡偽裝得半點兒煞氣都不露!」

「蠻族花了天大力氣遍尋不著,沒了可以輕易射殺神獸巨妖的羿神弓,又失去了記錄有蠻族先輩戰陣戰技心得的力之魄,終於在與妖族的戰鬥中敗下陣來。」他突然縱聲長笑,顯然極是愜意:「大好江山旁落,五億子民染血。我的好王父。這一切,都要歸咎在你身上啊。」

「只歸咎在他身上么?」長天待他笑得最歡暢時開腔,聲音如磁石相擊,說不出的清冷冰寒,「你怎不告訴他,是你在最後時刻反戈一擊,殺掉了最後一名蠻族番王?」

「你怎不告訴他。是你破去大陣。將妖族大軍引上了浮空山?你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那根稻草。」

室內頓時鴉雀無聲。

陰九幽奇道:「咦,你是怎麼知道的?上古之戰結束前,你就已經被鎮入神魔獄。怎會知道這一役的秘密?」說到這裡,突地恍然,「是了,你抓去了我好幾個分身。便是從他們那裡拷問出來的吧?」

長天還未回話,陽澤就已經顫聲道:「主人。他的話可是,可是真的?」他畢竟對本族異常忠誠,乍聽此訊,一時接受不能。

陰九幽的聲音冷漠無比:「不錯。蠻族大勢已去、氣運耗盡。即便無我出手相助妖族,這南贍部洲也不會再有蠻族立錐之地。我所做的,不過順應天道爾。」他的語氣理所當然。似乎並不為自己背族滅族的行為感到半分羞恥,反倒像是世事正該如此。

長天暗自搖了搖頭。這傢伙的確有本事連他自個兒都說服、騙過。直至今日都沒有半點悔愧之心,否則誅神雷怎會對他沒用?內心強大到這等地步的人,無論修為怎樣,都不可小覷。

陽澤仿若未聞,只喃喃道:「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他自在那裡痴痴愣愣,長天轉頭望了陰九幽一眼,突然道:「地脈泄出煞氣不過半年時間,你怎會知道這個地方?」

陰九幽目光一閃道:「我的消息來源,只怕和你一樣。」

長天忍不住捏緊了拳頭,半晌才道:「好。好一個奉天府主,好一個汨羅。」

當然是汨羅,只能是汨羅。

能將地煞絕脈傳播出去的,除了汨羅還能有誰?

這地脈在汨羅的地盤中出現,以他習慣於掌控全局的性格,當然第一時間就打探出了相關情況。這死狐狸打不過他,就出這等下三濫的招數。

陰九幽閑散地倚在石壁上,悠悠然道:「只盼他莫將這消息告訴第三方人馬,否則的話——我倒沒什麼可急的,只是你那小姑娘怕是要遇上麻煩了。」

此話正說中了長天的心事。他轉頭看去,這人的語氣雖是如此,紫眸中卻散發著不懷好意的光。

他冷冷覷了他一眼,突然道:「你不是向來標榜自個兒的天魔幻景遠勝現實么,怎地有那般大的破綻?」

「幻景?誰說是幻景?」陰九幽露出了奇異的神色,「旁人編造的幻景必有破綻。為了困住你,我這一次用的不是幻景,而是屬於你自己的記憶。」

那些,都不是幻景,而是記憶?

他看著長天臉上一下子變得相當精彩的表情,好奇道:「你想起什麼了?」相由心生、魔從心起,縱使他能挑起別人的心魔,但具體是什麼情況,他也不知道的。

長天瞪著他,一字不吭。那些事情,難道都曾真實發生過?可他怎麼不記得了?

#####

寧小閑坐在沙灘上,閉目調息。

這裡的環境對她來說已很不舒服,濃厚的煞氣在她身前的罡氣層上鑽營打洞,沒有一刻不想趁虛而入。這種情況下,她只能令全身的機能都放慢下來,以期能在這裡堅持得更久。

但是她依然不能入定,因為每過半刻鐘,她還要確認一次螭吻的狀態。目前這頭巨獸一直處於沉睡之中,沒有半點醒轉的跡象。

不知道內宮當中是什麼情況,長天進去了好一會兒。她心中有些著急,有些好奇,卻知道若是連他都束手無措,恐怕她進去了也是白搭,因此還是耐著性子慢慢等待。

體內氣機運轉,又經過了一個小周天。她再一次緩緩睜開了眼,下意識地看下螭吻。

這一眼,看出一身冷汗。

螭吻還在呼呼大睡,巨口微張。它嘴太大,只這樣微開一條縫,方才都能讓她看見裡面黑黝黝的傳送陣法。

問題來了,它現在依舊張著嘴,可是血盆巨口中卻已是一片空蕩——

傳送陣法呢?

寧小閑大驚,輕輕掠了過去,一頭躍入水中,也顧不得危險,伸手掰開了螭吻的大嘴鑽進去。

這怪獸的喉嚨像個無底洞,除此之外了,只余銳齒和舌頭。

傳送陣法,竟然悄無聲息地關閉了!

這不合理!按照她和長天的推斷,螭吻清醒時,傳送陣法消失,而當它入眠之後,內宮的大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