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84章隱流的暴行?(為粉紅票

第684章隱流的暴行?(為粉紅票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3-03 14:49 | 本章字數:3429

這干煎秋生子也是一樣,味道好則好矣,卻稱不上有什麼出奇之處,也不像是招牌菜的水準。

她才嘗了一口,皇甫銘的臉色已經變了,「啪」地一下將筷子按在桌上,沖著夥計道:「過來!」

貴介公子相喚,夥計自然是一溜煙兒小跑過來,哈腰道:「有何吩咐?」

「這菜的味道不對!」皇甫銘指了指盤中魚,冷冷道,「與我三年前所嘗到的,簡直是天壤之別。進福樓都換了廚子,還敢將這道菜當作招牌菜?」

他聲音不小,其他客人聞言都轉頭過來。

夥計的臉立刻綠了,把腰彎得更低:「這位客人,您能不能小聲些兒?」

不待皇甫銘說話,旁邊一桌客人就開聲道:「小聲點兒我們也聽得見!怪不得最近點了這道秋生子,總覺得有哪裡不大對勁,原來是換了廚子!」說話的是個黑瘦漢子,和他同桌吃飯的還有兩個客人,衣著都甚華貴,看起來至少身家不錯。

皇甫銘和這黑瘦漢子先後開聲了,其他人也忍不住紛紛道:「是啊是啊,味道似是而非,的確沒有從前好了,這是怎麼回事?」

「就這樣還敢繼續拿出來當招牌菜!」

「味道降了,價格怎麼不降呢,還要十五兩銀子一盤!」

眼看眾人怨聲載道,夥計頂受不住,作了個揖就匆匆退場,過不多時換了掌柜的上來。

招牌砸了,客人自然會流失,這掌柜額上都微微見汗,苦笑了一聲。提高音量道:「秋生子是名貴的魚,進福樓原本專聘了一位大廚來做秋生子,大家吃到的就是他的手藝。可是一個多月前,邰圩庄出了事,唉,這等慘劇大家是都知道的,這位大廚全家二十三口人。除了他自己之外。全部慘死在邰圩庄。他如何還有心在我這裡做得下去?接到消息當晚就趕了回去,留下一個徒弟專做這道菜。」

他一提起「邰圩庄」,場中頓時為之一靜。再氣惱的客人也不說話了。

掌柜接著向四方團團一拜:「這徒兒做秋生子,也學到了八分火候了。唉,進福樓也有苦衷啊,兩大招牌菜塌不得。總歸來說。換了廚子原是我們不對。今日各位桌上這一道菜,就由進福樓來埋單。另贈一份清蒸孔雀開屏魚以示歉意,當真對不住了!」

他說得言辭懇切,來這裡吃飯的不少有頭有臉之人,原也不貪他的免單和賠禮。可是說起「邰圩庄」,人人都靜默不言。皇甫銘的目光閃動兩下,也不多說。

過了好一會兒。酒樓里的言談之聲才重新又響了起來。

旁邊桌上客人忍了一會兒,還是低聲問道:「我去年才路過邰圩庄。那裡民風純樸,卻還甚是富庶。看大家今日臉色,這地方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黑瘦男子抿了口酒水道:「你是鄰州人士,不知道這樁慘劇。你可知道西部有個十分強大的妖宗,名為隱流?」

寧小閑聽力仍佳,聽到「隱流」兩字,耳朵立刻豎了起來。

客人道:「神仙之事離我等太遠,若說附近的妖宗我還能知曉一二,這隱流倒真未聽聞。」

黑瘦男子冷笑道:「你生意做得太小,否則必會知道這新入世的強大妖宗的名號!你道本州面積為什麼縮小了三分之一?那即是隱流和本土仙派洗劍閣爭奪地盤的緣故!如今,邰圩庄已經連同那三分之一地界都被隱流吞掉,併入了它的勢力範圍之內。」

客人奇道:「神仙之間爭奪地盤,不是常事么?」

黑瘦男子道:「是常事,可是這隱流行事分外與眾不同。它先向洗劍閣下了通牒,要取走本州領土。咱這一州物產豐饒,洗劍閣哪裡會肯?隱流就威脅道,若是不從,那便要屠盡洗劍閣!」

客人「啊」了一聲:「這妖宗口氣真不小。」

黑瘦男子嘿道:「若放在其他仙宗而言,確是口氣不小,但對這隱流來說,滅人宗派是家常便飯一樣,它原本在大陸最西邊的巴蛇森林避世不出,哪知道三年前突然發瘋一般四處征撻,偏它的戰力又很強悍,直面它的仙宗一般只有兩個選擇:臣服或死亡。它每開戰前必聲明,若不降服,則攻下來之後一定屠盡滿城生靈!」

「洗劍閣數千年來積累了多少基業和威信,哪肯受這等屈辱,所以一個月前隱流悍然由東邊入侵,不到三天就推近邰圩庄。它的妖帥放言,只要邰圩庄的百姓將城防訊息透露給隱流知道,入城之後必不傷凡人性命。可是邰圩庄的人們當真是好樣兒的,直到開戰時,這情報楞是沒給隱流知道!」

聽到這裡,皇甫銘看了寧小閑一眼,見她面色平淡、低眉垂眸,似是不關己事。

「隱流大軍壓至,強攻了兩天半,洗劍閣也不知從哪裡請來了強援,邰圩庄中的戰鬥極激烈,據說連隱流都折了一千多員妖兵在這裡。所以攻下來之後,不僅是守城的洗劍閣門下被殺得一乾二淨,連這裡的百姓也無一倖免,無論老幼婦孺。」

黑瘦男子嘆氣道,「你也知道,這一帶在二十餘年前發現了大型靈石礦脈,洗劍閣派人來開採,邰圩庄才從此繁榮起來,我看這隱流先攻邰圩庄,為的就是靈礦啊。有了邰圩庄這樣血淋淋的例子在前,後面隱流再攻伐其他地方,當地的百姓、豪紳十有四、五會偷偷前來報訊,以換取己身平安。所以不過是一個多月的時間,本州就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土地。看樣子,年後這仗必然還要再打下去的。」

客人聽得愣神,臉色突然發白道:「照這般說來,新渝城也危險了?」新渝城距離邰圩庄雖遠,但按隱流行軍的方向,卻是必經此處的!

黑瘦漢子聳了聳肩膀:「誰知道呢?受戰亂影響,除了這幾座大城之外,百姓日子過得甚苦。」

客人乍舌道:「那今日新渝城內還如此熱鬧,都看不出人心惶惶!」

「世道本不太平,難道大軍壓境之前,日子便不過了?要知新渝燈會聞名遠近,這傳統延續了數百年,若連燈會也不開了,人心才是真正潰散。哪怕為了這個,燈會也是非辦不可的。」黑瘦漢子突然冷笑道:「難道那隱流就能橫行無忌下去?須知天道昭昭,報應不爽!它早晚沒什麼好下場!」

寧小閑突然微微一笑。這笑容黑瘦漢子自然看不著,皇甫銘卻瞧在眼裡,星目流轉,突然道:「呵,這個大州原本歸另一個小型妖宗所管轄,九百年前才劃入洗劍閣版圖。怎麼洗劍閣能搶,隱流就不能啦?」

他聲音原本清朗,現在略提高了音量,附近幾桌客人聽了,都轉過臉來。

黑瘦漢子自然也聽到了,立刻沉下臉道:「乳臭未乾的小子,你才多大歲數,就敢信口雌黃?」

皇甫銘最惱恨別人說他年紀小,尤其在寧小閑面前,可他臉上卻不現一絲怒色,反倒笑吟吟道:「本州歷史,你竟從不知曉么?九百年二十五年前,洗劍閣從天狼谷手裡搶過本州,前後用時三年,天狼谷被滅宗,在這過程中,被損毀的城池都有二十三個,鄉野餓殍遍地,被牽連的凡人約有三百二十餘萬人,其中死傷者達到了二十餘萬人。若說天道昭昭,也沒見洗劍閣怎麼接報應呢。」

九百多年前,竟然發生過這般慘烈之事?眾人面面相覷。凡人壽命最長不過百餘年,在當今世道能活上六十多載就已屬少見。對修仙者來說是平凡無奇的消息,對他們卻仿若天書一般。就連寧小閑都意外看了他一眼,沒想到這小子看起來性格大喇喇地,卻於這等細節上都知曉得一清二楚。

果然這傢伙平時也喜歡扮豬吃虎是么?

說到這裡,皇甫銘才劍眉一挑,作恍然狀,「哦對啦,成王敗寇,這段強劫橫掠的往事,身為地主的洗劍閣又怎麼會寫進州史之中?同理,若是隱流拿下了這裡,數百年後,州民同樣只知隱流,不知有什麼洗劍閣了。」

人們都是默然。其實他們根本無所謂哪個仙派老爺壓在自己頭上,只要衣穿、有飯吃、有命活,就成了。偏偏從來仙派妖宗打架,最倒霉的都是平頭百姓。

他終究氣度不凡,這樣冷嘲熱諷地拉仇恨,黑瘦漢子也不作辯駁,狐疑地看了他兩眼,突然作色道:「你,你莫非是隱流的細作?!」

「細作」這兩個詞喊將出來,大堂里的目光又是齊唰唰地看了過來。這裡畢竟是洗劍閣的地盤,已經有人面色不善地站了起來。

皇甫銘這才轉頭,拿正眼瞧了黑瘦漢子兩眼,撫著下巴,也笑道:「我也認出你了,你是潛藏在洗劍閣里的姦細,專門給隱流通風報訊的!」

這漢子呆了一呆,才怒道:「你胡說八道什麼!」

皇甫銘輕輕擊掌道:「著哇,你若不是隱流派去洗劍閣的姦細,又怎麼拿一雙眼睛就認得出我是細作來?顯然咱們平時宗內抬頭不見低頭見!」未完待續

ps:今早起床一看,粉紅票居然是33票了。

水雲昨天不是承諾過粉紅票每滿15或者和氏璧一枚就加更嘛?

咳咳,這就奉上了。

求你們用粉紅票砸倒我吧。。R655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