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92章祛蟲(求水嫩嫩的粉紅票

第692章祛蟲(求水嫩嫩的粉紅票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3-08 09:26 | 本章字數:3578

由不得他不吃驚。這東西現在沒什麼人知道了,但若放在一萬餘年之前,那真是令人談之色變的玩意兒。

若論發病之毒猛、致死率之高,除了瘟病之外,就數這恙蟲最是可怕。這東西侵襲上身的時候,人是無知無覺地,待得它開始發威時,人體就開始高燒不斷、胸悶腦暈,偏偏這些癥狀又容易被視作是風寒或熱疾,誤服幾帖葯下去,延誤了診治時間,病人往往致死。

你道「別來無恙」這四字是怎麼來的?古時人類見了面就要互問:「你身上沒有染上恙蟲病吧?」若是對方身上有恙,他們是要轉頭就跑的。只是時至今日,這句話才演化成為日常的問候語。

若僅如此也就罷了,不過是凡人要煩惱的問題。更可怕的是,萬餘年前出現了一名大拿,專攻各種瘟、蠱和蟲疾的飼養之法。經過他手中改良的蟲種,居然能聽從主人的命令,在指定的敵人身上釋放幼蟲,然後吞噬靈力,給修仙者造成無盡的麻煩,寧小閑毫不懷疑皇甫銘身上的恙蟲說不定都來自於這一支,否則怎能在修士身上胡作非為?所幸發現得早,皇甫銘稱自己肺臟暖適,卻是恙蟲正要開始入侵內髒的症兆。

這些小蟲會分沁麻藥、麻痹獵物內臟,令它們反而感覺身體舒適,等獵物反應過來時,內臟幾乎都被啃得精光。如此再過半個時辰,恙蟲就會入侵腦部,開始噬啃腦髓,病人此時非痴即傻,兩個時辰之後即壽終正寢,死態安詳。

這種小東西上了身。修仙者即使可以內視,也沒甚有效辦法在短時間內將它們都驅逐出去,普通的雄黃、清毒丹藥。乃至於運功逼毒,對它們根本不起作用。寧小閑若非身上常備著祛邪所用的金雞血。現在也是束手無措,只能坐看皇甫銘被這些蟲子吃得乾淨。

饒是如此,她處理傷口和恙蟲時,亦極是小心,不敢讓自己的皮膚沾上。

兩人又等了一會兒,皇甫銘掌上的傷口裡再沒有新的恙蟲爬出。他鬆了一口氣道:「都出來了罷?」

寧小閑道:「未必。」伸手翻看他的眼瞼。皇甫銘一直昏昏欲睡,此時勉強睜眼笑道:「還有?」

這傢伙也真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回事。寧小閑微瞪了他一眼才道:「眼瞼上仍有血絲,你體|內的蟲子沒有拔乾淨。能抗住這樣的低溫和金雞血的誘|惑。恐怕躲在你身體當中的該是母蟲了。你內視時,能發現它么?」

皇甫銘閉目凝神,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睜眼道:「這東西狡猾得緊,藏得很深,掃視幾番都尋之不得。若不是它剛才動彈了下,恐怕真被它騙過去了。現下探明,藏在膈關。」這東西顏色和血液一樣,身材又細,即使神念掃視,也容易被忽略過去。

寧小閑嗯了一聲道:「這倒是奇了。我在隱流看到的古書上都說。恙蟲的母蟲一般喜歡躲在膏之下、盲之上,也就是心口下方的位置。這頭母蟲怎麼會躲到膈關裡頭去,它格外與眾不同么?」

皇甫銘垂下眼眸。聳了聳肩膀道:「誰知道呢?」

這頭母蟲這麼淡定,她該怎麼辦?寧小閑一邊思忖,手指下意識地在車壁上有節奏地敲了幾下。她都未意識到,這習慣學自長天。

「恙蟲喜溫喜熱,所以進入人體之後才會刺激得人體高燒,給它們自己營造舒適的環境。現在你的體溫降到了冷水都可以結冰的溫度,這頭母蟲一定呆得很不舒服。只是身為boss級的生物,一般都不喜歡動彈,並且它的胃口比較刁鑽。恐怕金雞血對它的誘惑力還不夠大。」寧小閑沉吟道,「另外。它大概也很懶散,要它從膈關爬到手掌。那對恙蟲來說都是很長的路程了。」

「嗯。」身上的蟲毒祛了大半,皇甫銘面上的潮紅都褪下去許多,精神也轉好了,此刻猶有餘力單手撐住身體,靠在車廂壁上眯眼望著她。他現在星目半閉,俊面上帶著三分病弱委屈之色,看起來都有幾分楚楚可憐,兼之滿身的驕縱氣息暫時褪去,尋常女子見了他這副鮮肉小受的模樣,恐怕都是滿心憐惜。

他這般直勾勾地盯住她一瞬不瞬,當真瞧得她渾身都不自在,不禁微怒道:「你眼睛沒其他地方好看么?」

「沒有。」他還是目不轉睛,「這裡就數姐姐最好看。」

寧小閑板著臉道:「把衣服脫了。」

他這姐姐從未如此主動過,莫非突然想開了?皇甫銘臉色慢慢地紅了,忸怩道:「啊?這個,褲子……褲子也要脫么?」

她氣結:「脫褲子幹什麼!你把上衣脫了或者敞開來,我要在靠近心肺的位置放血!」

「哦,嚇我一跳!」他看起來鬆了一大口氣,「我還以為……怪不好意思的。」說罷,臉上露出了赧然的笑容。

寧小閑閉上眼,在心中默數「一、二、三、四……」待數到了二十,怒氣才稍稍抑住,當下睜開眼來,看他已經敞開衣物,露出了絲鍛般光滑的胸膛。

單從外表,絕看不出他的身材這般好,結實的肌肉隱在皮膚下,隨著呼吸而若隱若現,看起來充滿了爆發力。

寧小閑伸指在他膈關附近輕按了兩下:「在這裡?」

皇甫銘盯著她嫩生生的指尖,點了點頭。

「放鬆些。」寧小閑交待一聲,隨後用獠牙在他胸口上劃開了一寸多長的血痕。

皇甫銘突然閉目倒抽了一口冷氣。

「很疼?」她趕緊收手。奇怪,她自覺用力輕巧,只劃破了皮膚,他怎會疼成這樣?

她離他很近。皇甫銘喉結上下動了動,搖了搖頭:「不妨事。」聲音喑啞。不過他自生病後,聲音一直低沉嘶啞,寧小閑也沒多注意,只取了一個小巧的水晶匣子。在裡面滴上一滴青色液體,隨後讓皇甫銘自己拿住了,靠緊胸口的血痕位置。

接下來又是漫長的等待。母蟲似是察覺出不對,一直龜縮不出。

車廂中陷入沉默。皇甫銘幾次想開口,都被她阻止了,惟恐驚嚇到母蟲。

就在皇甫銘幾乎要重新睡去之時,寧小閑悄悄捏了一下他的手指,他頓時驚醒過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