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695章偷香(粉紅票60票加更

第695章偷香(粉紅票60票加更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3-09 13:11 | 本章字數:3405

「不過我向你保證,總有一天,你會是我的。來,我們拉個勾,再蓋個戳兒,好不好?」他勾住她的尾指,輕輕晃了兩晃。

他們離得很近,近得他能聞到她身上幽淡的馨香。她正在快速康復中,嘴唇微翹,顏色鮮活而有光澤,即使沉在夢鄉也似在向男子邀吻。他如被蠱惑,慢慢地、慢慢地俯下了身。

姐姐……

她突然微微蹙眉。皇甫銘咽了下口水,身形不由自主地頓住。

心底那聲音突然笑不可遏:「原來,原來你心底還懷著這般敬畏!以為小小一個親吻就是褻瀆了她!啊哈哈哈,你怎麼不想想,那撼天神君平素是怎樣將她壓在身下,肆意享受其他男人永遠品嘗不到的樂趣!你這姐姐又是怎樣在他懷中婉轉承歡、欲仙欲死?」

隨著這聲音的講述,他腦海中頓時浮現起令人血脈賁張的畫面來。

「住口,住口!」他一陣氣血翻湧,在心底怒吼了兩聲,隨後深吸了口氣,低頭去攫她的唇。

她是他放在心尖兒上的那個人,他只親一下又有什麼打緊!

只親一下就好。

他只是想嘗一嘗她的味道而已。

兩人離得越來越近了,皇甫銘還是忍不住閉起眼,薄唇輕輕落了下去。

心底那聲音,似是低笑了一下,狀甚得意。

偏在此時,旁邊的側榻上突然傳出一聲長長的貓叫!

夜半無人時,這一聲叫喚顯得如此尖銳、凄厲和突兀,連沉睡中的寧小閑都忍不住移開了面龐。

皇甫銘的動作也頓住了,驟然睜眼抬頭,望向了側榻。

在那裡,正有一隻虎皮貓瞪圓了眼死死盯住他,渾身短毛炸起,變作毛蓬蓬的一團。

眼前這年輕男子,可是連肉球都害怕得要命的!恐懼像冰冷的手捏住它的心臟,阿花卻還是強打起勇氣道:「離,離她遠一點,不要欺負她!她,她不喜歡!」

皇甫銘看著它,一言不發。

寒冰源頭就在皇甫銘的眼中,阿花只覺得室內空氣一點一點冷了下來,連塘中燒得正旺的柴火都失去了效力。

皇甫銘一抬手,就有一股無形的勁道將阿花凌空攝起,丟進他掌中。他對待這隻虎皮貓自然不會像寧小閑一樣輕撫慢順,而是一把捏住它的脖子慢慢扼緊,任它四肢在空中無助地掙扎。

它毫無還手之力。這一回,它真的死定了。阿花抽搐著,用儘力氣扭頭去看床上的女子。他一直這麼沒用,能為她而死,也算是這輩子的圓滿結尾。

它在他手裡抖得厲害。皇甫銘看它的眼神充滿了冷漠和高高在上,就好像看一隻死貓。

過了好一會兒,阿花瞳孔放大,連掙扎都慢慢減弱下來,皇甫銘才驀地一閉眼,指尖有一道紅光沿著貓妖的耳朵鑽了進去。隨後,他鬆開手,將這隻小貓扔到了角落。

它驟然逃生,趴在地上虛弱地嗆咳不停。

「她不想你死,所以你今日還死不掉。不過,今晚的事不許對任何人說,否則我下在你身上的噬心蟲,就會把你的心臟都吃掉。」他冷冷開聲,就不再理會它,俯身在寧小閑額上輕輕地、虔誠地親了一口。

他輕撫著她的秀髮,溫柔道:「姐姐,明天我會放你離開。可是下一次,你永遠都只能陪在我身邊了。哪怕是撼天神君也不能再將你搶走!」

他伸手打了個響指,桌上的冰雕應聲化開,露出了噬妖藤的本體。它的身軀僵硬,一時還活動不開,只能眼睜睜看著皇甫銘推門走了出去。

阿花跳上床頭,在寧小閑的螓首邊蜷作一團毛球凝視著她,綠色的貓眼中滿是擔憂。

黑貓不知什麼時候鑽進來,邁著貓步踱近,一邊冷笑道:「不要以為她護得住你,這個女人早晚是我家少爺的。她待你越好,你死得越快!」

它跳上床邊的檀木椅,將尾巴盤在腳前:「乖乖過來讓我吸上兩口,我就保你安全。」

阿花狠狠瞪了它一下,往床里縮了縮,又親昵地蹭了蹭佳人秀髮,這才閉起眼假寐,再不理它。

過了不知道多久,阿花再睜開眼,黑貓已經不見了。

#####

正月初七,年到這時算是過完了。

清晨,雪落無聲。香粉走進來的時候,寧小閑已經醒了,正望著天花板怔怔出神。

不過兩天未見,她就好生惦記長天,想念他寬闊的胸膛,自然也想念他俊美的眉眼、炙熱的唇,還有兩人在一起時的親昵。想著想著,臉就漸漸紅了,不知道這傢伙的處境如何了,有沒有掙脫出血肉熔爐。

「姑娘?」香粉試著輕喚了一聲。

寧小閑沖她笑了笑,這才起身。

她的傷勢痊癒了十之七八,舉手抬足之間都能感覺到筋脈通暢的速度越來越快,顯然屬於合道後期大圓滿的體質,終於開始發揮出驚人的活力。她稍作估計,到晚上就能完全康復。

身體當中重新充滿了力量的感覺真好,寧小閑伸了個懶腰,視線正好對上虎皮貓。

它正趴在床頭凝望著她,小貓妖的眼神很複雜,既有擔憂,又隱含了深沉的懼怕。寧小閑不禁斂起嘴角的笑容:「阿花,怎麼了?」

虎皮貓叫喚了兩聲,湊過來反覆蹭了蹭她的肩膀,她能感覺到毛茸茸的貓身咕嚕作響,像縮小很多倍的鼓風機聲音。此時再瞧阿花,那一對綠瞳中又是什麼神情也沒有了。

香粉在一旁看了,笑道:「姑娘心善,對這小貓妖真好。」

她心善么?寧小閑暗嘆了一口氣問道:「我的隱衛還沒趕來么?」

香粉端來燒好的香湯讓她凈面,一邊道:「尚未接到消息,據說前線又開戰了,估計從西面過來的話,路上會受些阻礙。倒是府上今早來了貴客。」

「哦,什麼人?」她隨口問道。

「奉天府的府主,汨羅大人。」香粉剛剛說完,就見到寧小閑手上一頓,覆面的軟巾都沒取下來。

「汨羅來了?」她的聲音中,很有幾分咬牙切齒。

少爺的這位姐姐,似乎對奉天府的府主很有意見?香粉奇異地望了她一眼,卻不知寧小閑此時終於恍然:赤鬼山煞氣泄出了大半年都沒人去探看,哪就那麼趕巧哪,長天、陰九幽、皇甫銘三路人馬不早不晚地齊聚地宮!到了此時,她若再想不通是汨羅從中搗了鬼,將情報賣了一手、二手、三手,就只能怪自己笨了!

若不是這傢伙拋出香餌,長天也不會被困在血肉熔爐中,被迫與她分開,身邊還跟著一個陰險至極的陰九幽;她也不至於落進皇甫銘手裡,拚命得來的寶物被人輕易奪走不說,這幾天還過得如履薄冰。

想到這裡,她就覺得心塞得慌!

過不多時,有僕役前來傳訊:「汨羅大人想見您一面,少爺請您自行決定。若您不想見,自也是可以的。」

添上了後面這一句,皇甫銘必然是不想讓汨羅見到她的。寧小閑滿腹鬱氣,正想回絕,心裡突然一跳:「不對!汨羅知道我與長天聯袂進入地宮,若他將此事告訴皇甫銘,我就危險了。」

想到這裡,她長吁了一口氣,無奈道:「見吧。」

僕役引著她,走過了曲折盤旋的迴廊。容林別墅的待客之地稱為雨花廳,是建在湖心的玲瓏廳閣,正對著飛流直下一百尺的瀑流,妙就妙在這裡設置了隔音結界,閣中仍是清幽無比,客人可以欣賞到飛珠濺玉、白濤拍石的美景,卻不會被瀑布的轟鳴聲干擾了談話。

那一對修長的身影憑闌而立,正在談話,其中白衣人似是聽到她的腳步聲,轉過身來含笑望著她,不是汨羅卻又是誰?

他今日穿大袖交領長袍,外罩純白暗花大袖直領對襟褙子,右肩飾有金色的刺繡,更襯得眉目如畫、姿儀絕世,站在飛瀑之前,頗有神仙風骨,直似要扶搖乘風而去。

「寧小閑。」他直呼其名,隨後神念從她身上一掃而過,微微皺眉,「你受傷了?」

「汨羅府主。」她還了一禮,聲音清泠,「托你的福。」

他聽出她語音中的疏遠和責怪之意,薄唇一抿。皇甫銘卻笑吟吟地走上前道:「姐姐,今天身體可爽利些了?」

「好多了。」她向他點了點頭,直接開口道,「我要和汨羅府主單獨談談。」

皇甫銘挑起一邊長眉,也不意外,只道:「好!你們慢慢談。」很乾脆地走了出去。

侍立於此的婢從也很有眼力價,立刻行禮之後魚貫退下,廳中很快只剩下兩人。

汨羅隨手設下結界,這才走上兩步,低聲道:「他可有對你……對你……?」

寧小閑咬牙道:「你現在顧慮這個,當初為什麼又要對我和長天設下陷阱?」

汨羅看她面龐氣得通紅,眼中怒意滿滿,知她惱恨自己,心裡不禁微感苦澀,輕嘆道:「我不知地宮中有何機關,更不知以撼天神君之能,居然也不能護得你周全……」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