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704章深入

第704章深入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3-14 08:32 | 本章字數:3312

「你越往這裡走,心跳就越快,三十息內都要跳到兩百下了。我看過了,你這人雖然身染惡疾,但心臟卻沒問題。」寧小閑妙目瞥他一眼,其中閃動著瞭然的光芒,「再說蛇舌草這麼貴重的靈藥,你居然放心一個人帶我們前來種葯之地,就不怕我們將其他草藥席捲一空,再將你殺了?」見店老闆還要爭辯,她不容分說道,「說吧,裡面是誰,有幾個人,我留你全屍,並且禍不及家人。」

店老闆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來,在隱衛冰冷的注視下抖了半天嘴唇,才哆嗦道:「饒命,是我迷了心竅!是,是宣靈宗的仙爺,有三個人!」

話音落剛,站在他身畔的黑嗥已經伸手一擰,乾脆利落地扭斷了他的頸骨。

她聳了聳肩:「宣靈宗,沒聽過。」只看這老闆的行徑,就知道他以靈草釣修仙者到農莊,給宣靈宗之人劫殺這種勾當,已經幹了不止一、兩回了。但凡有點兒出息的宗門弟子,斷不會這樣做,否則日後自己心魔那一關首先就過不去。

黑嗥低聲道:「宣靈宗是個人族的小派,平素與洗劍閣關係不錯。我們在邰圩庄中殺掉的修士當中,已查明就有宣靈宗之人。」

「這麼說,前方阻截我們的仙派之中,就有宣靈宗?」

「極有可能。不過畢竟只是聯合出手,宣靈宗的弟子可不受洗劍閣管束,難怪會跑到這裡來發不義之財。想來這些低級弟子不知黑鋒軍動向,否則此刻就該望風而逃了,哪還敢在這布坑挖陷阱?」

寧小閑眯眼看著農莊道:「店老闆這一點倒沒說謊,裡面確是三人,不過沒有扎手的硬點子。先將他們拿下吧。」

黑嗥沖其他兩名隱衛擺了擺頭,三人散開,悄悄摸上前去。

寧小閑和翟莫慢慢往前走去。

過不多時,農莊中就傳來了驚怒喝罵之聲,不過只持續了幾十息左右,就又重新安靜下來。她又在外面站了一小會兒,聽到裡面傳來低低的呻|吟和求饒聲時才走了進去,這處廢棄的農莊中只有一個活人了,另兩名埋伏於此的修士已經死去,死狀甚慘。

這是隱衛慣用的威嚇之法,能將剩下那人嚇得抖若篩糠。果然還活著的那名修士也被下了禁制,卸去雙手雙腿關節,正在接受黑嗥的拷問。

這名宣靈宗的修士也就是在這裡打打秋風,連核心弟子都夠不上資格,知道的軍事資料自然很少,連準備攔阻黑鋒軍的聯軍人數有多少都說不出來,又被隱衛侍候得死去活來,只好偽報了一個數字。黑嗥也不質問真假,上了一番刑之後再問,他哪裡還記得先前所述,頓時穿幫。

見他也吐不出多少有用的訊息,倒是一個勁兒哭求饒命,翟莫笑道:「若是前方攔截我們的,都是這種貨色,那麼黑鋒軍無憂矣。」

寧小閑搖頭道:「邰圩庄之戰,就說明敵人之中也有硬骨頭。」翟莫聽了,也斂起笑容,顯然邰圩庄之戰給他的印象很深。

「若問不出東西就罷了,我們還得快些回去。」寧小閑皺了皺眉,這人殺豬一般的聲音傳入耳中,聒噪得很。

這名修士大駭,幾乎是要爬過來沖她道:「小姑奶奶,饒命!我們瞎了眼才在這裡搶您的東西!」他先前和隱衛打鬥,又掙扎了半天,腰帶略松。寧小閑眼尖,看到這條布制的腰帶內側似是綴著什麼物事。

她還沒豪放到親手去抽另個男人的腰帶,所以是隱衛將它抽下來檢查,才翻過來給寧小閑看:「內側繪有陣法。」

這個陣法的線條繪製如流水,並不複雜,連她都能一眼辨認出來。「避水陣?」她喃喃道,轉頭看見另外兩名死去的修士,也佩著同樣的腰帶。黑嗥不待她開口,已將兩人腰帶一併抽出,翻過來看了一眼:「也繪了避水陣。」

她喃喃道:「宣靈宗的本部建在水上?」目光軒敢過去,地上那名修士就趕緊道:「您不殺我,我就什麼都說!」

她自不會殺他。寧小閑微微一笑:「好。」

她的眼中,果然沒有半分殺氣,修士才道:「這是兩天前洗劍閣發下來的腰帶,每人一條,讓我們佩著。」

「什麼理由?」只是很普通的棉布腰帶,扎在腰上很不起眼。

這人搖頭:「不知道,只說這幾天戴好了不要取下就是。」

寧小閑聞言看了看黑嗥,後者道:「這幾天我們抓到的探子,均沒有佩戴這樣的腰帶。」

「那就是敵人有意遮掩了,換言之,這東西有蹊蹺。」她轉頭對那人道,「大戰在即,你們居然還敢跑到這裡來,算聯軍倒霉。我先問你,這小河倉鎮到底有什麼玄機,能讓靈藥長勢這麼好?你又不是頭一天在這裡打秋風,多少也知道一點內情?」

「知道,知道!」這名修士果然如實答道:「小河倉三十年前才建鎮,一開始人數遠比現在更多。後來不知怎地,鎮民紛紛生病,還都是疑難雜症,有些連修士手裡的丹藥也治不好。過沒幾年,人都搬走了,這時才有人發現,在這裡飼養的動物都會狂躁不安,倒是種起莊稼和藥草來,長勢特別好,連仙家靈草也不例外。」

「這消息一傳開去,就有要錢不要命的人趕來種植靈草,和我們合作那店老闆也是原本窮得飯都吃不起,來這裡做了草藥生意才有錢娶妻生子,雖然他那妻兒也是半死不活的模樣。不過他們也就是在這附近開圃種地,再往深里就不能進人了,進去的凡人,回來少則數日,多則半月都會死掉……」

她出聲打斷:「什麼癥狀?」

他想了想才道:「這些年都沒人敢進去了。聽說去過的人會生出紅斑、水腫和水泡,哦對了,還會大把大把地掉頭髮。」

他沒注意到寧小閑瞳孔驟然收縮:「你們也沒進去?」

這修士指了指地上死去的同伴苦笑:「他來到這裡時好奇,拉著我們往山裡走,可是走了差不多三、四里地,連我們都受不了了,只好退回來。我們自己每回在小河倉也只個兩、三天左右,不敢多作逗留。」

「洗劍閣是這裡地主,沒派人來查看小河倉的異常?」

這修士道:「大概是派了吧,不過沒聽說查出什麼原因。哪個宗派領地內的小鎮至少都有好幾千個,洗劍閣也不會特別費心。反正這裡的凡人能種出靈草,能向宗派繳納,那就足夠了。」說到這裡,懇求道,「我說了這麼多內情,姑奶奶放我一條活路吧,我一定逃得遠遠地,再不回宣靈宗!」

她微微冷笑,若是隱流地界內出現了這樣異動,莫說三十幾年了,一、兩年前就會被查個水落石出。洗劍閣建派已久,對待凡人不僅冷漠,連自己的轄內發生之事都不聞不問。果然尸位素餐的現象,在哪個世界都很普遍呢。

對於修士的請求,她只說了一個字:「好」,隨後頭也不回走了出去,緊接著就傳來人體軟倒在地上的聲音。

她放過他了,只是隱衛沒放過罷了。隱衛知道她不喜歡聽到俘虜受折磨,所以連人都殺得悄無聲息。

過不多時,隱衛居然真從這處農莊改造過的地窖裡頭,發現了不少價值不菲的靈草,店老闆許諾過的那株白花蛇舌草,赫然也在其中。看來,他說的也不全是謊話。

寧小閑將靈草收起,腦中轉個不停:洗劍閣給所有弟子,包括其他宗派的小夥伴都發了這麼一條腰帶,其意何在?避水陣法就這麼一個作用,顯而易見是要在有水的地方使用的,可是這附近……

「附近可有大江大河?」

一名隱衛道:「前方不到三百里之內,有烏魯蘇江,東西兩岸寬三十里,流量異常豐沛,尤其前方還是大江的龍閘關口,常年水龍咆哮,非常壯觀。可是……烏魯蘇江不在我們的行軍路線上。」

隱流不會經過烏魯蘇江,那麼洗劍閣發放避水陣法,這又是何意,難道要將隱流誘入大江之中,決一死戰?這怎麼可能,隱流里哪個存活至今的妖怪能是笨蛋了?她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對這名隱衛道:「你將這幾條腰帶送回軍中,交給赤必虎將軍。」她能做的,也就是這麼多啦。那頭虎妖老謀深算,希望他能看出箇中玄機。

「寧大人,您打算繼續深入?」黑嗥見她舉止,不由得出聲道,「恐怕這山裡頭有些危險,大軍再過一個多時辰就要開拔了……」

寧小閑抬起手,他的話音頓時一頓。

「不用擔心,我自有主張。」她望著農莊後面的山坡眯起了眼。越往深處,草木越是茂密,比人還高的雜草擋住視線,連幾米外的景緻都看不清了。這情形,倒真像巴蛇森林呢。

她自己心知肚明,這山她是必須進的,因為就在方才踏入農莊之時,一直溫養沉睡在她體內的噬魂箭,突生感應!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