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714章大搬山陣(粉紅票135

第714章大搬山陣(粉紅票135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3-19 13:19 | 本章字數:3273

熹菱擋了一下,怎奈腿被牢牢扎在豹子身上,轉身不得。旁邊的盟軍見她行動受縛,就有人想來撿便宜,眼看數把寶劍閃著銀光,氣勢洶洶來襲。熹菱一刀斬在妖怪的獨角上,濺起一溜兒火星子,卻沒能斬斷。

敵人的飛劍幾乎已經加身,她再也抵抗不及,只能暗嘆一聲「完了」,心底突然閃過的,卻仍是那個高大挺拔的身影。

「下輩子,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

最後一個念頭閃過,她閉起雙目,預料中的痛苦卻沒有到來。

只聽「叮」的輕響,伴隨著一聲慘叫,有一道狂暴的水流掠過身邊,連金豹龐大的身軀都被帶動了。

她剛睜開眼,就看到一頭巨大的鱷妖緊挨著自己閃過,上頭乘坐的那個小巧得多的倩影,指縫間才剛剛有一抹灰白色的亮光閃動,扎穿自己和金豹的那支獨角就被*脆俐落地斬作兩截。

獨角妖怪的哀嚎,似乎過了好一會兒才迴響起來。

好快的身手,她連這人用出什麼武器都沒看清。熹菱一驚,瞳孔收縮。

她方自驚魂甫定,鱷妖卻已經去得遠了,只有一個女聲在她耳邊淡淡迴響:「戰場上居然還能走神,你嫌命太長了?那兩個,你自行解決。」

這熟悉的聲音,一下子將她從怔忡狀態喚了回來。轉頭看去,還有兩名修士的飛劍已至。熹菱得了自由,毫不猶豫自豹身上躍起,躲過了刀劍加身的命運。

竟被那女人救了!她心裡有幾分憋屈、幾分酸澀,又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心緒。耳中聽得金豹再度受傷傳來的咆哮,熹菱不理會腿上的傷勢,憋著火旋身撲了回去。

她渾身浴血,卻還是殺了一人。剩下一名修士轉身就逃,卻被緊隨而來的黑嗥張開巨口,咬斷了脖子。

「你沒事吧?」他沉聲問道。

熹菱沉默地搖了搖頭。黑嗥擔憂寧小閑的安危,囑她趕緊處理傷口,這才帶著其他隱衛匆匆向前趕去。他們在水中的速度都不如巨鱷,趕路就慢了大半拍。

寧小閑路過這裡見熹菱遇險,擲出獠牙順手殺了一名修士,又將水妖的獨角斬斷。做完這兩件事,鱷妖的速度都沒有受到半點影響,依舊是橫衝直撞地往前闖去。至於身後那小豹女會作何想法,壓根兒不在她考慮的範圍之內。

不過鄂必溫這般趕路法兒太過囂張,必然大受矚目。果然一條六、七丈長的雙頭水蛇受了驚動,丟下被纏得只剩一口氣的妖兵,迎頭沖了過來。這種蛇的尾梢扁如船舵,極適合水中行進,只蜿蜒了幾下就迎上了鄂必溫。

這頭巨蛇胸腹最粗處,足足要四人合抱,渾身鱗甲黑白相間,眼珠子卻是灰的。它越是靠近,龐大的身形就越讓人感覺到壓迫感十足。鄂必溫夷然不懼,張開血盆大口沖了上去,巨蛇身體雖然比它還要大上兩號,行動卻很靈活,只一閃就避讓過去,隨後蛇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纏了上來。

被這玩意兒纏上了,決不是好玩的。寧小閑取出辟水珠,足下微一用力,已經輕輕彈離巨鱷背上。緊接著蛇身撲至,將巨鱷死死地纏住,除了尾巴之外,幾乎不留一絲縫隙。

蟒類的絞殺力量極其驚人,鄂必溫那般堅硬的鱗甲都被擠壓得發出喀啦喀啦的響動。這若換了其他體質較弱的妖兵,恐怕轉眼間就會骨骼盡碎。

寧小閑還需要巨鱷載自己趕路,自然不會坐視不理。她彈起之後,已經輕飄飄地落到巨蛇身上。她身形小巧,巨蛇正全力對付鄂必溫,雖知身上有個小爬蟲在騰躍,一時卻未抽出功夫來理會她。

它馬上就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蛇鱗雖然滑不溜手,站不住人,卻難不倒她。寧小閑一個閃身就已經欺到巨蛇腹下,短匕獠牙已經變作了妖顱長劍的模樣,隨後輕輕一捅,直視厚韌的蛇皮如無物,一下見底。

巨蛇的七寸位置被鄂必溫擋住了,她夠不著,只好就近尋了個地方下手。獠牙的體積給龐大的蛇身造成的痛苦,原本必不甚劇烈,雙頭蛇充其量只覺得身體一痛,像是人體被針刺傷的感覺。可是緊接著,渾身血液像是突然被端到爐子上蒸煮,那般五內如焚、悶窒疼痛的感覺,是它活了近千年都不曾體會過的,一時長嘶了兩聲,捲住巨鱷的身軀也忍不住放鬆下來。

這正是獠牙上面附加的特效——血沸發動了。

鄂必溫脫了束縛,扭頭一口咬在巨蛇身上,六十六顆圓錐形的尖齒牢牢攫住血肉,隨後整隻龐大的鱷妖就如風車一般旋轉起來!這是鱷族天生就能掌握的、用於撕咬獵物的技能「死亡翻滾」,身長三丈的巨鱷用出來,比起普通鱷魚的威力又不知道可怕多少倍。寧小閑都覺得她聽到了向來沉默的巨蛇發出的凄厲慘叫聲,隨後巨鱷就從它身上活活撕下來數百斤重的一塊血肉!

兩頭大肥豬加在一起,也才抵得上這麼大一塊肉吧?看著痛得滿地翻滾的巨蛇,寧小閑拍了拍意猶未盡的鄂必溫道:「快趕路,別耽誤了正事。」她要取這大蛇性命也不是難事,就是要多耗時間——偏巧她現在最缺的正是時間。

巨鱷這才馱著她調轉了方向,繼續前進。

……

路上順手又解決了兩三波擋道的妖兵,前方的盟軍數量越來越多,單憑鱷妖已經沖不過去了。寧小閑拍了拍鄂必溫以示感謝,隨後浮上水面,展開縮地成寸之術,在懸崖險峰之間輕靈跳躍。這裡地勢陡峭得幾乎沒有落腳之處,她卻能如履平地。

盟軍安放在這裡的子母鏡偶爾能逮到她的身影,卻跟不上她的速度,窺鏡人只能看到輕影一閃,頓時又沒了蹤跡。

這樣急奔了十幾息之後,終於趕到了大水的源頭,盟軍設置大搬山陣之處。

只看這裡的地形,就知道盟軍選取得很好:此地是一處陡坡,離石林地面落差大約有兩丈左右,洪水湧出之後受到慣性作用,會首先往地勢低凹的南部、也就是黑鋒軍所在的位置衝去。

她隱好身形,一抬頭就看到了所謂的大搬山陣法。原來這東西也像隱流大軍所用的定風盤一樣,是組合型的輔助類法器,只不過塊頭看起來不小,居然是六座高五丈、寬三丈的白色石門,順著陡坡上僅有的一片空地,一字排開。

滔滔白浪,就從石門當中一刻不停地傾瀉而出,挾千軍萬馬奔騰之勢一路向前衝去。六座石門,六股大水,每一個呼吸的時間內湧出的流量都是驚人的數字。更別提江水之中時常出現龐然大物的身影,這是早就遵守在傳送門的另一邊,隨著江水被一起「借」過來參戰的水中妖族!

本場戰役最激烈的交鋒,不在水下,而是在這裡。

沒有殺聲震天,只有施放神通的光芒,燦爛若煙花、短暫如流星,只有妖怪和人類瀕死前急促的短呼交替響起,每一聲都代表一個生命的流逝。

天上飛著的禽妖至少也有八、九十頭,酸液、冰霜、炎火紛紛往下招呼,甚至有些禽妖聯手施為,將青鸞當年在巴蛇森林邊緣所用的「烈火焚城」都使出來了一遍,大搬山陣附近的地面都被燒成了焦土瓦礫,人類沾上了,也是瞬間化作飛灰。岩砂被高溫瞬間烤熱、融化,竟然析出了點點晶光,隨後又被冰霜所覆,看起來竟燒成了陶瓷一般的質地。

面對這般狂轟爛炸,洗劍閣也當真有本事,居然將護山的劍心陣法都搬到了這裡來用。她記得皇甫銘說過,劍心陣法分為大陣和小陣兩種,眼前這需要七十二人同時運轉的,無疑就是大陣了,威力也比她嘗過的小陣要強大數十倍不止。此刻模擬出來的不知道是哪一把上古神劍的威力,只見陣法內黃色光華流轉,令人望之頓生恢宏、雄偉、無隙之意。

這樣的劍意,重在守護,雖然殺傷力不大,但絲絲入扣,隱流禽妖放出的神通俱被劍陣化解,無法傷及陣中的六座石門。劍陣中偶有飛虹掠起,躲避不及的禽妖,就會被收割了性命。

然而盟軍亦非全無損耗。若換在其他地勢開闊之處,劍心大陣必能自由運轉。可惜這裡是鬼泣石林,哪怕是洗劍閣千挑萬選的這一處平地,也嫌太局促了些,安放了石門之後,再布上大陣,空間就太狹窄。原本應該是無懈可擊的劍心大陣,在西北角上微微有些滯澀不靈。黑鋒軍遣派出來的隱衛都是精擅刺殺的好手,就針對這一點見縫插針地展開攻擊。

地面上響起的每一聲慘呼,都是急促而短暫的。要麼,隱衛伺機刺入了守陣修士的胸膛,要麼,這些沉默的妖怪慷慨就義。

洗劍閣看來也下了狠心,每一次守陣的修士傷亡,都有新血換上,令這傳承了數千年的大陣繼續圓轉如意。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