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731章大衍劍陣,破!(為蘇小

第731章大衍劍陣,破!(為蘇小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3-28 13:52 | 本章字數:3426

他們就是再心急也不可能出去搶人,都天大衍劍陣對他們同樣不會客氣。可是十指連心,俘虜當中有多少人與陣內修仙者有同宗之誼、同窗之誼,有些甚至是斬過雞頭的八拜之交,偏偏隱流驅趕俘虜的速度又慢得令人髮指,明顯是要讓他們眼睜睜地看一場血肉橫飛的好戲,於是一時之間,修仙者當中要求停止大陣運行的呼聲漸漸大了起來。

洗劍峰主殿當中的青銅鏡面上,自然也忠實地攝入了這些影像。幾名長老心疼道:「閣主,那畢竟是門中的精英,另有前來援手的外宗子弟,就這般眼睜睜看著他們……」

徐遠志面色鐵青,截口道:「收了大陣,然後放隱流進來和我們正面肉搏么?小不忍則亂大謀。派出去攻打鬼泣石林的人,便當他們都已死了。傳令下去,各分陣弟子守好劍陣,不許私自行動!」俘虜當中,洗劍閣弟子最多,他這道命令,就是要防止守陣弟子狠不下心,將分陣停下。都天大衍劍陣牽一髮而動全身,容不得這般出錯。

鮑允合也道:「當前只要守住大陣,便算是我們勝了,此時不宜再生事端。」

其餘人都微低下頭,心道洗劍閣於鬼泣石林一役未派半個弟子過來,自然沒有俘虜陷在對方手裡,此刻正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於是劍陣自然沒有停下,而俘虜們走得再慢,終究會將這一小段路程走完。他們哪怕被藥物迷失了知覺,但在飛劍臨身、千刀萬剮的那一剎那,還是感覺到了恐懼和疼痛。

慘呼聲一般只維繫了不到半秒。這條性命就驟然而逝。陣內眾修仙者閉起了眼,不忍見親見同門好友死去,聽得這短促的慘呼,不少人目中都流下淚來,心中反而連帶著恨上了洗劍閣:若非跑到這中部來替洗劍閣助拳。自己這死黨、同窗、好基友,又怎會客死異鄉?連元神在這誅滅神魂的劍陣中,也半絲兒留存不下來。

有時候,人便是這樣奇怪,喜歡遷怒和移恨。

直到這批俘虜化作了一蓬蓬血霧,隱、奉聯軍也不再有其他動作。反而慢慢後撤。這時,劍陣中人才發現,原來數量龐大的妖軍,不知道從何時起人數已經銳減了一大半。

正在洗劍閣中與徐遠志商議的鮑允合牢牢盯著青銅鏡面,突然道:「飛梭呢。哪裡去了?」

得他提醒,眾人這才留意到,原本停在隱流妖軍後方的那幾艘模樣古怪的飛梭,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不見了蹤影。

此時,有人驚呼一聲:「大搬山陣!」

大家凝神看去,才發現在妖軍後方,五座大搬山陣不知何時起已經開啟,妖兵們排隊快步進去。雖忙而不亂。這五具陣法出自廣成宮,鮑允合自然最了解它的用法,知道這上古傳下來的寶物。能將兵員輸送到千里之外。眼見陣法中光幕閃動,一次就能吞進去數百妖兵,顯然傳送能力極是優秀,所有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敵人放棄了對凝霧峰的攻擊,卻又要去哪裡?」

妖軍加快了撤退的速度,他們蜂擁而來時猶如潮水。這一下撤離也如大退潮,頃刻間幾乎走了個乾淨。一刻鐘之後就只留下空蕩蕩的地面尤顯突兀。

天色已黑,劍陣之外靜謐而無半點人聲。猶如鬼域,只有天上仍有禽妖盤旋。呆在凝霧峰劍陣之內的眾仙派妖宗,都覺心下詭異。隱、奉聯軍花了偌大力氣攻擊凝霧峰,耗去大半天時間,耗去數百萬靈石,難道就這樣放棄了,難道洗劍閣就此安全?這不合常理的安靜,非但不能安撫人心,反而讓人覺得更加毛骨悚然,似是對方備下了更加可怕的後手。

鮑允合終是心裡不安,虎地站了起來道:「我去凝霧峰看看!」

他地位尊高,原不必像將領般蹲守戰場第一線,可是此刻心裡的不祥之感越發濃厚,也顧不得那許多。徐遠志並不留他,待要差人護送他前去,鮑允合搖了搖手,告辭一聲,仍帶著自己兩個親信走出了大殿。

他離開後又過了小半刻鐘,藏的守經人才匆匆抱著案歷求見閣主。洗劍閣中,各類法術神通秘錄和宗派過往歷史都收於藏中。

六十五年前七月初三這一天仙派之內發生的事件,自然也被硃筆勾起,方便閣主閱覽。

這一天的紀錄很短,從池學文的角度看過去,也只有寥寥幾行字。不過他見徐遠志閱完案歷之後面色奇異,忍不住問道:「那一天發生了何事?」

「那日全派上下平常得很,只有一事發生:奉天府老府主帶著兩個兒子上門拜訪,並且也上了這主峰,鞠憂頗為狂躁。」徐遠志傳音給他,目光閃動道,「看了這案歷,我也想起來,老府主那日還笑道,原來齊雲山脈也時有地顫。我當時說了兩句客套話,給掩過去了。」

池學文驚道:「鞠憂劍原本就是天狐族的寶物,當時必然感應到天狐血脈才躁動不安。那麼今日,難道……」兩人互視一眼,均知他下文定是「難道今日也有天狐血脈靠近不成」?

入山盤查的程序就是再嚴密,也的確擋不住擅於匿跡的天狐腳步。徐遠志面色冰冷:「奉天府前任府主已殞,當今已知的天狐血脈只剩下兩支,即是原大公子慶忌和如今的府主汨羅。潛入者,必是這二者之一。」如今奉天府的大軍幫著隱流,所以他心底更傾向於汨羅這個可能性。

若是汨羅親臨,那麼目標顯然只有一個——鞠憂神劍!

聯想到這天狐大妖無論是品性還是手段都非同常人,兩人均覺心驚。徐遠志即刻下令弟子搜查主峰,連每一寸地皮都不可放過,同時馭起法器,親自去主峰養劍樓坐鎮。這把劍若有了閃失,大衍劍陣不攻自破。

#####

凝霧峰,一片靜謐。

在眾人的沉默中,陣外突然有一頭禽妖飛上半天,盤旋兩圈,然後鼓起全身妖力,發出了一聲清唳。

這禽妖顏色灰朴朴地,身形也不大,惟有身後尾羽如豎琴般立起,有人認得,這是琴鳥,以聲量宏大、擅模仿著稱。果然這一聲清唳雖不刺耳,甚至有幾分好聽,卻是傳揚延綿,如同漣漪般一波一波向外擴散,足足唱響了數千里之遠,三十息後,幾乎連齊雲山脈另一邊的人都能聽聞。

這是琴鳥的天賦,能令聲音遠出極遠之外。

毫無疑問,這頭禽妖的鳴叫旨在報訊。那麼問題來了,接收者又是誰呢?

聽到這聲清唳的盟軍,心中都泛起了不祥的預感。

果然琴鳥的清鳴剛剛停下,緊接著就有一個巨大而沉悶的聲音從北方傳了過來——轟隆!

地面劇震。眾人正自愕然抬頭,眼前那片牢不可破的金光罩突然一閃而滅,不復存在。

他們和外界之間,再也沒了任何阻隔。

號稱數千年來堅不可摧的都天大衍劍陣,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告破了?!眾仙宗盡皆駭然,不知北方發生了什麼事。可是那聲音聽起來極為遙遠,身處凝霧峰的他們,又怎可能一下子探明數千里之外的異常?

有人失聲道:「難怪他們用出大搬山陣,敢情是要傳送到正北方向去!」

可是隱、奉聯軍連最薄弱的凝霧峰都沒有攻下,又怎能在頃望之間,打破其他山頭上的分陣?

緊接著,惶急的鐘聲響徹群山,那是來自被破分陣所敲響的警鐘。凝霧峰下所有人均感嘴裡苦澀,難以言語:只須再堅守半天的功夫就捱到有勝算之時,只須再有半天時間哪!

值守在此的各仙派長老都是咬牙道:「馭劍,即刻前去救援主峰!」眾派的掌門、宗主,此時多在洗劍閣坐鎮。大衍劍陣若被破去,隱、奉聯軍長驅直入,而己方大隊人馬卻在凝霧峰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當真是用腳趾頭都能猜想得到。

這等生死存亡之際,誰還去顧忌齊雲山脈不得馭劍的規定?

一聲令下,凝霧峰腳下頓時飛起無數流虹,急匆匆往洗劍閣主峰趕去。這裡的天空一時絢爛斑斕,猶如煙火在沉寂之前的最後一次燦爛爆發。

……

齊雲山正北方,攬勝峰。

原本這裡常年雲霧遮面,偶爾撥雲見日之時,春可賞杏花、夏可聞蟬鳴、秋可觀楓林,直到隆冬時節仍有蒼松盤結勁虯,說不盡的漫山風光。

不過,這一切已成歷史。

數聲天崩地裂般的炸響過後,攬勝峰頃刻間土崩瓦解,連同峰上的劍陣、修士、草木,無一倖免。數千萬噸土石泥塊挾著呼嘯聲沖向四面八方,猶如千軍萬馬行進,轉瞬之間,攬勝峰便已從這世間消失。

震山蠱的威力,果然非同凡響。

然而這次爆炸再劇烈,也影響不到天空。攬勝峰前方的天空上,早已泊著十餘艘飛梭。都天大衍劍陣的金光甫一消失,它們即刻開足馬力,沖了進去。

明月初升,淡淡的月光將巨梭的身影,第一次映在了齊雲山脈的土地上!未完待續

ps:再次拜託大家,用粉紅票砸倒我吧!

月底了,用手機客戶端閱讀的親可能票夾里不顯示粉紅,若方便,請上網頁版看看,感激不盡!R466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