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734章相助的理由(29號啦,

第734章相助的理由(29號啦,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3-29 10:07 | 本章字數:3284

果然寧小閑獠牙倏然回刺,削向他手指,在他的領域之中速度依然快得驚人,另一隻纖掌則握成拳頭,狠狠一記擊在他胸口上!「砰」地一記悶響,迦沙曳被打飛出十餘丈遠。寧小閑卻也捂住自己左胸,用力喘了幾口氣。

她這一下用出了十餘萬斤力氣,雖然將對方打飛出去,可是自己居然也覺得眼前發黑,胸口如遭巨石擂擊,半天都沒緩過氣來。幸好她修為已到合道大圓滿,又走體修之路,身體早煉得強健無比,這才沒有吐出血來。

迦沙曳的天賦,居然生效了!這又是怎麼回事?

她心中先是茫然,方才種種細節在腦海中一掠而過,隨後才閃過一絲明悟:前後兩次攻擊之間的區別僅有一個:頭一次,她動用了獠牙,而這一回,她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拳頭。

那麼,在使用獠牙的情況下,她就可以免疫迦沙曳的反射回來的傷害?

迦沙曳所附的肉身,強度畢竟有限,這一下被打得筋斷骨折,整個胸口都癟了下去,眼見得是活不了多久了。這小姑娘的力氣,居然比起多數以氣力見長的妖獸還要大,迦沙曳這才想起了「人不可貌相」這句話。他抬起頭,死死盯住了寧小閑道:「小姑娘,我記得你的模樣。日後我們必定還會再見,那時我會將你從頭到腳剖開,仔細研究……」

話未說完,眼前一縷清風掠過,他只覺得脖子上一涼,已然身首異處。

寧小閑這才嘀咕了一聲道:「好聒噪的妖怪。」手中獠牙垂下,刃尖上就有幾縷鮮血順著血槽流下,化為紅珠滴落。

除了胸口疼痛,她這樣斬下副官的頭顱也沒感覺到半點異樣,果然執著獠牙,她就不會受到迦沙曳「還施彼身」的天賦神通影響。

這卻又為何?

她微一凝思,在紛繁的記憶當中搜尋。過了好一會兒,腦海的畫面才定格在得到獠牙的當日,長天對她說過的一段話:「除了第一次滴血認主之外,獠牙今後再不會傷你第二次。」

獠牙是他用自己真身的蛇牙所煉成的,並且這柄法器果然忠誠地履行了他的承諾。想到這裡,她就明白了:她對迦沙曳的攻擊,是通過獠牙造成的;那麼迦沙曳反射回來的傷害,也就是獠牙造成的傷害。

可是這一對兒匕首從鑄成之日起,就秉承了長天的意念,絕不能反傷其主。因此迦沙曳的天賦再牛掰,也終於被獠牙本身的特性所抵消了。反而寧小閑以拳擊之,那源自於她的沉重打擊之力就被反射回來,結結實實地作用於她的身體。

她不由得緊緊地握住了獠牙,心中泛起一陣甜蜜。

唯有到了這個時候,她才再一次體會到,長天對她的一片真心,竟是在許久之前就已種下。

敵人既然已死,她也不再耽誤,向著汨羅和鮑允合的方向追去。至於迦沙曳的神念臨走前放出的話,她權當放P。這就像小學生被人飽揍一頓,邊逃跑還要邊放出場面話道:「有种放學後別走,我找我大哥來收拾你。」

再說,長天再過兩個月就會回來了,迦沙曳就算是仙人,又能奈她何?

……

汨羅果然也成功截住了鮑允合,所以她沒追出幾里地,就趕到了兩人的交戰現場。

她和迦沙曳的戰鬥兔起鶻落,只用了十幾個呼吸不到,然而當她見著汨羅的時候,卻發現鮑允合幾乎沒了反抗之力。原本昂藏的身軀上少了一手一腳,鮮血淋漓,正有兩隻形貌古怪的東西趴在他身上大啖血肉。她只能從這兩隻玩意兒外貌上勉強能分辨出人形,它們有嘴無眼,口裡卻布滿了利齒,身上也長滿了肉瘤和膿癬,狀極醜惡,並且形體在實虛之間自由轉化,有時看起來凝實異常,有時卻虛化成一縷黑煙。

可是背負著這麼古怪的生物,鮑允合卻似乎感覺不出痛楚,反倒目光獃滯,面上肌肉時有抽搐,卻分不清是喜是怒,是興奮還是痛苦,有時嘴角還掠過痴迷的笑意,在滿面斑駁血跡的襯托下,說不出的猙獰詭異。

汨羅正站在他身邊問話,他問什麼,鮑允合就迷迷糊糊地答上幾句。可是她一靠近,汨羅就住口不問了。

她見識早已今非昔比,一眼看出汨羅祭出的武器,竟然還是她第一次見著這妖孽時他所用出的紅蓮業火。

這東西取自煉獄,傷魂傷魄,是極歹毒的火焰。汨羅早將本命真火與之相融,如今隨著道行的精進、心血的澆灌,這朵妖異的、似乎能將半邊天都燒透的紅蓮已經從無形變為有質,比鮮血更艷,比火焰更熱情。她離得這麼遠,都能感覺到從蓮瓣上傳來的燒灼之意烘烤著她的眉心、發梢,甚至連堅韌的元神都被焙烤得乾渴起來。

當年他以蓮火花瓣禦敵,然而今日所見卻又不同。汨羅掌心上所託這朵紅蓮已經盛開,露出其中淡黃色的蓮台,看其中的痕迹,大概原來嵌了八顆蓮子的,不過她趕到時只餘下了六顆。這些蓮子色作玉白,只有拇指大小,看起來件件如雕如琢,分外可愛。可是汨羅扭頭看向她的時候,分明在她眼中看到了戒備之色。

她知道,當紅蓮業火修鍊到了巔峰,蓮台中就會孕育出這樣的蓮子,稱為業障子。業障子共八粒,分別對應人生八苦中的「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熾盛」,紅蓮業火本司審判,淪落入地獄道的罪人遭紅蓮業火焚燒,灰飛煙滅的同時,身上的罪孽業報也一併被卸下,從此湮滅於世間。

然而這些業報卻化為八苦,留在了紅蓮之火中,最後的去向,就是凝縮成這八粒業障子。她來得太晚,沒看出汨羅是如何令鮑允合中招的,可是這位廣成宮的長老眼下的境況,分明就是被業報血孽纏身,受蓮子中爬出來的魘靈所左右,在被生啖血肉的同時還陷入了業障編織而成的幻境,連自身的存在都忘了個一乾二淨。

她推測,令鮑允合中招的那兩枚蓮子,大概是分別代表了「求不得」和「五蘊熾盛」,因為修士對「生、老、病、死」這四苦的認識,遠沒有凡人那般強烈,並且鮑允合不僅修為深厚,並且也投身行伍,為廣成宮馭兵抗北,對於「怨憎會」、「愛別離」這兩種情緒應該看得很淡了。

惟有苦修而不得進、不得彼岸的心態,以及因為長年殺伐而積攢在心中的負面情緒,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業障子擊潰,才可能造成他如今這副模樣。

此刻再看汨羅,她都覺得心裡升起了危險的感覺。除開首次見面時,汨羅在她面前就再也沒出過手,更是受傷之後在烏馱城得她照顧。她自此有了先入為主的概念,雖佩服他的智計,卻並不覺得他的武力值有多麼悍勇。

現在想來,她的看法還是太簡單了。畢竟這傢伙也到了渡劫前期大圓滿,即將應對天劫。能與自然之浩瀚偉力相抗衡的,又有哪一個是簡單角色?汨羅雖稱自己沒把握,但她對這傢伙所說的話向來持保留態度,只看他臨渡劫前還要與洗劍閣、廣成宮相鬥,這等舉動像是面對天罰心中惶惶然之人么?

能煉化紅蓮業火為本命真火的人,己身首先要受到這火焰的考驗。只此一項,已足以說明汨羅道心堅比磐石,再不易為外物內憂所左右。

再者,鮑允合已到了煉虛中後期修為,又是走的體修之路,本身對許多法術神通就有抗力,體魄又極強健,換成她要收拾掉鮑允合,也得花費一番手腳。她不知道先前兩人如何爭鬥,但只這十幾息的功夫,汨羅就能幹脆俐落地拿下廣成宮的長老,或許借了神通相剋的便利,卻也說明這妖孽道行比她精深得多。

想到這一點,她面上不露聲色,心中就暗自更加警惕。

此刻鮑允合也不知在自己的心境中遇見了什麼,臉上居然慢慢露出了貪婪歡喜之色。寧小閑皺眉道:「他還有用么?」

「無。」汨羅紅眸微轉,望著她微微一笑。

「那別再折磨他了。」她手中蒼白的光芒一閃,獠牙遞出,從鮑允合脖子上輕輕抹過。這名廣成宮長老雖然已到了煉虛後期,但此刻精神渙散,肌肉鬆馳,竟然被這一劍輕而易舉地取了首級去。

盟軍主力快要迎頭趕回來了,他們須快些返回洗劍峰。

無頭屍體一倒下,巴在他身上的兩頭魘靈就抬頭瞪了她一眼,似是惱怒她打擾了它們進食。不過汨羅掌中紅蓮一晃,它們就化作一縷黑煙,乖乖縮了回去,重新變成兩枚玉雪可愛的蓮子。

雖說法器本身無謂邪善,只看用法,但這麼詭異的東西,她還是想敬而遠之。

兩人馭器而行,汨羅側頭望見她板著臉,俏面上隱隱有些不快,不禁奇道:「這一役必是大勝,隱、奉聯軍傷亡不大,你怎不痛快?」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