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745章放手(粉紅票240票加

第745章放手(粉紅票240票加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4-04 06:19 | 本章字數:3319

白擎冷冷道:「你以為我會坐視不理?」

「如果廣成宮還是五年前和朝雲宗同氣連枝的人族大派,你自然不會。」寧小閑笑了,「可惜,現在它為風聞伯所把持,顛倒宗義,消極作為,四處鼓動宗派戰爭,對抗北方戰線卻是越發無力。最重要的是,風聞伯可是和陰九幽站在一起的,和這個廣成宮用心鎮守了一萬年的妖人沆瀣一氣,白掌門難道不想替老朋友正本清源?」

她頓了一頓,才緩緩道:「膿瘡不剜,病軀不愈。陰九幽還有兩個多月才會返回,白掌門何不藉此機會除了風聞伯,挖掉廣成宮身上這塊爛肉?」

白擎瞪著她,不發一語,身上又散出發初次見面時那般直似要斬盡萬物般的鋒芒。寧小閑卻像毫無所覺,十指交叉置於腹部,端坐得十分淑女,等待他的回答。

……

一夜無話。寧小閑於第二日清晨離開了富平鎮。

這一日,雨仍未停,權十方送她出了院門,嘴唇動了動,發出來的聲音幾至低不可聞:「寧小閑,今後……你要多保重。」

她站住,轉過身微微一笑:「權師兄,你也是。祝你早日尋到意中人。」言罷,彎下腰,認認真真地向他鞠了一躬。

當她還是凡人時,只有他正視她,給了她最需要的尊重。可是她心有所屬,此生絕無可能與他執手。既如此,最好永不再見了。

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欠。

她轉身離去,再不回頭。

權十方看著她輕盈的步伐,看著她撐著油紙傘,在這朦朧的煙雨中漸行漸遠,玲瓏的身影似乎慢慢消散在天地間。

她這是從此走出了他的生命罷?他眼中模糊起來。

他痴痴地倚門立著,直到身後傳來一聲長嘆,白擎的聲音空前柔軟:「痴兒,收心罷。莫忘了你答應為師的話。」

權十方心口一陣劇痛,連喉間都感到了腥甜,忍不住閉起了眼,兩行淚水甫一淌下,就被風吹雨打去。

他早就找到意中人,卻不打算再另尋過。可她已有了自己的姻緣,既是如此,既是如此……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睜開雙目,那雙朗若晨星的眸中,哪裡還有半絲兒女情長?只餘下清明一片、黑洞一片。

他這才淡淡回答道:「是,師傅!」

小院的柴門重新又關了起來,關住了一院的黯寂。

四天前,他曾跪在師傅面前重重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起誓:「天地為鑒,只要師傅這一次肯出手助她,我必揮慧劍、斷情絲,再不沾兒女私情,從此以心證道,直至超脫彼岸!」

這些,寧小閑自然是不知道的。她亦不想知道。

#####

由於乙木生長之力,南贍部洲的花兒最早吐露芳華的地點,也許就在巴蛇森林。

樹梢上猶掛著顫巍巍的積雪,這裡的桃花就開得漫山遍野,根本不須等到人間三四月的芳菲時節。

這般輕佻的顏色鋪天蓋地起來,也奔放、燦爛、壯觀得令人要屏住呼吸,挪不開眼。外事堂在巴蛇森林深處,竇二以人類之身又翻過了兩座山峰才到,他修為不高,走到這巴蛇森林深處來,已有些氣喘了。待他自報了名號,侍女就一臉笑容,殷勤地將她迎到了書房當中。

這還是他第一次踏入外事堂的最核心之地。和隱流的其他建築一樣,書房很寬敞,然而這裡的擺設卻很有「人」的味道,多寶槅子上有各式各樣小巧精緻的器物,角落的鶴嘴香爐閑置下來,卻被擦得鋥亮。這個時節用不著熏香,窗外就有百花盛開,一陣風吹過,帶進來的是茉莉的清香。

寧小閑正在批閱文書。她今日只著一件素凈的白袍,寬大的袍子將她全身的曲線都蓋住了,只露出頸下一小截粉嫩的肌膚,濃密的青絲也只用碧玉簪鬆鬆地挽在腦後,看起來閑適恬淡,一縷髮絲溜至前額,被她勾指拂起,隨意撥到耳後,於是露出了狀若水滴的小巧耳垂。

她的眉目雅緻,瓊鼻菱唇、黛眉杏眼,看起來精巧若瓷。明明不是艷若桃李的模樣,然而竇二多看兩眼,卻覺得這張面龐越看越有味道,不知哪裡來的奇怪吸引力,要將人的視線牢牢定在她身上。

窗外偶有鳥鳴,她正在奮筆疾書,狼毫與紙面磨擦,發出了沙沙的輕響,竇二卻覺得眼前靜謐安詳得仿若古畫,望之令人心曠神怡,自己坐在這裡卻是格格不入,像是煞了風景的一大敗筆。

他呆愣了很久才驀然回神,發現自己居然盯著巴蛇森林的女主人看了那麼久!

他真是不要命了!竇二不安地扭動了一下身子。

寧小閑手下不停,卻已經將他的神情看在眼裡,隨手將狼毫筆擱起,笑道:「竇二,我們已有三年未見了呢。你過得如何?」

竇二不敢怠慢,站起來恭恭敬敬道:「託大人鴻福,竇二還算混了點出息,沒敢給大人丟臉。」他說得雖然謙卑,實則有幾分自得。

他如今的神情氣勢,和三年前已是判若兩人。他是寧小閑帶進隱流的,修鍊資質雖差,經商稟賦卻是極好,尤擅長和人打交道,這幾年從中南商線的幹事開始做起,到現在已是一手負責東北商線事宜的副主事,再不是昔年那個擷艷團裡面干最苦的活兒,還要飽受他人欺負的倒霉蛋兒了。隱流開闢的東北、中部、中南、東南和南部商線之中,以東北線路的情況最混亂、最複雜,他還能作得風生水起,手裡也的確有兩把刷子。

人類修士,的確比妖怪能說會道。她笑了笑:「據說你有事要稟,一定要見我親談?」

「聽說大人蘇醒,前一趟就想來拜謝的,哪知您二位隨即就出了門。」竇二面上神情轉肅,「您也知道,我手下有一支商號是打著扶搖仙派的旗號,外人並不知道這是隱流名下產業。依據長天大人示意,我用這支商號和奇楠宗做生意已經有四個多月,每次供貨都是物美價廉、童叟無欺……」

她聽到這裡,嘴角勾起道:「竇二,別賣弄了,說重點。」這支假借了他人名義的商號長期與奇楠宗往來,為的就是獲取這支部族的資料。

「咳咳,老毛病犯了。」竇二趕緊道,「重點在於,一個月前我親自帶隊前往時,發現奇楠宗的領地上還停著另一支商會的大車。呵您也知道我們走商走慣了的人,總能一眼看出許多細節。這支新來的商會雖然會旗的毛邊都翻卷過來,舊得有些年頭,一整排三十餘輛大車,看起來也是風吹雨淋慣了的,但車上的頂氈篷子卻是新的,湊近些還能聞到硝料的味道。所以,這支車隊並不是商隊,不過是冒頂著商隊的旗號,不想引人注意罷了。」

「再就是,從地上的印跡來看,這些大車所運載的東西,極沉極重,卻絕不是通常能在東北線上見著的寒地草藥等物,也不是在奇楠宗裡面很受歡迎的南方水果。」寧小閑聽到這裡,點了點頭,有經驗的山賊都能從車輪印子、碾土深度判斷出商隊所運載的貨物值不值錢,竇二有這手本事也不奇怪。只聽他接著道,「這些車子裝卸貨物的時候也很小心,從不讓外人在場,不過我還是找准了機會,有一日從車上搬下來的袋子破了,裡面漏出來不少東西掉在地上。」

竇二一字一句道:「寧大人,我看得分明。那支商隊運送的東西,乃是通河紅泥。」

她立刻斂起笑容,正色道:「你能確定?」

「能!」他斬釘截鐵道,「奇楠宗的象人做事粗礪,雖然即時打掃過了,但還遺有一星半點在地。我偷偷取了回來。通河紅泥此物,我曾在奇楠宗的領地裡頭見過無數回,不會認錯。」說罷,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盒,放到她書案上。

盒子里裝著零散的泥塊,已經乾涸了,顏色卻像鮮血一般濃厚,聞起來也像血的氣息,或者說,有濃濃的鐵鏽味兒。她喃喃道:「原來如此,果然是釜底抽薪之計。你可有派人跟梢么?」

「有的,估計消息這幾天就會送回來。」

她伸指在桌上輕敲了一會兒,才抬頭笑道,「你這差事辦得極好。去領兩枚結嬰丹。另外,你這線上主事原本就空缺,從現在起,你就是主事了,薪俸加半級。」

竇二自是歡喜,站起來恭敬行禮,很自覺地告退了。

夕陽晚照,侍女抱著厚厚一摞卷宗進來放到書桌上,又返身將明珠燈打亮,這才朝她行了一禮,輕手輕腳地走出去。

寧大人公務繁忙,每日都要操勞至午夜,這是整個外事廳都知道的事。

寧小閑頭也不抬,揀起一本西南商會的賬表重新看了起來,不忘拿硃筆勾勾畫畫。她神念強大,看完五本賬表的功夫,凡人大概要用上三天左右。閱到一半時,她突然停住筆,笑道:「躲在外頭作甚,怎不進來?」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