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753章再相逢

第753章再相逢 (1/2)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4-08 06:38 | 本章字數:3431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寧小閑御神錄》更多支持!

想到這裡,她都有些兒佩服晏海青了,這人的嗅覺之靈敏,把握時機之準確,遠非其妹可比。

兩人寒暄了幾句,晏海青就將她請入自己精舍中商議。原本這場談判會在後天見面之後進行,現在也不過是提前罷了。

兩人面上都笑得客客氣氣,看起來主賓盡歡,不過對於今後的買賣成交價卻是一副寸土必爭的模樣,尤其是火雲銅、烏金鋼的價格,寧小閑一開口就打了個對摺價,聽得立在旁邊的執事都想伸手去擦額上的冷汗,七仔卻是伸手掩下了好幾個呵欠。

這樣過了一個時辰之後,寧小閑才心滿意足地站起來,告辭離去。

直到隱流的執事也離開之後,晏海青一名屬下才輕聲道:「閣主,這個價我們沒有多少賺頭……」

晏海青笑了笑道:「你當我不知道?這寧小閑還記恨著妹妹的事,這才故意將價格壓到了比原來還要再低兩成,也是算準了我們非接受不可。哼,白虎和隱流雖然達成了交易,貨品卻不如我們齊全,隱流最好的選擇還是天凌閣。你別忘了,這趟和隱流重訂協議,目的不在於多賺銀錢。並且隱流這一次運氣當真不錯,居然在淺海發現了赤紋魔銅礦。這東西就連我們的領地也很罕見,反倒要從隱流購入了。」

他長長吐出一口氣道:「果然如鳴水宗所說,她生就內媚之相,妹妹輸得不冤。我昨日才見到撼天神君,恐怕以聆雪之能,是匹配不上他了。罷了。」

走出精舍之後,七仔才冷笑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天凌閣若不和隱流斷了盟議,現在也不需要賠這麼一大筆錢出來。我們還是好言好語相向。」

寧小閑瞥了他一眼道:「和青鸞相伴這般久了,怎地凡事還不願動腦?」

七仔縮了縮脖子:「我又哪裡說錯了?」

寧小閑伸手在他頭上叩了個響栗道:「恁地這樣笨!北方七個仙宗原本訂立了盟約,打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呢,可惜上月與白虎交手,就有整整一個妖宗被吞併。這樣,白虎的地盤就已經擴張到天凌閣旁邊了。據長天所述,白虎這幾年也韜光養晦,不露什麼聲色,此刻爪牙畢現,世人才知他勢力居然已膨脹至此,這七宗聯盟根本阻不住他擴張的腳步。」

「這樣一來,天凌閣又把心思打到隱流身上了。畢竟長天和白虎同為上古神獸,明擺著又有些交情,天凌閣重新向隱流站攏了,也就是向白虎發出明確信號,讓他有幾分忌憚之意。再說,這兩個多月來,隱流雖不向天凌閣購貨了,但是冼劍閣一役中損失極小,法器、兵鎧的的消耗也就極小,看起來卻沒有天凌閣想像的那般捉襟見肘,反而遊刃有餘。哼,軍火生意是最賺錢的生意,天凌閣長久以來做這軍火販子做慣了還不覺得怎樣,驟然損失這樣一大進項,只過了幾十天功夫就開始覺得肉疼了。」

最後她總結道:「晏海青是聰明人,知道在重大利益面前,什麼夙怨都是紙老虎。他料定我也是這般考慮的,所以此刻仍有臉皮來找我。」

七仔愣愣道:「女主人你真是這般考慮的?」

「自然了!」此刻已經走到朝雲宗下榻的精舍門內,裡面奔出來一個玲瓏身影,寧小閑一瞥之下就笑著將他打發走,「只不過,不這樣將天凌閣狠宰一刀,難消我心頭之氣!」她畢竟還是年少氣盛,送上門的肥羊,不殺白不殺啊。晏海青也知她心意,所以談判還是大大讓步了,只說從隱流這裡購入赤紋魔銅,就是按照市價來的,並且每購入三百斤就要免費贈送兩套摻入了赤紋魔銅打造的精甲。

她這一刀,宰到人家出血。

「小閑!」迎面而來的,正是數年不見的胡火兒!

這精舍中種著幾株粉桃,此時開得正歡,胡火兒一襲白衫從樹下穿過,正是人面桃花相映紅,說不出的美艷動人,可見這幾年過得著實滋潤。後面施施然跟出來的是澹臺翊。

寧小閑只看了他一眼就想笑,以前他穿著隨意得幾近邋遢,有時還會穿件領子都快磨光的麻衣,看起來都像田裡的農夫。此刻卻是一身冰藍絲袍,大袖飄飄,一雙眼睛黝若深潭,最難得的是臉上鬍渣子颳得乾乾淨淨,若說以前看起來都像三十過五的人,現在才終於還了本來帥氣的面貌。

被人管著,就是不一樣。

兩女見面,自然有說不完的話,嘰嘰呱呱笑了兩句,澹臺翊就負手走了過來。寧小閑從海納袋中掏出兩囊子酒拋給他道:「嘗嘗?」

澹臺翊伸手接了,卻是滿面狐疑:「裡面沒加料吧?」

當年在大雪山,他貪杯喝了寧小閑的酒,結果裡面放入了情|葯「挽情」,才成就了他和胡火兒的好事。雖說最終結果他也沒吃虧,反而抱了個美嬌娘,卻從此對寧小閑心懷忌憚。

「加了。」寧小閑翻了個白眼,在他微微變色時道,「這是二月二那天在向南的枝頭上擷取了桃花骨朵兒釀的桃花酒。你在南贍部洲其他地方想喝上這種酒還要再等一個多月,只有巴蛇森林的桃花才會開放得這麼早。」

說完也不理他,徑直拉著胡火兒的手,自行進了精舍。

閨蜜說話,男人自然只好退避。澹臺翊摸了摸鼻子,知機地在院中桃樹下找了張長椅,自斟自飲。他雖然和胡火兒結成了道侶,但這嗜酒的愛好養成多年,卻是改不掉了。

這廂胡火兒卻是將寧小閑來來回回盯住了瞧,看得她頭皮都發了麻,才抿唇笑道:「死丫頭,你也開了葷?」

女子一旦破了身,走路的步伐和面上的氣韻都不同了。胡火兒也是過來人,瞅著寧小閑看了一會兒,只覺得她五官似乎無甚變化,但眼波顧盼間卻有一點一點媚意逸出,肌膚更是雪白粉嫩,吹彈可破,哪怕她自己是女兒身,也下意識地想上去親一口、摸一把。

寧小閑臉上頓時飛紅,不接話了。

胡火兒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