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02章我就是討厭她(粉紅票5

第802章我就是討厭她(粉紅票5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03 04:47 | 本章字數:3341

他生性不喜作假。這般說來一是承認寧小閑此前純屬胡言,二來,也顯示出赤果果的包庇了:

她若想要,你們就得給。

寧小閑自然明白這是長天式的說法,她輕哼了一聲,眼裡卻微有得意。

晏聆雪身後數人則是變了顏色,不約而同踏前。這人竟敢這麼霸道,這般輕描淡寫,這樣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他們花了許多時間守著這福生子,怎可將戰果輕輕易易就拱手讓人?

長天自然知道他們的舉動,鳳眸仍然微垂,其中卻有淡淡的厲芒閃動。

這幾日他的心情也不好,雖不忍心動眼前的丫頭,卻不介意找旁人出出氣。

晏聆雪豐滿的胸口一陣起伏,好容易才將這口酸意強壓下去。神君大人對他這伴侶也寵溺過甚了!莫非她要天上的星星,他也去給她摘下來?不過識時務者為俊傑,這裡誰能打得過撼天神君?

橫豎這頭福生子是打了水漂,要不回來了。

她伸手在背後擺了擺,讓同伴不要輕易妄動,這才輕聲道:「既是神君大人開口,聆雪敢不從命?這蟲兒歸了寧園長就是。」聲音中含了無限的委屈求全,才接著道,「我們還要返回雲夢澤尋物,這就先告辭了。神君大人、寧園長,我們後會有期罷。」盈盈行了一禮,目光在長天身上流連了一陣,沖他微微一笑,而後率先轉身離去。

她寬袍大袖,衣帶當風,這般翩然離去,天光正好時看去,當真有幾分神仙風度。許多凡人不禁都看得痴了。

直到行遠得再也見不到那兩人了,青衣少女緊緊挨著她道:「雪姐姐,對面那一男一女什麼來頭,竟讓你都要委屈求全,不敢令我們出手?我聽到你喚那人作神君大人?」

「當世還有幾個神君?」晏聆雪長長的睫毛忽扇兩下,顯出幾分柔弱來:「你們若是出手,現在可都沒命在啦。那人可是撼天神君,巴蛇森林的主人。」

青衣少女臉色微變,隨即笑嘻嘻道:「原來那就是姐姐的意中人呀,果然俊美不可方物,就是身上威嚴太甚,令人不敢抬眼去看。嗯,那麼說來,他身邊那個女子就是名滿大陸的妖女寧小閑?」

晏聆雪長長嘆了口氣,苦笑道:「就是她。」有寧小閑虎視眈眈地守著,神君可不會分神看她。她就是想明白了這一點,才毅然離開的。下一次想接近神君,非得選個妖女不在的時候才好!

青衣少女嗤笑一聲道:「我當是什麼傾國傾城的絕色,原來撼天神君的眼光不過如此。姐姐,你可比她要好看多啦。」她說這話時,底氣略有些不足,只因現在回想起來,那被冠以了禍水名頭的女子,面貌雖非絕艷,然而多看兩眼,目光都會被吸引過去,彷彿怎麼瞧也瞧不透似的。她自己是女人猶有這般感覺,那麼看著這妖女的男人呢?

晏聆雪何等心竅,一下便聽出了她的言不由衷來,心裡頓時恚怒,轉念又想到:「今日再看她,眉眼間竟比數月前還要狐媚!嘖嘖,真不愧是專門勾|引男人的礫中金體質。」她心裡頓時一堵,「哥哥說,為了大局著想,要我放棄與她爭奪。可是神君何等樣貌、何等人物?她能得到他,我為何就不能?只要能光明正大地陪侍在他身邊,我,我便是死了也甘願的!」

旁邊丫環瓶兒見她面色變幻,不由得輕輕握了握她的手。

……

這廂寧小閑將福生子收了起來,突然對旁邊正要離去的秦淮生二人道:「你們兩個,隨我來。」

秦淮生和單青遙面面相覷,不知素昧平生的兩人喚住自己有何事。眼見這一男一女轉身就走,似是根本不擔心自己二人不跟上去。

他們相視苦笑。天凌閣一干人等以眾凌寡,強奪了他們的福生子,轉眼間卻這對男女又奪了去。雖然最後蟲兒落不進他們手裡,看著卻也解氣,正是一報還一報,惡人自有惡人磨。他們看不透這對男女的修為,只曉得自然是很高的了,否則天凌閣為何不再玩一次以眾凌寡,反而吃完悶虧摸摸鼻子就走,連P也不敢放一個?

現在這對男女還找上了自己,除了乖乖聽話、邁步跟上之外,他們還有別的選擇嗎?

寧小閑又將他們帶回了閑雲居的「吉」字小院。見到人家居然住在自己隔壁,兩個美男子的臉色都變得十分精彩。

「那頭福生子——」她拖長了語調,見到秦、單兩人都專註起來,才接下去道,「——不能給你們。」單青遙的表情豐富,又是個罕見的美少年,她忍不住都想逗逗他。可是話音剛落,兩道寒光就從靠窗位置掃射過來,扎得她背心一涼。

長天坐在那裡,冷眼望她。

這是冷暴力。她撇了撇嘴。

雖在意料之中,眼前兩名男子也難掩滿面失望之色,卻聽她繼續道:「不過,這不代表我幫不上忙。嚴格來說,你們要尋的不是這福生子,而是赤龍草吧?」

秦淮生面上微微色變:「你怎麼知道?」他和師弟之間的談話,涉及赤龍草的次數也不多。

寧小閑笑道:「這先按下不表。赤龍草性如烈火,生服者死。它是極不穩定的靈草,即使用來入葯,成丹的機率也很小。你們就算弄回去赤龍草,也未必能煉出藥物來。嗯,要用到赤龍草的丹藥莫不是火性極重的,也即是說,你們的長輩中有人中了寒毒,需要赤龍草入丹,以猛葯相攻?」

秦淮生和師弟相視一眼,苦笑道:「正是如此。當時山莊請來的丹師已經明言,制這丹藥最好是用蛇炎草,可是這味靈藥全南贍部洲只有巴蛇森林中才出產,並且摘下來三個時辰內就要用掉,隱流也從不對外出售此葯。所以山莊只能退而求其次,以赤龍草入葯了。正好近期雲夢澤開啟,我們知道有人曾在裡面採到了赤龍草,於是想來碰碰運氣。」

「好罷,在這裡等著。」

她推門進了另個房間,在這裡進出了一趟神魔獄,這才返回秦淮生面前。

她將一個巴掌大的玉盒放到桌上:「這是送給你們的禮物,就當是我拿走了福生子的補償吧。」

單青遙拾起玉盒,甫一打開打了兩眼,俊目即圓睜道:「這,這是蛇炎草?」他在山莊中聽師長說過蛇炎草的性狀,已然牢記在心,此刻略一對比,馬上就認了出來。

「正是。」她笑吟吟道,「蛇炎草葉摘下來三個時辰後即會失效,所以這盒中存了栽在土中的一整株蛇炎草,自無此虞。你們將它拿回去交差吧。」

這驚喜來得太突然,兩人此刻猶似身在夢中,怔了好一會兒才喃喃道:「你們二位,是隱流中人?請問高姓大名。」若非巴蛇森林的住民,如何能拿得出蛇炎草?

她笑了笑:「我姓寧。」

秦淮生咽了下口水,突然覺得背心有些發汗,天凌閣的少閣主喚她作寧園長,喚安坐窗邊那俊美男子作神君。他也聽說關於隱流的幾個流傳甚廣的故事版本,隱隱聯想起在隱流當中,有資格被喚作神君的只有一人,他身邊那女子,聽說也是姓寧!

今日當真遇上了貴人?他也有些閱歷,知道此刻好言奉承反而不美,於是深吸了一口氣道:「你,您為何要幫我們?」語氣已是恭敬了許多,她能搶了天凌閣的福生子,卻為何反要來幫他們?

此刻知道了二人的身份,他哪裡還敢轉頭去看窗邊的長天?

「很簡單。搶了你們東西那個女人,我看她不順眼。有道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么。再說——」她笑得有幾分促狹,「我一向希望天底下有情人能成眷屬。」

有情人?兩枚美男子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事到如今,他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她就住在他們鄰院,又知道他們來尋赤龍草。這個詞,他們只提過寥寥兩、三次罷了,其中一次還是在那等銷|魂之前提出來的!

昨晚雨聲雖大,屋內的聲音卻也瞞過不這兩人的耳朵吧?

眼見這兩人局促得連手都要沒地方放了,長天冷冷出聲道:「若無事,你們可以離開了。」

他這麼一說,秦淮生兩人反而鬆了口氣,當下匆匆告辭,幾乎是奪門而逃了。

長天沒好氣道:「連男人都能被你生生嚇跑。」

她拿眼角瞟著他:「是么?那你怎麼不逃?」

不逃?他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頓時嘴角一抽。這丫頭嘲笑他不是男人?

長天身形一晃,已經欺到她面前,抬手捉住了她下巴,不怒反笑道:「我是不是男人,你豈非最清楚?」他不懷好意地摩挲著指下嫩滑的皮膚,聲音突然變得低沉誘人,「你若忘了,要不要現在親自驗證一番?」

他突然離得這樣近,她毫無心理防備啊。寧小閑咽了下口水,差點溺斃在他的眸光之中,幸好神魂飄啊盪啊,還是被她找回來了一點點。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