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很815章援兵

很815章援兵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09 06:19 | 本章字數:3358

所以連同閭丘二人在內,也不過剩下五人,剩下三人分別是靈雲、靈山和肩上帶傷的弟子靈武。

幸好勃隆雖然身高腿長,但步伐很慢,速度也就和裂蹄牛相彷彿,在幻陽丹的藥效消失之前,它很難趕上青濤閣眾人。眼看和獵物的距離越來越遠,勃隆暴躁起來,順手抓住了路邊的一株三、四人合抱的大樹,喀喇一聲連根拔起。看那架式,不會比拔起一根稻草更費勁。

接著,它就作出了一個很標準的投擲姿勢,將這株大樹當作標槍一樣投射過來!

投出這標槍時,它三隻眼睛同時轉動,聚焦在已經跑出了百餘丈外的青濤閣眾人身上,隨後大樹帶著呼呼風聲直奔他們腦後而去,居然擲得又快又狠,像是經過了無數次訓練一般。

這是生有拇指的生物方能作出的高精度動作,也是勃隆真正致命之處——發自本能的、強大的遠程攻擊手段。事實上,在上古時期,蠻族就曾捕獲勃隆巨獸,馴化後作為遠程的重型投手,可以擎起滾石投擊,有效距離達三百餘丈,用在攻城之時無往而不利。

此時閭丘夏及靈山奔在最前面,其他人落後數丈。閭丘柏正自大步前行,心中突生一股極不祥的預感,忍不住回頭看去,恰好望見巨木被當作投槍,風馳電掣而來,快得令人乍舌!

他眼力仍在,頓時就判斷出這投槍瞄準的乃是自己這落後的三人,知道這一回自己是萬無幸理了。情勢緊急,他連恐懼的時間都沒有,舌綻春雷大吼一聲:「小心!」一手一個,抓起身邊兩名弟子,用力往前擲去!

這一下用勁很巧,兩名弟子快速往前飛進,落到閭丘夏身畔時卻可以穩穩站住。與此同時,巨木帶著沉沉的風聲當頭而至,黑沉沉的影子都將閭丘柏覆蓋在內了。

他絕望地一閉眼,因此沒看到有一道身影閃電般奔來。

吾命休矣!

然而想像中的昏疼卻沒有來臨,反倒是後領一緊,緊接著身體一輕,騰雲駕霧般飛起。

他吃驚睜眼,恰好看到塗盡騎在諸犍身上,一手抓著自己的領子。這頭花豹動作異常靈敏,竟是在間不容髮之時搶先撲到他身邊,待得塗盡抓住他之後,又高高躍起,躲過了巨木的撞擊。

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塗盡向他點了點頭道:「你這人還不錯。」伸手將閭丘柏扔到諸犍背後,聽到後頭傳來一聲嘆息道:「多謝!」

死裡逃生,以閭丘柏的心境也是暗自慶幸不已。

這人方才的表現,塗盡都看在眼裡,居然能在生死關頭將後輩們擲出去免於一死,也算是條漢子,值得一救。

大豹動作比人快出許多,諸犍三兩下就跳到了閭丘夏身邊,塗盡看了他們幾眼,皺眉:「我家女主人喚我來助你們一臂之力。嗯,你們用了秘葯?藥效還有多久過去?」他的聲音冷硬,像高山上飽經風雪的頑石。畢竟在隱流呆了這麼久,幾個人身上的不正常狀態,他略一思忖就明白了。

閭丘夏喘息道:「萬不得已。我們最多再堅持五十息,就要倒地不起了。」

塗盡轉頭望了望兀自追趕不休的裂蹄牛和勃隆巨獸,微微眯眼:「堅持住,有兩個消息給你,你想先聽哪一個?」

到了此刻,他居然還能說出好消息,正在疾奔的眾人都忍不住看過來。

閭丘夏苦笑道:「願聞其詳?」

「我本想帶你們前往一處隘口,在那裡說不定能甩掉這些怪物。不過現在不須費事了,前方有人往這裡奔來,只要轉過這處山坳,你們再堅持十息左右就能看到他們。不過我不曉得對方是敵是友,此其一。」

「有人?」閭丘夏先是一喜,隨後又露出愁容道,「即便有人,恐怕也打不過我們身後這頭勃隆巨獸。」

「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個好消息了。」塗盡聳了聳肩,「這頭勃隆巨獸不會活很久了,最多再有五十息也要倒地。」

閭丘夏難以置信道:「什麼!」

得了塗盡指點,他們翻過淺淺山坳,果然看到了前方有十餘人乘著座騎疾奔而來。還不待閭丘夏呼救,對方已經看到青濤閣眾人,以及身後的追兵,頓時高喝道:「快去救人!」

這群人座下所騎的,都是頭上長著尖銳長角的巨鹿,有些鹿身上長著斑點,但無一例外都是皮毛長而厚實,有些大公鹿脖子上還有長鬃,顯然是北地生活的異獸。它們的速度比凡馬快上許多。當先一人騎著白鹿飛馳而至,看起來頗有幾分威風。

塗盡雙腿一夾,諸犍就飛奔向前。來人見到大豹靠近,眼中閃過戒備之色,隨後才看到豹背上有人。

塗盡讓閭丘柏下地,才對來人道:「他們服用了催發體能的秘葯,再不到四十息藥效就要過了。」

這時,青濤閣眾人也奔到了近前。乍見同類如絕處逢生,並且這群人明顯亦是馳援己方的,閭丘夏猶在喘息,已拱手道:「多謝諸位救命之恩。」

騎著白鹿那人笑道:「我乃乾清聖殿敬法堂護法繆策。諸位先上座騎,等到了安全地方再客套不遲。」朝同伴揮了揮手,就有五人驅鹿上前,各扶著一名青濤閣弟子坐到自己身後,隨後輕喝一聲,巨鹿即邁開蹄子,往來路返回。這鹿體型巨大而強壯,看起來載著兩人飛奔應是無甚問題。

眼見得青濤閣眾人都有了著落,塗盡向著閭丘師兄弟點了點頭,調轉豹頭,準備離開。繆策奇道:「這位道友,不與我們一同離開么?雲夢澤今非昔比,一人在外危險得很。」

塗盡搖頭:「不必。」正要驅動諸犍,繆策座下白鹿恰好擋在他面前:

「人多力量大,道友與我們同返,必不吃虧。」

他這話說得誠懇,塗盡卻笑道:「心領了,道不同。」暗中發了個指令,諸犍眥牙裂嘴,突然暴吼一聲。

繆策的白鹿畢竟還是相對溫馴的草食動物,聞得它這一聲怒吼,頓時驚得倒退兩步。

諸犍後腿微屈,已經躍到了數丈開外,塗盡懶洋洋的聲音這才遠遠地傳了過來:「後會有期。」

他這般不識相,繆策的面色都微微一變,隨即恢復正常。他伸手召過一人吩咐道:「這人氣度不一般,在外頭必然也是道行高深的修士,但不像獨行客。你跟著他,看看他的同伴在哪。」

那人點了點頭,驅鹿而去。眼見得裂蹄牛群追近了,繆策這才掉轉座騎,往來路奔去。

這巨鹿的腳程很快,裂蹄牛群的身軀太過笨重,雖然孜孜不倦,但距離反被越拉越大。繆策嘆了口氣道:「若不是最後頭的勃隆獸難以對抗,我們真該將這群染瘟的牛都殺了!」

閭丘師兄弟目光閃動,並不接這話茬子,靈雲卻開口道:「據說再有二十息,這頭勃隆獸就要倒地而死。」

繆策當即興緻勃勃道:「竟有此事?」

靈雲還未回話,閭丘夏就轉頭瞪了她一眼,厲聲道:「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麼!」

他對待徒兒鮮少這樣嚴厲,又是剛剛死裡逃生出來,靈雲的眼眶立刻微紅,咬住了唇不說話。

然而經她這樣一說,眾人都留上了心,默默計算起時間來。

巨鹿飛奔不停,二十息轉眼間就到了。

大家扭頭往後看了看,勃隆獸四肢著地,仍在奔跑,哪有半點要倒斃的模樣?於是不知哪個人輕輕嗤笑出聲。

靈雲的臉頓時脹得通紅。

閭丘夏藉機教訓她道:「當真胡鬧,踏入仙途多年了,怎麼仍然聽風就是雨……」這最後一個「雨」字還未說出口,後頭突然傳來「砰」的一記沉沉悶響。

眾人聞聲回頭,不由得呆住了。

方才還邁開了大步追趕的勃隆巨獸,突然一頭栽倒在地。它前一秒還在飛奔,這般推金山、倒玉柱般地倒下,龐大的身軀還依著慣性往前滑行了十幾丈,這才勉強停了下來。

在揚起的大片煙塵當中,這個大傢伙勉還強動了動,似是想要爬起,不過抽搐了幾息之後,終於還是沒了動靜。

這頭巨獸當真斷氣了,毫無預兆地!

繆策面上終於動容,下令道:「收拾掉那幾頭裂蹄牛,然後去看看怎麼回事!」

他後頭十人聞言迅速轉身,迎著牛群而去。

裂蹄牛見到前頭的獵物突然轉身,興奮得哞哞叫了兩聲,更加賣力地往前沖,不過這些人手裡紛紛舉起了透明的琉璃瓶子。以閭丘師兄弟的眼力,能察覺到瓶中還裝有些物事,不過還未看清楚,乾清殿這十人就將瓶子擲了出去,砸在蠻牛身上。

他們雖然沒有靈力,但舉手投足之間基本的準頭還在,這瓶子十扔十中,沒有一發打空。

「噹啷」幾聲,琉璃碎裂特有的脆響傳來。也不知觸動了什麼機關,瓶子一裂,就有一團黑油炸開,隨後擦出了個火星子。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