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21章陣法師

第821章陣法師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12 06:32 | 本章字數:3287

寧小閑取出一柄小小銀刀,從羊腿上削下一小片,遞到長天口邊:「試試。」

這動作看似親昵,明晃晃的刀身卻直指他咽喉。

這丫頭在警告他。長天張口吞了,緩嚼幾下,無奈道:「尚可。」

意思就是味道很不錯了。她給自己也餵了一片,對著公孫展輕笑道:「你怎知道我們要找木之精?」

公孫展雖然聞得這香氣後腹中越發咕咕作響,卻知道現在一個答不好,依舊是要掉腦袋的,於是打起精神道:「聽聞雲夢澤最近有木之精出現,將這東西抓在手裡,以後靈石靈藥源源不絕,哪個仙宗不想要它?」

若非木之精可助她提引乙木之力,她還真不稀罕這東西催發靈藥的特性。

寧小閑聳了聳肩道:「我們要如何才能找到它?」

「找不到的。」公孫展老老實實道,「這東西從不在雲夢澤外圍出現。」

此話一出,寧小閑目光為之一凝:「找不到,這是何意?」公孫展身邊的塗盡坐姿不變,身上卻騰起來一股陰寒之意。

敢將他當猴兒耍的人,至今活著的只有一個!顯然那絕非眼前這人。

見到他們面色不愉,公孫展趕緊道:「我家精研陣法,往年也有許多人都進入了雲夢澤探險,從未在外圍區域見過木之精。再者,若以三百年一個輪迴來看,雲夢澤當中的靈草長勢並不迅速,有許多被挖取的靈果只留了根莖,下一回開放時根本沒有長回來。若是有木之精出沒,怎會如此?」

寧小閑頭一次進入雲夢澤,對於這裡的靈草長勢自然沒有過多關注。她手中的銀刀飛了個刀花,才似笑非笑道:「那你適才所說,能帶我們尋到木之精,原來是為了保命信口開河?」

「不不不。」覺察到她話語中暗伏的兇險,公孫展正容道,「我豈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我只是說,木之精不應在雲夢澤外圍出現,如果各位想尋到這件寶物就得探入禁地深處,屆時就是我相助各位之時!當然,這前提是雲夢澤中當真有木之精存在。」

「可是東陽縣內一直有人言之鑿鑿,木之精在紅谷出現,並且目擊證都有十來人。這又作何解釋?」

公孫展苦笑道:「那我就不清楚了,我並未親見。可是禁地深處的陣法,入口處就位於紅谷之內,這是人盡皆知的。若說木之精曾在那裡出現過,也未嘗不可能。」

長天突然截口道:「你能破禁地深處的大陣?」

他一語中的,公孫展當即肅容答道:「可以一試。」

「你得了公孫家幾分真傳?」

公孫展想了想道:「公孫家秘陣的幾種核心陣法,只有家主嫡子才能修習。我只是庶出,無此資格。但是我自幼潛心研習陣法,至今三百二十六年,家父見我天資尚可,偷偷傳了我秘卷,雖然沒有兄長所習的廣博,但至今也有所成,上古大陣,我也能破得幾個。」

長天冷冷道:「如果你只能破上古之陣,我要你何用?」他活的年頭太長,於陣法之道也有涉獵,也和寧羽推演過許多大陣。昔年神魔獄中不知關押了多少人傑,其中就不乏陣法大家。

公孫展心中一驚。上古大陣流傳至今,十失其九,別說解法,連陣法本身都不多見。這俊美公子好大口氣,竟然說「如果只能破上古大陣,要你何用」?他到現在也知眼前三人隱隱以長天為首,自家性命就掛在他手上,因此正色道:「對普通仙宗來說,雲夢澤是天才地寶、珍奇異獸聚集之地,然而在我們這等陣法世家眼裡,雲夢澤深處的大陣才是稀世珍寶!家父三度進入雲夢澤,將心得都記在手卷之中,交給我娘親保管。如今,這手卷被我記在腦海,爛熟於胸。」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若在外頭,我修為一般,在這雲夢澤當中更是一介凡人。但若論陣法之道,這禁地之中未必就有強得過我!」

這傢伙,居然對自己的陣法造詣如此自信?寧小閑失笑道:「你若事事這般自信,為何方才指導同伴放出臭鼬氣味,結果還被異獸窮追不捨?」

公孫展紅了臉道:「凡事謀定而後動,意外十之有三。若是平時之雲夢澤,我的法子定然奏效。只是這一回異獸不知道被什麼東西附了身,連基本的嗅覺也沒有了,否則以我收集來的惡臭之源,保准讓它們逃得比來時還快。」

長天插口道:「光說無益。你先進食,隨後與我推演幾盤陣法。」

公孫展心中一懍。長天未提及推演不過關會怎樣,卻讓他先吃食物。這幾人看起來不是善茬,更不喜被愚弄,只怕他這一關不及格的話,這頓烤羊腿說不定就是他此生所吃的最後一頓飯了。這裡三人實力難測,外加還有兩頭諸犍虎視眈眈,他剛進來時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其中一頭巨豹望向自己的眼神,那是飢渴的綠光。他主修陣法,神通道行並不精深,進入禁地之後更是拳腳普通,以一己之力怎麼和眼前這幾人相抗衡?

不過他對自己向來自信,聽完之後欣然坐下,接過塗盡遞來的刀子,從羊腿上割下肉來,大快朵頤,竟然吃得全無心理負擔。寧小閑看他割肉的手法,就知道這是個老饕。果然羊肉方一入口,他就拍著大腿道:「好肉,好鮮!姑娘這手本事了得!」

他是連皮帶肉剮下來嘗的,一次就能品到兩種味道,外皮香酥起脆,隨後一層淡淡的脂肪化在口中,居然帶著益母果的香氣,那樣微酸的味道,將油脂的肥膩盡都散去。羊肉卻是以十字刀先划過的,每一刀都巧妙地割斷了筋腱,所以嘗起來柔嫩醇和、肥瘦相宜,饒有彈性卻絕不塞牙,又被外皮鎖住了水分,每一口咬下去,肉汁都在舌尖爆出一股鮮甜,卻又帶著幾分甘草的香氣。

他也不客氣,下刀如風,直削掉了小半條羊腿上的肉,這才閉著眼舒了一口氣道:「羊肉本身的膻腥都轉成了風味,我已經好久沒有嘗到這樣的美味。」

兩人分食一隻羊腿。這裡長天只指了指自己的右臂,寧小閑就曉得這傲嬌的病號要人投餵了,她自己也才斯文地嘗了幾口,聞言笑道:「看來你在本家過得不好。」

公孫展一怔道:「你怎麼知道?」

「所謂居養氣、移養體。凡人的富家子弟,都能錦衣玉食。公孫世家好大的名氣,怎會吝嗇請幾個好廚子?」長天能記得的世家,在南贍部洲上的名氣也不會小了,一般修仙世家就算是做不到鏡海王府那樣的窮奢極欲、富貴排場,保證子孫的吃穿用度也是最起碼的。

這姑娘好細心,便這一句話也能被她看出端倪來。公孫展苦笑了一聲道:「不錯。我自小不得族中其他兄弟姐妹喜歡,成年之後不得家中長輩喜歡,只有家父從來悉心栽培,將陣法神通傾囊相授。這樣的青睞,便是大兄也妒忌得很。上一回雲夢澤開啟,父親進入之後再沒有返家,家主之位就自然過繼給我二伯了。」

說話間,塗盡已經按長天的指示,去河灘上揀了大小不一的許多小石頭回來,置在地上,給兩人當沙盤使用。這是陣法師最基礎而常用的推演方式。不少奇奧的陣法需要靈力的支持,在這雲夢澤當中使不出來,比如隱流從鬼泣石林截獲的大搬山陣法,然而還有眾多陣法只需要定點到位,其中的相生相剋之法,就能令生靈迷失之間,這也是公孫展在一行人逃命時,大呼「替我擋住十息功夫」的原因。只需這麼點兒時間,他就能排下一個基礎的陣法,將後面的異獸困住,一行人也能從容離去。

可惜,他的同伴並不信任他,連十息功夫也不給,終至全軍覆沒。

公孫展在與長天推演陣法的同時,也將自己的經歷娓娓道來,只不過越到後來越是瞑思苦想,說話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他的故事,在許多修仙門派和世家中都屢見不鮮。公孫展天資出眾,於陣法之道常常無師自通,正所謂「不招人妒是庸才」,偏偏他又是庶子,原本在同輩當中就不召人待見,現在頭上那一柄保護大傘沒了,怎可能不受人排擠?寧小閑方才還聽他道,其父公孫簿還將自己的手卷都交給公孫展的娘親保管,顯然這一房姬妾很得他歡心,這也意味著公孫簿的正妻多半厭惡之,等得男主人音訊全無,怎不想方設法去欺負這一對兒孤兒寡母?

所以眾人前面上還是對公孫展客客氣氣,然而私底下公孫展這一房的用度很快就以各種名目被剋扣,無論是吃穿用度還是靈丹陣圖,先是減到原來的四分之三,慢慢地又被減下去。他也覺得在這家族中呆得無趣至極,乾脆隨便借個名目出來遊歷四方。好容易趕上雲夢澤每三百年開啟一回,他就想進來尋找父親的蹤跡,是以在東陽縣找了一個散修的隊伍加入。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