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23章喲,是她

第823章喲,是她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13 06:24 | 本章字數:3412

「他們招惹了人頭蜂?」寧小閑久居巴蛇森林,自己又養過黑蜂,一眼就辨認出這蜂子的種類。這種奇蜂堪比人頭那麼大,所以才被取了這個渾名,真正的本名是攢金蜂。不過這種蜂子雖然也喜葷,但食譜上通常沒有人類。

待得看清這隊伍里的成員之後,她更是一把捂住了臉:「我可不可以不救她?」

「可以。」見她這副模樣,他忍不住嘴角上翹,「你當然可以放她在這裡自生自滅。不過她現在已經看到了我們,並且這裡離乾清聖殿的駐地很近,隨時會有援軍過來。」

白樺樹身瘦削如筷,間距又大,根本也藏不住人。他們甫一翻過了山坡,那支隊伍中就有一女子望了過來,面帶驚喜。她真真是柳眉櫻口、眼作秋波,國色天香一般,不是天凌閣的小閣主晏聆雪又是誰?

寧小閑悶哼了一聲。

她雖然討厭這女子,但心裡也知長天說得沒錯,既然對方隨時可能獲援,就不要結下這個梁子。若在南贍部洲也就罷了,在這雲夢澤中大家都是凡人,多樹敵沒甚好處。

「走,救人去。」她心不甘情不願,一巴掌拍在大黃的腦袋上。諸犍驟然吃痛,委屈地咆哮一聲,衝上前去。

那支隊伍將晏聆雪主婢二人牢牢圍在中央,邊戰邊退,看起來倒還是有條不紊。對付這種成群結隊的敵人,修仙者身具法力的時候並不懼怕,一般用風神扇或者本命真火燒上一陣子就能祛敵了。可惜在禁地之中,誰還催得動神火或法器?

寧小閑等人在唐寧鎮見過的那頭傀儡豹,現在也被放了出來。它沒有生命。不懼叮蜇,所以頂在最前方,大嘴一張,就有一股火柱直直噴了出來。這道火柱呈蒼白色,不像尋常火焰那樣色作金紅,顯然溫度遠高於凡火,這一噴之下。頓時有數十頭蜂子被擊中。連掙扎也未曾有,落在地上時已成一團焦炭。

可見這傀儡豹的主人也是有備而來,在機關獸腹中安放了特殊的火油。一旦噴燃起來,威力甚大。不過空中的蜂群似也學了乖,這豹子一張嘴,那個方向上的蜂子就倏然避讓。這麼兇猛的一道火柱噴出去,才燒死了數十頭蜂。有些得不償失了。

最重要的是,傀儡獸身上的火油數量畢竟有限,這頭豹子還能再噴射多少次呢?

此時也看出眾人對這蜂群的忌憚,不敢讓它們近身。八成也吃過了苦頭。隊伍當中那個曾和寧小閑打過照面的黑衣人,右臂緊緊貼在身側,明顯腫大了一倍不止。看起來就像身材單薄卻又偏有一隻巨螯的招潮蟹。他步伐踉蹌,面色發紫。顯然有些支撐不住。

寧小閑知道,人頭蜂是雜食性生物,除了采粉之外也吃肉。它甚至可以像蜘蛛一樣,將尾針扎入鹿、羊等動物身體當中,將它們的肌肉酸化為膿液,再用口器將這些膿液吸取出來,是以被人頭蜂蜇上一口的人,都要忍受局部肢體被迅速融解的痛苦,就如這黑衣人一樣。

天上飛著的人頭蜂可有數萬頭,被叮上幾口,那就是生不若死!所以此刻晏聆雪見四人奔近,美目異彩一閃,嬌聲呼道:「神君,請出手助我!」

她天生一口軟音,這一聲如泣似訴,又受了群蜂的追逐,衣釵凌亂、嬌喘吁吁,另有一股惹人憐愛的味道,哪個郎君見了還能鐵石心腸?

偏巧寧小閑就知道一個,並且就坐在自己身後,所以她理都不理,還分神多盯了幾眼半空中飛舞的蛾子。現在他們也看出,這些蛾子根本是被蜂群趨趕著撲向晏聆雪的隊伍。若有飛蛾想偷偷溜走,人頭蜂就會飛到它面前,作勢欲蜇,將它們重新趕向人類。

人頭蜂當然不會做無用功,這些蛾子看起來速度緩慢又無害,身上卻是在簌簌掉粉。它們的數量少說也有四、五千頭,由於體型較大,看起來反倒比蜂群還要臃腫,這一飛舞起來,翅膀上的粉末撲得漫天都是,那密集程度讓她想起了四平縣外土路上的揚塵。

人頭蜂辛辛苦苦驅著彩蛾過來,撲下這種粉塵,當然不會只是給眾人打打噴嚏。反觀晏聆雪眾人,將自己渾身上下包裹得嚴嚴實實,瓶兒還趕緊將她面巾繫上,估計就是在這蝶粉上頭吃過大虧。諸犍才開始奔跑,長天就附在她耳邊道:「這是癰蛾,產自鏡海上的島嶼,蛾粉入眼即瞎,沾至皮膚上即催生惡瘡,腐肌爛骨;若是吸入體|內,則氣管、肺部、口腔都會腫起,受者窒息而死,所以一般生物都不去招惹它。」

癰即是體表、四肢、內臟生出的毒瘡之意。這蛾子以其命名,翅上的粉末必是很有殺傷力了。寧小閑觀它飛行速度不快,這應該就是它平時用來禦敵護身的本事了。

兩人共乘一騎,他一低頭說話,熱氣就噴進她耳中,引得她身上陣陣酥麻。她原本挺直著腰背想躲開,看到晏聆雪瞪大了眼睛直往這裡瞅,當即改變主意,乾脆輕哼一聲,嬌軀一軟,向後倒入那個寬厚的懷抱里。

她感覺到,長天扣住她纖腰的手掌,立刻緊了一緊。

這廂晏聆雪望見兩人親昵的模樣,臉上神色被薄巾覆住了看不到,心裡卻是罵了幾句「不要臉,這還是光天化日之下」。可想而知,她指責「不要臉」的對象,肯定不是心儀的神君大人了。

蛾粉自天上飄落,眾人就算是拿布巾覆面,臉上也少不得要沾上。隊伍中有個漢子往前邁出一大步,落地時已經變出了原身,乃是一頭高達兩丈、闊口巨目的火紅巨獅。

蛾粉翻飛而至,蜂群也借著它的掩護,向著眾人呼嘯而至。獅子甫一站定就張開血盆大口,緊接著,一聲狂暴的巨吼自它喉間炸響,瞬間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前方推射而去,那音波幾乎都是肉眼可見,被波及的十餘棵白樺樹急劇晃動,像是遭遇了十級颶風,瞬間搖下無數綠葉。

這晴天霹靂般的聲響極突兀,也震得寧小閑座下的大黃驟然止步,突然繃緊了肌肉,不知道這頭巨獅從哪何來。她足尖用力一夾豹腹,驅著它繼續前進,一邊笑罵道:「沒出息的東西!」

身處聲波攻擊正中央的蛾粉和癰蛾,被這水紋般散射而出的音波震得往後飛出,像被大風刮過一般。莫說蛾粉了,連癰蛾和攢金蜂都被結結實實刮下來一大片。

龍吟、虎嘯、獅吼、象震,都是極有名的妖族天賦。這頭火紅巨獅雖然在雲夢澤中力氣大減,也施不出神通,但天賦本能仍在,對付這樣的對手,無差別、大範圍攻擊的獅吼正是最合適不過。

可惜這一記大招看起來也不像是隨隨便便能批發個幾十波的,因為火獅吼完之後神情有兩分萎蘼,連喘息都加重幾分。許多妖族的天賦需要妖力的支撐才能顯出巨大威力,他若在正常狀態下,這漫天飛舞的蜂子說不定都被他吼下一半來,可惜……

此時兩頭諸犍已經跑近了晏聆雪的隊伍。既然打定主意要救人,這事兒自然要做得漂亮些。寧小閑轉頭向著公孫展道:「他們支撐的時間可是遠遠超過了十息。現在,看你的了。」

這廂公孫展正擎出了一張陣圖,忙著在上頭寫寫畫畫,聞言頭也不抬道:「這些蜂子靠的是視覺還是嗅覺尋人?」

真是臨時抱佛腳的典型啊。寧小閑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無奈道:「嗅覺!」

「好!」公孫展像是在陣圖上手忙腳亂地添了幾個歪歪扭扭的字,然後對準人群丟了過去。

寧小閑看了他丟出來的陣圖都想捂臉。這就是個破舊得泛黃的捲軸,都捲起了毛邊。它雖是打橫著飛出去,她良好的目力還是捕捉到,上面用寥寥幾筆勾勒出來青山綠水間團團流雲霧靄的輪廓,只是這筆法有些生硬,畫出來的物事也只是徒具其形,離賞心悅目還相距十萬八千里之遠!

晏聆雪隊伍中人冷不防見天外飛來一樣古怪事物,都吃了一驚,被蜇傷了一臂的漢子要舉劍去撩,另一個青衣女子眼明手快阻止道:「別動,是陣圖!」

這捲軸啪嗒一聲落到他們腳下,隨即自動展開,頓時有淡淡白汽從圖中冒了出來。眾人細看,卻是畫中的雲霧絲絲縷縷浮出了紙面,隨著空氣中的霧汽越濃,畫中的霧靄就越顯淡薄。

待得這畫卷中的白霧盡皆不見,只有青山綠水清晰無比地顯現出來時,晏聆雪這支隊伍方圓二十丈內也盡皆被乳白色的濃霧所包圍,真可謂伸手不見五指。

這濃霧顯然也有遮擋嗅覺的作用,空中的攢金蜂飛舞一陣,突然嗅不到晏聆雪等人的氣息,頓時大急,嗡嗡盤旋了兩圈,就筆直地俯衝下來,那勢頭和轟炸機也沒甚區別。

公孫展恰在此時伸手一指,白汽蒸騰,濃霧中頓時開闢出一條道兒來,筆直朝向寧小閑等人駐足的方向。未完待續

ps:這兩天頭疼欲裂,右邊太陽穴一突一突地疼得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睡著了,結果醒來接著疼,咳嗽兩聲還會加劇……去看醫生,說是重感冒。奇怪的是沒有感冒的其他癥狀。。。

5月12日:

粉紅票致謝:水穀雫、hades

打賞致謝:R655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