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第824章指認(粉紅票615票加

第824章指認(粉紅票615票加 (1/1)

小說: 《寧小閑御神錄》 | 作者: 風行水雲間 | 更新時間:2015-05-14 02:38 | 本章字數:3297

濃霧中人也聽到了巨蜂振翅的聲音,哪裡還敢遲疑,三步作兩步朝著他們疾奔而來,連看起來一貫弱不經風的晏聆雪,此刻也靈矯若兔,不讓於人後,反倒比瓶兒還早一步出來。

他們方自奔出,身後通道頓時閉合。星夜下,這片濃霧層層翻滾,眾人雖見不著裡面的物事,卻也知道蜂蝶都被困在其中,難得脫身。同時裡面又似傳來了百花的清香,由淡轉濃,這片濃霧所佔的地方原本只有白樺,現在眾人居然從霧中看到了各式靈花異草的身姿,只是影影綽綽,望不清楚,彷彿鏡花水月。

霧中的另一種異響,卻是蜂子的振翅聲,原本鋪天蓋地,現在卻慢慢減弱了,最後竟然幾近於無。眾人凝神細聽,寧小閑突然道:「蜂兒聞了花香,都落到地面上了,你這陣法似是活物,在禁地中都能使用。」

公孫展傲然道:「那是自然。這陣圖就稱為青山雲水賦,其中的青山、綠水和雲霧都是可以真正化形而出的。並且這雲霧自有靈性,已算是半個活物,不會被雲夢澤剝去了本事。我方才在裡面添上了百花之異香,這些蜂子若是辨彆氣味襲人的話,那麼嗅覺必然發達。身處於這團濃霧之中,其嗅覺必會聞到百花芬芳,很快以為自己身處春天的草原之中,是以皆受安撫,漸漸都斂翅停下來。」

原來這傢伙剛才問她蜂兒是靠嗅覺還是視覺,竟有這些說道。寧小閑倒是知道,許多生物是用嗅覺而非視覺來體察世界的,比如蟻、蜂乃至蛇類,高度發達的嗅覺甚至能單純依靠氣味分子,就在腦中建構起一個全息圖,而單純仰賴一個器官越厲害,就越容易被感官所騙,這群攢金蜂就是如此。

此刻,被解圍的一行人已經回過神來,向四人圍攏。晏聆雪往前一步,鶯聲道:「多謝諸位相救之恩!」她笑意盈盈、梨渦淺淺,公孫展頓覺眼前一亮,寧小閑卻看出她一雙妙目只盯著長天,雖說是「諸位」,這話也只當是對著長天一人而言。

長天還未開口,寧小閑已道:「你們從攢金蜂的窩中取走了什麼,讓它們這般誓不罷休?」

晏聆雪眨了眨星目,奇道:「這幾日來,雲夢澤中異獸暴動,多有修仙者隊伍被追逐。若不幸被咬中,甚有可能模糊神志,患上狂躁之症,寧園長竟然不知?」

「這個我知道。」寧小閑嬌軀動了動,在長天懷中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又在晏聆雪眼中看到了一抹沒來得及掩飾的妒色,這才心滿意足,伸手指了指胳膊腫得像水桶的黑衣漢子道,「若真如此,現在再剁了這人的膀子,也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長天將她的小動作看在眼裡,金眸閃過一抹笑意,右掌尾指在她腰間隔著輕|薄的布料悄悄勾了兩下,隨後就感覺到掌下嬌軀立刻繃緊。

這動作被她衣裳擋著,隱晦得很,除了二人自己,別人都無從察覺。她腰部原本就敏感,被這兩下撩撥得又麻又癢,差點輕喚出聲,又不敢眾目睽睽之下回應他的調|情,只得默默受了。

她在外人面前一向甚少和情郎親熱,這多半是自己放不開所致。其實南贍部洲上由於人命低賤,多數人奉行及時行樂的原則,風氣甚是開放,與她原本居住的華夏大不相同;至於妖族的男男女女更是豪放,只消往春季的巴蛇森林裡任一個角落丟塊磚頭進去,說不定就能砸出兩對野鴛鴦來。

晏聆雪面色一變。他們進入雲夢澤之後運氣不錯,只從其他修仙者那裡聽聞異獸之變,卻從未親歷,不知道其可怕,反應也就慢了半拍,現在聽寧小閑提醒,才想起這黑衣漢子也是被蜂兒蜇壞了手的,若真像傳言所說,這人恐怕很快就要狂躁起來了。

這黑衣人倒也是條漢子,聞言咬了咬牙,突然揮刀向自己臂膀砍去。旁邊的青衣女子大驚,用力托住了他的手道:「你作什麼!」

他沉喝道:「放開,否則蠱蟲攻心,我會傷了你們!」

青衣女子急道:「說不定,說不定有別的救治之法呢?說不定這窩蜂子未曾染蠱呢?」

被她這麼一說,黑衣人一時猶豫,寧小閑已經問道:「他被蜂子蜇了多久?」

「有小半個時辰了。」

「那麼,這條膀子不用剁了。」寧小閑笑了笑,黑衣漢子方舒了口氣,她話鋒一轉,「被發狂的異獸咬傷二十息內,蟲卵就會順著血液流向心臟,你現在才剁膀子,不過是徒增痛苦而已。」

晏聆雪等人的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這黑衣漢子更是僵在當場,不知作何反應才好。砍了膀子雖疼,但出了雲夢澤後,身體恢復了靈力,再吃些靈藥,一樣能慢慢長好;可這要是砍掉了腦袋,脖子上那碗口大的一個疤卻是永遠也長不好了。他有勇氣剁手,卻未必就有勇氣自刎啊!

只有青衣女子瞪著寧小閑道:「你危言聳聽!若是這窩蜂兒未受蠱蟲感染呢?」

寧小閑懶洋洋道:「那你就是質疑你家小閣主的判斷了。」

青衣女子這才想起來,方才晏聆雪的確對寧小閑說過,自己這一行人被蜂兒追乃是因為惑心蟲之故。她還未開口,晏聆雪已經皺眉道:「聆雪方才的話也不過是推斷罷了,大家莫要慌亂。寧姑娘若有更合理的解釋,就請告訴我們罷,也免去丁炯剁臂之災。」

她這番話悲憫公正,果然將眾人情緒立刻安撫下來。

這女人倒有幾分本事,寧小閑微不可見地撇了撇嘴,對著黑衣人道,「這窩攢金蜂既然能被安撫,就是健康得很,你的性命安全了,不過這條膀子還是要卸掉。裡面的肌肉大半已被液化,你得截肢了。」

就這樣?那頭火獅也恢復了人形,乃是個身高六尺以上的大個兒,他瓮聲瓮氣道:「我們不過揀了根金桑木,這窩蜂子就窮追不捨,我們把金桑木扔回去,它們也不放過,這不是被感染了又是什麼緣故?」

寧小閑笑道:「異獸被惑心蟲感染,見到活物自然追逐,方才我們在這裡站了恁久,也沒見一隻攢金蜂衝來尋我們晦氣,可見對你們苦大仇深,必要攻之而後快。這豈非說明它們未受感染?至於它們窮追不捨的原因,我想你們當中有人知曉內情。」她緩緩抬起一根白嫩嫩的手指,從眾人身人晃過,大家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過去。

這根手指終於停在一人面前。被她指著的人立刻變了臉色,卻是正在替黑衣漢子處理傷口的青衣少女。

她一臉恚怒道:「指我作甚?我並不知情!」

「是么?」寧小閑盯著她道,「你若不知情,為何方才丁炯要自行斷臂,只有你出手阻止了?人人都怕他突然發狂,只有你不怕。」

這青衣女子猶辯道:「我只是不願他平白無故少條膀子!」

寧小閑嘆了口氣道:「你既堅持,我也無話說,不過這青山賦陣法可困不住它們多久。攢金蜂極是記仇,哪怕你躲進了乾清聖殿的駐地,只要你們踏出去一步還是會遭遇它們的襲擊。雲夢澤早晚要關閉的,難道你們想在這裡面呆上三百年?」

這青衣女子說不出話了,晏聆雪回首望著她,幽幽道:「筱婉妹妹,果真是你?」

被她這樣一看,筱婉張了張口,好半晌才低頭道:「我去取那金桑木的時候,順手拿走了蜂巢。我事先看過了,那裡頭並無蜂王,按理說,這群蜂子不該追出這樣遠才是!」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說什麼好,黑衣漢子也變了臉色,筱婉對著他行了一禮道:「對不住,是我不好!」

火獅嗤了一聲道:「事已至此,再道歉也無益。不如將它們誘到乾清聖殿駐地之外,找人滅之?」

真是智商捉急的一群人。寧小閑搖了搖頭:「何須如此費勁?你將它們苦追不放的東西還給它們,危局自解,還需要再勞人力么?」她下巴朝著青衣少女輕點,「只要她捨得。」

晏聆雪面色不變,心中卻暗暗氣道:「這女人,竟然還在我隊中挑撥離間!」

到了此時,青衣少女也只能從身後的行囊中取出蜂巢。

普通黃蜂的蜂巢,都可能有菠蘿蜜那麼大,這種攢金蜂體型更加巨大,蜂巢當然也更大,所以嚴格來說,她取走的是蜂巢最中心的位置,約莫籃球大小的一塊,表面居然煥發出金屬般的亮光。

寧小閑接過來看了兩眼,就舉起來對長天道:「你看看。」

他凝神看去,隨後劍眉微軒,伸出修長的手指緩緩探入其中,挾出一頭幼蜂。

這頭幼蜂不過雞蛋大小,翅膀和身上的絨毛還有些濕潤,身上的金章條紋也不明顯,看起來不顯猙獰,反倒有兩分可愛。也不知他使了什麼法子,這頭幼蜂居然安安靜靜地趴在他掌心裡頭,毫無被捉拿的急躁不安。R1152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